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蜂鸟》

作者:海外百感集
《洛杉矶蜂鸟》第01节
正文预览:

我来美国八年了。头一年在纽约,第二年转学到洛杉矶。我的专业是数学,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就到处打工,在酒吧当过调酒师、卖过人寿保险、在旅行社当过职员,后来,自己出来与朋友合伙开了一个旅行社,一直混到现在。所谓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华人,中国人一个比一个精,到哪儿都饿不死,放心好了。我对纽约的印象是“脏、乱、差”。市长成天在街上转悠(光我就两次跟他擦肩而过),也不好好管管,把这么好的城市弄得像个大垃圾站,要是北京市长早撤了。我第一次进地铁站,一股子騒味儿熏得我差点没吐出来,比王府……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2节
正文预览:

旅行社的生意不好做。我们只能局限在华人社区这个小范围内。原因很多,比如,我们的规模太小,又花不起那么多钱在英文的大报纸上做广告。其次,美国是个以“社区”为单元的社会,华人有华人的社区,意大利人有意大利人的社区,墨西哥人有墨西哥人的社区,每个社区的商业服务业都非常完备,不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吧,也差不多,像出门旅行买机票订旅馆这样的事,当然是在自己的社区里办方便,何必舍近求远尤其是洛杉矶,族裔繁多,据说一共有讲六十几种不同语言的种族。华人社区颇具规模,有几十万……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3节
正文预览:

我们这个办公楼里有几十家小公司,五花八门,做什么的都有,因为地处洛杉矶的“小台北”地区,所以以华人居多。在我们办公室的斜对门,新开张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专办移民。律师是个美国人,叫理查德罗怕逊,四十岁出头,高大漂亮,头上打蜡,看起来像个花花公子。他刚一来就挨门挨户向邻居自我介绍,请安问好。我还是头一回遇到这路人。他指着我门上的招牌,喜笑颜开地说:“哦,你是开旅行社的以后我们可以合作了。”“合作”我说,“合作什么偷渡人口”理查德放声大笑,“这可是笔大生意啊”接着又说:“对了,我的……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4节
正文预览:

真倒霉刚和周珊珊聊出点意思来,这厮一来,准得搅局。因为贵,他是从来不吃日本餐馆的,今天又是犯什么神经病呢只见大明一脸喜色,身前一个二十多岁、打扮入时的女郎引路,后面,跟着两个面目熏黑、呆头呆脑的中年汉子。他眼睛一扫,就把我给逮着了。“瞧见没有我们公司的刘总裁在里边恭候多时了,快请进”这小子搞什么名堂我站了起来。大明把那俩汉子推在前面,给我们作了介绍。一个是陈主任,一个是马局长,全穿西服,但都鼓鼓囊囊不合身,……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5节
正文预览:

理查德罗伯逊律师事务所一共只有两个人,就是理查德和周珊珊。但他们的生意很红火,主要的客人,都是从中国大陆来的。这两年从国内来的人越来越多,以前,像我来美国的时候,一是人数没那么多,二是来的人比较单纯,主要是留学生。现在可好,什么人都有,而且以什么方式来的都有(这还不包括偷渡来的福建船民),其中尤其以商务签证来的居多。任是什么秃人瞎鬼,都能弄个经理身份的证明,来美国“开展商务活动”。其实来了就不走了,要找律师把身份转变成学生或者别的什么。还有的更狂,一来就在这儿成立“跨国公司”的美国分公……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6节
正文预览:

周末的晚上,陈克文在家里搞了个,邀我去参加。他是把电话打到我家里,留的录音。根据他的说法,是“刚刚买了幢房子,请大家来玩一玩”,“人很清爽的,都在等级上,谈得来。”陈克文是上海人,自称作家,喜欢和名人打交道。他办了份中文小报,专登中国大陆的名人轶事,居然广受欢迎。他人虽极瘦,但精力充沛,好像根本不睡觉。白天办报,夜里敲电脑写文章。他那间书房兼报社办公室,四壁全是一个一个的小方格子,跟国内大机关的收发室差不多,方格子里放满了从各种报刊书籍上复印下来的资料,内容无……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7节
正文预览:

