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蜂鸟》

第13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我实在累坏了,赵局长他们走了以后,我放倒头睡了一天一夜。睡够以后,精神焕发,心情别提有多愉快了。我决定这一天不去公司,好好轻松一下。在清晨的雾气里,我一个人开着车往圣塔摩尼卡海滩驶去。

好像从来没呼吸过这么清新的空气,风从太平洋的洋面上徐徐吹来,带着潮气和一点点海腥味。沙滩上了无人迹,只在小路上有人跑步、骑自行车,或者蹬着旱冰鞋在锻炼。我在车里换上运动服装,也上了小路慢跑起来。我朝南跑了很远,可能已经快到威尼斯了,才掉过头往回跑,实在跑不动,就改成走路。沙滩上有一对男女躺着,紧紧地抱在一起,距离的关系,看不清楚他们的脸。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在这种时候、到这儿来抱着呢?情调浪漫?环境刺激?要的就是这股劲儿?偷情的?准备殉情?再不然是有这么一种哲学,认为在这个时间、这种地点,这么着阴阳搭配能“得气”?我真是吃饱了撑的,管这个干嘛呀。

我换了衣服,走进一家咖啡店,点了一份早餐。吃完,又要了一杯卡波其诺咖啡。不能抽烟。我付了钱,意犹未尽地又找了一家带酒吧的餐厅,酒吧靠海的一面都是大玻璃窗,我在窗边一张桌子上坐下来,叫了一杯朗姆酒,点着了香烟,太阳升起来了,高高地悬挂在蓝天之上,光线满满地拥进窗子,照着我,和一张张空着的桌椅。现在,我觉得这一切都跟我有着密切的关联,阳光、海,从沙滩上飞起的一群群海鸟和想象中的风,更甭说这杯中的美酒和吸进肺里的烟了。我连喝了三杯朗姆酒,酒和太阳光都起了作用,脸发烫。我给酒保留了十块钱小费,几乎和酒钱一样多了。给的真不少啊,我想,想当年我也是干酒保的嘛。

我信步走到三街上,那儿的游客还不多,我随便逛了几家服装店,给自己买了几件衬衫、一条牛仔裤,和一双意大利皮鞋。我花很长时间在试衣间里试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每穿上一件,都要前后左右地照镜子:撅撅屁股,抬抬胳膊,少系一个扣子试试看,一会儿把上衣塞进裤子里面,一会儿又拿出来放在外面,哪一种好?都好?背对镜子,猛一回头,瞧瞧一眼看上去的后背感觉怎么样……

回到家里时,已经过了中午了,往锅里下了面条,香喷喷地吃了一碗炸酱面。然后居然又睡了几个小时,醒来时,天已经暗下来了。

我想,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和周珊珊睡成觉。

     ※        ※         ※

我打过电话去的时候,周珊珊正要下班离开办公室。她一口就答应了我不怀好意的邀请。这倒使我觉得摸不透她了,是因为我们俩好多天没联系了呢,还是她刚好也寂寞得想和什么人见见面?或者,就因为我现在正在”运”上,干什么都顺吧。

我们去的还是山谷大道上的那家日本料理店。想起第一次在这儿吃饭的情景,好像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其实并没有那么久,只不过是感觉而已。

我绘声绘色地给她描述了老赵是怎么样一个人,讲他们听课打瞌睡和提问闹的笑话,讲我这二十多天鞍前马后地跑,排忧解难,简直像个“小媳妇”加老保姆,挣点儿钱真是不易呀。她今天的兴致好像特别高,经常被逗得哈哈大笑,也许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在她明亮闪烁的目光里充满了放荡的意味。

吃完饭,我们去拉斯图纳斯街上被我和吴锋、文化人叫做“德国吧”的酒吧。那儿布置得很有情调,去喝酒的大部分是德国裔的美国人,有一个小舞池,一个个子矮矮的小老头弹钢琴,有时也有气无力地唱几嗓子。我和周珊珊喝了一会儿酒以后,就到舞池里去跳舞。在那儿跳舞的都是老头儿老太太,大部分人的跳法是脚在地板上拖来拖去地走,也有人偶尔跳几个花样儿。一曲终了,我们回到座位上时,邻座的三个中年妇女用德国腔十足的英语对我们俩赞不绝口“跳得非常非常好!”还啪唧啪唧直拍巴掌。

周珊珊一脸坏笑,声音低低地对我说:“你还不赶快请人家跳舞,那是给你传达信息呢。”

我说:“一个个寂寞的心灵啊!”

我置那三个走向中年晚期的妇女于不顾,又和周珊珊跳起来。钢琴曲子很慢,慢得好像小老头睡着了似的。我两只手都搂在她的腰上,身体互相贴在一起,脸颊也轻轻贴着。她刚开始稍稍抗拒了一下,随后也就由他去了。

我说:“走吧。”

“不跳了?”

“不跳了。”

她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一红,不说话了。

停车场很黑。走到我的车子旁边后,我们抱在一起,吻起来。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周珊珊推开我,我们回头望望,是那三个操德国口音的中年妇女。她们一边开自己的车门,一边“曾经沧海”似的向我们友好地微笑。

我打开车的后门,让周珊珊进去,她不进,笑着挣扎。我自己先钻了进去,一伸手,把她拽进来。锁住车门后,我将她放倒在后座上,压上去,长时间地接吻,然后,动手解她的上衣。她用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胸,说“不许动”。我吻她那只手,把她的手指一一含进嘴里,自己的手则向下滑动,抚摸她的大腿,从外移向内侧,花了很长时间,最后开始剥她的内裤。她又叫“不行”,我们俩跟打架似的搏斗了一会儿,我终于放弃了努力。

我让她坐到前面去,自己也坐到驾驶位上,打着火,把车开上路。

她说:“去哪儿?”

