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11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又过了两年。王起明的生意很是兴旺。他们用赚来的钱买了两幢房子,转手租了出去。

这事十分的上算。每月的房租不仅可以准时替王起明偿还银行的借贷,而且还有盈余。

“我看出来了,”王起明深有体会地说,“养房子可比养孩子合算。在美国,再好的孩子也不能每年教敬你八万美金啊!”

1986年初,他们又搬进了新家。这幢房子在纽约皇后区也是数一数二的,红砖小楼矗立在草坪和四季鲜花中间。

不管有多么忙,多么累,只要是看上一眼自家的小楼,王起明的心里就舒坦下来,清静下来。家呵,什么叫家?在社会上世面上混呀,累呀,装孙子呀,耍把式呀,身上有多累,心里有多烦,一躲进这座小楼,这些烦恼疲劳,马上烟消云散。对——,这就叫家。

现在,王起明已经是一位志得意满的青年商人了。

他变得气宇轩昂,干劲十足,左右缝源地应付着四面八方各色人等:客商、律师、工人、会计、房客、税务官员、银行职员、社区头面人物、华人商会的会员和和各样的富豪。他在众多的重要的或不重要的人物中,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他善于交际,善说幽默,并不看人下菜碟,因此,人缘极佳。

这当然在生意上帮了他。

他的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他的野心也越来越大。可在美国,没有指责这个,也没人批评他贪婪,想反,这里的人都因为这个而越发尊重他,越发喜欢他。这种尊重和喜欢,可不是虚情假意,都是真心诚意的赞美。不光是在纽约的华人圈里,他是人们注目的中心,就那些商业上颇有起色的地地道道的老美,也都极羡慕地望着他的背影,说:“这小子,来自大陆,非常成功;才四十岁,就什么都有了。美国梦,在他身上实现了!”

美国人崇拜三种人:一是体育明星,二是电影明星,三是成功的商人。

那么多的人,凭什么只崇拜这三种人呢?

说来简单,因为这三种人的身背后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物件:钱。这三种人的身后都有着天文数目字的金钱。

对了,说穿了,美国人崇拜的是钱。

这就叫美国文化,赤躶躶的拜金文化。

环顾着这些成就,郭燕问王起明:

“起明,你说,咱们全有了,房子、车,财产——金钱,咱们还缺少什么呀?”

王起明想了想,说:“缺,缺一样。”

“什么?”

“女儿。”

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大厅,旅客们一个挨着一个地通过海关检查,陆陆续续地往外走。

王起明和郭燕从入口急急忙忙地跑进大厅,唯恐迟到。

他们特别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到这里时没人来接而产生的恐惧和惶惑。他们怕让宝贝女儿也象他们当年初到此地时受到冷落。

他们挤到了接客人的第一排,张望着、搜索着、寻找着一个来自中国的女孩,他们日思夜盼的亲生骨肉,他们的宁宁。

“看见了吗?”郭燕问丈夫。

“没有。”王起明伸长脖子向里张望。

“该到了。”

“是啊,该到了。”

他们的心都在“砰砰”地激跳。

突然,王起明高声叫道:

“来啦!在那儿!”

不错,是他们的女儿宁宁。她长高了,比他们离开北京时,可大不一样了。她梳着马尾辫,上身穿着件红色的毛衣,腿上裹着紧绷绷的牛仔裤。她是真的变了,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光彩照人的大姑娘了。

“快叫呀,快叫呀,”郭燕催促丈夫。

“宁宁——!宁宁——!”王起明在呼唤女儿。

“宁宁——!”郭燕也在喊,“妈妈在这儿!妈妈爸爸在这儿!”

他俩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们都流了泪。他们都使劲儿地挥着手,希望女儿能快点看见自己。

看见了!

女儿看见他们了。

宁宁望着父母,笑了,挥了挥手。

“宁宁!”