我和大明把希望都寄托在那两位东北干部身上,朝思募想,等着他们往我们的口袋里扔钱,本来说好了的:他们从美国回去以后,马上就和我们联系,可一个多月过去了,音讯全无。往那边挂电话,那鬼地方怎么也叫不通,好不容易通了一次,电话里面喀啦喀啦乱响,对方的声音小得要命,根本听不懂说什么。大明放下话筒以后一脸迷茫,说:“操,我怎么听着像俄语啊,这电话打到的苏联去了吧”他心里烦躁,就把气往我身上撒,说我正事不干,吃饱了撑的跟那帮傻逼瞎掺和搞什么鸟“文联”,“成立文联多不过瘾哪,你们干脆……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8节
正文预览:

我和埃娃第二次见面,是在一个星期以后了。那天我在她家和她睡过觉后,第二天她就出差去了纽约。这中间她从纽约打来过一次电话,我没在,她把话留在录音机里,“刘先生,你好吗”我听着她软绵绵的声音,回忆着她全身赤躶的模样。“嗯……你不在吗又去哪里花了哈哈哈……你接电话好不好我知道你在电话旁边呢。别让我显得那么傻……真不在好吧,别忘了星期六来机场接我,谢啦有时间给我回个电话,我的号码是……”我回了一个电话,是饭店总机转的,房间里没人。星期六我如约把她接回家。她送了我一条……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09节
正文预览:

圣诞节快到了。洛杉矶一点圣诞节的样子也没有,我指的是季节的感觉,按说圣诞节总得有点雪吧,这里倒好,不但没有雪,连一滴雨也不下,太阳高照,好像夏季一直延续下来,不肯结束,路上向来就不见人影儿,到了这期间,有个别商店花钱雇个人,打扮成圣诞老人的模样,站在空荡荡的街头,朝汽车里的人搔首弄姿,不仅没有增添热闹,反而更显得冷清我来美国以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是在纽约过的。我觉得那才像个圣诞节的样子。因为雪大,我还花二十多美元买了一副橡胶套鞋,套在皮鞋的外面。结果我穷得连买地铁票的钱都……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0节
正文预览:

这期间我和埃娃每星期一到两次在一起睡觉,有时在我家,大多数是在她那儿,她有一个男朋友,是在俄亥俄时认识的,已经好了好几年了,现在还在那儿念博士。我猜她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意经常夜不归宿,所以宁愿在自己家里和我见面。我有几次都正好碰到他的男友给她来电话,我很知趣,总是迅速离开她的身边,到别的房间去,让她能够畅所慾言地说亲热话。在这方面我们都心照不宣,很有默契。“我相信上帝了。”有一次埃娃突然这么说。“好事儿啊。”我说。“当然是好事啦,我信……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1节
正文预览:

一月上旬,好不容易下了几天雨,像雾一样终年笼罩在洛杉矶上空的污浊空气,短暂地消失了,天非常蓝,离我家只有一两英里的山脉,好像趁着下雨又朝前走了几步,一下子变近了,山上的草木清晰可见。不是多大的雨,却在洛杉矶造成灾害,马里布一座山坡有塌陷现象发生,两所巨宅毁坏;许多条道路被冲垮,交通堵塞严重,有一百多起车祸发生;垃圾桶、树木、鞋子、报废的轮胎等等随着水流漂到不受欢迎的地方;房屋漏雨,装修公司的生意忙起来,钞票跟在雨水之后流进他们的腰包……不知道是从哪儿弄到了一点儿经费,陈……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2节
正文预览:

理查德罗伯逊每次见到我,都要问我大明的情况。“还没有回来”他困惑不解地问。“没有。”“他在那边怎么样”“很好啊。”“中国变了吗”“你指的是哪方面”他一耸肩膀,两只手轮流在空中拍了几下,像拍一只看不见的篮球似的,然后一挑眉毛、一撇嘴,什么也没说。大概他在周珊珊和钱大明的调教下,如今已经多少学乖了些,尽量避免说出刺激我们的话。见了他这样子我……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3节
正文预览:

我实在累坏了,赵局长他们走了以后,我放倒头睡了一天一夜。睡够以后,精神焕发,心情别提有多愉快了。我决定这一天不去公司,好好轻松一下。在清晨的雾气里,我一个人开着车往圣塔摩尼卡海滩驶去。好像从来没呼吸过这么清新的空气,风从太平洋的洋面上徐徐吹来,带着潮气和一点点海腥味。沙滩上了无人迹,只在小路上有人跑步、骑自行车,或者蹬着旱冰鞋在锻炼。我在车里换上运动服装,也上了小路慢跑起来。我朝南跑了很远,可能已经快到威尼斯了,才掉过头往回跑,实在跑不动,就改成走路。沙滩上有一对男女躺……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4节
正文预览:

