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15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对那天的事情我完全没有料到,然而发生了。事后回想起来,我仍然疑惑为什么那样一件小事会在自己心中产生那样绝望的感觉,人常常会连自己也难以理解。和思文结婚这几年来,我们争吵过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有认真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也没有感到两人之间已经不可理喻已经无可奈何。我还常常有意制造一些小小矛盾,使平静如镜的生活湖面也有轻微的碧波荡漾。如有时她要我陪着上街,我偏说不想去,一定要听她诉说别人的丈夫多么有耐心,外面天气多么好,商店的东西多么诱人,直到她拉下脸来,我才恩赐般的姗姗起程。又有时她要我到她家去,我马上说前不久刚刚去过,等她说尽好话作出种种许诺,我才勉强同意。哪怕是她出国之前发生过几次真正的争吵,我也不觉得自己就丧失了主动,因此也不必认真。然而这一次,我却产生了真正的无奈之感,随之也对她产生了一点厌恶性反感。我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那心灵的轻轻一动,就预示了一种完全相反的感情方向。那天晚上,思文说要准备写论文了,要我把从国内带来的资料找给她。我很高兴地说:“你快写,明年离开这个地方。你快写叫你外婆奶奶也做得。”她说:“外婆奶奶,我不喜欢听!”

我说:“一高兴忘记就把你叫老了,叫你小姑娘你喜欢听不?”我从箱子里把资料找给她。我在国内的时候她写信给我,要我从三个可能方向去为她的论文找资料。她所列的方向都很狭窄,我花了十多天在图书馆反复查找,复印了二三十篇文章。她接了资料吃一惊似的说:“这么一点,我以为有多少呢!”她说着比划了一个厚厚一摞的手势。我说:“你列出的方向,要找的我全部找了,几十年前的杂志都翻到了。”她拿了资料在灯下一篇篇翻看,我坐到床上去看《历史分析方法》。她把那些资料翻得哗哗的响,脸色越来越难看,我用书挡了脸装作没看见。突然她把那些资料往地上一扫,站起来说:“garbage,garbage,all g arbage!”我放下书看着她不做声,撇嘴嘲讽地望着她。她更加生气,跺着脚去踩那些资料,又踢得到处都是,然后双手搂起来抓成一团,塞到字纸篓里。

我感到非常意外,这不是我认识的林思文,我无法回避心里涌动着的那种疏生的感觉。我又感到了一个男人在不能过一种有自信的生活时的悲哀,这悲哀迅速地化作一种抗拒的心理冲动。到加拿大来这些日子,我在屡屡碰壁之后,已经在心里承认了自己的无能,承认了现实的冷酷,任何一件事在尚未开始之前我就准备接受否定的结果,只有对思文我不是这样想的。毕竟她是我的妻子,我在心里很难以现实的态度去看待两人的关系,也没有任何随着环境的变化调整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的心理准备。至少她可以理解,我的能力不必在这个社会得到证明。现在我觉得现实又以不动声色的冷漠向我逼近了一步。

我默然望着她,把她的举动看作一种表演,平静中带着一点忧伤一点嘲讽。她怒气冲冲地望着我,用挑战的眼光回答我的冷漠。我不动声色,心想,她一点都不傻,她能够理解我目光中的冷漠和轻蔑。我知道她在期待着我的反击,这样她的怒气的进一步爆发就有了足够的动力。我偏不生气。对视了一会,我干脆把目光转开了去,又开了门准备下楼去。她挡到门口,把门用力一拉,压得我手指生痛。我火气一冲,点着了似的要燃烧起来。但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又压了下去。我从容地走到字纸篓边,弯了腰想把那些资料捡起来。她象终于发现了挑战的方向,冲过来推开我,把套在字纸篓上的塑料袋扎起来,“蹬蹬”地跑下楼,丢到垃圾桶里去。我抱了头坐在椅子上,脑中空空洞洞一片麻木。她也坐在那里,怔怔地望了灯出神。桌上的小闹钟合着心脏跳动的拍节,发出清脆的声响。我斜了眼去偷看她,觉得她是另一个人与我没有关系。怎么可能呢,我的妻子我却毫无办法。这事情何其荒谬又何其现实,荒谬得难以理解又现实得无法摆脱。人世间一定有许多这样的故事,两个最亲近的人却相距最遥远最难沟通最难理解。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呵欠涌上来,我又感到了自己的存在。我开了门走下楼去。和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冷落她,也折磨自己,我在这含蓄的报复中感到了快意。窗外几个小孩敲着窗子,鼻子贴在玻璃上,举着手中的啤酒瓶,想问我有啤酒瓶没有。我对他们做个吓人的鬼脸,他们也对我吐舌头做鬼脸。我又嘻嘻地笑,他们也做了笑脸。我拉上窗帘,他们又敲一敲玻璃,走了。我轻手轻脚走进厨房,把思文丢掉的塑料袋打开,把资料拿出来,压在沙发下面。三楼的那对少年男女从外面逍遥回来,安妮嘻哈着问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躺在沙发上。我说,学你丈夫的,吵架了就在这里过夜。两人爆发出一阵大笑。男的说,今晚我们不能吵了,再吵我只能睡地毯了,“so dirty!”说着两个搂抱着上楼去了。

