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101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我心里似乎还在等待什么,可也确凿地明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等待,来加拿大三年,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几次下了决心去订机票,但想到这是一去不复返的航行,又犹豫了。毕竟,在这片土地上,我度过了这么漫长的岁月。

圣诞节后赵文斌开了工具车来找我。我说:“就那么忙着赚钱吗,同乡聚会也不见你的影子毛!”近一年不见他,才知道他太太又生了一个儿子。他接到了一个室内装修的业务,要我去帮几天忙。我说:“你找别人好了,钱这几年我都赚怕了。失业的人一抓一大把的,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他说:“别人也找过,还是熟人好些。”我说:“三年多我什么也做过,倒是装修没拢过边,别把你的事做坏了。”他说:“跟我走就是,也不必谦虚这么一大堆。”我说:“真的我这几天就要订票回去了。”他说:“十天之内总不会走吧,走之前赚张机票有什么不好。”我拗不过他,只好去了。到了那里才知道干活的就我和他两个人,一直还以为他开着多大的公司呢。中午他开车去买快餐盒饭来吃了,我说:“明天要你太太做了饭带来,反正有电炉热热就是。才赚了多少钱呢,每天这样买饭!还开车出去,费工费油的。”他说:“我前后请过十几个人,别人还只嫌饭不好,第一次你这样说。几块钱一份的饭,其实我自己心里也舍不得吃,只好陪着吃了。”第二天他就带饭来吃了。

干了几天才知道装修是这么难干的活。主家要求极苛刻,几乎是用画画的细心做出来的活,还不能使主妇满意,好几次我差不多都要绝望了。在巨大的压力下做了二十多天,把那家装修好了,临交货还提了无数的意见。赵文斌付给我一千多块钱,正好是我自己心里算出来的那么多。他够朋友,没在工时上玩一点小手脚。他还要我去做另一家,我坚决推辞了。我说:“真的佩服你,有勇气做这个行当。这二十多天我不是老板都是提心吊胆过来的,想不通这么大的压力你怎么承受的。她那样刁起来,你还只陪笑,我在旁边都想扇她个耳光了。她数你的不是的时候,我在心里祝愿她生崽没屁眼。”他笑笑说:“没办法呢,条条蛇咬人,开餐馆也咬,开店也咬,这一处不咬那一处咬,都一样。”我说:“是的,是的。你这么一说我更应该回去了,我心理承受能力不能跟你比。”他说:“你要想清楚,真的不返回来?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我说:“想了三年多我没想清楚!”

年三十晚上我去多大看联谊会组织的春节文艺晚会,在这一年一度的晚会上可以看到水平非常高的表演。许多国内知名的艺术家改行谋生去了,也愿意有这么个机会登台献艺。我去得早,坐在第二排。一会儿领事馆的总领事也来了,就坐在我前面。快开演的时候我回头望去,看见思文坐在后面不远的地方和人说笑。我脱衣服占了位子,心里对自己说:“解个手去。”满场绕了一周,模糊地希望看到张小禾,却没有看见。有人招呼我,是多大一个同乡。他过来神秘地对我说:“看见没有,徐丽萍后面那个人今天终于出场了,是个香港来的老板。”要带我到演员化妆室去看。我说:“他有本事赚到钱,活该他享艳福。只是你就失落了。去年圣诞节在老孙家里,你还为徐丽萍辩护那么多,吵了一架,白辛苦了一场。”他说:“他妈的博士读完了还是要想办法做生意去。搞研究?那要当得了和尚的人才行。”

