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短兵相接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那时,刘晓庆正在和巴经理讨论成立“刘晓庆美的时装公司”;中央电视台也在邀请刘晓庆去主持《世界电影之林》节目《红楼梦》还在继续拍;李翰祥又请刘晓庆在他的《一代妖后》里出任女主角。

我和刘晓庆的关系时好时坏:有时还是要在一起吵架;有时刘晓庆会拉着我到处跑,去电视台、去看局里为她买的房子……总而言之,那是一段五花八门的日子,爱与恨、和谐与不和谐都纠缠在一起……

那时,由于各种各样的活动日渐冷却,刘晓庆也失去了和姜某在一起的借口,所以,好像出现了一种假象,一切都过去了。

可是,一朝遭蛇咬的我却处处留了个心眼,在正常生活的时候,时时替刘晓庆掐算时间。

那时刘晓庆每天部要去北影厂拍戏,每天去和回来的时间都是固定的,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中午却有两个小时的空闲,问题就出在了这里面。据我所知,那个时间里,刘晓庆并没有和组里的同志在一起,也没有回我们在北影厂的家。她去哪儿了呢?我禁不住对这两个小时产生厂怀疑。

她会去哪儿?在北影厂的朋友家休息?我问过了所有家住北影厂的朋友,都说没有,或许,在厂里她有一处秘密的地方?也不可能,因为在电影圈有一个规矩,不管你是多么走红的明星。在厂里都是普通一员,没有享受任何特权的可能。

两个小时.她的活动范围不可能太远。有人说,曾看见刘晓庆出了北影厂的北门。如果她要去远的地方,“打的”就应该走北影厂的南门。那么,很有可能,她在北影厂附近有一处不可告人的休息地,当然,在那里所进行的,也只有不可告人的事情了。

正当我准备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家里忽然来了警察。

警察来做什么?原来,那一年,刘晓庆是好事不断,她被选为政协委员,警察是来保卫她这个政协委员的安全的。

家里人都高兴极了,真是蓬蔽生辉。老人们觉得自己的女儿为整个家挣来了无比的荣耀,叮嘱她注意说话,要多看、多学习。

我自然也很高兴。因为我知道,这是前几年种下的种子所结出的果实,也多少有我平时叮嘱和告诫的结果。

于是,刘晓庆就要在三个地方周旋:北影厂、《一代妖后》摄制组、政协委员会。

有一天,刘晓庆说去北影厂拍戏,我正好也在北影的家里看书,这时,有记者打来电话,说是要采访刘晓庆。我说刘晓庆不在,他仍旧坚持,我只好说替他找找。

放下电话,我就给厂里打电话。厂里说,今天的拍戏取消了.刘晓庆不在。于是,我找到了《一代妖后》的制片主任,他说刘晓庆今天没有过去。那么,她一定是去政协了。我连忙又打电话到政协,那边说:“刘委员没来开会。”

三个地方都没有她,她到底去哪里了呢?

那阵子,我哥哥也在北京。跟他打了声招呼,我就出了门。我在厂里转了好几圈,始终没有发现刘晓庆的影子。她会去哪儿?

对!一定是去了那个北影厂附近的秘密据点。如果刘晓庆是徒步去的话,那么那个据点:一定是在二十分钟的路程里,二十分钟!

我排除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最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离北影厂只有一墙之隔的总参干休所,这时,我突然想起,姜某的父亲好像是在部队里管后勤住房的,于是,鬼使神差地,我竟然向那个方向走去。

如果不是那个记者的电话,如果不是我在三个地方都没找到刘晓庆,如果我没有突然想起姜某父亲的工作,我也许始终都不会迈进那个大院的院门。

我在那幢大楼里坐电梯。上上下下走厂一趟,还在楼外面转了好几圈,没有发现刘晓庆的任何踪迹。后来,我又进入了电梯,拿出我的工作证,对电梯工说:“我是北影厂”的,来找刘晓庆,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吗?

电梯工的眼睛里顿时闪过一丝警觉,“没有,我没见过这个人。”她没能掩饰好她的慌乱。于是,我明白了,刘晓庆今天肯定坐过这个电梯,这个电梯工得到过特别叮嘱。

我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转身离开了,从楼的另一边,我爬上了楼梯。不知为什么,我的脚步停留在五楼和六楼之间,直觉告诉我,他们大概就在这里。

我反反复复地在五楼和六楼徘徊着,走过了每一个房间的大门。突然,在一个门前,我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脚步声,于是,我也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我的直觉不停他说,我举起了手准备敲门。可是,理智又阻止了我:万一敲错了门,多不好?

我在那个门口站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离开了。

我又回到了家里。哥哥问我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我说出去随便走走。可是,在家里,我还是坐立不安,只好又一次离开了家。

我又往那幢大楼走去,这一次,心里好像老是有一种预感: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果然,离大楼还有几十米,就看见姜某带着两个武警走了出来。

看见了对方,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在那里站了一会,姜某指着我对武警说,“就是他。”两个武警默默地看着我。

“你们是哪的?我向武警们迎了过去。”

“北太平庄派出所的…”

“北太平庄派出所里也有武警?”

那两人没有回答我。

我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对他们说:“我是北影厂的,来找我的妻子刘晓庆。”

武警看了看我的证件,又看了看姜某,“你不是说刘晓庆没有结婚吗?”

