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13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时近傍晚,高速公路上,王起明的轿车在飞驰。

王起明焦急地驾着车,箭也似地飞在高速公路上。看得出,他十分着急。

郭燕坐在他身边,怀里抱着一只小白狗。这是他俩送给宁宁的生日礼品。

今天,他们很早就离开了工厂,从新泽西州很远的地方买到了这种世界驰名的“melttes”,中国人管它叫“贵妇狗”。

小白狗浑身上下打着哆嗦,害怕地把头藏在郭燕的腋下。

也许它在猜测,新主要要把它带到何方。

“希望宁宁不要为我们迟归而生气。”郭燕自言自语。

“不会,”王起明很有把握地说,“她一看见这只小狗,肯定会高兴得蹦起来。”

“但愿如此。”

汽车时速表已经过了70,郭燕在一旁提醒王起明:“当心警察!”

汽车在通过holand遂道时,遇上了塞车。

王起明急得一拍方向盘:“真他妈的见鬼!”

他看了看表:

10:30。

“太晚了,”王起明说,“怕是赶不上宁宁的party了。”

“估计差不多了,她打电话告诉我从下午一点就开始来人了。”郭燕一边抚摸着那小白狗儿一边说:“咱们给它起个名字吧。”

“我早想好了,叫它jerry。”(杰里)这是王起明看到电视里的动画片,想到了那只家喻户晓的狗。

“jerry,jerry,姐姐见到你,一定高兴死啰。”郭燕把小狗举到脸前,想亲它一下。那小白狗为了拍新主人的马屁添了郭燕的脸一下。

“痒死我了,小淘气儿。”郭燕说着“咯咯”地笑着“宁宁有了狗,我想下了学就不会再出去了。”王起明说。

“我就怕她交上坏朋友。”

“唉,真叫人操心。”

“美国人说,teenagerisanimalage。”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十七、八岁,是牲口的年龄。”

“话虽刻薄,可是,有道理。”郭燕接过来说,“打毛衣张太太的孩子,卷进了华青帮。”

“真的?”

“没错。”郭燕继续说,“去年这孩子挨了三枪,花不起这儿的医疗费,跑回南京治伤。一年了,到现在还不敢回来。”

“可怜的孩子。”

“秀梅有个表妹,也是这个年纪,从台北到这儿没有多久,就学会了吸毒。她父亲把她好揍了一顿,第二天就离家出走了,到现在不知下落。我真担心。”

“为谁?”

“宁宁?”

“她不会!”王起明十分肯定地说,“宁宁是什么孩子,你我还知道吗?她从小就聪明,听话,外边的事儿从来不掺和。

对吧?”

“是。宁宁,我当然信得过。”

王起明和郭燕都是为了驱除内心的不安全感,才如此坚定地夸奖宁宁。其实,他们的内心都有一点点不安。尤其是王起明,每当他听到女儿那一口纯正的纽约腔英语的时候,心就悬起来了一半。

终于到家了。

郭燕抱着小狗,先下了车,径直奔到客厅。

“happy birthday”她双手高高地举起了小狗,小狗大概有恐高症,四支小爪乱蹬着,非常可爱。

“妈,我的狗。”宁宁跑过来,抱了过去,紧紧地抱在怀里。“huny、stueady,lovely”地叫着。

王起明走了进来,看着杂乱的客厅,闻着那浑浊的空气,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没说什么就上楼了。他想换下西装,穿上运动衫松驰一下。

他一到楼上,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怪味儿,他走近宁宁的卧室,门没有全关上,那股子怪味儿是从那里出来的,他马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没有马上换衣服,又返回了楼下,小声在郭燕的身边嘀咕了几句。郭燕的脸也立刻收回了笑容,瞬间变得惨白惨白。

宁宁只顾着逗小狗,根本没有留意这些变化,何太太的女儿温迪,斜眼看了他俩一眼,便站起来说:“阿姨,叔叔,我走了,再见。”

“谢谢你,温迪。”

王起明对那女孩子道了谢,但是眼睛并不看别处,只是盯着地面。

“温迪,你辛苦了,”郭燕看着丈夫若有所思的神态,便热情地对那小女孩说,“谢谢你。你回家告诉你妈妈,明天早一点来上班,有批货要赶。”

