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纽约》

第8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王起明从夜校回来,在楼下的信箱里头,取出了一个牛皮纸口袋。口袋在左上角写着“安东尼”。

他迫不及待的地打开一看,狂喜快把他噎住了。

他不顾一切地狂奔上四楼,一口气撞开了家门,使劲地喊:

“燕儿!订单!订单来了!”

郭燕擦着手从厨房里跑出来;“订单?订单,让我看看!”

“快看!安东尼寄来的订单!”

两人的头凑到一起,一边止不住喜悦的喘息,一边断断续续地念那订单上的字,不时地相互投送一瞥兴奋、激动的目光。

“一共合计,十八万的生意!十八万!”王起明喜不自禁地说,“分三个月出清,那一个月就是,就是……”

“怎么这么点帐都算不上来了?”郭燕激动地望着比她更激动的丈夫。

“算不上来了,算不上来了,”王起明笑着,“每个月,每个月……六万!六万!”

“起明!”

“什么?”

“我们,成功了。”

“没错!燕燕!我们成功啦!”

说着,王起明象芭蕾舞的演员一样把郭燕托举过头顶。“别闹,别闹!快放下,怎么跟小孩儿似的!”

郭燕接过订单,仔细地看起来。

王起明激动得在自己的房里走来走去,不能平静下来。

“十八万,十八万,十八万美金!他好的,十八万!”

突然,郭燕说了一句:

“这怎么办?”

“什么?”王起明无法从巨大的喜悦中清醒过来。他不明其意地看着妻子。

“一个月,六万多的出货量,”她思忖着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赶上我们整个厂子的出货量了。”

“那有什么不好?”

“成本。”

“你说成本。什么成本?”

“做这么多的活儿,光是买线的钱就得有七万,不,八万。

我们哪去找这么多钱?”

“八万?”

“不说钱,说人。这么大的生意,打、缝、熨,三道工序起码得有二十来个工人。工人,每个工人都得有工资,这又是钱,从哪来?”

王起明不再往返踱步了。他坐了下来。郭燕也坐下来,夫妻对坐,想着生意。

半天,王起明的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借!”

第二天一个上午,郭燕和王起明轮流在拨电话。整个一个上午,电话机快让他们打碎了。

所有的银行,不管是美国人开的、日本人开的、德国人开的,还是中国人开的,都拒绝向他们提供货款。

道理很简单:

你们两位都没有任何信用记录。

“这他妈的没道理!”王起明摔下电话,大发议论,”从来不向银行伸手借钱的人,成了没信用记录,没借钱的历史;借一屁股烂债,总是手心朝上的人倒成了有良好信用记录的了。

这理能这么讲吗?”

郭燕还在打电话。

“别他妈的白费劲了,”王起明大光其火地阴拦妻子,“这帮人都不会用正常逻辑去思维,就欠把他们银行里的钱全借光!”

郭燕打断他:“小点声!我是给我姨妈打电话呢!”

王起明一屁股坐下去,手伸伸地抓进自己的头发“哈啰,是姨妈吗?我是小燕。”

“没戏!没戏!”王起明在一旁给她泼冷水。

郭燕向他摆手,让他住口。

“姨妈,您好、我们都很好。又来麻烦您来了。是这么回事、我和起明做生意,本钱又不够;假如您手头比较宽松的话……这个生意很有前途。”

“对不起,”姨妈在电话里的声音仍然十分亲切。“最近,姨父的手头也周转不开,没有什么余头,恐怕有点为难。”

“那么,哪怕只借,一点点……”

“小燕,现在他和我手头都很紧;一旦我们手头好转一点,会给你打电话的。”

“谢谢姨妈!”

“起明好吗?”

郭燕朝王起明示意,让他跟姨妈说两句。

他紧着摆摆手。

“起明他很好,今天他上班了,他问您好!”

“也问他好!再见!”

“再见!”

电话挂断了。

郭燕也极度绝望地坐在沙发里,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

两人这么沉默了一会。沮丧,纯碎的沮丧,到手的生意就这么眼睁睁地让它飞喽?

“这美国人啊,”王起明总结性地说,“都不爱借给钱给别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兴起来的。”

“说这有什么用?想想怎么办。找美国人不行,不错;找中国人也不行呀,中人国没钱!”

说到这儿,王起明“霍”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有人,可以找打!”

“谁?”

“阿春!”

“阿春?”

“湘院楼的老板娘”

“为什么找她?”

“她是中国人。她也有钱!”

“她不会借。”“可以试试。”

说着,他走过去,拿起捏了一上午都热了的电话听筒。

“哈啰!我姓王。请问,老板娘在吗?”

