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蜂鸟》

第03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我们这个办公楼里有几十家小公司,五花八门,做什么的都有,因为地处洛杉矶的“小台北”地区,所以以华人居多。在我们办公室的斜对门,新开张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专办移民。律师是个美国人,叫理查德.罗怕逊,四十岁出头,高大漂亮,头上打蜡,看起来像个花花公子。他刚一来就挨门挨户向邻居自我介绍,请安问好。我还是头一回遇到这路人。他指着我门上的招牌,喜笑颜开地说:“哦,你是开旅行社的?以后我们可以合作了。”“合作?”我说,“合作什么?偷渡人口?”理查德放声大笑,“这可是笔大生意啊!”接着又说:“对了,我的助手也是中国人,我请她过来跟你认识。”不一会儿,他身后跟着一个小姐又返回来了。我见了不禁一惊:如此光彩照人的女孩儿,还真是不多见哩!我们互相交换了名片,我看了看,她叫周珊珊。我问她:“听你说话也是北京人?”“是,你呢?”“我也是啊。”“以后多关照啦!”说完她转身就走了。不知为什么,通常漂亮女孩对我都是爱搭不理的。多说几句话也用不着上税嘛,干嘛呀这是!

没过一分钟,她又回来了。

“你是‘人大’的吧?”

“我还是‘政协’的呢。”

她一笑。“人民大学。”

“不是。”

“你认识李小罐儿吗?”

“太认识啦。他是人大的。”

周珊珊立刻露出亲切的笑容。“我说我怎么瞧着你有点儿面熟呢。你还记得十年前去密云水库吗?”

“去的多了。你说的是哪一回?”

“俩诗人打架那回。”

“哦,你也去啦?”

“李小罐儿把我们院儿的一帮女孩儿都带去了。我还记得你拉架的时候脑袋上挨了诗人一酒瓶子,逗死了。”

天下真小啊!

不知怎么搞的,世界各地到处都有参加过那次郊游的人。在芝加哥、纽约、巴黎、伦敦、阿姆斯特丹……都有陌生人一见我就说“哦,你呀!见过见过,密云水库拉架的那位……”按说一辆大轿子车最多也就能装四十几个人,莫非车上的人如今都蹿到海外了不成?

这么一说,周珊珊的矜持就不见了,透着跟我是老相识的感觉。她主动告诉我,她来美国五年了,在国内学的是物理,来美后转了行,拿了个经济学硕士,“都是饿肚子的专业”。现在干的是移民法律这一行,跟专业毫不相干,“反正什么能赚钱干什么呗!”我也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她说早就知道我在美国,当年离开北京的时候,还想让李小罐介绍她跟我联系,小罐说,“听说他在纽约地铁站里打地铺呢,根本没有通信地址。”“有这么惨吗?”“操,好几个人都在那儿看见他了,他还给我一哥们找了一个黑人妓女呢。据说他在纽约那一片儿也叫响了,没他点头,哪个流浪汉也不敢随便在地铁里搭铺。”

周珊珊说:“我特傻,刚到纽约坐地铁时,还真注意过有没有你。可是我已经忘了你长什么样了。”

这帮流氓!我一边笑,一边目光炯炯地看她。

结束谈话时,我说:“找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我想我得趁热打铁,撞到枪口上的鸟儿绝不能就这么让她飞了。

她走了以后,我琢磨了好久: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我当年在密云水库怎么就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莫非在这十年间她一下子长开了、出落了,不引人注目的过去,就像一层蛇皮似的蜕了下来,成了个大美人儿!

     ※        ※         ※

几天后,我在楼道里遇上了周珊珊。

“今天晚上有空没有,一起吃个饭?”

“好啊。”

我们去的是山谷大道上一家日本料理店。老板是兄弟俩,台湾人,小个子。因为是常客,所以都认识我。客人基本上都是华人。

一掀布帘子,里面立刻响起一片不标准的日本话“欢迎光临”,老板见我带了个陌生的漂亮小姐,精神大振,一个劲儿冲我挤眉弄眼。弟弟皮特嗓音嘹亮,震得满屋子山响:“带溜子喽——”这是他跟我们这几个大陆的弟兄学的,见到我就喊。

“为什么海内外华人都叫你溜子啊?”周珊珊问。

“是啊,这你就得问李小罐儿他们了。据这帮流氓解释,既不是因为我姓刘,也不是排行老六,他们说,是空子,就不敢来闯威虎山了,所以,我肯定是个溜子,不是个空子。至于空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神经病!”