王起明还在叫着,郭燕已经伏在了丈夫的肩上,抽泣出声。还差几步远,王起明就迈过了栏杆,冲上去,抱住了女儿,在女儿额头上吻着。

郭燕也跟着冲上来,抱住女儿的头。

“爸爸!妈!”

宁宁这样呼唤着。

一句女儿普普通通的呼唤,竟使王起明和郭燕泪流满面!

在走出机场大厅的路上,王起明和郭燕一人一个问题接连不断:

“你好吗?”

“你一眼就认出我们了吗?”

“在飞机上吃午餐了吗?”

“你想爸爸妈妈了吗?”

宁宁回答着爸爸妈妈的连珠炮一般的提问,并且好奇地看着这世界上最大的机场和各色各样的人。

等王起明和郭燕的提问有了一个小小的空隙,女儿提了唯一的问题:

“这是美国吗?”

“是,这是美国,”王起明毫不犹豫地回答,“这是纽约!”

要回答这个问题太容易了。可是回答完这个问题之后,王起明不觉停住了脚步。他想起自己到这儿时也是问了这个问题。

出了机场,他们三人坐进了汽车。

宁宁非要抢着坐在前排座上不可。

“爸爸!这车,是你自己的吗?”她问。

“对,是咱家的。”

“够派!”

“什么,宁宁?”王起明问女儿。

“我说够派,真够派!”宁宁说,“您要是把这辆车在北京这么一开,非震倒一大片不可呀,是不是,爸?”

王起明被女儿的话,逗得直乐:“没错,没错儿!”

“有您这么震人的车,我也用不着打的了。”

“打的?”郭燕在后座上问,“什么叫打的呀?”

“妈!您在纽约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什么叫打的呀!

打的就是坐出租汽车啊!”

“你在北京,不骑自行车啦?”王起明问她。

“骑车?那多丢份呀!”

“这孩子,一口的北京腔!”王起明又乐了起来。

倒不是女儿的话怎么可乐,今儿这种日,不论女儿说什么,王起明都觉得顺耳、好听,都忍不住地要让笑意流露出来。

郭燕没怎么插嘴,光是坐在后座上,摸着女儿蓬马松的尾巴松头发,好象是总也摸不够似的。

宁宁则是对什么都觉得新鲜、好玩。

她的眼睛可是不够使的。

在路上,对车流,对高楼大厦,兴趣浓得不得了,不断地问这问那。

到了家,她又楼上楼下,客厅卧室的看不够,还用手摸。

郭燕把她带上楼,指着她布置好的卧室说:“宁宁!这是你的房。”

谁想宁宁一撅嘴,说:“不,妈妈,我不要住这间小的,我要住楼下的大屋子里头。”

“傻店头,那是客厅,不能睡人。”

“什么客厅不能睡人呀,美国怎么这么多的规矩呀,我就睡大屋子。不是说美国自由吗?爱睡哪儿睡哪儿,爱怎么睡怎么睡!”

“好好好,反正是自己家,爱睡哪儿就睡哪儿吧!”王起明息事宁人。“来来,叫爸爸好好看看!”

他把女儿拉到身边,仔细端详。

宁宁十六岁,几乎和郭燕一般高,亭亭玉立。

她白白的脸蛋上,找不到半点瑕疵,细嫩娇柔。水汪汪的大眼睛,比郭燕的眼睛还美。她的胸已经高高的隆起,这使她平添了几分成熟。

“长大啦!”

王起明感慨地说。

女儿看着父亲,觉得挺好笑。

“你先让孩子睡一会吧,倒一倒时差,”郭燕说,“宁宁,睡一会。”

可宁宁根本没有时差的感觉,没有半点倦意。

她一个人跑出屋子,在草坪上,在花丛中,审视自己的新家。

窗前,王起明和郭燕在看着自己的女儿。

“宁宁,长大了。”王起明说。

“嗯。”

“她性格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也说法上,反正,她不象你那么温顺。”

“那就是象你,又宁又撅!”