年初在生意方面开了个好头,接下来果然有点时来运转的趋势。老赵他们单位和我们的合作关系稳定下来,一批一批地组团赴美。大明的朋友老谢,以及其他方面也都有了动静,虽然中间波折不少,还是有最终成功的。我们忙得够呛,人手不足,又雇了好几个人。我每天看着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一片兴旺景象,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出乎意料的是,大明不仅没像我这么高兴,反倒变得闷闷不乐,一副心事浩茫的样子。开始我以为是他对我在接待老赵他们时吊儿郎当耍贫嘴的事仍然耿耿于怀,故意给我点颜色看。后来才知道满不是那么回……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5节
正文预览:

本以为女诗人金子小姐消声匿迹了,没想到她劲头大着哪,“陈克文的文联”(金子小姐语)才成立没多久,她就纠集起一帮人马,另立山头,组织了一个“南加州中文笔会”,对着干上了。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绝对令人惊叹。又一个没想到的是,蒙金子小姐垂爱,居然从电话簿上查到了我办公室的号码,给我打起电话来。这回的态度跟上次让我“坦白交代”那种口气大不一样了,第一句话就是:“喂,我是金子啊。听说你接团发财了”“怎么着,你是要给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写信,揭发……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6节
正文预览:

在第一次跟周珊珊上床失败后,我又充满信心地尝试了第二次,这种自信是从埃娃身上找回来的,我确信我在这方面一点毛病也没有。但结果还是不行。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反复告诉自己我行、我没问题,这不过是偶然的暂时的,马上就会过去的,都没用。我就像一截再也不能导电的废电线一样,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心情别提有多沮丧了。周珊珊对我越温柔、越体贴,我就越觉得自己像根废电线。我们的关系变得非常尴尬,见也不是,不见也不是,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好像要证明点儿什么,可到头来又什么也证明不……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7节
正文预览:

时间像箭一般飞过。积我三十几年的人生经验,我是这么看的:上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生活得过于圆满,情场得意,赌场就会失意,有所得,必有所失。反过来也一样。和周珊珊的关系,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搅得我心绪不宁,我甚至由此对自己在身体、心理、为人等等这些基本的方面,都产生了怀疑。但是,就在我的情绪低落到极点的时候,我却在“一夜之间”拥有了“财富”。没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笔财富了。我的沮丧心情被这料想不到的“成功”一扫而光。上帝也是不会让你满盘皆输的,有所失,必有所得……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8节
正文预览:

米雪儿交了个男朋友,也是台湾人,说是“做生意的”。有时候会到我们公司来坐坐,我们也一起吃过饭。他喜欢谈台湾政治,每天必看华语电视台里的台湾新闻,一提到那些我们不熟悉的名字就情绪激昂,喜怒形于颜色,刚开始我为了找点儿话题,还假装向他请教,后来我发现根本用不着有人提头儿,他一见你的面立刻就开讲,而且如果你不当即就打断他的话,那两三个钟头你都别想插一句嘴。熟悉一点以后,他又开始给我们拉生意,一会儿问我们要不要墨西哥黄花鱼,一会儿说弗罗里达有一块地值得买,隔天又说他要进大陆生产的车床。让我们报价……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19节
正文预览:

大明现在多数时间在北京,由我在这儿打理一切。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老谢的一个电话。老谢是大明在北京的朋友,当初我们接的第一个团。也就是赵局长那个团,就是老谢转给大明的。大明对老谢非常佩服,据他说,老谢这个人手眼通天,道行极深,在北京,只要他老谢出面,没有办不成的事。他的经历非常复杂,文革的时候被判过死刑,在马上就要将他绑赴刑场的时候,一个老上将给卫戍区打了电话,让“枪下留人”,这才保住他一条命,改判“死缓”了,所以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我都枪毙过一回了,我怕什么……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0节
正文预览:

……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阵子学校里经常搞防空袭演习,因为那时候都认为原子弹马上就要扔到我们这儿来了,为了活命,必须“有所准备”。我们学校的围墙旁边有一个洞,通着原来旧城的地下水道,因为这旧下水道早就废弃不用了,所以洞口本来也堵上了,现在,正好可以当我们的防空洞,于是就在原来的洞口凿了一个窟窿,直径大概也就一米,得弯着腰钻进去。经常是这样:正上着课呢,教室墙上装的小喇叭里突然一阵锣响,光光光光,这就是空袭警报,原子弹来了,我们呼拉一声就往外跑,钻到下水道里躲着去。当然这是演习啦。……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1节
正文预览:

