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学一千天》

第十五章 东京交通一瞥

作者:海外百感集

现代化。究竟什么是现代化?现代化的社会是什么样的?

一到日本,最先感觉到的就是交通事业的高度发达。密如蛛网的高速公路,处处林立着的各种结构的立交桥,来往穿梭的各类车辆,一切交通工具的高速度运,转无以数计的交通线路……而更重要的是,在你需要的时候,你完全无需为寻找某种交通工具而犯愁,或为长时间的等待而心焦。

历史,如今已进入到这样一个崭新的时代。时间的价值被提到了空前未有的高度。一分钟,哪怕一秒钟都意昧着“无价”的财富。平白无故地让时间白白流失已成了最不可容忍的事。都说:“要与时间赛跑。”怎么赛?拿什么跑?腿儿?马?牛?车三轮车?自行车?“嘣嘣车”?还是那不紧不慢,停停走走,迈四方步的公共汽?车都不行。唯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和现代化的交通服务。

东京的交通堪称现代化。想要搞清在这片面积不过2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究竟密布着多少条交通运输线路,颇需花费一番功夫。仅仅拿东京的电车线路来说(其中包括十条地铁线路),据我个人粗略的统计,大约至少有四十八条(国营电车线路约十二条,都营电车线路约四条,私营即大财团经营线路约三十二条)。

说起电车,或许有人脑海里会出现无轨电车或50年代“挡挡”响着敲钟声的小型电车的形象来。而实际上,现在日本的电车98%都如同电气火车一样,从头到尾长长地拖着十至十二节车厢,每节车厢都是长二十米宽二米八。正常情况下,每节车厢的乘车人数为一百六十人,也就是说一列电车一次至少能拉一千六百至二千名乘客。而在最拥挤的情况下,据说一节车厢往往要装进三百九十人左右(地铁比一般电车略小一些)。

另外,东京还有无以计数的公共汽车,“挡挡”响着的小电车,旅游观光车,大中小型运输车(帮助搬家或运送大件物品),出租汽车……总而言之,出门就有车坐。甭管深夜还是黎明,想到哪里就能到了哪里。不用说旅游,搬家随时可以叫到车,哪怕是一时得了急病,只需一个电话,救护车几分钟之内就会风风火火地开到你家门口,而且不收你一分钱(日本的救护车不属于任何医院,而是单独的车队)。

据说日本半数以上的家庭都拥有小汽车。尽管如此,除了出去玩以外,人们每天早晨上班所利用的主要交通工具还是电车。这是因为什么车都比不上电车之快速和准时。公共汽车和小汽车都躲不开狭窄马路上的一个个十字路口,频繁的红绿,灯绵延不断的车队……而电车的两条铁轨则被那变幻多端,纷繁复杂的各种立体交叉结构巧妙地一会儿牵入地下,一会儿引向半空,将一切“拦路虎”化为乌有。电车如同飞龙一般钻天入地,在畅通无阻的铁道上风驰电掣。那种乘坐在电车上的痛快感是不言而喻的。

更可贵的是电车那高度准确的行车时刻。隔几分钟一趟车,每班车是几点几分发出,从这一站到那一站所用的时间是多少(一站也好,五站八站也好)……全都象钉死在铁板上的钉子,钉是钉,铆是铆,纹丝不变,一分不差。10分钟就是10分,钟而绝不是9分钟或11分钟。一分一秒不容含糊。极端严肃,精确的时间观念在这里得到了最高限度的体现。

在集中着全日本人口十分之一的东京都,人们每天的一切社会活动都与四通八达的电车运行和电车运行的精密时刻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几乎每人兜里都揣着袖珍东京电车路线图和各路电车精密行车时刻表。时间--这抽象而又客观的东西,由此变得能动起来。它仿佛就揣在人们的兜里,捏在人们的手里,听从着人们意志的调遣与支配。

东京的公共汽车站是在大马路边上。而电车站则如同火车站一样,或是在某幢庞大的建筑物中,或是在地下。它宏大宽敞,多层。特别是一些主要大站(如银座,新宿,上野,池袋),纵横交织的各路电车线路与连接着几十个出口的人行通路主体交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曲折迂回,一走进去既象是进了前门闹市(里面挤满商店),又象是闯入了一座迷宫。