王起明笑了。

他爱听这个。他觉得女儿的性格上是象自己,接受能力强,反应快,不服人。

这使他满意。

“可是,”他说,“她绝对不会知道我们这几年在美国受的苦。”

“当然。”

“我得跟她讲讲。”

“去你的!少来那套忆苦思甜,”郭燕说,“我倒是觉得,这几年不在她身边,欠下她的不少。”

“欠下多少补多少!”

王起明认认真真地说。

为了弥补对宁宁的爱,王起明夫妇便可以说尽了全部的心力。

他们对宁宁,是有求必应。

吃的,给的是最有营养的,最好吃的,也是价格最贵的。

穿的,给的是最时髦的、质地最好的,当然也是价格最贵的。

有的时候,王起明会说一两句这样的话:“燕子,你看看你是不是太宠着宁宁了?”

郭燕总是这样回答:“咱们受了这么多的苦,难道不是就为了她的幸福吗?”

只要她这样的回答,他总是无话可说。

王起明嘴上说不要太娇宠了宁宁,可实际上,他要宠起女儿来,比谁都要厉害。

自从宁宁到了纽约,所有的周末,他都陪着宁宁去玩了。

纽约的游乐场所、公园和餐馆,他们爷儿俩都去了一个遍。

这个时候,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慷慨,几乎可以说是一掷千金。

他觉得,这一切都正常太应该了。

是啊,我们受的一切苦,难道不就是为了她吗?

他一直这么想。

不要说是抛掷一些金钱和时光,就是把所有的资财都花在宁宁的身上,不也是应当应份的吗?

无可争议地玩,无可争议地去花钱,不为别的,只为女儿一个满足的笑。

至于宁宁自己,倒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特殊,有什么不应该的。

自从这个16岁的姑娘一踏上美国领土,就生活在无以复加的溺爱之中,所有的物质需求,只要她一开口,就都能满足。

这些,她在北京,是连想也不敢想的,可是,在美国,她就产生了这样一种认识:美国,就应该如此。这一切就是天然的,不需费脑筋去判断有什么应该有什么不应该,伸出手去拿就可以了,闭上眼睛去享受就可以了。

她认为,美国,人人都是这么生活,人人的日子都这么过,这确实太棒了!她并没有试图了解父母是经过怎样地一番奋斗拼着性命才得到这一切的。

她不去想那一切,也就因此心安理得地去索取,不断地索取。

这天,她在吃早饭的时候,正视着王起明,大声地说:“爸爸!你现在手头宽裕吗?”

“买什么,说!”

“我想买一辆跑车!”

王起明一愣,放下盛牛奶的杯子,吃惊地问:“你要买什么?”

“跑车啊!”

“可是,你还没有驾驶执照,买车干什么?”

“驾驶执照我很快就可以办到。”

“但是这么大的孩子,为什么就要有自己的车?”

“这也是值得提出来的问题吗?我们学校里有不少孩子都有车!”

“美国的中学有很问题,你要学好的,不要学坏的。”

“什么好的坏的,”女儿一撅嘴,“你不是总说美国好吗?

一到给我花钱,怎么又出了个有好的又有坏的问题了?”

“我们不是在讨论一个国家的优劣,我们是在讨论买车的问题,给你这么个女中学生买车的问题。”

“对,我就是要买车。”

“你年龄不够。”

“我很快就到18岁了。车先买下,到了年龄我再开!”

“等到了18岁再买。”

“没几天啦,先买吧!”

王起明看看妻子。

妻子也很没主意地看看丈夫。

“我们商量商量。”

王起明这样说。宁宁当然懂得“商量商量”的意思,她兴奋地跑到父亲身边,吻了王起明。

“爸爸!你真好!”一个周末,他们三人高高兴兴地进城看车去了,由于是周末,高还公路上塞车,于是,他们就改乘地下铁了。

王起明自从做生意以来,已经四年多快五年没走进这个阴冷、脏乱的地铁遂道了。

他们刚刚走进地铁遂道的转弯处,忽然,一曲小提琴贝多芬协奏曲传到了王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人在纽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