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风雨慾来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回到北京,我依然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痛中无法自拔。刘晓庆还是那样温柔地安慰我,说着许多我其实已经明白的道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并排坐在床上,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刘晓庆还是那么一句:“你还有我.可是,这一回,她的语气已经远没有第一次坚决了,也许,她心里在想着别的什么。

没过几天,我碰到了一个在王材认识的湖南花鼓戏演员。在闲聊中,他告诉我一件事:就在我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晚上,他看见刘晓庆和姜某在长城饭店一起过圣诞夜。这也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有一个信息是再明确不过的了:她依然没有和他断绝来往。

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又一次警觉起来;开始集中我全部的注意力来分析发生在我身边的哪怕是很细小的事情。我再也不能盲目地信任她了,再也不能像一个傻瓜那样被她随意地欺骗了,我一定要证实她有没有辜负我的信任。于是,我开始留心她的行踪。

我觉得,一个曾经被欺骗过的人想要得知真实情况的这种心情是无可厚非的。

我一直很矛盾。我知道,这种不信任就像癌症一样,一已种下了种子,以后是很难痊愈的。我要给她一点暗示,告诉她我在注意她。

我选择了他们组里的一次活动——去首都体育馆看演出。演出的票并不难买,我很容易就进到了里面,并且同样很容易就在观众席上找到了刘晓庆。

望远镜里,刘晓庆的模样很清晰,身边不出所料地坐着姜某。在整个演出过程中,他们并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散场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挎着胳膊走出来。

万幸!老天真是有眼,否则我不知又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为了告诉她我的行动,我走近她,在人群里喊着她的名字。她回头吃惊地看着我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我知道我很傻,知道这在打草惊蛇。

我实在是很胆小,害怕面对真正的事实,而宁愿继续面对着这种我自己参与的欺骗。我根本不敢正视事情的真相.一种已经被抛弃的预感使我深深地恐惧着。可是这种恐惧并没有阻止我的行为,反而使我像以往一样,开始动起脑筋来。

我想起了我家的小阿姨一一小兰,家里所有的事。都避不开她,而且小兰在农村培养的传统道德观使她根本着不惯这种有夫。之妇和别人发生性行为的事情。家里的老人虽然都不赞成刘晓庆的行为,可是出于亲情,他们肯定不会站在我这一边,但小兰就不一定了。于是,小兰成了刘晓庆最大的威胁。

刘晓庆也一定意识到这一点了,她频繁地带小兰出入高级饭。店,送小兰很多东西,希望能够封住她的嘴。但是,自打我自杀以后,小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反复说不想干了,要回家。虽然在这里打工的收入是她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但她似乎已经没有兴趣或者没有勇气再在我家里呆下去了。

我知道,只有小兰可以告诉我很多我应该知道的事情,于是,在她临走前,我把她叫到了身边。

我问了她很多事情,开始的时候,她一直不愿意告诉我。我想,大概刘晓庆对她的小恩小惠仍然在起作用,或者,她希望事情很快就会过去,叔叔阿姨依旧能够有一个完整的家。

也许是我的花言巧语打动了她,也许是小兰的道德观在起作用——本身对这种事就深恶痛绝,最后,她还是把真实情况告诉了我。

我发现,事情远比我想像的要严重:当我出门在外的时候,姜某几乎整天都呆在家里,呆在我的家里!甚至,睡在我的床上!

我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做出我所做出的那种反应。

那一天,我们正准备去武汉参加《大清炮队》的首映式,刘晓庆却回来得很晚,我抑制不住和她吵了起来。

我们吵得很凶,我把窗台上的君子兰都扔出了窗外.把电活也摔在地上。记得,在盛怒之下,我拿起镜子向刘晓庆扔了过去,但实际上,我只是想吓唬她一下,瞄准的是另一个方向,而且根本也没有使劲,镜子没有碎,只是裂了一条缝。以我的力气,如果真的想摔的话,决不可能是这种结果的。

有人说,许多人在人到中年的时候都会犯错,可是,刘晓庆的这个错却毁了我们的家。

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在父母面前、在小兰面前,把你的好夫领到家里来,睡在我们的床上?你究竟是人还是魔鬼?

