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2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纽约。j.e.k.国际机场大厅。

王起明和郭燕拖着沉重的行李,在象迷宫一样的大厅里东张西望。

形形色色的人种在这大厅里汇聚,这里仿佛包容了整个世界。

大幅的香水广告上美女的媚眼瞥着从东方古国远道而来的王起明。王起明感到眼睛有点不够用。

“快走哇!姨妈怎么不来接呢!”郭燕拽了王起明的袖子,把他从迷途上往回拉。

“别急!别急!”王起明解释着,“人家姨妈是美国人,美国人讲信用,说来准来!”

扩音器里响起了女性柔和的英语。

“你不是学eollowme了吗?”郭燕对王起明说,“竖起耳朵听听,人家在说什么?”

王起明真的站住了脚,聚精会神地去听。听了一会,他摇摇间:“她说得太快!”

“说得慢你也听不懂!”郭燕一语道破。

“再听两句,再听两句!”王起明向郭燕摆摆手,侧耳倾听。

过了一会,郭燕问他:“听明白什么了?”

“她在说,”王起明想了想,说,“女士们,先生们……”

“就这两句哇?还有吗?”

“那肯定还有呀!就是,还得听一会……”

“may i help you?”(我能帮助你做点事呀?)一位机场服务小姐走上前来询问。

王起明被这突如其来的英语问蒙了,张着嘴看着那小姐。

“may i help you?”那小姐又问了一遍,长长的眼睫毛又眨了眨。

“啊,帮助,帮助,……i”王起明结巴了一阵,“i go home。”

“where is your home?”(你的家在哪里?)“我……我……i go home。”

“yes,i understand。”(是的,我明白。)机场小姐微笑着,十分耐心地说,“you”d better tell me,where is your home,give me your home address maybe ican help you。”

(你最好告诉我,你家的地址,也许我能帮助你。)

王起明被这一连串的外国话弄得不知所措,想不出更好的招儿来,光是一遍一遍地重复着“i go home.i go home.”

“no problem,”(没有问题)机场小姐有点不耐烦了:“thefront gate is overthere,go out and find a taxi,tell them,where do you want to go.”(大门就在前面,出去后,叫辆出租车,告诉他们,你想要去哪儿?”)

他们和沉重的行李,被弄出了机场大门,刚刚站稳,迎面走来一个一步三晃的黑人。

“hi you,what”s up man?oh yey,i know you man.you just got here.you needhelp.let me tell you some thingman:j.e.k.airport is very dangerous place,come with me man.see there that is my car.i take you home man.”

(嗨,怎么啦,我知道你,你是刚刚到这儿,对不对?你一定需要帮助。但是,我得告诉你,这个机场可很危险。别害怕,跟我来,我给你送回家去。)

这个纽约街着的黑人,操着一口浓重的纽约的口音。王起明根本听不懂,直着眼睛看着那黑人,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梦来。

“姨妈!”

郭燕突然一声兴奋异常的尖叫,象是一个飘泊海上三天三夜的逃生者突然看见了救生船。王起明和郭燕一对男女惊叫着,两脚离了地又蹦又跳来到郭燕姨妈身边。

姨妈拉着他的先生也紧走了几步,一边走一边说:“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塞车了,晚了,对不起!”

王起明和郭燕,赶忙行礼,一连叫了好几声姨妈姨父,足足地这么一显示东方文明古国的文明礼貌。

姨父显然是比姨妈大二十岁,说话时广东口音很重,“欢迎你们到纽约来!一路上辛苦了!”

王起明赶忙说:“不累,不累!”

“谢谢姨父姨妈!”郭燕也跟着客气。

“我们上路吧!”

姨妈微笑着向他们提示。

“哎哟!我们的行李呢!”

