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14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清晨。

王起明迷迷糊糊地听到楼下响起了报时的钟声。

他坐起了身,一个人先下床,走进了浴室。

他已经养成了早晨洗澡的习惯,象美国大多数人一样。

早晨起来洗澡,与其说是为了卫生,为了清洁,不如说是为了头脑清醒。让热的、温暖的水,把一夜的浑浊冲刷干净;让那怡人的液体清醒头脑,使陷入麻木的身躯一下子振作起来。

洗澡对,他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去和女儿做一次认真的谈话。对,他有信心,使女儿理解他;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试图去理解女儿。

洗完澡,他感到轻松了许多。他用一条大毛巾,擦着湿淋淋的身子,走出浴室。

“起明!”

这是谁在喊?

“起明!”

这是郭燕。她的声音,凄厉,哀婉,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情。

他围上毛巾,冲出了浴室。

郭燕从楼上跑下来,跌跌撞撞,好象在楼上撞见了鬼。

“宁宁,宁宁……”她喊叫着。

王起明不由分说,从楼梯口夺路而上,向楼上奔跑。

卧室——宁宁的卧室——房门大敞,没有人。

王起明又各另外的房间找去。

书房,没有。

客厅,没有。

阳台,没有。

厨房,也没有。

他在整幢房子里寻找,高声叫喊:“宁宁——宁宁——”

没有她的回应。

郭燕举着刚刚捡到一张纸,奔到了王起明的身边。

“起明!看!她留下的!”

王起明走过来,接过那张纸,急切地读了起来。

亲爱的爸、妈:

我走了。

原谅我。我没有打招呼。因为我不想叫醒你们,我知道,你们为工厂、为我,已经很累很累了。

所以,现在我就不声不中响地走了。

昨天晚上,我说的那些惹你们生气的话,使你们伤心的话,我很后悔,请你们忘掉这些话。其实,我并不是想让你们生气。我爱你们。

爸、妈!

我长大了。在美国,象我这么大的青年,一定要一脚踏出大门、自谋生路去了。可你们总是想把我关在家里,这对我、对你们都没有好处。只有真正做到象你说的,要学会独立思考,人才能长大。现在,我要出去闯一闯,就象你们一样。

爸、妈,我走了。

别太为我担心。

爱你们——这是真心的。

你们的宁宁

晨五时

那张纸背面,还有一行小字,字迹十分潦草:

爸、妈:

有两件事,爸的头疼葯,我已买好了,放在冰箱旁。

妈给我买的衣服,我没有全拿走。

妈妈留着自己穿吧,纽约的冬天很冷。

再见!

宁宁

王起明的头象被人用拳重重地击了一下,耳鸣目眩。

刚刚洗完的身体,又出了一身无名汗。头上,还没有干的头发里,水流了下来。

那只刚刚买回来的小狗,蹲在角落里,伸着小红舌头,警惕地注视着新主人异常的神色。

“我要报警!”他说。

“报警?”郭燕问。

“对,马上。”

“马上?”

他急急忙忙地拿起电话机,拨了911。

911一拨就通。

王起明用最简洁的英语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希望警方能够帮助他找到宁宁。

电话里传出了警察冷漠的声音:“这个,恐怕我们帮不了什么忙。”

“为什么?”

“她18岁了。”

“18岁又怎么样?”

“根据法律,如果你把你的女儿——18岁的女儿——关在家里,那么违反法律的,很不幸,是你。”

“是我?”

“对。如果你没有别的情况要报案,那么,我这里还有其它的……”

王起明愤愤地不顾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混帐法律!”他骂着。

他们给自己所知道的宁宁的朋友都打了电话。

没人知道她的下落,没人知道。

郭燕说:“也许,也许,她会打电话来。让我们等一下。”

他们放下电话。

王起明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象关在笼里的豹子。

终于,电话铃响了。

郭燕抢先一步,说:“我来接!”

她激动地拿起电话听筒。

“喂!我是秀梅,你们快到工厂来吧,出事了。对,快来!”

秀梅一见他们走进门来,就急忙迎上去,说:“老板,您看,上个礼拜我就提醒您,这批334肩上用错了线。可您说先冲出去再说。现在,您看!”

她用手一指工厂门口堆放着的二十几箱退货。

“退货?”王起明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

“全退回来了!”

秀梅说到这儿,脸胀得通红,喘着粗气。

王起明的怒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他大声地吼叫起来:“退货了就怪起我来了!我难道就没叮嘱过你们吗?”