周珊珊熟练地点菜。问她喝什么,她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清酒吧。”我对女侍说。

“撒开——”女侍叫道。

“撒开——”皮特又是嘹亮的一嗓子。

“撒开——”厨房里传出遥远的回应。

“这儿怎么跟土匪窝似的。”周珊珊笑道。

“是啊,都是溜子嘛,没有空子,你也是溜子,嘿嘿……”我干笑了两声。

突然觉得有点窘,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这人笨就笨在这儿,平时嘴皮子利索着呢,可一到关键时刻,武功全废。怪不得大明说我是废物。

“嗳,现在那俩诗人怎么样了?”周珊珊掌握了局面。

“都在外头呢。砸我一酒瓶子的那位在欧洲各国乱蹿,另一个在加拿大,连刷盘子的工作都找不到。”

“他们那次打架是为了一个女孩子吧?”

“嗨,他们里边热闹大了,讲不清。”

“你好像认识不少文艺界的人?”

“那时候年轻,谈谈艺术谈谈人生,附庸风雅嘛。现在上岁数了,那个劲儿早过去了,就跟小孩儿出麻疹似的。”

周珊珊笑起来。“得了吧,上什么岁数啊,你不是和李小罐一样大吗?”

“是啊,三十三。”

“你太太呢?”

“太太?我哪儿有太太啊!”

“离婚了?”

“我倒想离一回试试。”

“你是花心花棍,没花够呢。”

“瞧您说的!根本就没人愿意跟我。”

“从来就没有过那种感觉吗?”

“什么感觉?”

“就是想跟一个人白头到老的那种感觉。”

我不由得认真想了想。“总共两个吧。跟两个女孩儿有过这方面的意思,但都没成功,这就像……”

我的思路忽然一跳:好家伙!这哪儿是我跟她调情啊,分明变成了向她坦白交代、诉说心中烦恼了嘛!好厉害的周珊珊!她用连连提问的方式,牢牢控制着谈话的主动权,我是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三下两下,就把我逼得像个正人君子了。

可能还是因为我太老实了。不知钱大明遇到这种局面是怎么处理的,也许他根本就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局面。

女人的心机好深哪!几句话问下来,不但摸到了我的个性,还拉出了一张我的个人简历表。不失亲切,又把界线划得清清楚楚,免得我越了界,大家都尴尬。等我悟过来时,自己已经入了套儿了,悔之晚矣。

也许换了大明,他会这么回答:

“那俩诗人还和十年前一样,满世界泡妞儿,有土妞儿,也有洋妞儿,有河蟹,也有海蟹……”

“他们那次打架是为了一个女孩子吧?”

“操,男人打架,哪一次不是为了女人哪!”

“你不是跟李小罐一样大吗?”

“干什么?你想嫁给我呀?”

“你太太呢?”

“在家喂孩子呢!她绝不会知道我现在正跟一个漂亮小姐吃晚饭,而且吃完饭,说不定还有别的节目……”

对这样的男人,周珊珊之流会怎么应付呢?别担心,她们有的是办法!不过所谓谁胜谁负的问题,主动权掌握在谁手上的问题,恐怕一时也就难见分晓了吧。

“你怎么不说话了?”周珊珊问,笑得有几分诡秘。

“我有心事。”

“什么心事?”

“我在想,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我怎么做,才能赢得你的好感。”对头!一次突破性的尝试。单刀直入,省了中间多少麻烦事呀。

“想好了吗?”她一点也不慌。

“还没有。也许我该说,我特别有钱……”

“是吗?”嘲讽地。

“当然这搁别人身上有效,搁你身上就无效了。也把你看得太俗了哈?”

“我本来就俗嘛。”

“我这人吧,心眼儿好,为人厚道,要多老实有多老实。你说我是不是太老实了?”

“你呀……”

“告诉你吧我是貌似忠厚内藏姦诈……”

“有那贼心没那贼胆。”

二比0!我又输一局。

“干杯!”我说。

周珊珊一口就喝干了盅里的酒,看得出来酒量不小。喝过酒以后,肤色微红,目光明亮,更显得光彩照人。我真忍不住想伸手摸摸她。

“你知道吗?”她说,“我结过婚……”

“哦。”

“所以我对男人太了解了。”

“你指的是……”

“在我脑子里,把男人都分好类了,好像装在卡片盒里的卡片,遇到你这样的,我立刻就能判断出属于哪类的,好比是b类的吧,我哗啦把b卡片盒拉出来,一查,准没错。再把你做张卡片,放在b盒里……你知道吧,没有不在我这些卡片盒里的。”

我操,这简直是挑战了!

“你离过几次婚哪?”

“一次。”

“跟多少男人睡过觉?有二十个吗?”

“你喝多了吧?”

“才一次婚、二十个男人,你就敢放这种狂话啦?我告诉你……”这时,门口的布帘一掀,钱大明进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洛杉矶蜂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