郭燕一声惊呼,大家才发现行李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是他们自己身上背的背包。

豪华的凯迪拉克轿车,设备先进讲究,座位宽大舒适。

姨妈驾驶着汽车。汽车平稳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

王起明望着窗外的一切,感到新鲜无比,十分兴奋。

上下四五层的立体交叉公路。

望不尽的车灯,排更整齐耀人眼目。

一会儿,汽车站进了海底隧道,掠过车窗的仍是排口路灯。

当汽车从海底遂道爬上来时,王起明和郭燕都不约而同地“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纽约,象一座海市蜃楼,灯光闪烁,通体秀明般地展现在他们眼前。

“这是纽约。”姨妈介绍说。

他们两人望着这美景,瞠目结舌。

付了过桥费,汽车驶进了纽约的繁华区——曼哈顿。

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世界第一大都会,令初来乍到的异国人感到无比的新奇。

车速减慢了。

所有的汽车在这里都变成了蜗牛,慢慢的一点点地向前爬。

黄色的出租汽车占了大半条街道。它们见缝就插,有空就站,互不相让,在车河中游刃有余。

一座又一座摩天大楼,象一个又一个庞然怪物,低头腐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与车队,好象汽车在它们的脚趾缝间钻来钻去,这庞然大物并不动声色。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千姿百态,争妍斗艳,映亮了夜空。

天蓝色的警车,在拥挤的已经凝固的车河中左拐右弯,扯着嗓子尖声叫着。

“出事了,”王起明不由自主地说。

“不,”姨妈微微一笑,见怪不怪的样子,“这些警车是纽约的一大特色,24小时从来也不闲着。”

王起明吃惊地睁大眼睛。

三、四辆绝色的消防车被卡在车队当中,动弹不得,凄惨地嚎叫,显得无可奈何。

“刚来纽约的人,”姨父操着浓重的广东腔,一板一眼地介绍,“大部分都惊慌失措,哎呀,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啦,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啦,其实,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你看,人们不都是在干着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吗?”

王起明一看,外面的人果然都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谁也不去瞥一眼街上那些喧闹的车辆。他们行色匆匆,专注地办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

“这地方,”王起明感慨地说,“邪性!”

郭燕白了他一眼。

汽车终于驶出了繁华热闹地段,没有多久,喧哗与热闹没有了。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

破旧的楼房前,一群群街头族,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弯着腰在烤火。

马路边,横三竖四地躺着肮脏的流浪汉,他们在不住地往自己嘴里倒着酒精。

两个身着暴露的女郎,向车里的王起明挤眼睛,挥手。王起明不知发何应会。

“这是……美国?纽约?”王起明捺住心头的疑惑,向姨妈发问。

“对。是纽约。”

姨妈回答得十分肯定。

豪华的凯迪拉克轿车停在了一座破旧的楼房前。

姨妈没有离开座椅,只是侧过了头,对他们说:“考虑到你们初来这里的经济状况,这里的房租比较便宜。”

说着,她从名牌钱夹里拿出了一个信封:“这是五百美金,还有我的电话号码,请收下,不要客气!”

王起明和郭燕接过信封,战战兢兢地下了车,走近这座墙壁已被涂写上不堪入目的绘画的房子。

“我们,”王起明问,象问妻子,也象问自己“住在这儿?”

“不!”姨妈从车窗里探出上半身,对他们说,“这几层都太贵了。我给你们预定的是地下室。租金押金一共四百元,加上今天借给你们的五百元,一共是九百元。我和姨父明天早上都有事儿,有什么困难明晚八点半后来电话!”姨妈向他们报了明细帐之后动了汽车,离开了这里。

王起明和郭燕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们进去吧,”站了会儿,王起明提议。

“你在前面走!”郭燕恐惧地望着黑洞洞的楼门。

楼里黑暗极了,昏暗的一星灯光不仅没有带来光明,反而增添了几分鬼气。

王起明推开了地下室的门。门呻吟了一声。一股很难形容的味道扑面而来。

郭燕咳了两声。

王起明打开了那盏黄颜色的小灯。

一只超级市场上用的,装水果的空木箱,两只没了后背的椅子,一张肮脏的双人床垫——这是全部家俱。

郭燕痴呆呆地走到空木箱前,慢慢地坐下来,双手托着下巴。

王起明在审视着这个“家”

他发现了一个小套间,这使他意外。套间里有一个不小的厨房,他找开瓦斯炉,火还挺旺,这又使他惊喜。一台一人多高的大冰箱,没坏,能用。更让他惊喜的是紧挨着厨房有一个洗澡间。水龙头一开:热水!

