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拿破仑》

第三部 和平夫人

作者:外国人物纪实

(一八一0年九月,巴黎)

一道亮光照在我脸上,一个声音唤醒我道:“快起来,黛丝蕾,立刻穿上衣服。”

强·巴勃迪司立在床前,手中提着烛台,把制服扣好。

“你疯了吗,强·巴勃迪司,半夜三更的闹什么。”

“决点!我已叫醒奥斯加,我希望他也参加。”强·巴勃迪司道。

楼下人声,脚步声。伊莎飘飘的进入,寄着我给她的一件旧睡袍。强·巴勃迪司催促道:“快点,帮助皇妃换装。”“什么事呀?到底什么事呀?”我责问道。

“不必管了。等一会你会知道的。现在快一点吧!”

“那么我穿什么呢?”这时我真有些心慌意乱。

“换上最美丽、最流行的、最名贵的,懂吗?”

不,一点也不懂。”我开始生气,“伊莎,把那件在宫廷里穿的黄色绸衣服拿来。你是否永远不告诉我,强·巴勃迪司!”但我回头时,他已不在房内,于是我慌忙梳装。

“皇冠?”伊莎问。

“是的,皇冠。”我心中着实生气他说,“把首饰盒也拿来。我会戴上我所有的首饰。如果没有人肯告诉什么事,我怎能知道戴些什么,真莫名其妙,把孩子半夜里叫起来,真是荒谬!”

“黛丝蕾,预备好了没有?”又是强·巴勃迪司。

“倘若你再不告诉我,强·巴勃迪司!”

‘搽上点口红,皇妃。”伊莎低声说。

我在镜子里看看自己的影子,自己睡意惺松的神态:“快点,粉和胭脂,伊莎快点!”

“快点下来吧,黛丝蕾!他们不能再等待了。”

“到底谁不能等侍呀?半夜里,闹什么,气死人!”我一肚子怨气。

强·巴勃迪司走来挽着我手臂道:“镇静点,小女孩!”

“到底怎么一回事,求求你告诉我好吗!”

“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一刻,黛丝蕾。”强·巴勃迪司一面说,一面紧拉着我的手臂走下楼。在大厅门口,弗南德和玛莉簇拥着奥斯加。“爸爸,是否发皇帝来看我们?爸爸,是否皇帝来看我们?哦,妈妈好美丽呀!”

奥斯加穿着最好的衣服,头发梳得油亮,强·巴勃迪拉着他的手。

大客厅里灯火明亮,每一支烛盏里点上蜡烛,数位绅士在等待我们。强·巴勃迪挽着我,孩子在当中,我们缓缓地走向那等待的人群。

外国制服,蓝与黄的肩带,光亮等级的勋章。一位青年人,制服上满是泥上,头发散乱在肩上,手中拿着一张盖大印的公文。我们一进入,所有绅士们弯腰行礼,一片寂静无声。这时手持公文的青年,向前迈几步,看来,他必定是日夜不停的骑马赶路程赶送公义,因他双目下隐隐露着黑圈,握着公文的手在抖颤。

“古斯塔夫·佛得利克·蒙纳,我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快活了,太快活了。”强·巴勃迪司道。

原来这就是以前强·巴勃迪司曾提过的蒙纳。他把公文呈送给强·巴勃迪司道:“殿下,瑞典议院一致推选彭特·卡福王于为瑞典王却尔司十三世皇位继承人,瑞典王却尔司十三世并愿认彭特·卡福王子为嗣子。请王子立刻启程赴瑞典。”

我的心几乎停止了跳跃,但强·巴勃迪司镇定地接过公文。

“现在容我介绍这几位绅士们。”蒙纳道。强·巴勃迪司点点头:“黎德上校和白拉伯爵我已见过。”

“这位是我国驻巴黎特使,汉司·汉利克·冯艾森。”蒙纳介绍道。那位老特使立正行礼,面上表·清严肃。强·巴勃迪司点点头:“我知道你是驻波兰那位将军,你非常英勇。”

“这位是弗森道夫男爵。

弗森道夫笑道:“也是以前王子的俘虏。”

强·巴勃迪司深深呼吸了一下道:“我接受贵国议院的决定。我衷心感谢瑞典国王却尔司十三世及瑞典全体人民。我立誓不负他们的期望。”