“知道了。”

温迪答应着,走出了门。

客人走出门后,房间里静极了,象是夏天一场暴雨来临前夕的闷热空气。

王起明,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他点燃一支香烟,陷入思考。

郭燕也在他身边坐下。

她当然知道即将爆发的将是怎样一场风暴。于是,她坐在丈夫身边,示意他不要发脾气,不要对女儿过于凶狠。

她捅了捅他的腰,以示提醒。

他没有接受这提醒,却把她的手拨到了一边。

她知道,这场冲突不可避免了。她紧张地期待着。

宁宁还在抚弄小狗。

这18岁的姑娘当然也嗅出了紧张空气中的味道。但她似乎并不在乎,低声哼着歌。

“宁宁,”他开始了询问,竭力在声调中注入一些平静,竭力使自己的声音不要因颤抖而走调,“你,学会抽烟啦!”

宁宁的身子震动了一下,但是马上又使自己镇定了下来。

“偶尔。”宁宁满不在乎地回答了这么一句。

不是回答,而这种满不在乎的情绪,使王起明有些愤怒。

他增大了声音:

“我的问题是,你会抽烟了?”

“yes。”(是。)她索性承认了。

“是不是大麻?”他追问。

“i……don’t know。”(我……不知道。)

“谁教你的?”

“someone。”(一些人。)“哪些人?”

“你一定要知道吗?”宁宁冷静地反问父亲。

“这不重要。”王起明承认,“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学这个?”

“eoreun!”(好玩!)

她轻描淡写地吐出这两个字,站起身,一甩马尾松头发,向楼自己的卧室走去。

“站住!”

她没有站住。

“站住!”

“i want go to bed!”(我想上床睡觉!)她说。

“不行!”

“我要去睡觉!你没权利阻止我!”宁宁扭过头,充满仇恨地望着父亲。

“我有权利,我是你爸爸!”

“爸爸也没有权利,这是自由的国家!”

宁宁也大声地吼了起来。她的声音往常是那么悦耳动听,现在却显得尖细,难以忍受。

父女便就这样对峙着。

烟灰掉到了地上,王起明也没有察觉。

郭燕走到女儿身边,耐心地劝说:“宁宁,有话好好跟爸爸说,不要这个样子。爸爸,我,都是为你好,你知道吗?”

宁宁没有答话。

郭燕的眼圈有点红:“爸爸、妈妈辛辛苦苦地挣钱,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你吗?我们把你从北京接来,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你有一个好的生活,好的条件,好的……前途。你可,你可不要走偏了路呀。只要,只要你能幸福,妈就是累死了,也心甘情愿。”

说着,她伤心地哭出了声。

“为了我,为了我,”宁宁恶狠狠地说,“你们口口声声地说为了我,你们为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王起明听了这话,觉得太冤了。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提高了嗓门:

“真是没有良心的东西!不为了你,为了谁,你说!”

“who know。”(谁知道呢?)它它说。

宁宁把头一歪,又是轻描淡写地说道。

王起明实实在在不习惯女儿的这种轻描淡写,实在不习惯她的这种姿态,甚至害怕她的纽约腔英语。

“我希望你放尊重点,从今往后,我不不允你在家里说英语,我听不惯,我受不了!”他吼叫着。

“以前非让我说英语不可,现在你又烦我说英语,你到底让我说什么话?”宁宁入说了中文,更带出了几分强硬。

“我要你说人话!”他又拍了下桌子。

“起明!”

郭燕觉得他的话也开始刺激人了。她想要制止丈夫,制止女儿,制止这场火山爆发般的突冲。

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除了流泪,除了无可奈何地看着丈夫发怒,除了无可奈何地看着女儿蔑视和仇视自己的丈夫以外,她毫无办法。现在,她如同站在山下的行人,看着一辆失去控制的汽车坠下山崖,束手无策。

“你该说老实话,说人话!起码对你的父母!”