半夜的时候,我被一只冰冷的手触醒了。朦朦中看见思文站在那里。我又闭了眼装睡,她说:“都看见你眉毛动了。”我忍不住要笑,说:“别吵,我睡得好好的又被你吵醒了。”她说:“上楼去,这会着凉的。”我说:“着了凉也不关你的事,我自己凉自己的。”她说:“不关我的事,谁带你去看医生呢?跟你说好的,你就别再固执。”我还赌气说:“你以为我是小孩子,你拍拍左边我就左边走,拍拍右边我就右边走。”她说:“你躺在这里,我也睡不着。你不生气了好不?你生病了买葯又要花几十几百块钱呢!”我说:“我身子骨棒,病在我身上扎不住。”她说:“跟我充什么好汉!”说着把我用力一拉。我起来跟她上楼说:“把我瞌睡吵醒了。”她说:“说什么都没有用,求你也没有用,一说要花钱剜你的肉你就怕了。”我挣开她的手说:“那我还睡回去。”她一把拖住我,笑着说:“高力伟,你好玩,真的很好玩。”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思文不在了。我走出去,听见厨房里有琐细的声音。我轻轻走下几级楼梯,弯腰探头一看,思文正在垃圾桶里翻找。我心里好笑,故意弄出点响声,又把楼梯踩得“咚咚”响走下去。她马上回到电炉边,从冰箱里拿了牛奶去煮。我说:“干什么呢?”她说:“煮牛奶。今天早上吃牛奶麦片粥好不?”我望了窗外说:“哦,煮牛奶,牛奶在垃圾桶里。”

她不好意思笑笑说:“那些资料呢,你捡到哪里去了,我想再看它一看。”

“还看什么,garbage,all garbage。”

“你是男子汉胸怀就宽广点,跟我这样的人认什么真生什么气呢,你知道我一气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

“这倒是你的新脾气,在加拿大培养起来的,你别急,马上我就会适应了。昨天还是有收获,起码我知道了,你一生起气来就什么都不管了。”

“高力伟你不要太敏感,我是,是心里着急,只想赶快写完论文离开这鬼地方。你不也想早走?”

我说:“你急找我生气,我急又找谁,找逊克利尔成吗?──资料在沙发底下。”

喝着麦片粥她又说:“明年你真的准备走?”

我说:“跟你开玩笑呢!这里再多呆一年,我得不得神经病也难说。”

“书你也不读了?”

“读?读个鬼屁!奖学金能骗多久骗多久暂时就这么骗着。”

“那太可惜了,你会后悔的。”

我说:“要后悔只后悔到这鬼屁地方来了。心呢,天天下油锅一样,煎也煎焦了。要不挖出来你看看,真的焦了。”

她笑了用勺敲着碗说:“吃不下了吃不下了!这么说是我害了你了!”

“别的都算了,你把论文快点写完就是做了善事积了德。我恨不得今天就到多伦多去。”

“那你不走!”

“要是我英语好有手艺,我不走?那么大的城市,好恐怖的。”

她说:“不是放不下我呀?”

“放不下你,你气得我好!”

“你个男子汉呢,记仇记这么久!”

说着丢了碗把头伏在我大腿上说:“这次我不对,你胸怀好宽广,原谅了我这一次,我下次改正好不?”我看着她的后脑勺心里挺不自然,又没想到她会这样,含糊着说:“好,好,好啦,好啦。”她侧了头仰起脸说:“你真的原谅我没有你说清楚。”我说:“好好好,就这样了。我洗碗去。”她抬起身子说:“你说清楚一句话,就让你去了。”我说:“我本没往心里去,这些小事我还放在心上?你一定要我说,我反而就不说了。这你是知道我的。”

她说:“变得好倔个人!反正你已经答应我了,下次再提昨天的事,你就不是男子汉。”

“绝对的,绝对。你现在又记得我是男子汉了。再别说什么男子汉男子汉,太羞人了。这三个字,我都担当不起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