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蜜月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正是结婚的第三天,刘晓庆自己收拾好行装,去了上海电影们片厂摄制组,外景地在湖南的湘西。

刘晓庆走后不久,我们就收到了的好消息。真是谢天谢地,终于允许我们做《无情的情人》的校正拷贝了。在电影界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一般允许做校正拷贝就表明片子已经通过了。

我欢天喜地地和摄影师到广州珠影做校正拷贝。

刚到广州,局里又有人来电话追加了两条意见。第一条是:多吉桑的母亲被领主杀害时的惨痛场面已经被剪掉了,只留下了声音,电话里要求连声音也要剪掉;第二条是:影片中的“独立制片人刘晓庆”的字幕也要拿掉。为此,我不得不打电话给老局长,因为画面已经剪掉了,再把声音也剪掉就实在没法看了。老局长说,可以不减了。但是,有时候一局之长,有些事情也做不了主,最后,为了不影响片子的发行,从大局考虑,还是把“独立制片人”的字幕删掉了。

在广州的日子,每一大部是阳光灿烂的。

虽然和刘晓庆分开了,相隔千里之遥,但我们之间的书信来往简直创下了我们两地通信的纪录,每日数封不止。珠影招待所的服务员每天都拿着信楼上楼下地喊着,从她们的喊声里,可以体会出其中的欢喜和嫉妒的成分,当然,她们也会时常开我的玩笑。

很快,校正一、校正二、校正三的拷贝都做完了,接下来。就是等通过令了,看起来也不成问题了,珠影厂的孙厂长很关心这部影片,和我商量关于某些细节的处理,还不时地给局里吧活,希望这部影片尽早上市。

校正拷贝刚完,我就连忙向老厂长请假,去看我新婚不久的妻子,也许很多人理解不了我的这种感情,因为我和刘晓庆在结婚之前已经同居了很长时间,即使刚刚结婚,也不应该再有什么新婚的感觉,可在我,那时虽然已经生活在一起了,但是我办心里老是觉得差点啥,而现在,感受不同了,因为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了法律的承认。虽然刘晓庆依屈遵循着当年李翰祥给她的建议,为了影迷,对我们的关系秘而不宣。

我在广州买了很多刘晓庆爱吃的东西,就直奔湘西的王村.王村是个很偏僻的地方,要倒好几次火车,还要换乘船才能到下了火车。我满以为会有什么交通工具可以把我送到码头,可是到了那里发现,只不过是一条羊肠小路,要顺着它走好远才能走到江边,我手里拿着很多东西在酷热的天气里奔波,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爱妻,就不由得脚下生风。

那是一条很漂亮的小河,到处弥漫着充满了生机的绿色。

河水特别干净,一点污染都没有,不远处的半山腰上有一片吊角楼,那是湘西上家族独特的建筑风格,一半伸出峭壁,一车石柱子嵌在山上非常漂亮。

看到河边的石阶,我想,那里就是。王村吧。

那真是一幅美妙的图画,我不得不佩服导演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找到这样好的外景地。

下了船,我沿着石阶向山上走去。不停地用眼睛打量着路边的小铺子。那些铺子古色古香的,虽然规模都不大,但是非常有生活气息……

突然之间,刘晓庆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只是轻轻地拉了一下我的衣服,转身就走了。我这时才发现,在过往的行人当中,有那个一看就知道是演“当地人”的演员。

我跟着刘晓庆来到了摄制组的外景地。为了不给摄制组添麻烦我和刘晓庆落脚在招待所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里。

我们的房间紧靠着江边,打开窗子,就能看见外面的一江秀和点缀其上的点点白帆。房间虽然破旧、但甜蜜的滋味永远不因为环境的简陋而淡漠。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小别胜新婚…