王起明发怒时,略带颤抖。

“好好,我说,我说。”宁宁把小狗往地上一扔,就说了起来。像座冰山化了冻,像水库开了闸,一下子,把积压在心底里的话全部冲泄出来。

“从十一岁,到十六岁,这漫长的五年里,你们管了我什么?你们知道我哭了多少回,又为什么哭?你们又知道我天天想,都在想什么?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什么也不知道。”

“老实说,那时,我很想你们,过新年,过春节,我都非常非常想念你们。我知道,你们给我寄了很多钱,很多钱,可是,我不需要钱,我需要的是爱,我需要爸爸结实宽大的胸膛,我需要妈妈温暖的胸怀。你们给过我吗?你们给得了我吗?她越说越激动,嗓子都变了声。

“爸爸,妈,我不是一个好孩子,我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今后,请你们别对我寄于太好、太多的希望。我……我……你们不了解我!”

“宁宁,那你就说出来,也好让我们了解呀!”郭燕有点哀求自己的女儿了。她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女儿有可能说出一些她最不愿听的事情,讲出一个悲剧来。

“你说吧,说!”王起明强压住自己心头的怒火,说。

“好,既然如此,我告诉你们。”

宁宁陷入了沉思。她有一阵没有说,看上去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大的多,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我得不到你们的爱,我的心里冰冷如三九的冬天。在我16岁的那年,也就是来美国的前一年,为了听你们的话,为了进入美国,我去英文补习学校。我不愿意去学英语,但是为了你们,为了让你们觉得满意,我去了那所英文补习学校。

“在我的班上有一个男孩子叫刘雄。他很英俊,非常……爱我;我也喜欢他。我们在一起学习英语,一起去餐馆吃饭,一起……去……他的家……后来,后来,我就怀了孕。”

“什么?”

王起明的眼珠子立刻瞪得要掉了出来。

“宁宁!”

郭燕的呼喊完全是撕裂心脾的顺喊叫。她伸出手来抓住丈夫的肩膀。

“你们喊什么!”

宁宁厌恶父母对于她几年前的怀孕表露出这种惊诧。

“现在你们知道了,着急了,喊出了声,可当时你们在哪儿?在哪儿?”宁宁反过来责问她的父母。

王起明和郭并听到了这样的责问,哑口无言,垂下了他们的头。

宁宁擦了一把眼泪,继续说:“在人工流产的手术台上,我疼,我疼!我喊你们,我大声地叫,妈妈!妈妈!你在哪儿?爸爸,爸爸,你为什么不来接我呀!那时候,我多么需要你们啊,我多么愿意你们用手拍拍我的头,哪怕是把我骂一顿也行呀!”

郭燕哭更伤心了,王起明额头上的青筋暴凸起来。

“那个,那个坏小子呢?”他追问。

宁宁颤抖着点上一支香烟,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吸着香烟。

这次,王起明并没有立即拦阻。

“告诉我,他在哪儿?”

“他是个流氓。后来,他因为别的姑娘的事被公安局抓了起来。”

宁宁又把这一切说得轻描淡写,平平淡淡,仿佛她说的是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似的。

这样的姿态,王起明实在难以忍受,他想冲上去,揍这个不肖的女儿一顿。可是,深深的内疚又感染着他,使他没有勇气走到女儿面前去打她,甚至不敢抬头正面去看她。

“到了美国,”宁宁继续向下说,“你们一天到晚只知道工厂、生意、挣钱,就想把我成天锁在家里才好,这样你们就可以称心如意。我既成不了你们的包袱,又可以为你们看家。

你们既可以在外面充当财主老,又可在众人面前炫耀你们有一个多么乖巧的女儿。你们想一想,这不太自私了吗?”

她哭得好伤心,每一声都好像从五脏的深处发出来的,她哭得不能自己,由于双臂的不断颤抖,即头顶上小马尾松,也跟着不停地哆嗦着。

手上的烟灰也被震掉了长长的一大节,掉在了奶白色的地毯上,她使劲地用脚一捻,形成了一团乌黑的斑迹。那斑迹,在那没有一点污点,洁白的地毯上,显得那么刺眼。恐怕,这一辈子也弄不下去了。

她又抽了一大口烟:“我,我也是人哪,我也要有我的那份生活,我也要有我的朋友,和我的天地。难道,为了你们的成就,我作出的牺牲还不够吗?难道,让我到了美国还继续为你们作出牺牲?为了你们的地位,为了你们的面子,我就像那只狗一样,天天关在家里,为了三顿饱饭向你们摇尾乞怜吗?不,爸、妈,我做不到,我也不想去做!”

