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美国》

第十二章 广阔的天地

作者:海外百感集

历史有时真会开玩笑。“文革”中,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于是,几百万知青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地奔赴农村、边疆,立志在那里“扎根”一辈子。曾几何时,百万知青大军又在一夜之间掀起了返城风潮。在诗歌中“朦胧”了一阵子和在西单墙上“民主”了一阵子之后,他们终于在海外发现了另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

与中年一代留学人员相比,这一代留学生身上充满了十年“文革”造就出来的敢想敢干的锐气和过早磨练出来的世故。……

这一代留学生由于特殊的经历,往往很难真正忘情于国内的政治。国内一有政治风波,这边或是联名上书,或是游行示威。1987年初“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过后不久,国内一位“理论权威”曾来密歇根大学访问。在一次座谈会上,他受到了那里中国留学生的群起攻击。这位长期习惯于写洋洋万言批判别人的老先生被弄得狼狈不堪,最后不得不以连续不停地念了一个多小时的报纸来躲避回答留学生们毫不客气的质问。

自1986年开始,一大批更年轻的中国留学生闯到美国。他们大部20岁出头,十年轰轰烈烈的“文革”在他们记忆里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上山下乡”对他们来说也只是电视剧里上一代人悲壮的历史故事。他们从重点中学毕业就直接进入了重点大学。在大学里,他们不但准备“托福”,而且收听“美国之音”;他们不但熟知美式“民主”和“人权”,而且说得出美国摇滚歌手的最新排名榜。他们似乎生来就是要去美国留学的一代。

与上两代留学生相比,他们活得更为潇洒:肩上既没有什么报效祖国的重负,心里也没有什么营建小家的盘算;他们只是渴望闯荡天涯,见识世界。“留学,像人生一样,是一个过程。”一个在芝加哥读书的22岁的男孩子说,“我只希望能enjoy(享受)这一过程。”

这批留学生由于年轻,对美国社会和美国生活方式适应得极快。有人曾为他们编过一个歌谣,说他们“一年开快车,二年谈对象,三年爱辩论,四年不要娘”。他们不像上一代留学生那样,省吃俭用好几年,然后买一辆旧车,而是一来就要买好车,买跑车,买新车。没有钱怎么办?他们会想办法贷款。第二年,不少人就开始date(约会),不但找中国姑娘,也敢找“碧眼金发”的。第三年,英语流利了,说话不结巴了,于是便爱和人辩论,有理没理的,都要和人争上几句。到了第四年,美国的一切变得习以为常了,而“祖国”已变得遥远而模糊了。一个不到二十岁就出国的小留学生,在美国读了几年书后,回了一趟国,回来后说:“惨不忍睹。”接着,又深感疑惑:“怎么会是那样?!”

这一代中国留学生中,不乏雄心勃勃之辈。从事科研的,眼盯着诺贝尔奖;经商的,想挣下几个百万;搞文的,一心要进入美国文化主流;就是在演艺界,也有人整天在喊打进好莱坞,打进百老汇……

在这一片多少带些浮华色彩的喧闹的背后,折射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难以培育出来的进取精神。由于西方社会环境和文化的影响,留学生身上已很少再看到那种中国知识分子身上常见的充满“人生虚幻”感叹的东方式超脱,而多了一种跃跃慾试的冒险精神。这不禁使人想起鲁迅当年对年轻人多读外国书而少读中国书的劝告。他说,读外国书,总是使人想做些什么;而读中国书,却总是使人沉静下去,沉静下去,最后什么也不想做了。

这精神面貌的变化,也许正是海外留学的本来意义之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留学美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