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蜂鸟》

第19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大明现在多数时间在北京,由我在这儿打理一切。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老谢的一个电话。

老谢是大明在北京的朋友,当初我们接的第一个团。也就是赵局长那个团,就是老谢转给大明的。大明对老谢非常佩服,据他说,老谢这个人手眼通天,道行极深,在北京,只要他老谢出面,没有办不成的事。他的经历非常复杂,文革的时候被判过死刑,在马上就要将他绑赴刑场的时候,一个老上将给卫戍区打了电话,让“枪下留人”,这才保住他一条命,改判“死缓”了,所以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我都枪毙过一回了,我怕什么呀。”我回北京时见过他一次,一起喝酒,我问他为什么要毙他?他说“反江青”,然后就把来龙去脉粗略地讲了一遍,虽然粗略,还是花了个把钟头,因为这件事太复杂了,太惊心动魄了,涉及到的人全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所以听起来特别像是真的,我也就是小时候听“梅花党”的故事时这么惊心动魄过。那大老谢喝得哇哇大吐,是让手下的人给抬出去的,临到被塞进汽车后座的时候还揪住我的袖口不放,硬着舌头告诉我:“我都被枪毙过一回了,我怕什么呀?”后来他手下的人叮嘱我说:千万不能跟我们老板提枪毙的事,一提,老板准得喝吐了算,这还算好的呢,真闹起来,恐怕您就得回美国养伤去了。

这天早晨我刚进办公室,就有电话找我,我拿起听筒,那边头一句话就是:“你那儿几点呀?”

“九点。您是……”

“我老谢啊。我在德国呢,明天飞智利,星期四到纽约,星期六到洛杉矶。你派个人接我一趟,旅馆已经订好了,比华丽山希尔顿,你认识路吧?”

“认识是认识,不过离我这儿太远了,你早点让我给你找个饭店多好啊。”

“咳,我哪儿知道啊。我让他们给我订个最贵的,就给我订了比华丽山希尔顿了——这是最贵的吗?”

“是倒是,不过……”

“那就行了,不改了。你那两天没事吧?”

“没事没事。您这一趟转这么大腰子是干嘛呀?”

“谈飞机。喂,不多说了啊,他们来叫我了,现在是晚上,我们吃晚饭去,吃完了想上红灯区转转。你来过汉堡吗?来过呀,熟吗?哪家最好啊?你就告诉我头三个字母就得,准找得着……”

老谢来洛杉矶纯粹是路过,没有“谈飞机”的业务,其他人在洛杉矶转机直接回了北京。我整整陪老谢在洛杉矶玩儿了三天,我知道对他这种豪客,没别的,猛往里砸钱就是了,因为他们在国内已经玩儿惯了“最贵的”,如果在这儿享受不到同等待遇,非把美国给骂惨了不行,而且我们永远也别想在他眼里显得像个人物了。

我是头一回和老谢朝夕相处,我发现他并没有我原来想象得那么难交。他口若悬河,脑袋里装了许多看来毫不相干的东西:几本马列经典著作、《矛盾论》、《七侠五义》、国际共运史、艾特马托夫的《我的系着红头巾的小白杨》、《素女经》、金庸。但是他极聪明,能把这些东西放在一块儿互相印证,而且你要用他那套歪理一想,还真能引出意想不到的结论来,比听教授讲课过瘾多了。他喜欢唱卡拉ok,流行歌曲一个不会,专唱那些连现在的独联体的人都不会唱的苏联老歌儿,什么“红梅花儿开”呀,“三套车”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啦等等。幸亏这儿华人开的店里还真从大陆进了不少光碟,什么都有,他唱起来非常投入,嗓子虽然没受过训练,但音色极好,我估计他唱这些歌儿的时候,心里一定充满了他被枪毙的那个年代里的往事。

我带他去丽池.卡登酒店喝下午茶。我们很自然地聊起了大明。事后我仔细一琢磨,才猜到他是有意告诉我一些事的,但当时我却没想那么多。

“这小子能干,”他说,“贼着呢。我早就认识他了,一九七九年吧,我刚平反,从山西回到北京。对我的案子知情的老首长都出来工作了,我挨家去看他们,大难不死啊。我是在张司令家认识他的。”

“是他舅舅吗?”

