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妈妈病故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还是那个倒霉的《无情的情人》。还有一件事,就是因为我长期不在长影,厂里也知道我不会再回去了就催我赶快把关系办走。这时,我就得去跑一个北京户口。好在当时遇上了我的好朋友巴经理,他几乎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正天开车陪我和刘晓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

办北京户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下来的,我们所求到的人都答应帮我办,可是事情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最后没有办法,巴经理只好鼎力相助,拍着胸膛对我说,可以先让我委屈一下,到他们厂落个户,他们的厂于是一个街道小厂,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个地方落户,人事关系已经不错了。就这样,我队长影调到北京流量计厂做了老巴的厂长助理。

刘晓庆出国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我们在为拷贝和宣传资料忙碌着,时间一晃又过了一个月。

这一大,突然接到了家里来的电报,可是,谁都没有勇气拆开它,因为我已经预感到,不是什么好消息。

“母病重,火速归。

拿着那份电报,我呆呆地坐在那里。刘晓庆也走过来,默默地坐在我的身边。

回家的火车是晚上零点的,现在离开车还有几个钟头。我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该干什么好,刘晓庆把手放在我的手上关切地看着我。我别过头去避开了她的眼睛…

我是怕回去见妈的:离开家的时候,刘晓庆一再向妈保证:“我和国军回去就登记.可是,这回我依然是以独身男人的身份回家,我怎么跟妈说呢?

“这回你回家,就跟妈说我们结婚了,好让老人高兴.刘晓庆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其实,结婚登记的事我倒是一直没有想过。因为我和刘晓庆是那样相亲相爱,何必走那么一套形式呢?而且,我根本没有任何两个人会分开的感觉。

“我们就是现在去登记也来不及了,怎么办?刘晓庆凑过来,抱着我的头说,“如果妈妈问起来的活,跟妈妈撒个谎吧。”

在离开北京的时候,我特意去火车站的小卖部里买了很多糖和烟,这可能是我为我的谎言准备的道具吧,我的妈妈很聪叭要想骗过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拿了这些糖和烟发给大家,或许能使妈妈相信。

妈妈的病有增无减,这回,连远在香港的妹妹也赶了回来。我们六个孩子一直紧紧地靠着妈妈,可是,对于她的身体,我们确实无能为力了。

所有的办法部想过了,甚至我的大哥还用我们家乡的老办法,在门前偷偷地烧了几张纸,跪在那里许了愿,如果狐仙能够救我们的母亲,我们愿意在母亲病好后的百日杀一只猪。

家乡的老人们都说这种方法很灵,可是妈妈的病并不见起色。

那一天,不知是准竟然介绍了一位信奉上帝的人。哎,不管她信什么,只要能治好我母亲的病就行。

那个老太太其实连小学的文化都没有,却在我的面前给我讲了很多“主”,教我怎么侍奉主才能得到主的恩惠。我真是很虔诚地在听她讲话,可是,我所希望的奇迹却没有发生。

有一天,母亲在病床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对我说,“有个人我见不着了.

当时我真的僧了,这个人是谁呢?我把身边所有的人都想到了,可是仍然没有想起来是准,想着想着,就把这个念头扔开了。

在母亲过世以后,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通。妈妈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几个拉扯到这么大,可是,当我们生活得越来越好,越来趟有能力侍奉她,让她过好日子的时候,她却离开了我们。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不是说,好人必有好报吗?可是,为什么我妈妈这个天下最好的好人却没能享一天的清福呢?就在她刚刚可以享受的时候,她却走了。

那天下午,哥哥弟弟们都回家去了,从香港赶回来的妹妹也因为连着劳累了好几天,支持不住,睡在了一边的床上。我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妈妈的病床边,头放在妈妈的头边稍事休息。突然,妈妈的头动了一下,我连忙醒过来,看着妈妈。

妈妈笑眯眯地冲我问道:“你们登记了吗?她是那么平静地问了这个一直令我忐忑不安的问题。

我也平静地笑了笑:“没告诉你吗?回去的第二天我们就登记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妈妈,我还能骗你吗?

