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童年往事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那时候,每天到处奔波,到处托人,使影片能够最终通过审查。可是日子一天大过去了,我们所盼望的影片通过、阴云散去的那一天迟迟没有来,这时候,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的任某某来请刘晓庆去录一个专集,叫《我的歌》。

因为计划中这盘录音带有一芮《无情的情人》的插曲,是我切的二重唱,于是,我就和刘晓庆…起到了广州,又一次住进了东方宾馆。

录音需要准备,我们选择了乐队,选择了指挥,处理完这些事情,晚上,当我把刘晓庆哄睡了以后,我就会瞪大眼睛.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我好想我的妈妈,真的好想

小时候的许多事情都翻厂上来。

那时,我们家里很穷,随军生活又是动荡不安的。每次爸爸出差回来,都会带来很多好吃的,干豆腐啊.大米啦.白面呀……可是爸爸走的时候,家里就只有由妈妈来支撑了。

我还记得,过元宵节的时候,一人分五个元宵。妈妈知道我们爱吃炸元宵,就用平时积攒的油炸给我们吃。

当时家里穷,也舍不得花钱买好煤,用的劣质煤怎么也烧不旺,油也烧不开,元宵放在里面,就像放在热水里一样。

我们总是站在一边,问:“妈妈,元宵怎么还不熟啊?

妈妈告诉我们,“等元宵后面长出一个小尾巴,元宵就熟了。

我们哥弟几个,就像哨兵一样,站在炉子旁,眼巴巴地看着锅里的元宵慢慢地冒出了泡儿,逐渐由白色变成焦黄,最后,终于长出一个小尾巴。

说来不好意思,小的时候,我也有很多毛病,我曾经偷过家里的钱。

那次,我从爸爸的兜里偷出了十块钱,那时的十块钱可不但现在的十块钱,那时的十块钱能干好多的事情,偷了钱的我自然知道犯了错误,在一阵胡吃海寒之后,才知道自己没有胆量回家了。当天晚上,我一直在家外徘徊,没有勇气进去。我知道,性格暴躁的爸爸一定会狠根地揍我一顿。我挨过这样的打,根本吊敢回去。

夜深人静了,没有办法,我就在离家不远的菜市场的一个卖肉的柜台下面躺了下来。夜里很凉,那里可能还有一点点温暖吧。

我不知这时家里发生了什么。

夜很静很静,气温越来越低,我蛤缩在里面,想睡也睡不着,这时,我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了妈妈的呼喊声,妈妈叫着我盯小名,一声一声地叫着……

我的眼泪僻里啪啦地落下来。

妈妈的声音一自没有停,可是,我依旧不敢回去。仟凭妈妈喊破了嗓于,我还是在里面哆哆晾味地躲过那一夜。

因为那时我还是少先队的代表,第二天还要到少年宫去主持一个会议。当我主持完全市的活动,走出少年宫的门口的时候。天正下着雨,我一眼就看到妈妈打着伞站在马路的对面。我低着头朝妈妈走去,妈妈把我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什么都没说。

回到家里,爸爸也是什么都没说。

但是从那以后,不管我在朋友和同学面前夸下多大的海口,也不管我多么需要几毛钱在同学面前壮壮面子,我都没有偷过家里的一分钱。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夜里,妈妈撕心裂肺地呼唤着我小名的声音,永远也忘不了……

每当我想到这些,眼泪就会止不住流下来…

身边的刘晓庆伸出手来,替我把眼泪擦去,这时我才知道,她并没有睡,虽然她不知道我想什么,但是她明白,我心里不好受,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头枕在我的肩上,“我们这次回北京,把爸爸妈妈接到广州来玩玩吧厂

我看了看她,心里充满了感激,然后,我们俩就在一起筹划着,怎样才能把我的父母接到广州来,是在北京上飞机呢?还是直接就在哈尔滨上飞机?

“不行,”刘晓庆说,“那样的话,老人家可能不适应这样的温差。还是先到北京住一阵子、再从北京坐飞机来吧。”

我们盘算着,让父亲母亲吃遍广州所有有名的菜肴,住在最好的宾馆里,用这些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来补偿我和刘晓庆造成的使他们离开孙子的痛苦。

在这种美好的打算中,我们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录音工作马上就开始了,大家一丝不苟地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我们又一起唱了那芮电影里的插曲,而且还挑选了几首好歌翻唱。

当时,我们选了一首日本歌曲,叫《相逢在夕阳下》为了唱这首歌。刘晓庆还跟我起了一次急。

因为我本身对日本歌曲感觉并不好。我永远不能忘记,我的姥爷喝过日本人的辣椒水,我的爷爷、奶奶都是被日本人害死的。所以对于日本歌曲,我始终不能进入最佳状态…

可是,那首歌的歌词写得很好,“陪伴我到永远“,“我要你。你要我”。最后,还是我屈服了,我们比较满意地录制完了这首歌,而且,我抓住了日本歌曲的特点,模仿得还比较像。后来这个专集发行的时候,很多朋友都说我这首歌唱得好。

就这样,我们在广州大获全胜,满载而归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