“什么舅舅!他跟张司令的儿子是朋友。那时候他们专跟非洲留学生打交道,没事就到北京饭店里转悠,搭挂上以后,倒点儿金银手饰卖给老黑。北京饭店一般人进不去呀,他们俩就有这道行,能进去。我跟他们去过一次,坐着喝咖啡,光一条金链子,跟那老黑谈价钱就谈了一下午。我那时候傻呀,穷光蛋一个,几十年就保留下来一个金镏子,还是我妈出嫁的时候从娘家带来的呢,当宝贝似的藏着。这俩软缠硬磨,管我叫叔叔,拿走给卖了,才给了我二十块钱。他妈的!哎呀,这都成前朝往事了,真快呀!你原来跟他不认识吧?”

“认识,但没那么熟。他以前不是搞体制改革的吗?”

“搞体制改革怎么啦?就不爱钱啦?要说搞改革,我是中国第一批改革者,还是我把他带起来的呢。我以前在牢里的时候,设计过几种改造中国的方案,其中一种就是解决产权问题、加强市场机制,这是我从一九六二年包产到户那儿推出来的,一九六二年把我给饿的呀!现在证明这条道路是完全正确的,可现实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当年的想象。了不起。现在再说超英赶美的话,绝不是一句空话了。英国有什么呀,去年夏天我去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走道里连空调都不开,穷啊。你们今天能发财,也是拜中国改革开放之赐。现在的病症是一个道德滑坡的问题,人都疯了,不忠不孝,不讲信用,满嘴里跑舌头。在亲兄弟、好朋友之间都这样。大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说你们接老赵那个团那次吧,本来我都给了别人了,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让给大明了。可是他还不知足,非从我们公司的手续费里再抠出一半来,你说这像话不像话啊。当然这些事都过去了,随便说说。我也知道你们当时很困难。”

“从什么手续费里抠出一半来?”

“就是我们公司应该赚的那三万美金里呀。不是给了你们一半吗?”

“没有啊。我倒知道你们公司赚了三万,可是我们没从那里边拿到一分钱,为这个跟赵局长还闹了点误会呢。”

老谢惊讶地(事后我回想起来这是故作惊讶)说:“这么说你不知道?哦……算了算了,过去的事了,不提了不提了。”

我记得很清楚,这三万美金,据大明说,是他和老赵在一起一对,才对出来的,他还愤愤然地骂老谢暗中宰了我们一刀,现在老谢的说法却又不一样。

“是这么回事,”我对老谢说,“赵局长刚来的时候,嫌我们接待的规格低了,差点没跟我翻脸。后来大明跟他把钱一对,发现我们拿到的和他们实际上给的不一样,这中间差的三万块钱,让你们赚走了……”

“胡说八道!”老谢没等我说完就骂起来。“‘对’他妈了逼。这三万块钱我们是堂堂正正赚的,他们俩起根儿就知道,装什么傻呀!这是正常的手续费嘛。这里边唯一不应该的,就是大明不应该再管我要一万五。”

“我们公司没拿到这一万五。”

“你看看,这小子!连你都骗吧?我给的他现金哪,在王府饭店——时间、地点、钱数,我都敢当面跟他对证。你一分也没见到?那他也太黑了,你们是合伙人,又是好朋友,跟你还玩儿这套!他当时包了一个‘小蜜’,学表演的,肯定把钱都花在她身上了。我听说他为了让那女的上一部电视剧,还给剧组投了点钱嘛。”

我脑海里浮现出我硬着头皮找蔡显宗借钱的尴尬场面。

“是吗?我当时还给他借了两万块钱呢,他说要住五星饭店……”

“他住‘王府’根本没花钱,是我给他包的房间。这小子猫儿匿真多,净干过河拆桥的事。老赵是我的朋友,我把他的团介绍给大明的,结果他们勾上以后,把我就给甩了,现在什么事都瞒着我。还不是钱不钱的事,不够朋友。你们是做海运发起来的吧?关键人物是秦老二吧?这里边的事我一清二楚。秦老二是我的铁磁,没有我的面子,他根本就不会搭理大明这样的人。不是我谢某人,他姓钱的能有今天吗?”