冯艾森深深地感动,他俯首,弯腰鞠躬、行礼。最奇怪的是奥斯加,他也排立在一起向他父母行礼。

强·巴勃迪司紧握我手道:“王妃与我谢谢你们带给我们这项消息。”他回头向弗南德道:“到地窖拿最好的酒,让我们庆祝。”玛莉正巧立在我身边,我向她私语道:“玛莉,瑞典人民奉献一顶皇冠给我们--与朱莉的皇冠完全不同我害怕--玛莉。”

强·巴勃迪司立在火炉台旁,细读公文。冯艾森伯爵道:“有一点,王子,要注意,即是关于国籍问题。我们希望王子放弃法国籍而转入瑞典籍,不知王子意下如何。”

强·巴勃迪司微笑答道:“你们想我会以法国国民身分继承皇位吗?明天我去谒见法国皇帝,请求准许我及家属放弃法国籍,而转入瑞典籍。弗南德,斟酒:给大家斟酒。”

“殿下,请学第一句瑞典语,‘斯卡’,意思是祝福康宁!”

强·巴勃迪司握着我的手道:“绅士们,请大家为瑞典国王的健康祝福。”于是众人举杯。我是在做梦吗?这时大家又高呼道:“太子卡尔·皎汉,祝殿下健康!”

这时我忽然想到普生。他会不会想到彭特·卡福王妃,现时新太子夫人就是多年前马赛克来雷缎绸商的女儿。终于这些绅士们起身告别,我与强·巴勃迪司上楼进入卧房。我躺在床上,合上眼。强·巴勃迪司在我身旁道:“试试说卡尔·皎汉。”

“为什么?”我问。

“这是我将来的名字。你的名字将为黛丝德蕾。这是瑞典语言。”

我一跃坐直在床上道:“不,不,这太过分了。我不愿被人叫做黛丝德蕾,无论如何我不愿!”

“这是瑞典皇后的意思。”

“强·巴勃迪司,你一人做太子去吧。我非常不快乐,一个人怎能随便更改自己的名字呢。”

“我希望我的太太及儿子也入瑞典籍,黛丝蕾,你知道这对我是多么重要吗?”

我默然不答。

“黛丝蕾,倘若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叫你做的。听见吗,亲爱的!”

我默然看着他,这些年来第一次注意到他的表现着智慧的前额,一撮黑发挂在上面,一只高大鼻子,深蹋的眼睛,象似追寻些什么,但同时又那样坚决,自信,一张小而富有情感的嘴。我是多么爱他呀。

“他从阴沟里捡起一顶皇冠,你的皇冠是民众送给你的。强·巴勃迪司,我知道这对你是重要的。”我缓缓他说着,把他的手拿起紧靠着我面颊。

“那么,你肯与我及奥斯加一同去瑞典吗?”

“只要你允许我不叫我黛丝德蕾!”

“宝贝,我发誓!”

“至于你的名字,卡尔,·皎汉,我会慢慢习惯的。现在,请你吻我。我想知道太子的吻有何不同。”

强·巴勃迪司拥吻我,问道:“怎么样?有什么两样吗?”

“噢,很好,“但是很奇怪他的吻与我的强·巴勃迪司完全相同”于是,我们两人相顾大笑起来。然后我们安然入睡。翌日清晨十一时,我们全家被皇帝召见。十一点欠五分,我们在皇宫候客室里。这间屋子一向是外交官、将军、王爷、部长等待的所在。当我们进去时,里面的人忽然寂静下来。大家带着诧异神情凝视着强·巴勃迪司的外国制服,同时让开一条路。此后,我们象是到了一座荒岛,无人与我们交语,无人祝贺我们,甚至似乎无人认识我们。所有在那间房子里的人,早对强·巴勃迪司的事已有所闻,知道他准备放弃法国国籍,接受另一个国家的皇冠。他们从眼角里偷窥我们,我直觉到一种不自然和不安。他们预料到皇帝将会大发雷霆。这时钟声响起,敲了十一下,皇帝的私人秘书麦纳佛跟着出现,报告道:“皇上接见彭特·卡福王子及家属。”

皇帝的书房是在会客室的右边。在书房的一端,放置着一张大书桌,离着门有一段相当的距离,有时皇帝立起身来迎着宾客。可是今天我们却只好走向书桌,因为拿破仑端坐在书桌旁,一动都不动象一座石雕,他脸上神情严肃,象似罩上凯撒之帝的面具,只有一双眼睛闪烁发光。他身后立着泰勒郎伯爵,贝纳方公爵、以及外交部长等数人。

我们三人一排立着,奥斯加在当中,我们弯腰行宫廷大礼。皇帝仍屹然不动,凝视着强·巴勃迪司,目中露出凶恶的光芒。突然间,他一跃而起,大声喝问道。”你竟敢穿着外国制服在宫廷里出现,谒见皇帝,元帅!”