电车票全是在自动售票机购买。车站入口处有着大排自动售票机,并悬挂着详细的电车路线图,行车时刻表和车票价格表,令人一目了然。穿过检票口进入候车月台,触目可见的各种指示牌上详细地向上车的乘客指示着这班车是快车还是慢,车发车时间,运行方向,前方车站……,并向下车来的乘客指示着换什么车该朝什么方向走,去什么单位该由几号出口出去等等。而长龙般的电车上,除了车头一位司机和车尾一位负责开关车门并报站的乘务员外,再没有其他服务人员。车厢里只是沿着两侧的车窗有一溜儿座席,空间很大,车厢上方有类似火车的行李架供客人放东西。

东京的交通服务如同它的商业服务一样,细致,周到而又热情。车站里四处悬挂着鲜明的路标,方向指示牌,地图,各个车站入口处都放着一打打印成小卡片的袖珍电车路线图,时刻表等供乘客随意取用。每节车厢里也都张贴着详细的行车路线和换车路线图。如果你不是个文盲(实际上日本早已扫除了文盲),单凭这一切,你就可以顺顺当当地到达任何陌生的地方。即使你是个文盲也不要紧,候车月台上以及车厢里那清晰悦耳的广播会一遍又一遍,明明白白地向你说明一。我初到日本,由于日语不行,地图看不懂,广播又听不懂,常常免不了向检票口的工作人员进行各种询问。不论这种解释对他们来说多么吃力,一遍两遍甚至三遍,但你绝不会从他们脸上看到一丁点儿不耐烦的情绪。

电车就要发车了。一声长达四五秒钟的鸣笛响起,告诉人们马上要关门了,小心。鸣笛停止,车尾乘务员一声嘹亮的哨声,于是车门关闭,电车启动。车开后,传到乘客们耳中的第一句广播便是:“谢谢您们乘坐我们的电车,让您们久等了!”接下去,便是一连串具体,详细,清楚而缓慢的报道。而乘客们下车前听到的最后一句广播一定是:“您辛苦了,欢迎您再来乘我们的电车,谢谢!”

记得我住在世田谷区的时候,每天晚上打完工回家都是乘坐井头线的末班电。车每当下车走出明大前车站检票口时,总能听到收票的工作人员依次向每位出站乘客连声道别:“祝您晚安!祝您晚安……”

还记得有一次,我和川崎去伊豆半岛她父母家度假,乘的是长途电车“小田急线”。由于是长途,车内供应各式各样的食品饮料,杂志和地方土产。车内的女服务员一个个穿着剪裁精致的漂亮制服,微笑着细声细气地为乘客进行各种服务。

两个小时的行程之后到了终点。大约是下午4点多钟,天下着蒙蒙细雨。我从车门往外走时惊奇地看见,那些漂亮的女服务员在一个个车门之外排成一长列整齐的队伍,冒着雨向一位位下车的乘客频频弯腰鞠躬,并一声接一声地:“您辛苦了!谢谢您!……”我不知道这列车总共乘坐了多少客人(总有上千吧),所以也就不知道她们一共要鞠多少次躬,道多少个谢。只知道,她们的头发全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了。

来到日本后,经常听人家对我说:“我们日本是个法治国家,什么事情都有一套法。干什么事情都得遵法,而不能违法。”这一点,通过东京交通,我是看到了。

日本的交通秩序非常好,因为它的交通规则既具体又严格,比如说:在车辆众多的大马路上(小胡同,小街巷除外),行人过马路要从有红灯的人行横道穿过,不能想打哪儿过就打哪儿过。而且过马路也要等到允许行人穿行的绿灯亮了才可以通过。日本人过马路是很守规矩的,再着急也要等绿灯亮。特别有意思的是,为了方便盲人过马路,东京很多十字路口还设有一种音乐设备。当允许行人穿行的绿灯亮起的同时,那种特定的音乐便也响了起来,于是盲人便知道可以通过马路了。

