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蜂鸟》

第24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接下来的这几个月,可能是我一生当中最迷迷糊糊的一段时间。我病了三天,发烧、拉肚子,身上冷得直打颤。我去看了一次医生,打了一针,给了我几包浅黄色的葯面儿,说不是什么大病,主要是累的,身体机能负荷不了,不平衡了,好好休息几天就行。我吃了葯面儿以后,腹泻马上就停止了,但体温还是高,一阵一阵发冷,而且昏睡不醒。我做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梦,有两次居然梦见在小学里钻下水道的事,在梦里,有时我(做梦者)好像是一个旁观者,漂浮在上面不知是哪里的一个位置上,看到他(我自己)坐在地下缩成一团浑身发抖,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不出去,不出去”。也有时那个旁观者没了,我知道自己是在下水道里,但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我伸手四处乱抓,能摸到湿乎乎的墙壁,只觉得冷、觉得那种冷变成了非常具体的东西,比如说,像大山上流下来的雪水那样的东西,一点一滴地往身体里渗,一直渗到身体内部非常深的地方。每次都冷得从梦里醒过来,有时是惊醒,有时已经知道是在做梦了,但就是醒不过来,得费好大的力气才能挣扎出梦魇,只有一次我梦见自己爬上井似的洞壁,透过长方形的洞口看到了那个院子里的景象,我又看见那个一身白衣裙的小女孩冲上台阶,扭过头来叫了一声“妈妈”。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女孩儿原来是我非常熟悉非常亲近的人,可究竟是谁,又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拼命地回忆,正当我感到立刻就要想起她是谁的时候,却一下子醒了过来。那时正是深夜,天非常非常黑,我半天没缓过神儿来,睁眼瞪着漆黑的天花板,心里难受得要命。那是一种像“时间”那样的东西,只要从身边滑过去,就再也别想把它抓回来了;是一种不能在市场上流通的、无法将它商品化的东西,你就是拥有全世界所有的金钱,也买不到手——我所失去的,就是这样的东西吧。我摸到香烟和打火机,躺在床上点了一支烟,一边抽,一边想着,怎么也无法从这种失去了什么、错过了什么的感觉里挣脱出来,想得我心都疼了。

病好以后,我和“文化人”见过一面。他一看到我,立刻大吃一惊,说溜子你这是怎么了?腮都嘬进去了,都脱形儿了,走大街上我都不敢认你。我说常言道,好汉顶不柱三泡稀啊,拉肚子拉的。他说好像还不完全是因为闹病,你看,你身上的“气”散了,不聚了,眼里没神儿。我就把最近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给他讲了一遍。讲完了,我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儿,不那么憋了。后来我又对好几个人讲过。

蔡显宗带我去见过一回律师,就是我们为告钱大明所请的律师。他是打这方面官司的专家,五十多岁,下巴上留着列宁那样的胡子,红的,头发和手上的毛儿也都是红颜色。不知为什么,我一见他就讨厌他。后来蔡显宗再约我去,我就说什么也不去了。老蔡说,你不能这样子哦,我们要好好配合他,才更有把握打赢,我说有你不就足够了嘛,我去了也是瞎耽误工夫。

蔡显宗眨巴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问我:“你不会半途而废,又原谅了钱大明吧?”

“什么话呀这是!我只是说用不着我再去见律师,没说不打官司。你耳朵有病啊?”

“那就好。”他说,“我们两个现在在一条船上了,要朝同一个方向划,不然只有一边使劲,另一边不划,船就会打转。当然具体的事情可以由我来办。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越是遇到需要打拼的事,越有精神,干劲越足,不达目的死不罢休。”

“那就请你多费心啦。有什么需要我签字的文件,你拿来我签字就是了,都听你的。”

我生病期间,周珊珊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她本来要来看我,我没让,因为我希望静养,有任何人在旁边,我都会不舒服,反而休息不好。过了一个多星期,我彻底恢复了以后,才给她打电话说可以跟她见面了。她说:“我请你吃饭吧,你现在想吃什么?”我说什么油腻的东西都吃不了,如果你能给我熬点儿稀饭,就是最好的款待了。”

我在傍晚的时候到了她家。她一看我的样子,也吓了一跳,但随后就笑起来,说:“哟,还男子汉哪!怎么遇到事儿就变成这样儿了?”

我说:“废话,我病了。”

“得了吧,我都知道了,还想瞒谁呀!”

“知道了?你听谁说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事传的还不快?谁让你们当初那么火呢。原来有多少人忌妒你们,现在就有多少人幸灾乐祸。有人还说你不是真病,是让钱大明给打得满脸花,见不得人了。”

“操他妈的。”

周珊珊用日本米做的稀饭,里面放了切成块状的红薯一起煮,入口以后有几分甜味,非常好吃。我和她面对面地坐在餐厅的小圆桌前,开始我只吃稀饭和她自己腌的泡菜,后来胃口好起来,又吃了凉拌豆腐、几块卤肉,喝了一碗鲜鱼笋汤。她为了减肥,只吃了很少一点。

“好吃吗?”她问我。

“太好吃了!我妈都没这么侍候过我。”

她笑起来:“真不害臊,你妈妈要听见你说这话多伤心啊,白养活你了。”她又说:“从来没听你说过你父母的事。”

“没说过吗?我和我父母不近。我有点儿六亲不认。”

“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

她转了话题:“哎,你和钱大明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嘛,和别人大同小异。只不过在这里边我是失败的一方。”

“不是要打官司吗?”

“打官司又怎么样。打赢了我就真赢了吗?”