对方是个陌生人:“什么老板娘?”

“阿春。”

“阿春?她不在了。”

“请问她……”

“她卖店啦!”

对方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郭燕问他。

王起明思忖片刻,马上跑进卧室,翻出了阿春留给他的名片。

他又跪下来,拨通了阿春家的电话。电话里的“嘟嘟”声音正好如同他的心跳。

听筒里传来慵懒的女人声音,“哈啰!”

不用问,这是阿春。他一听就听出来了,而且马脸就胀红了。

“请问,阿春在吗?”

“怎么,你还想起我来呀!”阿春的腔调总是不阴不阳,使你敬她畏她,又有几分温暖。

“你,好吗?”

“不好。”

“听说你卖店了。”

“对。”

“现在做什么?”

“闲着。”

王起明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郭燕。

郭燕正忙着做活儿,低着头,可他明白,她在倾听。

“我想见你。”王起明说,说起来很难。

“我也想。”

“什么时候?”

“现在。”

“在哪儿?”

“我家。”

“好,一会儿见!”

王起明挂断了电话。

“见什么?”郭燕没好气地说,“说明了借钱,有就借,不借就拉倒!”

“有希望,值得去一趟。”王起明一边穿衣服一边跑出家门。

王起明发动了那辆老爷车,急急火火地驶上了高速公路。

期望,一种迫切的希望,促使着他不断地踩油门。

这种情绪有点莫句其妙。究竟是为了能借到钱而欣喜?还是为了能马上见到阿春而激动?

他说不清楚。

那辆老爷车的化油器,实在受不了他给的过量的油门,尾巴上冒着浓浓的黑烟,驶向长岛。

老爷车停在一幢白色的靠海边的房子门前。

王起明身手敏捷,快步下了车,去按那门铃。门很快就开了。

阿春端着酒杯,出现在门口。

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黑色卧室睡衣,相当性感,她那小巧灵珑的身体曲线,毕露于他的眼前。他第一眼就发现了,她没有穿内衣。

半年没见了,她更艳丽了。

他走进门,见那地毯是粉红色的,就主动脱去鞋了。

他弯下腰,眼神就溜到了阿春那双修剪讲究的、白皙的脚上。

十个红点点闪在他的眼前。

“咔嗒”一声,她锁上了门。

当他直起腰时,一股浓烈的白兰地酒香就扑了上来。

“阿春,”他问,“你好吗?”

“我好。”

他们离得很近。两双眼睛对视着。

“你……”

王起明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阿春就热情地扑上来,用狂热的吻把他的话截在口中。

他被裹在了白兰地的香味里。

他感到自己的脖子被阿春的又臂箍得紧紧的。

“啪”的一声,阿春的空酒杯掉在了地板上。

两拥抱着,倒下,倒在了粉红色的、软软的地毯上。

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深深地吻着。

此时的阿春,真好象一团火焰,一团红红的、燃烧得旺盛至极的火焰,能融化一切冷漠的火焰。

这火,只有一瞬,就点燃了他的每一根神经,刹时间,他被燃起了烈焰熊熊。他的每个细胞,都迅速被这火焰点燃。

他俩吻着,为对方脱掉衣服。她为他除去上衣和牛仔裤;他则把她仅有的一道防线——那件簿簿的睡衣抛在地上。

那黑色的睡衣如同一片黑色的云,飘,飘落。

两个颤抖的男女,立即融合为一体。

两股至热的火,立刻燃烧在一起,把理智烧成了灰烬。

一阵又一阵温柔的韵律,变成了呼喊,一次比一次深沉。

快乐,满足,洒满了阿春那满是汗水和泪水的脸。

王起明如同一只沉睡的豹子,躺在阿春的身边,喘息。

一阵暴风骤雨过去了。

两个人并排躺在地毯上,望着天花板,默不作声。

半晌,阿春顺手点燃了两支香烟,分给了王起明一支,又把烟灰缸放到了他的肚能上能下上。

两缕烟雾,缓缓地上升,腾向天花板。

“谈吧!”

阿春吐尽了口里的烟之后,淡淡地说。

王起明觉得这样的场合,无论如何没有什么可谈的。

“谈?没什么可谈的了”

“电话里,你不是说,有个事儿要跟我谈吗?说吧!”

“……不。以后再说吧。”

王起明实在觉得干完了那种事,再来谈钱太不协调了怎么说,也不对劲儿。

阿春面无表情,望着天花板,低声说:

“我清楚,没事情,你不会来。”

“阿春,你听我说……”

“不要说那虚伪的。我知道你来准是有事情。你不会想我,不会如饥如渴的想念我,不会……”

“阿春!”