东京马路上车流滚滚,但所有车辆都严格按所照规定的车道,速度行驶,一旦违反了规则就免不了遭到严厉罚款。

初到东京时,我看到街上全是电气自动化的交通指挥,而见不到一个交通警,还以为不遵守交通规则也没人管。结果后来遇到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

那是我从川崎家搬出来的时候。搬家那天一位好心的日本朋友开着他自己的小汽车来帮我运送行李。东西多,路程又较远,运了一趟没运完又跑第二趟。那时天色已晚,肚子早就饿得咕咕直叫了,再加上这位朋友从城里返回乡下他家还要走相当远的路,心里恐怕着起急来,车速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车正飞跑着,突见前方路当中窜出来一个穿制服带袖标的人,朝我们吹着哨子摇手。汽车嘎然而住。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开车的日本朋友说了声:“坏了!”便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前面那个带袖标的人走过来跟他说了句什么,我的朋友又开门上了车,不往前开而是往后倒。

“干嘛不走了?”我奇怪地问。

“唉,我违反了交通规则了。真麻烦!”

违反了交通规则又要怎么样呢?我不明白,却也不好再问。车往后倒了几米停到路边,他又下去了。这时,前边不知何时又多出来四五个带袖标的,一律大沿帽,大皮靴,宽皮带,脖子上挂着报话器,腰里别着红头警棍,手枪,手上翻着厚厚的大本子。我坐在车里听不见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见我那位朋友被全副武装的他们包围着,显得好不狼狈!纠缠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算被他们放了。他跳上车,发动了马达。在汽车缓缓的起动之中,那几位警察居然整齐的排成一行,向我们举手行,礼干脆而又利落地一声:“对不起,失礼了!”我以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紧接着便听到这位朋友重重地一声长叹叹,“罚了我五千块!五千块呀!”

“真的?”我震惊了,“为什么?”

“超速行驶。”他哭丧着脸,懒懒地说。

嗬,好厉害!后来,我又从其他一些朋友那里听到不少有关罚款的事。什么超过行车线停车啦,在不该拐弯的地方拐弯啦,骑摩托车没带球形帽啦……这下,我算领教“法治”的无情了。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朋友曾对我讲过:东京的电车每天早晨上班时间非常拥,挤甚至于挤得关不上车门。为此竟然产生了这么一种工作--把在车门口,专管把那些想上车而挤不进去的人推进去。当时听来,这话象是个笑话。世界上难道还有比中国更拥挤的电车,汽车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来到东京,虽说没瞧见过干那种往车里推人工作的学生,却实实在在地尝到了挤车的滋味。甚至觉得,说东京的电车比北京的更挤并不算过分。

东京的交通尽管十分发达,可架不住在二千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上挤着一千一百六十多万人口(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五千三百多人),而人们上班所使用的交通工具又主要是电车,你想想,能不挤吗!

每天大清早,上班的,上学的,老老少少倾巢出动,滚滚人流涌向车站。于是乎,那宽畅的车站大厅和长长的候车月台立刻便被汹涌澎湃的人流和踏地有声的脚步轰鸣所吞没。人,除了人还是人。摩肩擦肘,竞走般地穿过车站大厅,前胸紧贴着后背簇拥着通过检票口,大糖葫芦串儿般地在一个个月台上排成三四十列严整有序的三路纵队,等候上车(一辆电车有三四十个车门,一个车门前是三路纵队)。

那时候,我正住在川崎家。从她家到我所就读的日本语学校不很近,坐电车需要一个多小时,中途转换三次车。我不知道是不是东京每条电车线路都很挤,但至少我乘的这一路电车都非常挤。尤其是井头线,说挤得“要死”,一点儿都不夸张。

记得还是在北京的时候,有一次上班挤公共汽车。车下的人不顾一切地猛往上挤,这时车里一个小伙子怪声怪气地大叫起来:“别挤啦!再挤我就要弯成相片啦!”惹得一片哗然。可到了日本一对比,却觉得北京的公共汽车往往并不是真正的挤,而是带有某种人为因素的“挤”。车上的人不愿意车下的人多上;站在门口的不愿意往中间移动;占据了某种优势地位(如可以倚个什么靠个什么的位置)的人又拒不愿意将这种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东京交通一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日本留学一千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