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23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王起明走上楼,来到自己的卧室。他从衣柜下边,拿出了一个公文箱。

他把公文箱拿到了楼下客厅,把一叠一叠剪开的报纸平铺在公文箱里,铺完,又在最上层,铺了一层纸币。那是他仅有的几百块钱了。

他合上箱盖,锁好。

jerry卧在沙发上,望着他。

他又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自己那支意大利造的左轮手枪。他检查了一下弹仓:七发子弹,闪着冰冷冰冷的阴森森的光。他推上弹仓,合上保险,把枪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都准备好了。

看看表,还有半个小时。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摸摸枪,提着公文箱走出了家门。

深夜。黑洞洞的。

高速公路上看不到任何车辆。

他驾着车,面无表情,驶向指定的地点。这时候,他什么也没有想,脸上毫无表情。

他要救出宁宁,哪怕自己死。

对面偶然驶过车辆的车灯,从他的车顶上、从他的木呆呆的脸上划过。

车子停在了桥洞旁边。长长的桥洞漆黑一团。桥洞另一侧是坟场,寂寞得连鬼火都没有,只有一轮残月,远远地挂在天角。

王起明走下了车,提着公文箱,徘徊在桥洞旁,估算着,时间到了,可不见一个人影出现。

他觉得自己在发抖,又象是冷,又象是紧张。

他蹲了下来,两眼死死盯着桥洞洞口,耳朵竖起来仔细地听着,象是一保在洞口准备扑食的猫。洞里伸出来了声音。

“把钱放下。”

是那个打电话的人的声凌晨。这声音在桥洞里间荡着回声。

“我要先见我女儿!”

王起明坚决地说。

“把钱放下,后退十步!”

桥洞里传出的是一道勒令。

王起明能够听见桥洞里有脚步声。

他不理会那勒令,反而朝前走了两步。

“听见没有!把钱放下!”

王起明还是没有放下公文箱。

“把钱放下,倒退十步,不然我开枪啦!”

“不见人,我不能放钱!”

桥洞里的声音:“我数十下,你不放钱,我就先打死你的女儿!”

“我怎么知道,我的女儿在这儿!”王起明愤怒地喊。“宁宁——!宁宁——!”

“一、二、三、四……”

王起明犹豫不决。当数到“六”时,他不由自主地把公文箱扔在了地上。

桥洞里有人向外走。

“这还差不多!”

歹徒向外走来。王起明心里更加不安,公文箱里的钱不能让他们识破。

打死来取钱的家伙。查,不知道有几个歹徒,宁宁还在他们手里……

他把手伸进大衣。

突然,桥洞里有人摔倒了,接着是宁宁的呼喊:

“爸爸——爸爸——!不要管我!别给他们!别——”

紧接着,就是两声枪响!

又是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夹杂着骂人的粗话。

王起明不顾一切地拔出抢,朝桥洞里冲去。

“宁宁——宁宁——”

他冲进桥洞,恍惚看到几个影一亲,在桥洞的另一头消失了。

他要杀掉这帮王八蛋!

他紧跑几步追去,可是脚下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绊住了。

漆黑中,他听见了女儿的呻吟。

他弯下了腰,摸索着。他呼唤:“宁宁!宁宁!你在哪儿?”

突然,他的手触到了宁宁的胸,宁宁的脸。

他赶忙蹲下。他的手沾到了宁宁的热乎乎的鲜血。

他趴在宁宁的耳边,轻轻地叫:

“宁宁!宁宁!我是爸爸,爸爸来啦,爸爸来接你来啦。”

黑暗当中,他听到宁宁那极为微弱的声音:

“爸。”

“哎,宁宁。”

“爸……我……”

“你要什么?”

“……我要回……回家。”

“哎,爸爸就是来接你回家的。”

“不。回……回老家。”

王起明的热泪一下子涌出来。他抱起了满身鲜血的女儿,蹒跚地走出桥洞。他感觉到了宁宁胸口上的两个枪洞里正在大股大股地往外涌着鲜血。

那血流了他一身,沾了他一裤子。

“爸!”

“宁宁!爸听着呢!”

“送我……回老家吧……”

“这就去,这……”

王起明觉得怀中的女儿身体一抖,变得僵硬了。借着高速公路的灯光,他看见女儿淡灰色的脸。

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她再也不会……

王起明惊呆了,片刻后回转过身来,冲着那个黑洞洞的桥洞,绝望地大叫:

“我操你祖宗!”