我本来是计划和埃娃一起过这个周末的,所以还对周珊珊说了谎,说要陪几个北京来的生意上的客人玩儿,不能和她见面了。现在埃娃这么一走,计划全部泡汤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呀。想一想也好,就自己打发剩下来的时间有什么不可以呢我把车开到一家牛排店。时间还早,我先在吧台上坐下来,要了一瓶墨西哥啤酒。人不多,都在看电视里实况转播的篮球赛。不知为什么,我对任何体育比赛都不感兴趣。但是反正坐着也是坐着,不妨看看吧。酒保手里一边忙着,一边随着赛况而情绪起伏不定,不是叫好,就是骂“狗屎”。我……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2节
正文预览:

第二天早晨,我正在昏睡,就被周珊珊叫醒了。她显然已经起床有一会儿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手里拿着一支移动电话,说:“你的。”“我的什么”我还没醒过来,不知所云地问。“你的电话。”我一愣。谁会把电话打到这儿来找我呢我把电话接了过来。“哈罗,谁呀”“我,蔡显宗。你他妈躲到这里了我昨天找了你一整天。”“你怎么会有这儿的电话”“别问了。赶快出来,有要紧事。”……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3节
正文预览: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到了公司,我抽了三支烟,喝完了一壶茶——这还是大明从国内特意给我带来的上好的宜兴紫砂壶呢——以后,公司的人才陆陆续续来上班。我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大明开这个头儿。他的秘书王小姐敲开我的门,报告说钱老板交代过,今天上午去办点事,中午才来公司,如果有急事打他的手机。“您需要找他吗”她问。“不需要。”是她吗我望着王小姐转身离去的背影,心里嘀咕道。她就是蔡显宗派进来打入我们心脏的女特务我们平时待她不薄啊,花多少钱才能把她买通呢钱少了她不会干,钱多了,蔡显宗可……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4节
正文预览:

接下来的这几个月,可能是我一生当中最迷迷糊糊的一段时间。我病了三天,发烧、拉肚子,身上冷得直打颤。我去看了一次医生,打了一针,给了我几包浅黄色的葯面儿,说不是什么大病,主要是累的,身体机能负荷不了,不平衡了,好好休息几天就行。我吃了葯面儿以后,腹泻马上就停止了,但体温还是高,一阵一阵发冷,而且昏睡不醒。我做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梦,有两次居然梦见在小学里钻下水道的事,在梦里,有时我(做梦者)好像是一个旁观者,漂浮在上面不知是哪里的一个位置上,看到他(我自己)坐在地下缩成一团浑身发抖,嘴里嘀嘀咕……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5节
正文预览:

周末的时候,我给埃娃打了个电话,刚一通,就传来电话公司的录音,说这个号码已经取消了。我以为拨错了号,又连打了两次,结果都一样,从那天埃娃跟我赌气分手以后,我这边虽然发生了一连串变故,但时间并没有过多久。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突然搬家了吗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一,我立刻把电话打到她公司去找她。总机小姐照例问了我的名字以后,让我等一下,我等了不只一下,大概总有四,五下子吧,总机小姐才又回到线上,说埃娃现在不在。这是上午九点多。后来,我分别又在十点、十一点一刻,十二点整,下午一点半、两点多、三点……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第26节
正文预览: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和几个新交的朋友去帕萨迪纳老城的一家酒吧玩儿。这家酒吧的一层摆了几张台球桌,我们先在吧上喝了一会儿酒,等到其中的一张台球桌空出来了,就去打台球。这时,门外进来了四、五个客人,当他们从我们身边走过时,我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嗳,刘小流”我一看,原来是埃娃,另外几个都是白人。埃娃脸上有几分惊喜,我们握了握手,她把其中一个黄头发的大高个子拉过来,像拍一头驯顺的大狗似的拍着他的肩膀,说:“这是我丈夫,汤姆。”然后又向汤姆介绍了我。“嗨,密斯特儿刘,你好吗”……

在线阅读
洛杉矶蜂鸟电子书下载

《洛杉矶蜂鸟》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