我们既是小别,又是新婚,真是天上加天了。

王村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大瀑布,后来有人为那个瀑布拍了照片,做成了非常漂亮的装饰画,结果很多人都误以为那是黄果树大瀑布呢!瀑布下面有一个水帘洞,半山腰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到那个洞里。白天没有刘晓庆戏的时候,我们两个手拉着手。一步一步地走向瀑布,走向水帘洞,欣赏着那些美丽的景色。王村的啼下面,有一个巨大的石台,上面已经被水砸出了几个小小的穴,里面溢满了青绿的水,像几块翡翠散落在石台上,非常漂亮。

躲在水帘洞里,看着洞日晶莹剔透的水帘,我们像两个调皮孩子,手拉着手,东瞅瞅,西望望,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浪漫递幻的世界。

当黄昏炊烟又起、鸡犬相闻的时候,我们踱到江边。看着平的江水,等待着夜幕的降临。由于是在山区,很难看到在平原时见到的晚霞,但仍然能够听得到夕阳的脚步……

江西上腾起的白雾慢慢地飘过来,包围了你的身体,你的眼、你的思维,让你仅留下感觉来和大自然交流……

江水静极了,一波不起,使得浮在上面的小船也沉静而宽容地打起鼾来……

坐在船顶上,静静地,一句话也不说,把自己也变成这美丽的山水画中的元素,其中的惬意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述……

后来,我们又一同到了张家界外景地。

古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我想,他们下此断语,一定是因为没有到过张家界的缘故。张家界的山水才是美不胜收,那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盆景。

虽然我不希望和摄制组一起去爬张家界,只想单独和刘晓庆在一起,但是,那样会扫几个好朋友的兴,结果,我还是和大家一起上了山。

那次爬山、可真累。因为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刘晓庆常常会下子跳到我的身上,让我背着她往山上爬。这是刘晓庆的一个习惯,就是在家里爬楼梯的时候,她也常常会在没人的时候让我背她上楼梯,不是刘晓庆不近人意,她只是趁没人的时候撤个娇,而我还偏偏乐此不疲。上楼梯没有问题,可把这个习惯拿来爬张家界真有点吃不消。

在山顶,真的有了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突然来一阵清风,吹开满山的迷雾,啤蝶的山峰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来迎接我们。我依旧无法说出张家界的美妙来,因为无论它多么秀美,在我心中,最娇美的依然是身边的妻子……

下山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刘晓庆的眼睛很锐利,她在山间小路上突然发现了鱼腥草,就是她特别迷恋的译耳根。情不自禁地,刘晓庆采了起来,而且一会就采了一大把。说今天晚上要做给我吃。这是我们爱吃的东西。

可是,就在刘晓庆兴高采烈的时候,执法人员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身边。原来,张家界是自然保护区,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彼保护的。我们的行为自然使执法人员大动肝火,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电影明星,有的只是他们所热爱的山中的一草一木,因此,他们的行为也无可指责。我连忙站出来,拿出好多好多的钱,希望来了结此事,但他们似乎一点面子也不愿意给我。于是,刘晓庆大为光火,和他们大吵起来,最后不得不把手里的鱼腥草扔掉.直到晚上,仍余怒未消.于是,我想尽办法使她高兴起来.

在王村我发现了一件事情、上影厂的摄制组和其他电影厂的摄制组不一样,在其他摄制组,大家都是一起吃饭的,因为这样可以很容易掌握时间,工作起来也方便。可是上影的同志在生活上却十分精明,有许多同志从会计那里把伙食费领出来,自己单独开伙。当时演员组的许多演员就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开了个小灶,由白天没戏的演员在家里负责做饭。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那个组里结识了很多湖南花鼓戏的演员,她们的年龄比我略长几岁,在自己的剧团里都是挑梁柱,因为是拍电影,他们只好屈就到这里演一些群众角色。

