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5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在前往湘院楼途中,王起明在心里制订了几种当面怒斥阿春的方案,或者责她不仁不义,或者结了帐目摔门就离开,或者……不论是哪种方案,想起来都很好,都很富有戏剧性,也都能出这口恶气。

这些心中的想法无形之中加快了他的脚步,因为他急于看到阿春在他的谴责之下受到良心的责备的样子。他加快了脚步,直奔湘院楼。

此时,已是万家灯火的时间,街上的店铺大都打烊了。

王起明远远地看见了湘院楼,那里门还没关,里面亮着灯。

他又站住脚步,在门外的街道上站了片刻,默想了一遍该怎样对待这个老板娘。

他走到了门前,刚要推门,却见到了一幅可怕的景象。

隔着玻璃窗,他看见阿春站在收银机旁,浑身发抖,正从收银机里外取钱;在她身旁,站着一个高大的黑人,一支乌黑的枪口对着她的头。

王起明当即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机警地一侧身,先把自己隐蔽起来。这场面以前只在电视剧中见到过,没想到今天让他碰上了,这使他有点激动也有点害怕。

也许该冲进去;可是,那枪口正对着阿春的头,自己又手无寸铁,进去,还不是去迎接一颗子弹吗?

也许该离开;可是,阿春那张由于恐惧而变形的脸庞使他挪不动脚步,无法离开。

他从窗口向里看,那黑人大个子还在催阿春给他装钱;阿春一切遵命。当然,她别无选择。

钱装好了。黑人又用不拿枪的手扭住阿春的手臂……王起明飞步跑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前,想要打电话,刚拨了两个号码,看见远处驶来一辆天蓝色的警车,赶忙又摔下电话听筒,迎着警车跑去。

“警官!强盗!强盗!在那儿!”

他用他那半吊子英语向警官喊,警官当然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敏捷地跳下车,逼近湘院楼餐馆。

王起明这是头一回见到纽约警察执行这样的公务。他们显然训练有素并且极富经验,身经百战。他们手举手枪,枪口向天,几乎是无声地窜至门前,又如同春雷爆发一样地踹开了店门,双手持枪指着那个正在抢劫的黑大个。

“别动!警察!”

那盗贼一下子愣住了。

“举起手来!”

那黑大个好象听命要举手,可到了一半手突然去摸枪。

这是他找死。

警察的枪响了。是两个警察同时扣动了扳机,因此枪声特别的响,那个黑大个应声倒下。

王起明冲到阿春的面前。阿春尖叫一声,两腿一软,倒在了他的怀里。

警车一辆又一辆地赶到,一闪一闪的警车灯划乱了这条待巷的夜色。

王起明试图把阿春那两只勾住自己脖颈的胳膊拉开,可是没有成功。

她紧紧地抱住他,在他的怀中颤抖。

当警车一辆一辆地驶离之后,湘院楼里楼复了往日夜间的平静。

王起明为阿春收捡好了店堂,来到了她的房间。

“我要取走我的工资。”

“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到月底。”

“可是,”王起明望着恢复了镇静,正低头看着帐薄的阿春,头一回明白了女人是世界上最难解开的谜,刚才在你怀中畏惧的地颤抖,现在又是冷若冰霜的态度,“您,已经有了新的洗碗工了。”

“那有什么关系,明天他会离开这里。”

“为了谁?”

“为了你。”阿春把目光从帐薄上离开,诚恳地望着王起明。

王起明心头一震。他觉得自己要揭开这个女人的谜了。

“可是,是你,要辞退我。”

“我是让你,”阿春字斟句酌地说,“早点来。结果……你不了。”王起明点点头。

“幸亏你来了。”阿春说了这半句话之后,又恢复了一个女老板的尊严和冷淡,“你可以再休息一天,后天来上班。哦,对了,你的手……”

“好了,全好了!”王起明有点夸张地保证。

阿春向他点了点头,又去看她的帐目,好象这里头什么也没发生过。

王起明走出湘院楼,向着纽约的星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当然没有注意到,老板娘一直在后面望着他。

一转眼,圣诞节快到了。

纽约落了大雪。这种雪是什么?鹅毛大雪?不够劲。你得说,大雪是象棉絮那样一层又一层从天上往下铺。

圣诞节前夕,纽约到处都是一片节日的气氛。人们的兴致并不因为大雪而减少。街上出现了不少穿红袍的圣诞老人,摇着金铃,向行人散发礼物。百货公司里,人们都在购买圣诞礼物,大包小包地塞进自己的汽车。天空中,飘荡着暖人心底的圣诞歌曲。无线电城的圣诞特别世目也搬上了大街,漂亮的姑娘们整齐地踢着她们漂亮的大腿。成千万、成亿万的彩灯,勾画出一个奇妙无比的纽约城。它的光艳点亮了半个天际。

