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除夕饭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东北人很讲究过春节,北方的春节比全国各地的春节部有意思,不仅仅是放鞭炮,吃好的,还有很多讲究。那是一套每年都要重复的仪式:请灶王爷上天;把自己家的祖宗请回来过年;给过世的老人烧纸……

这里面最为大家看中的就是除夕的团圆饭。

我们家里的除夕饭,除了母亲,其他女人是不能上桌的,她们统统要等我们这些男人吃过了饭以后,再在在一起吃。可是这次多少有些为难,那就是让不让刘晓庆上桌的问题。

其实,我们家以前是一个地主。听老人讲,在长春还叫宽城子的时候,那里有一块地皮是我们家的。后来在德惠的陈家楼,一直到土龙山的万发屯,老陈家一直是有名的大地主。用老人的话讲,那是跑马占荒的年月。骑着马在外面跑一大,还没有跑出自己家的地界。

“文化大革命”时搞两派武斗,为了逃避另一派对我的追缴,我曾经回过我的老家,去看过过去陈家楼的遗址,那时候,院子的土墙还有半腰高,整个院子的面积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往当地很了不得。

在“九·一八”之前,日本人要从我们门前的官道上路过的时候,也要提前下条子,经过家里点头同意了,日本人的军队才能从门前开过去,而且还必须把枪栓卸下来…

在“九·一八”事变的时候,爷爷曾经带领当地的农民组织了一个抗日队伍,抗击日本人对我国东三省的侵略。当年这支部队就用爷爷的字号起名为“继英部队”,这是在当地的文史资料里都有记载的。

当年爷爷带领继英部队在草帽岭、大来杠一线狙击日军。在老百姓中间还流传着这样的童谣:草帽岭、大来杠,四十八炮没打上…

原来日本人曾经朝我爷爷的部队打了四十八炮,可是依日没有攻下草帽岭,最后只好又退回依蓝县。

后来爷爷又参加了土龙山暴动,打死了日本大佐饭家。爷爷和谢文东也是磕头弟兄。

当日本人又来进剿的时候,由于当时我奶奶重病缠身,爷爷不能随队伍一起离开,只好留下来,后来日本部队对土龙山的老百姓要实行报复行动的时候,当地百姓不得不派出一些有名的绅七和日本人谈判,我爷爷就是谈判代表。谈判结果,虽然日本人没肩”屠戮土龙山的老百姓,但是却让每个人献出“干血三钱。”我至今仍然不知道,究竟要多少新鲜的血液才能晒出这“干血三钱,反正那次,上龙山的许多爸百姓都流很多的血。敌人虽然没有报复,我的爷爷却被日本人抓走…

爷爷被抓走不久,奶奶就被活活地气死了,当地的乡绅和百姓请愿,要求放我的爷爷出来大家交了许多许多的银元,才把爷爷赎出来,当爷爷出来的时候,已经再也站不起来了,据当年目睹过这件事的老乡讲,那时爷爷所有的骨头都断了,但他还是坐在门板上不肯躺下,就这样一直坐着被抬回家。有人说爷爷根本躺不下了,只要一躺下,肺了就会出血,然后就是大口大口地吐鲜血。

奶奶咽气之后,尸体就停在屋子里爷爷回到家以后,让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然后,用木板封死了门窗他不吃不喝,不见任何人,守着死去的奶奶足足唱了六天大戏,反正当人们再也听不到屋里有任何声音的时候,拆开门窗进去一看,爷爷已经躺在奶奶身边死去了。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老人们给我讲的这些故事里,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我曳想像不出爷爷这六大的绝食抗议里都唱了些什么。但爷爷的故事却给我树:厂一个榜样,男人和女人的事情就应该既浪漫又壮烈,爷爷被抓走了,奶奶被活活气死,爷爷回来后,得知奶奶的死讯,也是痛不慾生,才会唱了几天大戏以后离开。用鲜血来捍卫民族,用生命来陪葬爱情,这才是每一个大男人、大英雄的结果!

在人们眼里,爷爷是一个英雄,他的血液遗传到我的身体屯便自然而然地凝结成一个“英雄情结”,让我无时无刻不在按心中那些英雄的信条生活着。我不能……不能……大多的不能使我远离那些果雄们崇尚的利益;使我在寻找英勇故事的时候多了一分固执;使我偏爱那充满了艰辛的荆棘路,虽有捷径,却有急功近利的小人之嫌。即使刘邦和曹操是成功者,人们更怀念的庄是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楚霸王,千百年来的传统,我们都以悲壮为美,我们都渴望成为英雄,渴望建功立业,这种英雄情结在胎里就带上了悲剧意识。这一点,也许我比别人继承的更多。

我是爷爷的孙子,对日本人至今耿耿于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除夕饭

越说越远了,现在还是回到我们家的除夕饭吧。

尽管我很为难,不想让刘晓庆不上桌,但是我还是没有勇气求父母让刘晓庆和我们一一起吃。

还是父母明白事理,当我们全家所有的男性和母亲围着桌子坐下的时候,我的母亲破例让我去把刘晓庆叫来,刘晓庆也是非常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她也不愿意因为自己就打破家里的规矩。因为不管她是多大的明星,但她毕竟是陈家的媳妇,所以,她推辞了。

在我和刘晓庆离婚的时候,她曾经把这件事跟许多人讲,想说明我们家是多么传统,多么守旧,出生于这样一个传统家庭的我,思想又是多么顽固不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