演出到中间的时候,胡晓平唱了《蝴蝶夫人》,我也听不懂歌剧,出于对名人的景仰鼓了掌。接下来是一个双人舞。我怎么看着两个姑娘中的一个身影有些熟,回想是不是去年看过她的表演。去看她的脸,化了妆又闪来闪去看不真切。我忽然恍然大悟,那是张小禾。她跳舞跳这么好,我从没听她讲起过。看她小腿手臂在灯光下闪动着眩目的洁白,我有点得意地想到那是自己曾经历过的。眼睛看花了,心中又生出许多不可告人的回忆,又奇怪自己在经历的当时为什么对那种美好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受。音乐嘎然而止,台上两人做出一个漂亮的造型。台下一片掌声,我却盯了舞台两侧的侧门,看张小禾下来。一会儿张小禾从右边侧门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矮胖胖的男人迎上去接她手中的衣服。张小禾一让,那男人还是接了衣服跟在她后面走,挺顺从似的。我记起她跟我提起过一个当地华人,不知是不是他?这时我心中的得意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尝,就被一种剧烈的铺天盖地的痛苦覆盖了。我盯着张小禾,看她从后面的侧门出去了。我呆了似的盯着那张门有几分钟,视线越过了后面几排的一个姑娘。她以为我如此放肆地盯着她,明显地把头一扭,显出气恼的神情。她这一扭提醒了我,我猛省过来,转了头仍看着台上。我浑身的皮肤着了火似的炽热,血一股一股沿着无数的通道往头上涌,裹挟着无数小钢针要从太阳穴往外奔突。眼睛也潮起来,看台上一片模糊。这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事,但一旦看在眼中却无法接受。我再也坐不住,一分钟也无法忍受,蓦地站起来,弓了腰走到过道上,退到后面。我真的很为张小禾惋惜,我甚至宁愿她回过头去找原来那个人,心里恐怕还好受些。

这时我强烈地意识到如果今天不跟她见一面,今生今世就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前几天我到多大教育学院去过,想最后偷偷地看她一次,没有见着,才知道她已经毕业了。我紧张地思索着是不是该去见这最后一面。一会儿觉得惭愧,人家已经是人家的人了,还往前凑什么凑呢。一会儿又觉得自己立起也高高大大,那个人纵使有钱,又怎么样,钱又不是上帝本人。至少,我得去问个明白,那个神秘的电话和那个神奇的幻影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我从侧门走了出去。外面是一个厅,厅那边是一溜房子,有间半开着,门上贴着“演员休息室”几个字。我慢慢踱过去,从那门口经过,斜着眼往里面一瞧,看见有人在化妆,有人在吃东西,嚷嚷的一片,没有看见张小禾。我又回头走过去,看看厅里没人,侧着身子伸了一只手把门慢慢推开些。又一次从门前经过,瞟见张小禾正和另一个姑娘说什么。我不敢叫她,退到厅的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了,等着。一会那男人出来站到门口,我望着他,觉得眼睛里火辣辣的像充了血,就要喷射出来。我一会儿想象着自己怎么从容地走过去,突地起脚把他扫在地上,一会儿又想象着张小禾就躺在他怀中娇声软语。我站起来把手往那边一比划,估计着他也就齐自己的肩高,忽然勇气大增。等他进去了,我口里轻轻吹了几下,就把《末代儿女情》的主题歌吹了出来:

    ……我本有心,我本有情

    奈何没有了天,爱恨在泪中间,

    聚散转眼成烟。

    秋风落叶飘满楼,儿女情长谁捉弄,

    这次远行没人相送,看来只有挥挥衣袖。

    飘啊飘啊飘的风,吹的是谁的痛,……

这歌张小禾是熟悉的,就在去年这个时候,几十集电视剧我们一起听了几十遍,我也经常含在口里吹着。果然还没吹完,张小禾站到了门口,看见了我,一怔。我们在厅的两边互相注视,沉默着,不动,都显出严峻的平静。在这沉默中我强烈地感受到了生命的沉重。这样有好一会,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我忽然笑了,把右手放在腰部,食指勾动几下,一边往楼梯口走。头也不回,我知道她跟过来了。我下到楼梯中间,倚了扶手,等着。她出现在楼梯口,我仰望着她说:“好漂亮哟,装饰得这光闪闪亮晶晶的,都认不出你了。”她说:“你一开口就是一把刀子,割得人好痛。”我说:“我骗你吗,骗你我也是王八。”她笑了。我说:“看你跳舞我眼也看花了,忍不住想看你一眼,最后一眼。过几天我就走了,机票已经订了。”她说:“演出完了你在街口那家咖啡店等我,我还有个集体舞节目。”我说:“那我就不看了,看见了别人我心里难过。”她苦笑一下。我说:“你来不为难吗?别人会准你的假吗?”她说:“你只管去,我说来就会来。”