那天,我气得非常厉害,刘晓庆的父亲过来冲我发了几句火,我还冲老人吼了两句。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冲老人发火又有什么用?可是当时的我已经无法自制了。

这次吵架并没有耽误我们的工作,我们还是带着简单的行装去了机场,还是那副形影不离、笑容可掬的模样。在首映式上,还是那样热烈地信口开河:在大学里。面对着那些狂热的观众。我们也表现得异常兴奋。

一切都是做给外面的世界看的,我们的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但是,似乎双方都把自己内心的世界紧紧地隐藏起来,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彼此还特别客气。

即使我已经深切地体会到了这种距离,但我仍旧没有泄气。我相信,我有能力让刘晓庆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有能力让我们的家回复它原来的样子。

于是,离开了武汉,我让刘晓庆独自回家,自己却逆流而上,去了重庆。

我记得,当我们相好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她,要替她找到生身父亲,现在也许是时候了。我想用我的这种举动证明我对她的一往情深,证明我是个信守诺言的男人;同时我也想用我的这种举动,呼唤我们过去那强烈的感情,让我们的爱死灰复燃。

我站在江轮上,看着擦身而过的三峡奇美的风光,呼吸着江上潮湿的空气,尽情地体味着大自然的温情。我默默地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把妻子拉回来,我要保卫我用心血建立的家庭。

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当他们悲伤失意的时候,当他们受到巨大的精神打击的时候,经常是跑到大自然中去,接受大自然的安抚,在大自然中愈合心灵的创伤。

到了重庆,我找到了重庆市电影发行公司的同志,通过他们的关系,我开始寻找刘晓庆的生身父亲。

我只知道她父亲的姓名和他曾经在重庆的交通系统工作,可是,到哪儿去查呢?最后。我找到了我在重庆档案馆工作的一个老战友。通过他的关系,我居然在一九四七年第五区公路局的花名册里找到了刘晓庆父亲的名字,当时他在西昌的公务段任技术员。随后,我就不辞劳苦地去了解第五区公路局西昌段的历史,拜访曾经在那里工作过的老同志。

一忙就是一个星期,最后除了得到一些老同志的新家庭住址之外.其他毫无进展。对于刘晓庆的亲生父亲,很多人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淮也说不清楚。

我又奔赴南充。因为刘晓庆曾经跟我说过,她的一个战友曾经知道她父亲的下落。这个战友叫张某某,当时在南充军分区宣传科工作,我风尘仆仆地赶到南充,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可是。仍旧没有什么令人满意的结果。我只好又返回重庆。

我一个人住在重庆电影发行公司招待所六楼的房间里。因为连日奔波,使我发起烧来。我不想细述发烧的感受,因为这是任何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感受过的,但是那段时光的心灰意冷却令我至今不能忘怀。

这个时候,传来了刘晓庆荣获“百花奖”最佳女主角的消息,这似乎在我的病榻前摆放了一束鲜花。可是,接蹬而至的消息却是,那届“百花奖”的最佳男主角竟是姜某。刘晓庆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大奖,我应该为她高兴。可是我这个戴着“绿帽子“的丈夫却被冷落在南国的招待所里独自发烧。这也许就是命运吧!

那个阶段,我真是太矛盾了,可我仍旧在努力着,就嫁一个不服输的人,在那个不得不接受的局面里挣扎着。

我要把我的妻子夺回来,至于将来是否和她白头偕老,那是第二步的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她抢回来。我不能输,我要赢!

我当时就是怀着那样的心情继续努力着,尽管这种努力可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但不是有那样一句话:佛为一住香,人为一口气吗?