“这是瑞典制服的模仿,陛下。”强·巴勃迪司低声安闲地答道。

“身为法国元帅竟敢穿瑞典制服来到宫廷?”

拿破仑大声喝道,使我暗想他是否疯狂。

“我未想象到陛下会介意外国制服。据我所知,以前麦雷元帅,那卜助斯国王也曾穿过外国制服。”强·巴勃迪司不慌不忙地答复。

这一下可击中拿破仑的要害,他顿口无言。半晌答道:“那是他独出心裁的制服。现在你穿的却是瑞典制服。”说时,他嘴边展开微微的笑容。

“回答我,元帅!”

“陛下,我并无意触犯您。这也是我自己设计的制服,并且腰带还是以前旧制服上用过的。”

“不必装腔作势,王子。现在言归正题。”这时皇帝音调已和缓得多,我猜想开场戏剧已表演完毕。

拿破仑立在书桌前,俯首看看案上公文,强·巴勃迪司的公文,他说道:“你的请求是非常特别的,你希望放弃法国国籍成为瑞典国王嗣子。这是一件令人不能理解的要求。”强·巴勃迪司抿紧嘴chún。

“你还记得如何由一位兵士升为军曹,再级级上升成为将领吧?你还记得法国皇帝委任你做法国大元帅吧?”强·巴勃迪司仍默然不作声。

“你还记得不久以前,你英勇的保卫法国土地吧?不久以前你甚至救了法国吧!”拿破仑笑了一声接着道:

“不,我不能放弃你这样一位英勇人才。不久以前你和莫罗本可以枪毙我,而你并未这样做。不,容我再说一遍,贝拿道特,我不能失去你这样一个人!”

他坐下,推开公文,眼睛向上看看强·巴勃迪司道:“既然瑞典人民一致爱戴你,拥护你,推举你做他们的皇位继承人兼军事统帅,我准许你接受。”

“倘若我不入瑞典籍,那么,我不能接受瑞典人民的推举,因为只有瑞典国民方能统治瑞典国家,陛下要知道瑞典人民希望有一位瑞典太子。”强·巴勃迪司安祥地道。

拿破仑跳起来道:“胡说,贝拿道特,看看我几位兄弟约瑟夫、路易、杰罗姆。他们没有一个放弃法国国籍的!”

强·巴勃迪司默然不答。拿破仑在室内踱来踱去。我目光碰巧与泰勒郎相遇。他眼睛里现出兴趣光芒,他以旁观看的态度看胜利属于那一方。

拿破仑突然停立在我面前道:“王妃,你知道瑞典皇族世代疯狂,难道你的丈夫也疯狂了吗?会放弃本国籍转入瑞典籍。就为得到皇位?”

“请陛下不要在外面侮辱却尔司十三世!”强·巴勃迪司锋利地道。

“泰勒郎,我的话对不对?”拿破仑问。

“太古老的朝代往往是不健全的,陛下。”泰勒郎道。

“那么,王妃你的意见如何?贝拿道特同时请求你及孩子也放弃法国籍。”

“陛下这不过是形式而已。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即无法继承皇位。”我听见自己这样答复,不知是对是错。泰勒郎点点头。

“第二点,你请求向军队辞职,这是不行的,贝纳道特,绝对不行的。”皇帝这时走回到书桌前面,望了望申请书道:“我不能失去我的元帅。如果英国不投降,新的战争是避免不了的。那时我需要你这样一位人才。象以往一样,我会命你率领军队,无论是否瑞典太子,你的瑞典军队将成为我们军队一部分。你想──”说到这里,他停下笑了一笑:“你想我会让别人领导撒克逊军队吗?”

“记得陛下曾表示当年撒克逊军在伟格兰一役并未成功。一切应归功于法国军队。请陛下命奈将军指挥撒克逊军队。”

“撒克逊军队英勇袭击伟格兰。我可以准许你人瑞典国籍,倘若你仍愿留为法国元帅。同时,我知道你赋有天才统治一个国家,比如汉诺威就是个好榜样。”

“请陛下准许我退出法国军队。”

拿破仑用拳头将桌子一击。我说道:“陛下,容许我坐下,我脚立痛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 和平夫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与拿破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