“我家。”

“我不去。”

我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放在她的腿上,过了一会儿又抓起她的手,互相紧紧地握着。

一进公寓的门,我就把她抱起来,抱到卧室的床上。我先自己脱了衣服,又把她的脱下来,我们缱绻地抱在一起,互相吻着,抚摸着彼此的身体,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不行!怎么样也不行。我的慾念和我身体的机能协调不起来了,就像电流遇到电阻一样,或者更要命,那条电线根本就断掉了,电流达不到需要启动的那一端。真倒霉,我以前也有过这种事,但次数极少,更没有在第一次和人家做爱时发生过。怎么就偏偏让今天给赶上了呢?我试着放松,让心情平静一些,还是不行。变一下姿势,也不行,我头上冒出汗来,比刚才更紧张了,这是他妈搞的什么嘛!

“不知道怎么回事。应该没问题啊。”我说。

“没关系。”周珊珊说。

她开始主动起来,使用各种技巧让我兴奋,有些还是我从没体验过的,感觉非常舒服,但我还是不行,总是不能充分勃起,尤其是一到准备进入,就彻底没戏了。

我把她抱在怀里,一丝愧意在心头萦绕着。这一夜一次也没做成。半夜的时候我觉得我行了,把她弄醒,可到最后又不行了。早晨睡醒觉以后又重复了同样的情形,我所有的成功的感觉全没了,一度饱涨的兴奋无影无踪,倒像个挨了批斗抬不起头见人的人。周珊珊从始至终没表现出不满,但我也没指望她会是一副愉快的样子,就像通常一次好的性交以后所自然焕发出来的那种轻松愉快的样子。那是不可能的嘛。起了床以后,吃早饭的时候,她很健谈,说了好多各种各样的事,但没有一句会令人联想到这一夜的话,连喝酒、日本饭这样的话题都没有。这不能不使我感到她是在小心翼翼地回避着什么,那也就是说,她心里其实也是一直在想着那件事的。真是天公不作美,糟糕透顶了。

     ※        ※         ※

我把周珊珊送到她停车的地方,然后再分别开自己的车去办公室。一路上就像做了亏心事似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地方过了凌晨两点就不允许放车了,因此一张黄条子罚单赫然夹在她车的窗前雨刷上,她拿下来看看,二十二块五毛,说了声“倒霉”。我想说对不起,可又觉得这个词不适宜,就什么也没说,她微笑着跟我道再见,然后开车走了。

为了避免和她同时到达办公楼,再次出现尴尬局面,我先去了一趟文具店,买了一些复印纸和传真纸,提着文具口袋上了楼,走到她办公室门口时,怎么想也觉得应该进去说一说。我推开门,见她正坐在桌前涂口红,便说:“珊珊,你那张罚单呢?”她问:“干什么?”一边上下嘴chún印在一起,将口红分布均匀。我说:“给我吧,我付了它。”周珊珊一听,立刻面露不悦之色,说:“凭什么你付啊,我付不起是怎么着?”我说:“不是那意思……要是……反正你给我吧。”她说:“我吃罚单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真是开玩笑!”我一下卡了壳,臊眉耷眼地退出来。

刚进办公室,电话铃就响起来。我拿起听筒。

“老板,你好吗?”是米雪儿,声调绵软,透着愉快。

“我有什么好不好的,关键是你们好不好!”

“我们很好啊。”

“在哪儿呢?”

“今天刚刚从华盛顿到纽约,一切顺利。”

“我就不信有一切顺利的时候,谈点儿问题,谈谈困难。”

“真的很顺利哦,赵局长还跟我说,回去以后还要向别的单位介绍我们公司,办事认真实在,有专业水准,不骗人。”

我想了想,问:“崔小姐怎么样?”

“嗯,有一些状况,不过没问题啦,放心吧。回去告诉你详细。”

“要是出了问题,你提着脑袋来见我。听清楚了吗?”

米雪儿笑得很开心。“你们大陆有这种说法呀?我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好好玩哎。我把脑袋提在手里,还怎么来见你呀?”

“好玩?好玩个屁!好,好,好,好,好不好玩!”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

“老板,你今天不高兴?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行了行了,还有什么事快说,没事就别耽误了,在旅馆打长途贵着呢。”

“你要不要留一个我的电话?”明显地变了调儿,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

我记下了她的电话。最后一个数刚说完,她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坐在皮转椅上,突然觉得空得要命。越想越觉得刚才简直是疯了,我直愣愣地盯着墙上的表,从九点十二分一直盯到九点二十,什么事也做不成。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刚才写在纸上的纽约的号码。

“哈罗。”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

我说:“米雪儿啊,对不起啦,刚才我说话太冲了。不是对着你的,别介意啊。哎呀,有些事儿啊,人哪,对不对……千万别生气,回来我请你吃饭,向你赔罪。”我又嬉皮笑脸地说:“别把你大哥抛弃哦,你是我的人生顾问,特别是在和女人的关系方面,我全部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永远是你忠实的仆人。”

电话那头长时间的沉默,一点声响也没有。

“米雪儿,你真要这样惩罚我吗?好啦好啦,你不说点儿什么,今天一天我都过不好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臭流氓!”

我半天才缓过神来,再想说什么,话筒里早已是一片电流声了。臭流氓?我开始怀疑了,这根本不是米雪儿的语言嘛,嗓音也不对。那么……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声音,没错,这个声音不久前在我耳边说的还是娇软温存的细语哩。就是她,小崔!一定是米雪儿根据我的吩咐,为了便于监视小崔,跟她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米雪儿被我气跑了,正好赶上她进来接电话。我的天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洛杉矶蜂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