众人没有一个敢吱声的。

“是我让你们用错了线的?”他一边在工厂厂房里头转悠,一边发泄自己的一肚子怒气一肚子邪火,“打衣服的马虎,熨衣服的干什么去啦?包装的也是吃闲饭的吗?都干什么去了?

我实话告诉你们,这批退货,里里外外一共是六万八千块;可别以为我手头有多少钱能挡住,实不相瞒,填窟窿的钱,我可是一个字没有!要想挣工资,要想吃饭,没别的,把这些货两天内重新打好,给人家送去;要不然,咱们一块挨饿——谁也别埋怨谁!”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嗓门越来越高,用词越来越严厉,一点面子也不留。

郭燕在一边站着,一句话也不说。她知道丈夫心里窝的火有多一半是冲着宁宁来的。

工人们不知道这一层,都低着头。

“咱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在海外,找个活儿做,挣上俩我儿,可真是不容易。这么大拨大拨地退货,我可受不了,你们也该明白!”他说,“愿意干的,这两天加班加点,开夜车,把这点活儿赶出来;不愿干的,甭说别的,给我走人,我欢送!”

这一番火爆爆的训说完,他一转身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临进门,他把办公室的门摔得山响。

大伙放下手里头的活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静静地,谁也不吭声。

王起明如此凶神恶煞、暴跳如雷,这是他们谁也没有见过的。他们都被这一阵狂风暴雨震慑住了,没人说话,也没人动作。

郭燕知道,这个时候她自己该扮演什么角色。

她笑了两声,对大伙说:“他这个人,就是这个脾气,说了就好,说完了就过去,大伙谁也别往心里去。话说回来,这事也难怪他发脾气:饭碗要是砸了,你们说谁不急呀!”

她这么解释两句之后,又说话儿:“这些衣服虽然说是让人家退货了,可也用不着重新再打,把肩拆开了,前片从腰部往里打,把肩上的线换过来就行了。两天,我看能赶出来。

大家多受点累,就算是帮我的忙吧!”

说着,她先坐下,拿过件衣服重打起来。

这一席话,说的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都默默地做了起来。

办公室里,王起明双手捧着头坐着,不知道该想什么,也什么都没想。

过了半天,郭燕从外面走进了办公室。

“工厂,我来管。”郭燕对王起明说,“你出去找找。”

他点点头。

随后,他去了宁宁的学校,老师说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见到她了。

警察局他也去了。警官向他耸了耸肩,一摊手,表示这事警方无法介入。

这些预料之中的结果加重了他内心的烦乱。他钻进汽车,马上拨通了阿春的电话。

“有事吗?”

“有。”

“重要吗?”

“很重要。”

“来吧,我等你。”

这几年,王起明养成了习惯,遇见了自己难以解决的问题,无法排除的苦恼,他总是去见阿春。在阿春的温柔婉转的音调里头,他心灵中颠簸的船只能变得平稳起来,他的烦恼愁苦会烟消云散。

“问题在于,”阿春手里托着半杯白兰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看见杯中的白兰地跳耀着金黄的颜色,“你自己。”

“我自己?”

“对,你小题大作了。”

阿春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平静地对他解释,“既然你下了决心把她从中国带来,既然你下了狠心把她推向社会,你又为什么为自己做的这一切而大惊小怪呢?”

“可是,他……”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她淡淡一笑,“抽烟,脏话,大麻,性。可这又怎么样呢?这就是社会呀。你在决定让她走进这个社会的时候,这一切都早该想到的呀!”

“那不是太……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吗?”

阿春把酒杯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

“要记住,”她说,“你现在是生活在美国。美国,表面上乱哄哄,实际上,它有它的规律,它有它的法则,它有它的——游戏规则——这都很严格。它的道德观念也只在这规则内起作用。你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你怎么能够要求你有又儿既生活在美国,又持一个中国的传统观念呢?那不成了畸形了吗?”

“可我是真的害怕,”他忧心忡忡地说,“她这一走,出现了些意外,我意想不到的事。”

“她不走的话,她的一切你都能意想得到吗?她吸大麻,你想到了吗?她在中国的怀孕和流产你想到了吗?”

他哑口无言。

“意外并不是昨天才发生的,只是你昨天才知道罢了。”

“我怕。”

“你怕什么,可怕在事情在后头哪!”不等王起明往下说她又接了下来,并离开了台子,手里拿着酒杯,来回踱着步子,“不错,是没有人写过这方面的书,因为它市场太小,不赚钱,中国移民毕竟在美国的数量太小了,有谁去真正的关心他们,研究他们呢?”