我们俩一时间都没什么话说了。我的思绪漫无目的地飘着,找不到一个聚焦点。过了一会儿,我说:“来点儿酒吧,有酒没有?”

“只有葡萄酒。”

“正合适。饭后喝一点葡萄酒,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不然血都跑到胃那儿去了,脑袋里缺血,就要犯困了。特别是你给我吃了这么多好吃的以后。”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已经打开过的葡萄酒,两个高脚杯,给我倒了满满一杯,她自己则是三分之一。我们碰了碰杯,我喝了一小口,让酒在口腔里停留了一会儿,起初只是凉,接着就品到了葡萄酒带有酸味的醇香,咽下去以后,有一种从上到下给打通了的感觉。我平常不怎么喜欢喝葡萄酒,今天好像第一次体会到它的妙处。

“怎么样?”她问。

“不错。”

停了一下,我突然说:“珊珊,我们搬到一起住吧。”

她好像是一下子没明白这话的意思,然后脸变得通红,右手举着酒杯,拇指和食指来回捻动着杯脚,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杯子。

我问:“你不愿意吗?”

“是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很坚定。

我心里一片茫然。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失足落水的人,扑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抓住一块木板,却又一下子被水冲走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周珊珊抬起眼睛来看了看我,说道:“说真的,我不了解你,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也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有几分是认真的,几分是属于游戏性质的。我看你倒还不像骗子,可在我面前又总是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如果说你这副样子是故意装的吧,我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装。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对男人非常了解,但是对你,我没那么自信了。”

“实在抱歉,没想到我给你留下这么个印象。”

她又问:“你能不能实话告诉我,你为什么在今天突然提出这件事呢?这是你老早就有的想法,还是因为你遇到了挫折,生了病,一下子感到孤单了,才想到我?”

“这个嘛……”我字斟句酌地说,“不能排除你说的后一种因素,人在倒霉的时候总是很软弱的,甚至于会良心发现。坦率地说,我在生病的时候确实比平时更多地想到你。但事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那么非此即彼,你把问题截然地两极化了,而这样的问题是不能说明我的真实状态的,我……”

她忽然生起气来,打断我说:“你这个人真没劲,用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来应付我。我太了解你这个毛病了,大事犯傻,小事上心眼儿特别多。拿你没办法!”

我说:“我说的是真话,不是应付你。我这个人哪,连我自己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要什么。我东扑一下,西扑一下,结果呢……珊珊我真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特别是最近,脑子太乱了。”

“你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从来不跟我说心里话。”

“不是事实,珊珊,你这是气话。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了,你看得出来我是非常把你……把你当回事的。我现在说的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从小就有一种感觉,觉得我缺少了一点儿东西,我东一扑,西一扑,扑来扑去,就是想得到它,可是每次扑到了一样东西,拿到手上一看,都不是。”

“总算说了点儿实话。等到把我扑着了,一看,也不是。”

“我记得你给我起过一个外号,叫蜂鸟。我越琢磨,越觉得有点道理。很长时间以来,我就像洛杉矶的一只蜂鸟一样,一直在拼命地扇动翅膀,每一秒钟都以极快的频率扇动着。我以为这么扇着就能把我带到一个什么地方去、找到什么东西,所以我一下子飞到这里,又一下子飞到那里,这儿停停,那儿看看。可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找到,到头来我发现,我这么玩儿命扇乎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跟别的蜂鸟一样,从这儿飞到那儿,再从那儿飞回这儿而已,路线早已经固定了。所以我突然觉得特别没意思,特别累。也许我真就只是一只蜂鸟,再怎么扇乎,也飞不到哪儿去了。可是你说说看,一只蜂鸟的一生,有什么意义呢?”

“蜂鸟自有它蜂鸟的意义。它每年都从阿拉斯加飞到墨西哥再飞回来,你做得到吗?你的问题根本不在这里。你的问题是,本来你的翅膀每秒钟可以振动八十次,但你嫌累,对对付付地扇个五十次、保持着不掉下来就行了。”

“哎?这倒是个新说法,我还从来没这么想过呢。不过,振动八十次又怎么样呢?我就会打心眼儿里高兴起来吗?我以每小时九十公里的速度,从阿拉斯加飞到墨西哥,再从墨西哥飞到阿拉斯加,每年飞这么一个来回,一直飞到死,还不是就那么回事?有哪一只蜂鸟是自己愿意这么飞的呢?还不是由于环境、气候、吃食,简单地说吧,由于生存所迫,才不得不飞的?这样的话,你说,扇五十次和扇八十次的区别在哪里?”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个。越说越玄了!”

多少年来我第一次像此刻这样,涌起一种要向人倾诉的强烈愿望。我虽然是个爱说说笑笑的人,用钱大明的说法,还是个“侃爷”,但那不过是耍贫嘴而已。只有这一次,我突然觉得有了满肚子的话要说,我刚开了个头,正准备痛痛快快地说下去。可是,周珊珊这句话一出,一下子就把我掐断了。

在柔和的灯光下,我望着周珊珊。她的脸由于喝了酒的关系,红红的,显得仪态万方,格外美丽。已经有许多次了,我们像这样对坐着喝酒,她这时的样子最能打动我。但现在,我突然感到我的心忽悠一下子,飘走了,就像北京春天风中的柳絮一样,上上下下地飘去,离我眼前的这张娇艳的面庞越来越远。

我默默地坐着,不知该说什么好。一句话也想不起来了,连一个字都想不起来,搜尽了枯肠,还是想不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洛杉矶蜂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