我和刘晓庆也加入到演员组的小灶里。

我是在一次吃饭的时候看到姜某的,他并没有引起我大多的印象,因为当时他还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对我来说,他还是个新人,一个小弟弟。当时他能否演好这个戏都还没有谱,因为在此之前他只在长影厂的一个戏里演过博仪,见面的时候我们很客气。记得他还特意提到了我身上穿的一件母亲买给我的衬衫,很内行他说这是美国西部的衬衫。我只知道这是出口转内销的衬衫.是不是美国西部的我并不在意。在外景地,每当结束一个阶段的拍摄。就要看一些样片。为了搞好和当地领导的关系,看样片的时候把那些领导们也请来了这在北影和长影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导演从来都是自己看样片,连演员都不给看的。我党得在这一点上上影做得更好一些,因为他们很早就有了宣传意识和市场意识。

记得当时的副导演在向当地领导介绍姜某的时候是这样说的:这位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毕业生,是电影(牧马人)的女主角丛珊的同学。那里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对于这种略欠尊重的介绍。他竟无动于衷。人和人总是不太一样的.

那一天,演员们都去拍戏了。由于我一直在演员组的小灶里吃饭,所以自然也有义务下厨。我把从广州带来的咸鱼切成小片,按照我的记忆,为大家做了一顿潮州咸鱼炒饭。虽然我尽己所能地精心炮制,但是仍旧没有我们在潮州吃的炒饭的味道.油乎乎的,既不爽口,也没有鲜味,哎,潮州的咸鱼炒饭并不好做。近几年我再会潮州的时候,才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原来,人家是先把咸鱼炸好,再和饭炒在一起。可是我却实实在在地把饭和鱼搀和在一起炒了很长时间,到最后,成了肉松油拌饭.

可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家却异口同声他说好。我知道这仅仅是鼓励而已,我的肉松油拌饭和真正的潮州咸鱼炒饭简直有天壤之别。

晚饭后,我和刘晓庆谈到了我的一个想法,那是我在母亲的病床前想到的一个题材。我们一起讨论着,她也觉得我的想法很好。

这时,花鼓戏剧团的季哥从后面的小路提着一壶水上来人我问他干什么。他说到山下去打泉水了。他非常讲究喝茶,认为永顺的毛峰必须用永顺的水来沏才好喝,他顺便告诉刘晓庆,有两个上海的记者要采访她。刘晓庆只好极不情愿地去见记者,

已经人夜了。招待所后面就是个悬崖,下面就是那条静而又静的酋水河.

我独自向山下走去,还没有走到下面,就被那迷人的山间夜色所吸引。原来,平静的酋水河在晚上也会有细碎的浪花拍到岸边,抚摸着岸边的岩石。停泊在岸边的小船,船篷里透出点点渔火,在浪花的涌动下,相互碰撞起来,小船发出“砰砰”的响声,好像是在对江水窃窃私语。那声音低沉而厚重,也许,这就是大自然的奏鸣曲吧。

船里传出入们的细语声,细腻得让我有些感动。我想,在这样的夜晚里,在江涛声里,躺在晃动的小船中,自然会别有一番情趣。

江上的雾气弥漫过来,虽然在黑夜里看不清楚,但是仍旧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温润。身边的树叶也在沙沙地议沦着什么,这情景让我忍不住在半山的长凳上坐下来,想细听一下它们在说些什么。天上的星星撩拨着我的目光,撩拨着我的心绪……

直到耳边传来远处刘晓庆呼唤我的声音,我才一下子从冥想中醒过来,原来,我在这里已经坐了很久。还没有登上石台,就看见刘晓庆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她跑去。“怎么了?”

你上哪去了?

“我就坐在这儿!“哎呀,急死人了!

“出什么事了?

“找不到你,不就是出事了吗!”

看着刘晓庆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涌起一股热流。

刘晓庆走过来,“你到哪去了?大家一直找你,是不是我陪记者时间长了,你不高兴了”

“哎呀!哪至于不高兴,我哪有那么小心眼。再说,这都是工作.

刘晓庆像孩子似地撅着嘴,拉起我的手向屋里走去。现在想起来,真的像两个孩子,即使是这么短暂的分别,也会使她大惊小怪地漫山遍野地呼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蜜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