郭燕一个在灯下赶工,无暇顾及街上非同寻常的热闹景色。马老板说了,这批货要在圣诞前夜出,赶不出来的就得自己吃掉。

纽约的中国餐馆,节日期间反而没有生意。精明的店主都借此机会装修店堂。王起明被阿春留下帖新壁纸,一直干了一整天。

“交通中断了,你回不了家了。阿春说。

“为什么中断交通?”

“为了圣诞节……别急,我会送你回去。不过我要先请你喝一杯。”

“你也喝酒?”

“不,咖啡。”

他们驾车了一家咖啡屋。这里装璜典雅,幽静,把圣诞的热闹隔在了门外。在一盏不停跳跃的蜡烛旁边,阿春和王起明面对而坐。阿春正在讲述自己的故事。

王起明双手转动着咖啡杯子,在阿春讲述自己的故事间隙中,问她:“后来,他怎么样?”

“后来,他整天泡在夜总会里,在女人堆里打转转。”

“他靠什么活?靠赌马?”王起明问,“那么有才气的人,为什么会沉湎于赌马呢?”

“意志薄弱。可怜虫。”

阿春拿出了一根烟,王起明为她打着了打火机,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她的脸。她很美,不是夸张的妖艳,也不是大家闺秀的含蓄,而是一种迷人的、成熟的美。

“人有了钱,会变。”阿春说。

“真是这样吗?”

“对。尤其是你们男人。”

“不一定吧。我如果有了钱,我不会变。”

“你?这是规律,你也逃不掉。”

“你看出来了?”

“用不着特意去看,男人都是这个样子。”

“阿春,你为什么开这个餐馆呢?”

“我的名字可不是随便让人叫的。”

“对不起,老板。”

阿春冲他妩媚地笑了一下,轻轻地说:“你很听话。我为什么开这个餐馆?我当然不能让他把钱全部花光赌光。离婚后,我用我的私房钱,又变卖首饰,开了那片店。

“听说,你原来在美国的一家大公司里做事。”

“是的。那更是一段不如意的日子。我拼命去干,可是没有用。”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你是黄种人啊。黄种人在这里升迁的机会少得多——不管你有多么努力。”

王起明点头。

阿春接着说:“可开餐馆也很不容易。我一直在想,实在不行,关了店,干别的生意!”

王起明看见她愁容满面,转移了一个话题:“你有孩子吗?”

“我不想把我这个悲惨命运,再遗传给一个小小的生命。”

说到这里,阿春端起了杯子,挡住了自己要掉下泪来的眼睛。

王起明从来没有想珐,这个精明能干的老板娘,精神世界里又是这样空虚和悲惨,也从没有想于这样一个女强人式的女人,感情又是如此柔弱和细腻。他望着她,出了神。

“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家。”

阿春忍过了那眼泪,先站起身来对王起明说。她的眼睛看着别处。

这是一辆红色的b.m.w高级轿车。车里被她装饰得别具一格:前反镜上,挂了一副典型的中国如意;方向盘上,包裹了一层粉色的天鹅绒,玻璃窗上,还巾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洋文:“no radio”(没有收音机)、“i iove newyork”

(我爱纽约)、“be wodog”(当心恶犬)……阿春坐在驾驶座上,先是伸了个懒腰,脱掉了那双高跟鞋,一扬手扔到后座上,换上了车上备好的中国绣花拖鞋。

王起明看到这个习惯动作,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她扭过头来问。

“没什么。”他忍住不笑。

“别笑话我。”阿春起动了车,上了马路,“真羡慕你呀,回家有人疼,有人爱,哪象我,累死了也没有管。”

雪还是跟棉絮一样地一层一层地没完没了地往地上铺。

几辆黄色的铲雪车,慢吞吞地往返扫雪,路边的雪堆成了雪墙。车象在雪巷中行驶。

阿春驾着车,低速行驶。

“圣诞雪夜,真美啊!”阿春先打破了沉默。

王起明用眼角看了她一眼,觉得今夜她很美,比外边的雪景还要洁白,还要美。

单调的汽车马达声。

“你喜欢吗?”她突然问。

“我喜欢。啊,不,你是问什么?”

“我的b.m.w啊!”

“噢,喜欢,当然喜欢;这么名贵的车,我一辈子也开不上。”

“你能。”

“你说什么?”