她走到窗口,眺望着蓝天说:“移民,移民子女的教育,多么深奥的题目呀。不要说小孩子,就是成年人也同样,面临着一场巨大的痛苦和一场触及灵魂的文化冲击,美国人叫cultural shock。移民就像断了肢体的人,再重新接起来一样,要骨骼对着骨骼,神精对着神精,皮肤边着皮肤,活生生的缝合起来,多么痛苦,又多么难熬哇。一些人,就是对付着接起来了,你也会发现他的走路,他的动作,他的神态是那么的不协调,那么难看。”

王起明听得入了神,香烟屁股烫痛了手指,他急忙把烟头弄灭,又重新点上了一支。

“至于移民的子女,特别是二十来岁的青年人,他们完全被新的环境弄糊涂了,好坏分不清了,标准全变了,价值观也靠不住了,象新衣服一样全换了。他们甚至连自己都认不得自己了。”’

“他们舒服吗?”

“舒服?”她冷笑一声,“他们舒服得了吗?他们会反抗,本能地反抗这一切,又不自觉地去吸收这个新社会给他们带来的一切。他们一下子变得什么也不是了。既做不了美国人,又不再是中国人。新的生活完全陌生,旧的生活方式又被丢进了大海。”

王起明钦佩地望着阿春。

阿春接着说:

“什么华青帮、青龙帮、鬼影帮,现在又加上了越南帮。

他们杀人、抢劫、贩毒、卖婬,这都成了美国社会的一大灾难。他们这些年轻人的父母呢?只能睁着眼睛,看着他们的子女,这些本来是那么听话的孩子去杀人越货,他们对此束手无策。为了活命,他们拼命工作,没有时间去教育孩子,也没有能力去管教他们。因为他们的英语不如这些孩子,社会知识也不如这些孩子,甚至连精力也不够了。怎么办?只好看着他们的孩子变成魔鬼。”

“那么,我们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

“一点没有?”

“对于这些年轻人,我们很难做什么事。因为这是历史,人不能抗拒历史。”

“可是……”

“就具体的人而言,你当然有事要做。”

“做什么?”

“防备。”

“防备?”

“对。”阿春十分有经验地说,“你要防备宁宁周围的人,隐藏在幕后的人。他们当然知道你是生意人,有几个钱在手上。他们会下手,向你下手。还有……”

“还有?”

“另一种可能。他们利用宁宁做人质,逼你交出巨款。”

他认真地听,一个劲儿地点头。说实话,他有点紧张。

他正因为紧张,他才要认真地听阿春讲,阿春是个老移民,她的经验比金子还可贵。

“其实,”阿春象是在总结,“你是在管闲事。”

“管闲事?”

“对。”

“谁?”

“你。”阿春肯定地说,“美国的法律,是以人的权力为基本,她18岁了,你就再也没有权力去干涉她的事情。”

“怎么是干涉?”

“是干涉。”

“可她还不懂事,没有成人呀!”

“从明年开始,你的税务会有一个很大变化。她的一切开支,就再也不会出现你的税单上,你的各种保险,也再保护不到她的头上。她的名字也将在你的家庭里除去。”

“可我不愿意这样。”

“不管你愿不愿意,这是人权法。”

“人权法……”王起明自语。这三个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美国可是你自觉自愿来的,并不是谁请你来的。你来了,就得遵守它的法律。想开了吧!在美国,你是得不到中国传统观念上的天伦之乐的!”

“难道,中国的一切观念在这儿,都用不上吗?”

“也不是。中国有句俗话,儿孙自有儿孙福:哪儿的黄土不埋人!我倒是觉得,东半球,西半球,哪儿的土都是土。人死了,埋在哪儿都一样。”

这时,她把杯中酒全喝光了。那酒杯,盖住她的脸,在玻璃杯后面,她的脸是什么表情,谁也看不出,谁也猜不到。

王起明也跟着灌了一口。

“你该走了。”阿春说。

“你赶我走?”

“不。让你太太一个人支撑一个厂,不合适,尤其是在这个关口。”

“你的店怎么样?”王起明换了一个话题。

“唉,一团乱麻,一笔糊涂帐!”

“你的个性,根本不适合与人合股。”

“独资?钱呢?那两个混蛋股东倒是想卖股子,可他们头期就要十万现金,这不是成心难为我吗?”

王起明拉开房门说:“阿春,我觉得,生活里要是没有你,我很难支撑下去。”

“少说废话!”说着,阿春把王起明推上轿车。

几天之后,阿春收到了张10万美金的支票。上面的签字阿春是再熟悉不过的名字——王起明。

她看着那龙飞凤舞的签字,站立良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人在纽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