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学一千天》

第四章 “开头难”

作者:海外百感集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找工作就真象“撞大运”似的。可不是吗,只身一人,要在一个陌生的国家,与陌生的人们在一起,使用陌生的语言,做一种陌生的工作--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又会是如何一番滋味呢?我想象不出来。却又不知为什么,总会不自觉地连想到旧社会到店铺里去打杂的“小学徒”,或漂洋过海去买苦力的“华工”。心里有一股无名的恐慌。

然而,事实又明摆着:此时此刻,唯有此种选择。

我在店铺林立的繁华大街上一趟趟地兜着圈子,仔细注意着每一张招工广告,特别留心上面所写的工作种类,工作时间,工资多少。遗憾的是,找来找去竟找不到一家招洗碗工的店。几乎所有招工的饭馆或饮食店都写明要招待员,也就是“端盘子”的。我,哪儿端得了盘子呢。张开嘴巴说不清,伸着耳朵听不懂。“端盘子”我连想都不敢想,认死了只能干洗碗。可是一天又一天,一趟又一趟,愣是没有结果。怎么办呢?我心急如火。

当时,在我就读的日语学校里,班上已经有几个同学开始打工了。但是,他们几乎全是由亲戚或好友亲自出面介绍,或干脆就是在亲友开的店里做事。在我眼中,他们可真是命运的宠儿。而另一些同学则跟我一样,也正在寻找着。我们这些人一到一起,找工作就成了绝对的话题。

a说:“我刚跟那个老板谈了三句话,他就说我不行,肯定是觉得我日语不好……”

b说:“怎么找了半天,所有的店都只要二十五岁以下的姑娘。咱们岁数大一点,凭什么就不要呢!”

c说:“昨天,我又让人家给辞了。这是第三回了,真欺负人!”

的确,开头真难哪。可是,难道就迈不过去吗?

一天,在放学回家的电车上,我碰上了一个同校高班的女生。一听说她现在是去打工的,我就迫不及待地向她提了一大堆问题。她笑了起来:

“刚来的时候,谁还不是都一样,啥也不懂,到处碰钉子。没事儿,慢慢儿的就好了。”她的话带着很重的东北口音:

“我刚来日本一个星期就到饭馆里端盘子了。是我姐姐给介绍的一家中华料理店。那阵儿,我的日语比你现在差远了,啥也听不懂,真叫苦哇。一个晚上接一个晚上不睡觉地背菜单背饭店工作的日常用语。刚开头的时候也捅过几回娄子,要不是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没准早就把我辞了。我就那么咬着牙干下来,一直到现在。整整一年半了,我就请过一回假,每天放了学就去干六个小时,礼拜天干十个小时。你信不信,我现在都成了店里的台柱子了。万一要是我不去,他们就得抓瞎。这么着,每个月能挣个十一二万日元,学费,生活费全都有了。”她脸上放着光,声调里充满着骄傲。

我顿时觉得自己象受到了一种感染,仿佛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劲头从心底涌上来。她是中国人,我也是;她是个青年,我也是;她是个女性,我也是;她能行,我也一定能行。对!山不转,水转。没有洗碗的活儿,干脆就去端盘子。

第二天放学之后,我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为了确保“首战告捷”,我邀请了一位比我早来半年多的高班男生给我当“保镖”。我们出了大门,沿着熙熙攘攘的大街一直朝前走。见到有招工广告就停下来看看。

--这家不行。要求白天工作,正好是我上课时间。

--这家也不行。只要男的。

--这家么…,一个小时五百日元,低了点儿。

拐了一个弯儿,又往前走。这是一张招工广告把我吸引住了:二十八岁以下男女不限,根据本人情况决定工作时间,一小时六百元。星期天一小时六百五十日元…进去试试看!我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甚至根本没有来得及弄清这是一家什么饭馆。

店堂里黑洞洞的。还没有到营业时间。暗暗的四周散发出一股我十分不熟悉的气味。我的心开始敲敲,头上渗出了汗。这时,从亮着灯的厨房走过来一个人影:

“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舌头立刻打了结,忘了自己应该说什么。亏得我的“保镖”立刻替我开口了:“想找工作。”

“哦,请坐下谈。”

随着他的话音,店堂里灯光亮了。我们俩在身旁的饭桌边坐下。尽管慌乱,我还是匆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店面不算太小,木板墙上挂满稀奇的装饰品:巨大的木头刀,叉,木雕的牛,以及狩猎的长矛大刀…特别奇怪的是,每张饭桌的桌面中间,都安装着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似的黑玩意儿。这种东西我从来没见过。

那人端来两杯茶,放在我们面前,并在桌子对面坐下:

“你们两位打算……”

“不是我,是她。”我的“保镖”指着我对他解释。

那人的目光朝我转来,我立刻不自主的把脖子缩了进去,用我自己也不熟悉的声音说:“请您多多关照!”

“哦--”他答应着展开了一张纸,用手指头点着上面写着的一条条字句,开始向我长篇大论的讲起来。他讲的是什么,我简直连一个字也听不懂,只能猜想,他大概是在给我讲解店里对打工的人有什么具体要求。

“明白了吧?”我忽然听见他问。

“哦哦,大概其吧。”我想扯谎,却又感到害怕。

“你不是日本人?”他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我立刻捏了一把汗:

“是的,我是刚从中国来的。”

他盯了我有三秒种,问:

“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能听懂三分之一以上吗?”他的态度分明带着怀疑。幸亏他这句话我听懂了。

“能听懂三分之一以上。”我鼓足勇气撒了个谎。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能来工作?”

“我打算,每天下午4点半到10点来干。行吗?”

“就这样吧。”他又拿出一大张硬硬的纸递给我:“这是我们的菜单,你先拿回去熟悉一下。”

“是。”我的心放松了。

“工作从哪一天开始?”他问。

“后天。行吗?”

“行。”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前些日子……”可是,我又开始听不懂了,尽管我拼命地把耳朵支起来。

“那么,就从后天开始,拜托了”。那人终于结束了他的讲话,我如释重负地站起来。

一出门,我就问“保镖”:“他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什么呀?”

“他讲话太快,我也没全听懂。大意是说前些日子他们店雇了一个从台湾来的学生做工,可是不能胜任工作,被他们辞退了。你一定得好好干,卖点劲儿。”

“那还用说!”

“看来你的运气还算不错,不过先别高兴得太早。”

“哪儿敢高兴,嘛也不懂!你说,他这个饭店的桌子怎么那么奇怪?”

“哦,这是一家朝鲜餐馆。你没吃过朝鲜烤肉吗?桌子上的那个铁玩意儿是烤肉用的。”

“是--吗!”我这才恍然大悟,却又顿时坠入了云雾之中。

“保镖”突然扯了一下我的袖子:

“先别闷头走,你记住这家店门没有?这个店叫什么名子?别下回来的进候找不着门儿了。”

可不是!多亏他的提醒,我急忙收住脚步,转过身去张望。是哪一家来着,在一片霓红灯中,我看花了眼,竟不知道刚刚进出过的是哪个门。

“在哪儿,是那个!”他突然叫着朝不远处一个高高的霓红灯指去。于是,我看见了那闪烁在红光中的三个rǔ白色大字--味道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日本留学一千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