“你能有这样的车。”

“你拿我取笑。”

“我是认真的。”

汽车开得很慢。阿春双手紧紧控制着方向盘。

她那袒露的前胸,时高时低地起伏着,显得有些紧张。

她伸出手,把空调器的温度调低了一些,又伸出手打开收音机。

汽车的高级音响里,传出了美国乡村歌曲。一边听,她一边随着那歌声小声地哼着。

“听得懂吗?”她问。

“不太懂。”

“我给你翻。”

喇叭里唱一句,她就低声为他翻译一句。她的声音低沉适度,不仅不影响那歌声,反而与歌声深沉哀怨融为和谐一体。

如果你爱他,

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

就把他送到纽约,

因为那里是地狱……

“真美,”王起明轻声地赞颂。

她看了他一眼,没有搭茬。她知道,他既是在说那歌,也是在说她自己。

汽车驶出了高速公路,驶进了小巷。

小巷的路,由于没有铲雪,路面没有。在转一个弯时,阿春要降低车速,踩了一下刹车,可没想到,车子一斜,横在了路中央。

两个人的身子同时猛地一晃。

“当心,”王起明说,一把抓住了阿春的胳膊。

阿春驾车十分老练,左右一推一挡,方向盘灵活地动了几动,车子在雪地上辗了几个圈,又上了路。

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笑笑说:“先生!我还打算要我的胳膊。”

王起明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她的胳膊,马上松开,问:“疼吗?”

“象让两只老虎钳子钳着。没有你抓着我还好办点,有你这么一抓,我怎么打方向盘!真是傻蛋!”

王起明笑着为她揉胳膊。

她没有反对,只是甜甜地笑。

车子停下了,这里离王起明家不远。但是王起明没有下车。

外面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家家户户的圣诞灯一亮一灭地闪进车来,映着阿春的脸。

阿春的脸兴奋不已又犹豫不决。

她扬起脸来,凑向王起明的胸前。两只溢满泪花的眼睛,凝视着王起明的双眸。

她闭上双眼,那鲜红的双chún,美丽、性感,颤抖着向他的chún靠近。

王起明低下头,迎合着那潮湿、发烫、红红的两片。

可能是这些到来的太突然,他全无准备。

他在吻中并同有被融化掉,反而费力地摆脱阿春的双臂,移开了那滚烫的嘴chún,扶住她,颤抖地说:“对不起,阿春,是我不好。”

阿春没有继续去吻,两行呆呆的泪,眼眶中滚落下来。

他忍不住又抱住她。

可这一次,她推开了他的胸膛。

“好啦,快下车吧。”

他又想去截她的chún,可她闪开了头。

王起明沉思了片刻。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连晚安都没说。

阿春的车并没有立即起动。

当王起明走近自家大门时发现郭燕身披大衣站在门里向外张望。

见他回来,她马上跑来,抱住他。

“我真以为你今天晚上不回来呢!”她说,子。

王起明回过头,看了看远处阿春的车子。那车子还停在那儿,他的心“砰砰”直跳。

“老板娘怕你不放心,开车远我回来的。”他说。

“她真好!”郭燕说着打开了门。

王起明在进门的一瞬回过头来,见阿春的车正在雪地中转头离去。

他的心情真不知如何形容。

夜里,他和郭燕向在床上。王起明毫无睡意,睁着眼,望着窗外。

郭燕低声地对他说:“今天上午,我给宁宁买了一套衣服。”

“嗯。”

“还有圣诞卡,明早寄去。”

“好,”

“我还给家里准备了200美金,明天也寄去。”

“嗯。”

“这个月,除了付房租,日常开销,我还在银存了七百呢!”

“好。”

“你看给你累的,越来越瘦了。趁着大减价,我去给你买条小一号的牛仔裤吧!你的腰围,由大号变成中号,现在又得买小号了,你太辛苦了。”

王起明没有回答。

“睡着了?”

这时候王起明当然没有睡着。他在回味刚才汽车里与阿春的吻。

这是他结婚十二年来,第一次的外情。

他听着妻子的话,内心非常后悔。

郭燕,多好的女人。

他觉得自己太不应该了。

半晌,黑暗中的他睁开双眼,看着已睡去的妻子的身体,心中了一阵阵的内疚。他一把抱住了她。

郭燕睡意朦胧地问:“干什么?”

“郭燕。”

“什么。”

“我爱你。”

“半夜里弄醒我,就为说这个?”

“对。就为了告诉你:我爱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人在纽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