他走回郭燕的身边,抚摸着郭燕的头发。

“我怕,”郭燕喃喃地说。

“有我呢,别怕。这儿住着害怕,咱们就搬家。”

“往哪搬呀?你没听说,咱们都欠了九百块的债啦!”

“赶明挣钱珲她!。提起欠债,王起明一脸的愤懑不平,“早就听说这儿的人没人情味儿,今儿算领教了!”

郭燕犯愁地说:“这地方,人地生疏,饿死了都没人管!”

“饿不着,我背包里面还有一袋方便面,我去给你煮。你先去洗个澡!”

“洗澡?”

王起明拉起妻子的手,为她脱衣服,把她推到洗澡间门口。

“你先洗,我随后就到!”

“你还有这个兴致!”

“什么兴致没有,这个兴致也得有!快点快点!”这就是他们到纽约的第一天。两个赤躶的身体在洗澡间的蒸汽里紧紧拥抱。

他们除了自己赤躶躶的身体以外,什么都没有。

他们除了紧紧地抱住对方以外,别无他法。

急匆匆地人们,从地铁出口一批一批地走出,如同是从地下涌出来的浊浪。

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棕种人、红种人、杂种人,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各种民族,都把他们的子民派到了纽约曼哈顿这个窄长的小岛上来。生活的空间小,人的节奏快,每个人的24小时都被排得满满的。人们在这里都变成了一只又一只的工蜂,循着自己的路线,从地下走到地上,又从街道钻进大楼,凭借着高速电梯,升到云彩上方的摩天大楼的顶端。人们忙个不停,可也并不浑身忙乱。人们的轨迹颇为儿特,偶又交叉,却又互不干扰,象行星的运行,有条不紊。

王起明也是一颗小小的星球。他从地铁里升出来,用手扯扯被挤歪的西装,走于路标去看路。他手里捏着姨妈今天一早给他来的电话记录,和那路牌上的洋文对照。

他毕竟是个聪明人,纽约难不到他。不一会儿,他找到了湘院楼这间中国餐馆。

在门口,他略一踌躇,推门而进。

餐馆还没有开始营业,几个侍者正在做着各种餐期的准备。他的到来,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仍然在干着自己手头的工作。只有一个年轻的侍者,也许是离王起明最近的缘故,一边摆着餐纸和刀叉,一边懒洋洋地说:

“we are not open yet。”(我们还没有开门。)

王起明很珍惜人们对他的接待:“我姓王,是孙先生介绍我来工作的。”

年轻侍者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喊了声:“老板娘,门口有人找。”

说完,这位侍者又低头做他的工作?

随着一阵清脆的高跟鞋中央委员,一位将近中年的中国女人走了出来。她打扮入时,浓装艳抹,见到了王起明就用英语说:“good morning.sir.what can i do for you?”(早上好,先生,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王起明又自我介绍了一遍:“我,姓王,是孙先生介绍我来工作的。”

“噢噢,知道了,”眼见的,她的态度立即冷淡了许多,“欢迎你来。试工前三天,没有工资。工作嘛,主要是厨房里洗碗,清扫炉头,打扫厕所,洗刷地板。工钱嘛,一个月八百。”

王起明觉得这个女人很是爽快,微笑着点头。

“好啦,就这么多,”老板娘总结似地长出一口气,“小李,外面有位王先生,来跟你洗碗!”

随着一阵高跟鞋声,她又消失了。

那个叫小李的,围着一条肮脏的围裙,从后面走出来。

“谢天谢地,总算打着洗碗的了!”他一边擦手,一边抱怨,“再让我打杂兼职洗碗,我可就真的要垮啦!”

听口音,这位小李是江浙一带的人,王起明迎了上去:“我姓王,是来洗碗的。今后就要请您多指教啦!”