姜某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武警把证件还给我,“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们不管。说完,他们离开了…

只剩下我和姜某面对面地站着。

“你跟我走。”过了好一会,我说了这么一句,说完转身就走。姜某竟然乖乖地跟在了我的后面…

我们走到北影和儿影之间的岔道的时候,姜某突然问:“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我看了看路边儿影宿舍楼楼角的那个小小的电话室,估计它没有后门,就对他点了点头,“打吧。”

他给谁打电话呢?给刘晓庆?还是给他的哥们?如果是给刘晓庆,那尽可以让他打;如果是给哥们、哼,我倒是正想找几个见证人呢!

姜某打完了电话,我们又继续往前走。到了北影的住宅区,他又站住了,彬彬有礼地问我:“我可以再打一个电话吗?”

哼!既然对方表现得那么绅士,我也不好太失礼:“你要打就打吧!”

这一回,他打了很长的时间。在等姜某的时候,我碰到了《无情的情人》的剪接,就托她去我家把我哥哥找来。为什么要找我哥哥呢?我想,我要是和姜某并排一起走,明天电影界又会爆出一个大新闻;可是,如果我不和他一起走的话,我又保不准他会不会溜掉。

姜某打完了电话,我哥哥也恰好来到了。于是,我走在前面,哥哥和姜某走在后面,就这样,我们在北影厂绕了两圈。

可是,偏偏那一天,北影厂里人迹稀少,我们基本上没碰到什么人。哥哥和姜某还在后面说着话,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本来,我想把姜某带到灯光师赵某某家,因为我想这件事应该让一个刘晓庆熟悉的人知道,可偏巧老赵不在家,于是,我只好回去自己家。

一进门,我就到一间屋子里把录音机打开,然后把姜某领到了另一个房间。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知道,任何一个不是“大男人”的男人,他们很有可能在事情过去以后翻脸不认账。

我和姜某面对面地坐着。

我盯着他看了很久,平静地说:“你把你和刘晓庆的事写出来。

他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从他的目光里,我看出了他的不情愿。

这时,我把书架上的一把小折刀拿到手里翻来翻去,眼睛狠狠地盯着他:“你必须写!”

他迟疑着,好像期待会出现什么转机。

那是一把不到十厘米的小折刀,我下意识地把它打开,突然又有些后悔。如果想让这小刀带着恐吓的话,它的确显得过于纤细了。我对自己的这个举动格外不满,禁不住失望地把小刀合了起来,不经意地在桌子上敲……

“你快写!我的语气仍旧是坚定的。”

不知是我咄咄逼人的气势占了上风,还是我手里的小刀起到了什么作用,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笔。

姜某在那里写着,写完一张,团了;又写了一张,还是团了;好不容易递到我手里一张,还没等我看完,他又说不对,也拿回去团了。前前后后,他…共写了六张,我知道,他团的那些,可能是拿给刘晓庆看的,也不知道他最后会拿出哪一个版本?

我手里终于拿到了留有姜某笔迹的这张纸,上面写着。

一丸八七年在苏州拍戏,我与刘晓庆开始建立恋爱关系(包括两性关系)。

一九八七年底,我得知她已正式嫁人后,仍继续追求她,保持这种关系。

哼!这个男人,我真佩服他了。在他的这张纸上,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女方。他和她建立恋爱关系的时候,不知道她已经结婚,言外之意,他在说:“我是个不知者,不是不知者不怪吗?”我当然就没有什么责任了!

当时,我打心里为刘晓庆难过:你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

我看完了这份东西,姜某又把它要了回去,说:“我想添几个字。”

“你要添什么?”

“我想加上‘因为我爱她’。”

我心里马上又明白了:这下子,你不但没有了责任,反而有了正当的理由。是啊!爱是人正当的权利嘛!在不知道她已经结婚的情况下去追求她,那还有什么错误?世界上还有这么聪明的人?真是大让我长见识了!

我轻蔑地看着他,然后把那份东西又递给了他:“可以。”

他想在后面添上那句补白,可是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保持这种关系”后面画上了句号,只好又把那张纸团起来,重新写了一份交给我,上面还签上了他的名字及“一九八八年四月二十一口三点二十分。

这时,电话铃响了,哥哥接了电话,一句活没说,把电话递给了我:“是刘晓庆。”

我接过话筒,“啪咯”一声挂断了。

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估计还是她。我动也没动。

哥哥示意我接电话,我才慢慢地把后筒拿起来。

“喂?是我。”电话里是那熟悉的声音。

“我早就听出来了。”

“你怎么样?”

“还活着。”

“我……”

“你要说什么尽管说。”

她在那边迟疑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他说:“国军,如果你还想要我,就不要打他。”

打他?她真是一直也没有了解过我,“没有别的话了吗?”

她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

我撂下电话,手里拿着姜某写的那份东西,看了起来,这时,姜某竟然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好像大功告成的不是我,而是他。

看着手里的这份东西,我觉得很可笑,的确,姜某正是像他同学说的那样,不是一个敢于为爱情决斗的男人,即使是在这种仅有硝烟没有战火的时候,他依然采用了这样一副勇于推卸责任的卑微嘴脸。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在这种时候,他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承担在自己的肩头而保全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他却……

我不禁为刘晓庆难过起来:女人啊,为什么你总是被花言巧语所蒙蔽,永远也看不清那些男人真正的嘴脸?

这份东西已经到手,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把姜某带到了厂长办公室。当时北影厂的厂长还是胡某某,他见我领着姜某进来,有些愕然。

厂长示意我们坐下,我却依旧站在那里。把那份东西递给了厂长,等他从头到尾看完一遍,才提醒他注意:“厂长,你看,这上面写的是三点二十分,而现在是三点三十二分。厂长的目光又回到了纸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短兵相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