她说完了。她觉得已经把自己心头需要倾诉的都倾诉出来了。这使我感到一定程度的解脱。

她抱起了那只小狗,上楼回她的卧室去了。她的马尾松头发,在她头后一颠一颠地颤动着,象是一簇黑色的火苗。

宁宁离开了,客厅显得异常的空荡。

“可怜的孩子……”

郭燕说了一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王起明双手抱起头,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了会儿,他长叹了声。

宁宁回到卧室,一头扑在了床上。

为了自己的哭泣不至发出太大的响,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

她哭着,在枕头下面,她的哭声“呜呜”的。她浑身上下哆嗦成一团。

哭了一会儿,她推开溻湿了的枕头,翻过身来,仰面朝天地躺着,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

两行清亮亮地眼泪,从眼睛里向外涌,挂在她的脸颊上。

今天?

今天是生日?我的生日。她想。

眼圈,已被那些高级的化装品,弄成了黑黑的两团,猛看上去,像一个干瘪的骷髅。

她又点上了烟,回忆着,今天下午杰姆斯对她的粗野。回忆着,十六岁那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她自怜自己的命苦,自怜自己所遭到的不幸。

她并不想用一些话来刺伤自己的父母,她知道说出来后,他们的心有多疼。当她看到爸、妈那种惊愕、伤心,在她的心中,也掀起了对他们的同情和怜悯,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在同情和怜悯里,还夹杂着一种快感,一种报复者的快感。

为什么让我出生在这个家里?为什么我就那么和别的孩子不一样?难道真的有命,我的命就那苦?她在想。

在中国时,虽然人人都羡慕我,说我命好,有个美国的爸爸、妈妈,花的是美金,用的是洋货,可我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她这样问着自己,在回忆中把自己的委屈都倾倒出来……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寒冬大雪之中,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来到香山。香山,冬天的香山,大雪中的香山,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只有漫山的树木和我。

我爬到了山顶,数不清摔了几个跟斗。我在山顶上,北风呼啸之中,尽情地哭,哭,哭!

我是多么怕有人看见我象个傻子一样地在香山的山顶上哭。

我又是多么希望爸爸妈妈从遥远的美国突然来到这里,听见我的哭声!

爸爸!妈妈!

就是你们给我的特殊,就是你们给我的美金,给我招惹来了数不清的麻烦。

在街头,我象一块肥肉,招来了那些俄狼般贪婪的青年。

我不知道他们是追求我还是追求我的钱袋。

在戏院,在舞场,我成了一朵芬芳无比的鲜花。鲜花招引来了无数蜂蝶,我也无法区别这些蜜蝶飞来飞去是为了我还是为了我有你们——在美国的爸爸妈妈。

你们,你们送来的美元,使我无法判断,使我失去了正常分辨美丑的能力。

我陷进了泥潭,无法自拔。

现在,你们拼命的让我读书,你们也不想想,自从上初中,我就没有一天能安心听课,安心做功课。每次来信都催我好好学英文,中文学多了没有用。

你们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我说,你就快来美国了。快了,快了,也许就明天,或下个礼拜。你说我能安心的学习吗?几年来,老实说,我的心早就散了,看见了书我就头痛。

你们又常常给我举便,某某硕士开餐馆,某某博士烫毛衣,书读多了,也挣不了大钱;就是真的读出来,年薪五六万,养个房子和汽车。日子也是紧着裤腰带。

学作生意吧,你们又嫌我太小,没有经验,一定会上当受骗,刚刚想做点什么,又说我笨,说我傻。

我到底应该怎么活,什么才是我的出路呢?

宁宁想,不是我不适应美国,而是你们不适应我。不行,我要出去,我要去打工,挣我自己的那一份钱,来养活自己,明天我就跟他们谈判。

不久,宁宁和衣而睡,沉入梦乡。

此时,王起明和郭燕躺在床上,各自想着心事。

想来想去,他们也没有找到答案。漫长的夜晚,他们无法入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人在纽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