他的咒骂在桥洞里回荡了很长时间。

他抱着女儿的尸体,上了车。

高速公路上,偶有灯光划过他的脸,也划过死去的宁宁的脸。他把宁宁的头抱在怀里,边哭边说:“宁宁!宁宁!你先睡,你先睡一会儿,我们这就回家了,回老家,回老家……”

……

虽然时间只是下午两点,天空却已完全黑了下来,同平时的傍晚差不多。公路上的汽车迫不得已打开了车灯。

开始起风了。

阴沉沉的乌云压在纽约摩天大楼的楼顶,不一会儿,大楼的顶层已经完全笼罩在乌云里难于辨认了。

风越刮越大。它卷起地上的旧报纸,把它横扫过没有行人的马路,有的报扑上了街灯,哗哗啦啦地作响:有的报纸沿着墙角,象老人踏着碎步那样前行。

开车的人们,都知道一场暴雨即将来临,加大了油门,赶在大雨倾盆之前到家。

轰隆隆的惊雷,就在头顶上炸开了。

王起明驾驶着他的新车,刚刚通过海底隧道,大雨就如同尼加拉瀑布一样直泻而下。

雨水重重地打在他的车顶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雨刷以第三档的速度忙碌着,快速地抹掉雨水。可是,前面的一切,仍然罩在雨帘之事,什么也看不清。

汽车溅起了两排水浪,就象一艘在水里疾驶的快艇。

车子不断受到积水的阻碍,所以,他很难把握住方向盘,车子左摇右摆。可他根本不减速,右脚始终没有离开油门。

汽车在暴风雨中冲杀着,搏斗着,疾驶着。

放在驾驶台前的一束白花,被车身剧烈的摆动甩在了地上。

他左手扶着方向盘,腾出右手,弯下腰去拾那白花。他两眼仍然注视着前方,右手在地上摸索。

终于,他摸到那束小白花了。他用手指夹住它,正想把它放在胸前时,猛然发现前方一对红色的刹车灯闪亮。争刹车已经晚了。

他飞快地朝左一打方向盘。可左边的高速公路墙,顶着他的车鼻子冲了过来。

他又向右一打方向盘,车子擦着水泥墙,击溅起一串火花,冲了过去。

这辆新车的车体上,留下了一条从头到尾、永远不可能修复的深深划痕。

王起明处泰然,还在加速行驶,让受了伤的车象箭一般地冲过雨障。

墓地里,平时就人迹罕至,今天这样恶劣的气候下,就更没有人了。

他打开车门,头刚一伸出去,大雨扑面而来,打得他抬不起头。

他弯下腰,紧护着那束白花,在大雨中寻打着女儿的墓碑。

大雨之中,他在寻找。雨水打得他睁不开眼,那些墓碑也变得字迹模糊,一时间难于辨认。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

仿佛是借助这闪电的提示和指引,他一眼就发现了宁宁的墓碑。

她每次出现都是这样的突然,使他猝不及防。

他站立在女儿墓碑前面。

墓碑上镌刻着

cathywangeeb1969—dec1988

(凯丝·王,生于1969,殁于1988)

他辨认着墓碑,如同端详着女儿的脸。

他又手颤颤地捧出那束小白花,放置在墓碑前。

那娇嫩的小花,哪能经得起狂风暴雨的吹打,眨眼之间全部被打瘫在墓碑前的草地上。

轰隆。

又是一长串的巨雷,象是一百门大炮,向这里轰来。

他觉得是自己的皮,被人剥下来,蒙成鼓面,有十几磅重的鼓槌,在敲打他的背。

震撼他的心。

他用胳膊、用手背,一抹脸上的水珠,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他想再看一眼那白色的小花。可是,白花已在暴雨中消失了。

“宁宁。”

他说,那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他却坚信,宁宁也听到了。

“爸爸来看你啦。”

他停了半晌……“是爸爸错了,宁宁!是爸爸对不起你!”

说到这里,他身不由已地跑在墓碑前,头抵在墓碑上,双肩止不住地抽动。

他哭得伤心,一句话早已不连贯了,可他还在对女儿说着,说着,他坚信,宁宁在九泉之下会听得见他的忏悔。突然,他发现了一片白花的花瓣。他象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地把那花瓣放在自己的嘴chún上,吻着,吻着……

“宁宁,我错啦,真是我错啦!”

是什么错了呢?

是打了女儿?

是不允许她独立,还是过早地允许她独立呢?

是不该去那个地狱似的桥洞,还是应该去那儿?

是不应该让她来到纽约?还是干脆连自己都不该来?

究竟是什么错呢?

王起明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有让泪水把他心里头的一切——明白的、不明白的,对的、错的——都倾诉给女儿。

女儿肯定会听懂。

王起明回到家后,换了一套衣服。他想起caac中国民航的航班再有两小时不要到达纽约了。

他得去接人。

可就在他正要出门时,电话铃声响了。他决定不去接电话。

在他锁上大门时,那电话铃声还在响。他改变了自己的决定,打开门,去接那电话。

电话是安东尼打来的。他告诉王起明,他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以前那些货的欠款,他会在近期内付清。

“我再一次表示歉意,”安东尼在电话中这样说,“希望我们日后会有更成功的全作。”

“谢谢你。”王起明态度冷静。

“什么时间和你谈谈你的下一步?”安东尼热情地问。

“现在不成,我要去机场接从中国来的朋友,很抱歉!”

“那不能耽搁,你去吧,我们再谈。顺便问问,chineseboy?”(中国男孩?)

