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学一千天》

第三十章 夜遇

作者:海外百感集

我这个人,在某些方面,从小就胆子特别小。拿个大顶,攀个双杠,打个秋千,在二三楼上擦个玻璃窗。都会吓得魂不附体。却也怪,在另一些方面,我的胆子却又从小就比别的女孩子大。不怕黑屋子,不怕独自关了灯睡觉,不怕听鬼故事,尤其不怕一个人走黑漆漆的夜路。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我曾一个人深更半夜地从玉渊潭徒步走回团结湖的家,一路上还唱着歌,什么鬼怪呀,神仙呀,坏人呀,一点儿都不知道害怕。

来到日本还是一样。打工从来都是干到临末班车发车前10分钟为止。下了电车虽说还得一个人走上十几分钟的大路,穿上两三分钟的小巷,又已是深夜,却也从没考虑过什么危险,可怕之类。胆子大是一个原因,另外呢,早就听说日本的社会治安在世界上名列前茅,来日本之后又瞧见举目都是派出所和警察(东京几乎每个电车站外都设有派出所),就更认为太平无事了。

几百个白天夜晚,我往返于同一条马路,从没遇到过什么事。

一个与以往每个夜晚没有任何区别的夏夜,天气闷热闷热的,带着满身的汗味儿,油烟子味儿的我一出车站,就急急忙忙往家走。走到一段灯光比较幽暗的地方,也不知是从哪个地缝里钻出来的,冷不丁我眼前冒出来一个块头很大,身着运动衫裤的小伙子,年龄看上去顶多也就是二十五。

“请问,东池袋三号大街在什么地方?”他开口了,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日文发音有点儿怪,那味儿很象是南朝鲜人讲的日语。以前倒也遇见过半夜问路的人,但都是大包小包地提着,背着,一副仆仆风尘,狼狈不安的样子。他呢,两手空空,精神十足。

”不知道。”简单地回了一句我便朝前走。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胳膊从前边猛地圈住了我的脖子,同时裤衩里探进了一只手。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使我蒙了一下,脚跟不知怎么一软,差点瘫倒。“啊!”我下意识地大喊一声。随着我这一嗓子,那小子撒腿就跑。这下子我可清醒了。怒火填膺,拔脚就追。边追还边扯着嗓门喊:

“混蛋,有本事你给我站住!臭流氓!”

追到十字路口,他穿过马路不见了。

叫这么个歹徒占了便宜,真把我气得咯咯直咬牙。那两天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是练点儿什么武术气功就好了,瞧我不把他治住才怪!

几天一过,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同学中也有人这样对我说:“放心好了,这种事碰上一回就够稀罕的了,哪可能老碰上呢?”我想了想,好象也是这么个理。

但是那个混蛋又出现了。两个星期之后的一个夜晚,还是在那个时间,还是在那条马路上,甚至与上次作案的地点都差不多。只不过这次他没向我“问路”,而是蹑手蹑脚地尾随在我身后,趁着周围没人,又是猛地一抱,一掏。这次我一点儿也没蒙,一返身,扭头,想一把揪住他。他却比黄鼠狼的反应还快,又抽身溜掉了。我照样紧追不舍,一边大喊大骂着,一边从路旁垃圾筐里随手拾来空瓶子,破罐头朝他甩“手榴弹”。结果他还是没影儿了。

这次夜遇之后,我明白他是专门冲我来的了,可我反倒更不怕了。你不是瞄着我吗,咱们走着瞧,看看到底谁占上风。怕你?哼!

从那以后,只要再打那条路上过,我便生出它个十双眼睛,就是在大白天,我也是边朝前走边把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所有行人一个不落地打量一遍。一心想把那个混蛋认出来揪住。

又相遇了。还是在同样的时间和地点。我发觉他又悄悄地跟在我的身后,弦立刻绷紧了。这回你还想占便宜!我飞快地朝前走,他也立刻加快脚步;我穿马路,他也穿马路;我站住,他也站住。路边正巧有个自动饮料售货机。出售机旁边的地上有一个盛废瓶罐儿的筐。我从里边挑了个大酒瓶子攥在手心里。再回头看,那小子却不见了。我继续往前走。走几步一回头,走几步一回头,却再也没有看见他。难道是看出我的警惕,他害怕了,逃掉了?

走完大路我进了小胡同。再有一两分钟就到家了。拐过一个弯儿,猛地,他从小胡同的对面朝我走过来。真是狭路相逢!这小胡同窄得三个人并肩过不去。扭头跑吗?才不呢!今天偏要跟他来个针尖对麦芒!胸膛被心脏的“重锤”擂得发痛,似乎就要敲破了。我一只手捏紧着拳头,另一只手攥紧了瓶子(亏得刚才半道上没扔),我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迎着他走上去。他也慢慢地一步步走过来。五米,四米,三米,两米,“嘎”地,双方同时煞住了脚步。小胡同里的灯光很昏暗,可他那双乜斜着的小眼睛,那绽着无耻婬笑的嘴角,还是叫我看得一清二楚。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从心底喷了出来。我仿佛觉得自己化成了一团劈啪作响的灼人火焰,伸出无数条炽烈的火舌疯狂地朝那个魔影卷去……然而,我却连半步都没动,只是定定地戳在原地,手里是那个已被攥得发热的瓶子。我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甚至连怒斥他个狗血淋头的想法都没有,有的只是一股强烈到不能再强烈的对抗力量,通过我那一眨都不眨的双眼射过去,射过去,射过去……

也不知对峙了多少时间,或许挺长,或许只是短短的一瞬。他忽然象泄了气的球似的,收起了脸上那早已变得僵硬的笑,不自然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chún--仿佛一只想抢肉骨头的狗,骨头没捞到,却反而遭到狠狠的一脚--悻悻地一回头,走掉了。而我呢,两只脚象是生了根似的,一动不动地一直在那儿站了好久好久。

第二天到店里打工,我把连续三次发生的事对店长说了。他惊讶地问我为什么当时不马上向警察报警。

报警?我压根连想都没想过。

“怎么报啊?”