不知是因为妈妈不愿意拆穿我的谎言,还是因为那次我装得特别的像,妈妈又笑了,露出一口雪白雪白的牙齿。

“以后,要把儿子接到你们身边.她相信刘晓庆是一个好心历的人,不会虐待她的孙子。“妈妈还和我谈了很多我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家里苦,我为了补贴家里一点。星期天和同学一起兴了一天的煤,给妈妈挣了五块钱;我们在爸爸的单位里演《血债》,我扮演一个孩子,在台上哭死去的父亲的时候,一会儿喊着“爸爸”,一会儿喊着“爹”;我三岁的时候,还曾经拿斧头把邵队里另一个参谋的孩子的脑袋给砍坏了。

这些连我都记不得的事,妈妈还记得那么清楚,她如数家珍一般一样样他说出来,也许是怕我忘了吧,以后如果没有妈妈记得,恐怕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些事了,当时,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并不是因为妈妈说起的这些事使我难过,而是因为我在妈妈的面前,看着妈妈的眼睛的时候,撤了一个不可饶恕的他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妈妈却相信了。因为这个美丽的谎言,她将不再为她的儿子担心了,她相信自己的儿子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归宿了。

医院已经给我的母亲下了死亡通知书,但是我们几个孩子并不就此善罢甘休。弟弟到处求人,让妈妈转进了我们那里最好的医院…

可是,刚刚办完转院手续,妈妈就发病了。她在床上痛苦地抽搐着。为了怕妈妈咬伤自己的舌头,我把自己的手伸到了妈妈嘴里。

妈妈的牙关咬得越来越紧,但我仍然在坚持着。当我终于坚持不住的时候,只好喊了一声,“妈妈、疼啊!”

那时,妈妈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也许是听到了我的喊声,她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松开了牙。

那是妈妈最后一次清醒了。在那以后的两天时间里,妈妈一直处于深深的昏迷状态中,但是,她始终没有再咬紧牙。

做儿子的最后一次呼唤虽然把母亲拉回到现实世界中,但是,谁也没有能力留住她了。我的妈妈,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一个一辈子为了抚养儿女长大成人而含辛茹苦的女人,就这样走了。

一九八六年三月九日下午两点三十九分,母亲去世了,享年五十六岁。

当天晚上,我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那个被美国子弹打伤的肺部又一次肺细胞破裂,成了气胸,我们不得不在极大的悲痛中,忙三倒四地抢救爸爸。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们都处于一个非常的状态,很多事情的时间和空间关系都是混乱的。

只记得,当我的母亲被推进火化炉的时候,我们要在铁栅栏外等着领取母亲的骨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给那个负责火化我母亲遗体的工人跪下了。我哭着求他:“好好待我的母亲,好好地……轻一点,轻一点……”

当我们为母亲烧纸的时候,我仰头看着那蓝蓝的天,我知道,妈妈一定在那里,在天堂上。我大声地喊着,希望还没有走远的妈妈能够听到我的喊声,听到我们的挂念。

妈妈,你听见了吗?

这个时候,远处开来了一辆火车,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以后,我们每年来给妈妈烧纸的时候,都会有这样一列火车匆忙地经过。我知道,这只是巧合,但是为什么巧合总是能发生呢?主妈妈不在了,我一下子尝到了孤独的滋味。

在我人生中,每当我面;临选择的时候,我从来不考虑后果,也从来没有想过失败,总是义元反顾。因为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我遇到多么难的事情,也不管我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唾弃我,我仍然不怕。

因为,我有妈妈。

因为我有妈妈,我可以不怕任何人的背叛;出为我有妈妈,我能够永远不担心失败;因为我有妈妈,我愿意面对所有的坎坷:因为我有妈妈,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站起来。

可是。如今,没有了,我的妈妈没有了。在这孤独的人生中,只有我自己苦苦地挣扎了。

在失去母亲的日子里,爸爸在另一个病房里刚刚被抢救过来。我们这几个无娘的大孩子坐在一起。突然,有人敲门,是一个很熟的邮差,他送来了一张汇款单。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赵雅氓寄来的三百块钱。

就在这一瞬间,我猛然想起了妈妈活着的时候跟我说过的那句话,“有一个人我见不到。”原来妈妈说的这个人,就是赵雅氓。尽管母亲为我的婚事担忧,恐怕我和刘晓庆的婚事是南柯一梦。但是,在母亲的心里,赵雅理的位置从来没有让别人占据过。因为她给陈家延续了香火,给陈家生了儿子。

我感到有些奇怪,我和赵雅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她怎么会寄钱来?带着这个疑问,我要通了长影宿舍的电话。

赵雅氓拿起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妈不在了吧!?”

我不禁有些愕然:“你怎么知道?”

赵雅氓哭了,她说,她梦到了母亲。

天下着雨,母亲又来到了我和赵雅氓过去的那个家里,对赵雅氓说:“其实,在所有的儿媳里,我最喜欢你,只不过,你的命不好。”

我相信妈妈说的是真话,我也相信妈妈对赵雅抿的思念。在这些思念里,又有许多对我的埋怨。我拿着话筒,听到赵雅氓抽泣的声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可是我心里什么都明白,这一切都是我不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