“你别打断我。你要说的,我不喜欢听。你有事情,就能想到我,这让我很高兴。我要的就是这个。谈吧!”

“可是,可是我现在不好谈出口。”

“我知道了。在美国,什么事情都好说出口,只有一件事说不出口?”

“什么?”

“借钱。”

王起明无言以对。

他佩服她的能干,喜欢她的美丽,但是更使他着迷的,还是她那精到准确的判断,和先知一样的预测。再有,她那意志,坚强甚于男子,甜言蜜语,根本无法打动她。

“我说的,对吗?”

阿春侧脸来望着他。

“对。”

王起明只好承认。对这个女人,不必耍花招,因为她早把你的心看透了。兴许,她比你自己看得都透。

阿春忽地站起了身。

“上哪儿去?王起明拉住了她。

“谈钱不能这样。钱是赤躶躶的东相,赤躶着身子谈赤躶躶的钱,我受不了。你也起来,去洗个澡吧。”

她走到楼梯口,又站住了,回过身子,对他说:“永远也不要把钱和爱情混淆在一起。永远也不要。”

说着,她上了楼。

当她梳洗完毕走下楼时,王起明也已穿戴整齐,坐在沙发里看报纸了。

“好了,”她坐在王起明的身边,“借钱是做生意?”

“对,做生意。”

“什么生意——我可以问吗?”

“开一间毛衣制造厂。”

“好,开毛衣厂,是个好主意。”

“怎么?”

“别的生意都有太大的风险,竞争激烈;开一间毛衣制造厂对你会有较好的前途。”

“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的鼓励。”

“我从来不鼓励谁。我不过是在帮助你分析,帮助你选择你的路。”

他的手在她的耳边抚摸。

她任他的手指抚摸自己。

“每月出多少货?”阿春问。

“六万美元。”

“让我算算,”她闭上眼睛,倒在他的怀里,沉吟片刻,睁开眼睛,“你需要六、七万美元的成本。”

“七万。”

“起码要这些,不然就算不上是毛衣厂了。”

“你真聪明。”

“别恭维我。”

“不是恭维,是实话实说。”

“你不该在借钱的时候,这么露骨地恭维债权人。”

“我已经把钱和爱情分开了。”

“你学得真快。”

说着,阿春离开了沙发,走到办公桌后面,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纸。

她动作果断、老练,在纸上写着什么。

王起明望着她,很难想象这个女人半分钟前还依偎在情人怀里。

阿春写好了,放下笔。

“你来签字吧,如果你同意的话。”

王起明走到写字台前,接着纸去看。纸上写着阿春借款七万美金给王起明,百分之十四的利息,分十个月还清。借据条款十分清楚,严谨而无可挑剔。

阿春对他说:“算你的运气好。我刚刚卖了店,一笔钱还闲在这里。”

“非常感谢!”

“我要投资开一间比较大的餐馆,现在正在看地点。所以,不久,我也要用钱,请你按时还钱。”

王起明十分佩服她的冷静和直爽,还有那种商人特有的气质。

他望着她的脸,想读懂她的脸,读懂她的心。

“请签字吧!”

阿春微微一笑,手一指那张借据,又补充上一句:

“趁我还没有改主意。”

王起明高兴地签了字。

阿春拿出了自己的支票簿,填写了一张七万美元的支票。

王起明望着她的脸,问:“我每月一日,来给你送钱?十个月付清。”

“对。”

“怎么送?”

“寄来。”

“为什么?我可以送来。那样,我每月的第一天都能看见你。”

“别做诗。”

“不是做诗。这是十分实在的事情。我每月一日就能见到你。这很重。”

“不。你不会有时间,尤其是在你开张的第一年里。”

“你不相信我的心。”

“不。”阿春十分理解地笑笑,绕过写字台,站在王起明身边,用纤纤指扶摸他的下颏和面颊,“你们大陆来的人,怎么都这样,浪漫。也有挺好的情感,可就是不实际。别管别的,把住你的生意。什么也不要去分你的心。”

王起明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怕她伤心,他又赶忙摆摆头。

“别装假。听我的。”阿春老大姐一样地嘱咐着他。

她把他送到门口。

他突然说:“阿春!我感激你。我,我喜欢你。”阿春又什么都理解地笑笑。

“我知道。你不要什么说都说出来。记在你的心理。”

说着,她纤指一指他的心口。

他感激地点点头:“我想知道,你怎么看我,怎么评价我。”

“你已经知道了。”

他想再吻她一次。

她一歪头,躲开了:“快走吧,你太太等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人在纽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