正是这种近乎愚蠢的执著,使我不停地为自己制订那些根本不可能改变事实的马歇尔计划。努力,放弃,再努力,再放弃……我就是这样允满矛盾地和命运抗争着……

还好!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发现了一本薄薄的日记,也许它能恰如其分地反映我在当时的那种复杂、犹豫不决的心情吧。

在日记本上,我写下了这样的话:

三月二十一日。

你不觉得你也够残忍吗?我的心已成碎片,难道你还要把这颗破碎的心放到烈火中去煎熬吗?求求你,不要把我的一切都毁了。

爱一旦失去,还能找回来吗?我现在怀疑,怀疑人的本性,怀疑爱是否存在于人与人之间,难道,没有这种可能性?人们按照美梦,设计了一个相爱的童话。虽然不能肯定这种定义。但可以尝到,爱是不长久的。

另外,善良是人的本性?否!任何人都是自私的。正因为如此,人们又创造了一个上帝。既然人生的真谛是这样;为什么人们总是在撒谎,致使一代又一代的人重复地品尝到失恋的痛苦?

可是,你们知道什么是爱吗?不,我敢说,你们决不知道!

不要老是自己骗自己,其实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为什么总是找一些可能。假设来安慰自己的感情?来麻*自己的埋智?如今你都变成什么人了?你的身体也完蛋了!事业、家庭都完蛋了,难道这些都是为了爱付出的代价吗?假使对方有一点点同情心也不会把你弄到这份田地。这是什么爱呀?你为什么还执迷不悟?你这是为什么呀!

挺起胸膛,不要苟且偷生,堂堂正正地做一个男人,恢复人性的正常心理,恢复人的尊严!还有什么不能牺牲呢?别人为了自己的要求牺牲你,你的牺牲叉有什么价值?牺牲是爱的表现吗?你过去曾很善于牺牲,不仅你,连你的父亲、母亲也做出了牺牲,可是这种牺牲的最后结果叉是怎样呢了你为别人,可是谁为你?

人都如此,自私到了极点,你为什么这么俊?你被别人蒙骗得还不够吗?几个月来,你的牺牲可否唤起一点点悔悟、有吗?叼上怕是——一点点。

她爱过我吗?真的吗?她不是亲口对你说了许多?是气话吗?

不!事实证明那不是气话。看看现在发生的事,看看你可怜的熊样!

兄弟姐妹是血缘,不要把他们卷进来,要为他们的家想一想。

只有孤独的我一个人,一个被爱,恨烧的的人,一个被侮辱、被伤害的人,一个可怜透顶的人,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一个戴着象征奇耻大辱的”绿帽子”的人……

你唯一的出路:自己为自己。不要再为别人去想了。

如果有暴风雨能够冲刷你身上的耻辱,那么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像海燕一样,在暴风雨中获得新生,获得自我!

如果别人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你要大喊:不!不!不!为什么要用我的痛苦来换得你的幸福?如果为了爱,我可以贡献我的生命。可是,没有爱,到处找不到爱的影子呢?

我有人的尊严,我有人的权利!我不是蚂蚁,不是可以让人踩在脚下的;我不是马桶,专门了承受粪便。我是人!有血有肉又有情感的人。

宝贝,我是那样深深地爱着你。如果这种爱被糟蹋到这种地步,我只好去做任何一个做丈夫的都会去做的事情。

你很聪明,结果一定是你所想的那样:玩火者自焚!我打心眼里为你难过,但是,这结局是你一手造成的。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男人的心,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往这颗心上插刀子。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怨别人。要怨,就怨你自己吧!不过,那个时候,你还能怨恨吗?

又在说些没用的话,可怜的人,不要再为人家打算了。

可是,我的心总是舍不得去伤害她。到那时候她怎么办?难道我的幸福就一定要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吗?这样虽然公平,可是我多么爱她啊!难道我要亲手毁了她?不!我不忍心,我下不了手。

我怎么办?

不!不!不!

不知道,我不知道!

日记到这里没有了。确实,当年的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我当时中了什么邪,竟然会产生了那种病态的心理,会有那样疯狂的想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