     ※        ※         ※

大明回到洛杉矶以后,一听说老谢来过,脸上立刻露出警惕的神色,一个劲儿盘问我怎么接待的,说了些什么?我本来还想忍着,过去就算了,钱又不多,假装没这回事就完了。可看到他疑心这么重,火就起来了。我肚子里也真装不住事,一遇到情况,平时自以为高明的那些老谋深算就全用不上了。

我说:“我是把老谢当上宾招待的,你的朋友嘛,绝对没的说。不过老谢对你好像有点儿意见。”

“什么意见?”

“你们中间的事,你最清楚,我哪儿知道啊。”

大明眼珠子咕噜一转,就听出我话里的弦外之音了。“溜子你跟我还兜圈子是不是?咱们兄弟之间可不能有话不说。”

“我从来是有什么说什么,你是不是这样我就不知道了。”

“又怎么了?”

“也没怎么。要说起来,又显得我小气了,不就一万五嘛,又是八百年前的事了。不过我想你总应该跟我打个招呼,不然人家提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好像咱们俩也互相瞒着什么似的。”

大明冷笑一声,说:“又是那一万五,这老丫挺的老拿这个说事儿。怎么又跟你扯上关系了?”

“不是我,是咱们的公司。”

“公司?他怎么跟你说的?”

我把老谢的话重复了一遍。

他的反应居然和老谢当时的反应一模一样。“胡说八道!‘拿’他妈了逼。那是我个人管他借的,是私人借款,跟公司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跟接团也没任何关系。丫的怎么满嘴喷粪哪!这不是挑吗。”

我本来想既然挑开了,干脆就把他好好骂一顿,钱数虽小,这种欺骗我的行为太恶劣,不警告警告他,将来还不定耍什么“幺蛾子”呢。没想到大明的话出乎我的预料,照他这么一说,那件事就跟我毫无关系了。我一时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大明又说:“原来我跟老谢好得很,我帮他的忙帮得多了。一九七九年他刚来北京的时候,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是我给他找的房子。那时候丫一身病,我给他从协和找的大夫,给他弄的‘三联单’,要不然他非病死不可,哪儿有钱看病啊。没错,我是找他借过钱,我们俩穷的时候吃喝不分,他先发了,我有困难,不找他找谁呀。那一万五,是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找他借的,根本还不知道有接团的事呢,全花在交际上了,都是为咱们公司啊。花完了不够用,我才让你找蔡显宗借的钱。可是这一万五我从来没入过公司的帐,我想我自个儿还了他就完了,别给你增加负担。”

“嘿,这么说你倒伟大起来啦?”

“当然了!溜子我发现你特别容易受人挑拨。咱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所有的利益都绑在一块儿呢。老谢对我不满,是因为赵局长直接跟咱们联系上了,不经过他了。这不是你我当初一起决定的吗?凭什么老在中间挨他的宰呀,他什么事都不干!没这个道理。对不对?就因为这么点儿事,他居然在咱们俩之间挑拨起是非来了,真没劲。老谢这个人,我承认,是个人物,空手套白狼他是头一号,能弄到今天这么大动静,确实有两下子。但是他最大的毛病,就是外宽内忌,心胸太狭窄,容不得别人比他强。他也不想想,他刚来北京的时候,两手空空,整个儿一苦大仇深的特赦死刑犯,还不如我呢!我给他介绍了多少关系呀,现在看见我起来了,心里不是滋味儿,给我玩儿这种小动作,犯得着吗?”

这一席话,说得义正辞严,我差点儿当即向他作检查。可是只过了一小会儿,我就冷静下来了,像米雪儿说的,“如果再多一点点城府的话”……我想起了老谢跟我谈话的情景,他说起来又何尝不是义正辞严呢?其实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二位心里都很清楚,真正蒙在鼓里的只有我。但是恐怕我这辈子也别想知道真相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洛杉矶蜂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