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蜂鸟》

第14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年初在生意方面开了个好头,接下来果然有点时来运转的趋势。老赵他们单位和我们的合作关系稳定下来,一批一批地组团赴美。大明的朋友老谢,以及其他方面也都有了动静,虽然中间波折不少,还是有最终成功的。我们忙得够呛,人手不足,又雇了好几个人。我每天看着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一片兴旺景象,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出乎意料的是,大明不仅没像我这么高兴,反倒变得闷闷不乐,一副心事浩茫的样子。开始我以为是他对我在接待老赵他们时吊儿郎当耍贫嘴的事仍然耿耿于怀,故意给我点颜色看。后来才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我大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那是个星期天,他打了个电话,说他想在自己房间里添套沙发,让我陪他去购物中心转转,“我审美眼光不行,”他说,“得让你帮我参谋参谋。”

我听了不觉暗笑,心说到底是赚了点钱哪,这小子居然也花钱添东西了!

实际上,在此之前我已经注意到他的着装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永远是一套北京“赛特”的意大利西服了,隔三岔五地,也换换样子。有时是一件花格套头衫配一条裤线笔直的料子裤;有时身上还可以,是印着迪斯尼唐老鸦图案的t恤衫和牛仔裤,但脚下却蹬着一双“三接头”黑头鞋,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我以为这些衣服也是从北京带来的,问了,才知道居然都是他在这儿买的。也真邪门儿,这些破烂货我在洛杉矶看都看不到,他好不容易花点钱,买到的却全是这个!

这天他穿的是一件白底黑竖道的混纺西服衬衣,深蓝色的全棉便裤,耐克牌网球鞋,看上去每一件都挺地道,但搭配在一块儿,还是有点农村时髦青年进县城的感觉。他见我上上下下打量他,可能心里有点毛,问我:“怎么样,哥们儿今天这身衣服配得好不好?”

“大有进步,”我说,“比原来好多了。不过吧,这件衬衣……”

“你不是让我多穿便服嘛!我这不就穿了便服嘛!又不对?”

“穿便服是对的,问题是你这件衬衣不是便服。”

“衬衣怎么又不是便服啦?”

“你这是西服衬衣,是打领带配西装外套的,既然你的裤子和鞋子都是便装,那衬衣也要是便装才相配,不能穿这种。像你现在这样穿就显得怪怪的。”

“什么他妈怪怪的,怪怪的,少跟我说这种台湾国语!”

我们俩进了百货公司。我把他带到男装部,指给他看po-lo衬衫的样子,告诉他这与西服衬衣的区别在哪里,建议他买一件。

他一看价格,直嘬牙花子:“七十五块钱,不就是棉布汗衫吗,又不是什么高级毛料,咱们国家六七十年代全穿棉布的,怎么到美国比缎子都贵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等他转到别处去的时候,我拿了一件加大号的,在柜台上付了钱。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表示一下对他的敬意。

这个购物中心里有三家专门卖家具的商店,另外在几个大百货公司里也都有家具,我陪着他逛得精疲力竭,却毫无所获。凡是我给他推荐的,他都嫌贵;而他认为价钱合适的那些,又被我贬得一无是处。我们俩不像是购物,倒像是一对动不动就会掐起来的公鸡。

他做起生意来魄力十足,从不斤斤计较,可对自己也未免太抠了,这是何苦呢!也许这样的人才能发财吧?

我说我实在走不动了,得坐下来歇歇。我们来到餐饮区,拣了张桌子,我去买了两杯冰激凌,和他对坐着吃起来。

因为是星期天,购物中心里比起平时客人稀少的冷落景象,要热闹多了。我们周围的桌子上几乎坐满了人,有白人、有墨西哥人、也有不少亚洲人。这儿的快餐也有各种不同的风味,但是味道都不怎么样,远处传来演奏钢琴的声音,由于空间太大,回声嗡嗡响,根本听不清曲调,只不过点缀着一种祥和的气氛而已。

大明露出很感动的样子,非要把买衬衣的钱给我不可,我说这可就见外了,区区一件衣服,还值得分彼此?要不是你在北京有那么多关系,本事大,咱们名流早关门了,哪会像现在这么火呀!

他没接我的话,突然叹了一口气,没头没脑地说:“唉!我真不知道来美国是不是来错了?”

我一愣,不晓得此话怎讲。

停了一会儿,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起来:“我当年那帮哥们儿在国内全发了!这才几年的功夫啊,我这次回去一看,全起来了!做的都是大生意,呼风唤雨,能影响国民经济整个儿走向和布局的,也有政治明星,当上局长的已经一大批了,还有做到副部的。对了,我跟你说宋斌了吗?这小子在海南炒房地产发了大财了,有几个亿的资产。还不错,挺讲交情的,知道我回来了,专门到北京来看我。甭管走到哪儿,那是前呼后拥啊,威风大了!我们在‘王府’吃饭的时候,他身上的大哥大就没停过,一边吃一边谈生意,遥控海南,操纵股市,好家伙,真忙啊。唉……想当年他比我惨多啦,抓起来关了一年,放出来以后,他妹妹结婚了,他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还在我家蹭过一个多月呢,那时候是要钱没钱,要势没势,眼看着人就毁了。不过这小子厉害,就这么惨,当时我劝他跟我一块儿出国,他坚决不干,我还记得他当时说过一句话,他说要想在中国做点事,就得在这儿死磕,九死不悔,一离开这块土地,就什么也不是了。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他说的话太对了!我要是一直在中国的话,最差最差,也不会比他宋斌差吧?”

我脱口而出道:“那你干嘛不回去啊?”

“晚啦!”他虽然看着我,但目光没有焦距,一副空茫的样子。“地盘全让他们占住了,插不进去呀,最好的机会也错过去了。而且……说实话,我太喜欢美国了,回国我不习惯哪!我给夹到当间儿了,现在是出不去进不来,里外不是人儿!”

我心里豁然一动,一下子明白了这些日子他无精打采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我禁不住想劝劝他,我说:“你现在不是挺好嘛,钱一点一点地也赚进来了,你规划的名流联合体实现以后,不比他们牛逼?各人有各人的路,没有统一的标准,全凭个人所好。现在换个处长给你干干,你换吗?”

他反问我:“你呢?”

“给部长我也不换哪,我就喜欢现在这种活法。”

“不一样。感觉不一样。美国有钱的人太多了,你再有钱也显不出来。而且咱们在这儿只是个黄脸儿的少数民族,再怎么折腾,也不算个东西,没有参与感。在中国就不一样了,你所做的事能够改变历史进程,你活在历史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没有那种感觉。”

“什么感觉啊?”

“我也说不上来,你应该能理解,就是吧……”他举起两只手,从耳朵根子后面用力往前一推。“咣——那种感觉。走到哪儿,咣——、咣——……明白吗?”

“不明白!”

我们俩一起笑起来。在笑声中,这个像头牛一样高大肥胖的家伙,露出了一脸天真烂漫的神情。我真希望那种“咣、咣”的声音能够时刻震响在他耳畔。

     ※        ※         ※

一个星期以后,大明又起程回国了。他说国内的事瞬息万变,非得有人在那儿泡着,随时抓机会,才能钓到大鱼。所以这次他要在北京开个办事处,轰轰烈烈地干他一番。我虽然觉得现在就这么铺张还早了点,但比起他上次回国的时候,我对他已经是充满信心了。让他想怎么练就怎么练吧。

他的情绪已经好多了,精神饱满,也许有什么新的远景规划之类的东西,又在他的想象里浮现了吧?去改变历史进程?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洛杉矶蜂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