我在冷风中走着,踩着冻硬的雪。街上空空荡荡的没人,偶尔有几辆小车来往。我把口哨吹得更响些,又对着路灯缓缓地哈出一口白气。走到街口,果然有家咖啡店。我从门口往里一望,光线暗暗的看不清什么,轻轻地响着音乐。又继续往前走,看着那一片天,高高的有些神秘,看不透似的。我心里想着,这天不就是氮气氧气吗,有什么神秘呢?可这样想了还是没有摆脱那神秘感,心中有鬼似的。怎么这世上就有了个天,又有了个地,有了白天让人工作,有了黑夜让人睡觉。有了男又有了女,有了快乐又有了痛苦。我望了那一片蓝黑的天,陌生而崇高,越想越觉得这世界奇怪又可笑。无限的世纪消逝了,天还是这片天。想来古代的哲人圣贤也曾这样望了天,心中无限涌动无穷追问。那些终极意义的追问从来就没有结果,也永远不会有什么结果。我躲到树的阴影下,瞧瞧四下无人,猛然发出一阵自己也不理解的大笑。糊涂的人是幸福的,怕只怕难得糊涂。走远了我又转回去,一个人迎面走来,叫一声:“高力伟吗?”我抬头一看,是周毅龙。他说:“你怎么才来,演出都要完了。”我说:“你不看完就走?后面还有集体舞呢。”他说:“看着心里突然就闷得慌,出来想吐口气,就没进去了。”我说:“这几个月你到哪里去了,打电话也没人,影子毛也抓不到一根。”他说:“老地方,你介绍去的,说说又快有一年了。你这几天就回去,是真的吗?”我说:“你也知道了?消息跑这么快!就是这几天了。”他说:“你现在是知名人士了,今天报上都登出来了。”我说:“别人这样说呢,我当他是开玩笑,你说就是骂我了。一条河里洗过澡,谁也见过谁的东西,是不?”他说:“你下得了这决心回去,对我心里冲击很大。我也想想是不是不熬了,把心一横就走!佩服你的决心。加拿大有什么好,最大的好处就是来一趟不容易!”我说:“你也说得太损了点,这是世界上最适于生活的地方呢,我只怪自己没有雄心壮志。”又说:“你打算怎么办,还这么下去?”他说:“谁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世界就像一张网把我网住了,要有一点小突破也那么的难。暂时就这么熬着吧。”我说:“我听你这话都有三年了,再过三年,‘暂时’两个字就别说了,一辈子就那样了。”他叹口气说:“老高,你就这样看死了我?我怕是真的没什么戏了。”我说:“真有本领的人这个社会还是不会埋没的。”他说:“也要用得上。”又淡淡地说:“可能过不久我也步你的后尘了。孩子,让赵洁带着吧。我原来还担心不带小磊回去没法向我父亲交待,他最爱这个孙子的。上个月知道父亲早就死了,都死了快一年了,这我也就放心一点了。”我叹口气,不知说什么好,他又拍拍手套说:“那就这样告别了,不送你了。”我说:“就这样了。”他默默挥挥手,转身去了。我冲着他的背影说:“好自为之!”他头也不回说:“ok!”背影在夜里模糊起来,是白色雪地上一个蠕动的黑点,只听见他在唱:

“跛子要跳舞,哑巴要唱戏,

瞎子最爱耍杂技,聋子要听收音机。”

渐行渐远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