“!洗碗有什么可指教的!洗就行了呗!”

“好好,您看我在哪洗呀?”

“别着急,等一会儿有你洗的。也别闲着,你先来切洋葱吧!”

切洋葱这活儿可不是人干的。

小李布置活儿说得简单明确倒很轻松:“这是切菜刀,这是洋葱;两筐切片,四筐丁!”

美国洋葱,吃过吗?那味儿,比中国洋葱呛上几倍。王起明刚切上几刀,眼泪就“刷刷”地下来了!真不含糊!有眼泪,还有鼻涕,都一个劲地往下流,跟有人炸了颗催泪弹一样。

切丁?切片?顾不上那么多了。能切开就算不错了。

小李过来“指教”他:“你这么切,老板娘要是看见了你这么个切法,她准得开除你!你得歪着脸,头要转到侧面去切。明白了吗?”

王起明遵照着小李的教导去做,果然效果不错。正在他自鸣得意之际,身后传来了老板娘的评论。

“哟,这是切的呀,还是咬的呀!”

王起明转身一看,老板娘正在挑拣他刚切出来的那些葱。

骂得倒也不冤,那些洋葱千姿百态,没有个定型,煞是难看。

“我一个月付八百美金,就是要这样的洋葱吗?”老板娘念叨着,“刚来的人都这么不可调教,尤其是从大陆来的!”

王起明长这么大没有这么让人当面数落过,心里十分的不痛快。刚想有所表示,老板娘却一手夺过他手里的菜刀,自己动手示范起来。只见她纤细的小手和深红色的手指甲在菜板上飞舞闪动。洋葱头在她手里顺从地听候摆布,切出来的葱头匀称好看。

王起明先是看那葱头,过了会就被那双纤手所吸引,看着看着竟入了神,老板娘住了手,他的目光还在那手指上。

“好啦,”老板娘停下手后说,“王先生,现在是10点40分,11点30分午餐前你要全切好。不然……”

话未说尽,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了。老板娘又伴着一阵高跟鞋的响动,袅然离去。

王起明目送她,然后又拿起菜刀。好多了,这回好多了……午餐时间,餐馆忙得如同一个战场。

侍者快速地奔跑,往来于厨房和店堂之间,报着菜名:“一个木樨肉加白饭。”

“芙蓉蛋两个,不要味精!”

“扬州炒饭,少放鸡蛋。”

“王先生,”老板娘忙里偷闲地向厨房内一探头,“快一点,手脚麻利点!客人多,你要快一点!”

话音未落,她又转身去店堂应酬客人。

“long time no see mr.john!how you do—ing。”(好久没见了,约翰先生!)

“oh you look dieeerent today janng,come this way。”

(珍妮,你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请这边来。)

“hi tomy everything ok man……sure,i miss very much man!”(嗨,汤米还好吧……真的,我也很想你!”)

听着传来的老板娘左右逢源的应酬,王起明觉得这女人很有意思。

他当然无暇他顾,认认真直人地洗碗,比洗自家的碗上心多了。绿色的洗涤剂泡得他手痒痒的,白色的漂白粉又呛得他睁不开眼。顾不上了,这些全顾不上了,只求把盘子碗洗得干干净净,让老板娘的脸上有个笑模样。

可是碗越洗越多,洗不过来了,王起明身边堆起了两座山。

侍者抱怨了,杯子跟不上,盘子跟不上,碗也不够用了……老板娘箭步如飞,从前肌的收银机旁跑进了厨房,一屁股拱开了王起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卷起袖子,二话不说,自己洗了起来。

王起明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心里暗想,这下离被开除差不远了。

“你还呆着干什么,洗呀!”老板娘一边擦手一边向他喊。

王起明如梦初醒,还得在这儿干,还能在这儿干。他一下来了劲儿,洗呀!洗呀!拼了!汗珠从头上掉下来,新穿上的白衬衫一会儿就湿透了。洗呀,洗呀,拼了!拼了!无论如何,每月八百美金得挣到手;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家轰出去!拼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人在纽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