《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有一百万了。”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当天晚上,刘晓庆辗转反侧,很难人梦。她跟我商量是不是把这次别人送给她的几十万港市换成人民币。我当时没有马上回答她,因为当时在中国兑换任何外币都是非法的。而且当时,港市和人民币的汇率是历史最低点,才兑换两毛七分钱。我总觉得港市对人民币的汇率不会停留在这种水平上,还会上涨,所以我还是觉得应该把它们存起来,不要再兑换了。

而且。当时中国正是改革开放的开始。有一条经济规律我还是清楚的,那就是所有经济变革的社会环境都会带来货币的贬值,通过货币的贬值和物价的提高,可以摆脱很多经济上的危机,这是《资本沦》里的观点。

另外,我也觉得,除了在黑市,哪儿也没有港市换人民币的业务。那万一,让人抓到了呢?

可是,刘晓庆非常固执,她说:“不行,一定要换成人民币。我不喜欢港市,还是要换成人民币,

当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这些钱都换成人民币,没有办法,我闹不过她,只好找了广东的一个好朋友办这件事。当时广东人很爱做这件事,因为在广州,无论迸什么东西都希望用港市,人民币在那.里没有港市值钱。

最后,我们还是以两毛九的价钱把这些港市全部换了出去,但是当时我也明白,以后我们一定会后悔的。

那是我们返回北京的一个下午,不知为什么,这里也像广州一样下了一场太阳雨,雨水把地面上的热气翻腾了起来,弥漫在空中,有一种淡淡的腥味儿。

那天,我刚从洗印厂骑自行车赶回家。

屋里静极了,不像以往,我刚打开门,刘晓庆已经像鸟一样飞了过来。

由于脸上身上一身臭汗,我直奔卫生间洗脸,

脸还没有洗完,门就吱嘎一声开了,刘晓庆正神秘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有些茫然。没等我把脸擦净,她伸手把我拉了出去。

走进我们的卧室。嚷!这一大摊子,我们所有的存折、细软铺了一床。

“你在干什么”

她连忙把我推到床上,让我按照账目,一样一样地给她念。她把我给她买的那双短靴的鞋盒盖拿在手里,里面记了我们这么些年的所有收入的账目。

我只好一条一条地给她念,她认真仔细地加减着,从海外的存款到铺了满床的现金,还有我们在本地银行里的存款,当我们把账对完了,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晓庆着了看鞋盒子,又看了看我,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那些港市都换成人民币吗”

我摇了摇头。

她一下子把手里的鞋盒于放到我面前,“你看,这是什么尸

那上面只有一些数字,我仍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突然把笔扔在鞋盒子上,用手钩住我的头,大声地喊。“我……们……现……在……有……一……百……万……了。”

原来如此,她那么匆忙地把手里的港市都换成人民币,原来是为了实现她那伟大的梦。

一百万!

记得“文化大革命”过后不久,我看过一部西方的电影,叫知万英镑,是派克演的。没想到这个百万竟成为许多人判断富翁的标准。

当时我也很高兴。不是有一句老话,叫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我不是那种贪图小利的人,但是,刘晓庆的情绪也深深地感染了我。

这里面,有许多钱是我们辛辛苦苦地攒下的,是我们早出晚归、风餐露宿,一分一分地攒下的。我已经知道我们有钱了,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攒下了一百万。我故意咳嗽着”伸了伸脖子,拿起那个鞋盒。

外面的斜阳正好透过窗于照在我手中的鞋盒于上,我仔细地空看着。真的!没错!加起来有一百万了!

我仍旧不相信地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刘晓庆,她朝我挑了挑眉毛,做了个鬼脸。

一笔……两笔……三笔……

没等我第二次再抬头,刘晓庆已经得意地把我拽到了床上。我们两个在现金里滚动着,在落日的余辉里滚动着,嘴里发出朗朗的笑声。

我不会忘记这一大,我想刘晓庆也是忘不了的,只不过她不敢承认罢了。

那个时候,她的父母还没有搬到北京来,我们的第一部戏《无情的情人》的后期工作还没有做完。

本来,我在那个鞋盒子上写下了日期,准备留作纪念。可是后来在打官司的时候,被法官拿去了,存入了档案。我本想在写书的时候,把它拿回来,但是,拿回来又有什么用呢?我也并不想再用这个去证明家里的财产了。

其实,钱并不是好东西。

也许许多人不同意我的这种看法,但是我仍然会坚持。假设我们从那个时候打住,只要这一百万就够了,我想,我们也许会白头偕老。

有很多人是只能做患难夫妻的,我和刘晓庆就是如此。

在大家一点点创业的时候,在大家一分分积累的时候,在大家牺牲了自己的许多愿望,为了对方和自己在忍耐的时候,在孤独寂寞的时候。才会有我们。

很可惜,我们在一九八五年就有了一百万!如果这笔钱是在十年以后才攒到,很可能,我的第二次婚变就永远不会出现了。

也可能,我们现在还在那里互相帮衬着过着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生活。当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才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也可能因为一时的不如意,我们也会产生离开对方的想法,但是。事过境迁,我们已经走人了人生的后半段,大家的心怀、初衷和目的也可能早就改变了。

不过,我也并不遗憾,因为我一直相信那句话:是你的,早晚都会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你的。

在那一百万中,我占的份额太少了,里面真的没有我多少钱。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时我也会那样的乐。也许是因为刘晓庆总说:“咱们家的所有的钱,每一分都有你的一半/

虽然我并不贪财,但是我太诚实了,我相信了她,因此也一自觉得那伟大的一百万里有我的一半,其实,哪是那么回事儿啊!你的钱自然是你的,别人的钱自然是别人的,即使是同床的夫妻,也避免不了走上法庭的那一天。

人就是这样一种自私的玩意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