“打电话呗,街上不到处都有公用电话吗?”

“我又不知道电话号码是多少。”

“110嘛!公用电话上全都有一个紧急报警用的红按钮。你只要按了那个按钮,再拨110,一下就通。警察说话就到。”

“等打完电话坏人也早没影儿了。”

“那也可以立即追查呀。警察来得很快,听说最多才用6分钟。”

“可要是碰巧旁边没有公用电话怎么办?”

“嗯--”店长想了想,“要不然,你以后一打完工先给你家附近的派出所挂个电话,请他们派人到车站接你,然后把你送回家。”

“哪有这样的事!管接管送?”我觉得稀奇得了不得。

“当然管啦,人身安全嘛!对于这一类的要求他们不可能拒绝。不信你今天就给他们打个电话试试。”

“得了吧,老大个人还要叫警察护送,跟个什么似的。”

“那有什么关系。”

“我还是愿意自己走。书包里揣上个空瓶子就行了。”

“你那个破瓶子还是算了吧。干脆,我送你一个手持警报器,听说不太贵,我姐姐晚上出门就带着那么个玩艺儿。”

店长从不说假话,几天之后,果真给我买来一个比手心还小的电池警报器。

“回家的路上就捏在手心里。一旦碰上什么情况,立刻拔开这个栓”,店长指着一处插着钥匙般的东西的地方,“栓一拉开,嗬,那警报声可刺耳了。不把坏人吓跑才怪。”

“太棒了,真谢谢你!”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店长送我的这个宝贝礼物。

热心人还不光是店长一个,正跟我学习中文的岛本夫妇也对我表示出极大的关心。那天的中文学习刚一结束,他们俩一定要亲自带我去我家附近的派出所向警察打招呼。

已是晚上11点多钟了,派出所里一位很年轻的警察正在值班。我们刚一进门,他“腾”地从椅子上跳起来问我们发生了什么情况。岛本先生简要地将我的“历险记”对他讲了一遍,他极认真地听完以后把脸转向了我:

“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吗?有没有什么特征?”

“块头很大,大概有一米八左右,穿运动衣,头发剃得很短,小眼睛,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我觉得他的日语发音很象南朝鲜人。他第一次向我问路时,一开口就说”东池袋三号大街”,那没准儿就是他实际居住的地方。”

警察边听边飞快地往本子上记着。

“你三次与他相遇的地点是?”

“出了车站,过马路走二十米左右。”

“你的家在哪儿?”

我把地址详详细细地告诉他。他记完了,搁下笔思索了一下:

“凭着你说的这些情况,能不能抓到那个人,暂时不能肯定。不过,今后我们会加强这一带的治安工作,请尽管放心。”

“晚上派出所只有一个人值班吗?”岛本夫人不大放心地问。

“夜间办公室里一般只是一个人,但外面有很多人在流动,互相之间用无线电联系随时通报情况。”

“她是个中国留学生,到这里来学习很不容易。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影响挺大的。请你们一定多加关照!”岛本先生又向警察叮嘱道。

警察正正规规地向我们一鞠躬:“知道了。一定注意保卫。”他从桌上抽出一张彩色的小卡片递给我:“今后万一遇到什么事,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随时为您服务。”

回到家,我掏出了那张小卡片。一看原来是警视厅印发的小宣传卡。正面,画着一个手持红色电话筒的警察,他的另一只手指着几行醒目的字:

“千万别犹豫,当你遇到下列情况的时候,请飞速向110报告:

被小偷扒窃;

看到谁突然在路上病倒了;

遇到了交通事故;

看见什么人打起架来了;

被什么人纠缠住壁脱不了;……”

无论如何,请首先向我们报告。不要不好意思,我们就专门负责处理这类事情的。“

在卡片的反面,画着七种类型的公用电话。上面一一用图像和文字说明告诉你每种电话的报警按钮在什么位置,如何向110报警。下面还写了一行绿色的字:“110就是你的,它永远为你尽力。”

别瞧这卡片挺小,字数挺少,可一遍读下来,心里竟真地感到了几分踏实。

自从去了一趟派出所,这条马路上的情景确乎是发生了变化。当我夜里12点多钟再从这条路上返回住处时,没有一天不在便道上看见缓缓骑着自行车巡视的警察,以及停在马路旁边,车顶上闪着耀眼红灯的警视厅小汽车。

我的书包里自然也揣着店长送我的小警报器。这玩艺儿简直使我觉得自己已经武装到了牙齿。然而遗憾的是,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了,我却再也“无缘”碰到那个流氓。

要是能再遇上点儿什么事儿,让我显示小警报器的威力才好呢--我甚至于产生这么一种古怪的希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日本留学一千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