“是的。”

“希望他和你一样走运。”

“我想会的。”

他挂断了电话,重新走出房门,驾车去肯经迪国际机场。

雨停了,他的车行驶在被雨水冲洗过的高速公路上。

远处,曼哈顿高大的建筑物已经亮起了灯光。

那灯光格外的耀眼。

特别是那两座最著名的建筑,帝国大厦和纽约大教堂,两座建筑的顶端,象两把锋利的尖力,插进了天空。

布满了雨水的高速公路上,出现了那两把尖刀的倒影。

他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口疼痛,好象是有尖刀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他及时赶到了肯尼迪国际机场。

那架caac的航班刚刚进港,大批大批从中国大陆来的旅客,正从大厅里涌出来。

他们每一大眼睛都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好奇和惊叹。

“起明——哥儿们!”

王起码听见有人喊他,抬眼望去,是邓卫。邓卫扛着大箱子,拎着大行李,向他这里疾步走来。

王起明迎上去。

邓卫放下大箱子和行李,和他热烈拥抱。邓卫热泪盈眶,激动至极:

“我太感激你了,哥儿们!没你,我死活也出不来啊!”

“我们上路吧,邓卫。”王起明想笑又笑不出,又得强作笑脸。

肯定的,这笑比哭还难看。

“起明!嫂子呢?”

“她太忙!”

“再忙也不能不接哥儿们呀!她要是跟哥儿们摆架子,赶明儿,我臭骂她你可别拦着!”

“走吧!”

“宁宁呢?其实我最想的还是她。你不知道,自你走后,她对我有多亲。你猜怎么着,她都叫过我爸爸啦。这丫头见到我肯定比见你还高兴——我还给带来萨其马呢——她爱吃这个!”

王起明忙用皮箱挡住自己的脸。

邓卫边走边兴奋地唠叨不休:

“真想不到,咱们哥儿们又在纽约聚齐了!你还记得十年前,你临走的那一晚吗?咱们四个,吃生拌白菜心喝茅台?你小子肯定早就忘了吧!”

王起明用皮箱挡住脸,眼泪可以尽情地往下流,流。

邓卫还在说:

你猜怎么着?关于你们俩在美国的业绩,团里可传海子去了。大暴发户、大老板、发大洋财!谁不羡慕呀!”

他们出了机场,进了汽车,上了高速公路。

“哥儿们!”邓卫问,“你这车得多少钱啊?这车,这车要是在北京一开,非震倒一大片不可呀!”

王起明记得女儿刚到纽约的时候也这么说,不由得心头一紧。

“嘿!瞧瞧人家这车。”邓卫望着窗外,“怎么这么多啊!

这路又宽又平,哟,那是立交桥吧,这才叫现代化哪!”

王起明不说话,两眼只望着前方。说?说什么呀?

邓卫也发现了他的沉默,问:“哥儿们!你怎么不说话呀?

见我来了不高兴?怕给你添麻烦?哥儿们!你放心,我绝不给你添麻烦。你能两手空空当上百万富翁,我也能,咱位跟您学,照方拿葯了,您哪!”

“我不是怕麻烦,”王起明说,“我不太舒服,头疼。”

“你怎么不早说啊。”

邓卫这才闭上了嘴。

车子开进了曼哈顿,他又忍不住了。

“盖啦,这地方真漂亮啊!天堂啊……”他摇下车窗,贪婪地看着这里的一切。

王起明驾车驶过曼哈顿,来到了哈莱姆区。

“哥儿们!你这是把我往哪儿拉呀?”邓卫又忍不住了,“这是他妈的什么地方啊,怎么纽约也有这么操蛋的地方呀!

别逗了嘿,别逗了,你怎么停下了。”

车子停在了王起明当初初到纽约的时候住的那房子前。

王起明走下车,为邓卫拿行李。

邓卫疑惑地问:“哥儿们,怎么回事?”

“考虑到你初来的经济问题,这儿的房租比较便宜。”他帮助邓卫把行李搬进又脏又黑的小楼里。

“怎么着,你给哥儿们撂这儿啦?”

“不。这一层太贵了,我给你预定的是地下室。”

“我说……哥儿们,你拿我开涮哪,是怎么的?”

王起明转过身来,拿出一个信封说:“这里是五百美金,加上房租和押金一共九百块。你先拿去用,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

邓卫目瞪口呆。

王起明看看表,说:“我有急事,得走了。”说完,王起明找开门,出去了。

地下室的小窗口里,传出了邓卫骂声:

“这可真邪门儿!人到了美国,怎么就变这操性了!这……这哪是人呆的地方啊,我操他妈的!”

王起明安排好邓卫以后,驾车驶在公路上。他要去看望郭燕。

漆黑的夜,漆黑的路。他凭着感觉在向前开。

他找开了录音机,传送出的还是那首歌:

如果你爱他,

就把他送到纽约,

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

因为那里是地狱……

1990年12月25日.圣诞

二稿于纽约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北京人在纽约》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海外百感集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海外百感集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