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30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那天上午正在房子里枯坐,思文从学校里打电话回来说:“赶快来,有希望了,赶快来。”我看她兴奋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莫名其妙,问:“什么事有希望了,说清楚点。”她连声说:“工作工作,工作。学校里刚出了一张招人的广告,是一家有名的餐馆,part time和full time的都要。”我一听就冷了半截说:“很有名的餐馆怎么会要我?”她放低声音说:“刚才我看见没有人,把广告撕下来了。”我骑了车到学校,她已经站在教学大楼门口等我。她说:“我陪你去。”我说:“地址给我,我自己去,你去了别人以为我这么没有用,反而对我没了兴趣。”她说:“总有几句话你会听不明白,我站在旁边不做声,这可以吧?”我要她搭在单车后面,她说:“一地的雪,危险吧?”我说:“你的命那么要紧,要死也有人陪着你。”她说:“有雪轿车煞不住,一下就撞到你身上来了。”我说:“不怕。我不怕车,车怕我。”她同意了说:“那命就交给你处理了。”

这次的顺利大出我的意外。和老板威廉谈了几句,填张表,马上就决定了。这是遍布北美的一家很有名的快餐联琐店wendy”s的一家分店,起薪每个钟点四块二毛五,全职,第二天就上班,工作证以后再去移民局补办。老板放了操作程序的录象给我们几个人看,我听不太明白也大致看懂了,不难。出来了思文在餐厅坐着,我告诉她明天上班。她说:“好,这下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的工作很简单,(以下略去1400字……)。

这样过了两个星期,支票发下来只有二百七十多块钱,算下来每天只有二十七块钱,比奖学金多不了多少!我在心里算了,每天七个小时,再扣了税,倒也没少我的。好不容易谋来一份工作,累得跟牛一样喘,就这点钱!我开始怀疑“外国老板宽厚些”这种说法。中国老板再厉害,还能厉害到什么地方去!我把这种想法跟思文说了。她说:“你要想办法偷懒,老板管你死活呢。”我说:“你比资本家还聪明些,偷懒?你以为这是在中国吧。”她说:“你不怕,下次葛老板来拿豆芽,我问他一声。”葛老板是新发展的豆芽顾主,在郊区开了一家餐馆。没有办法,郊区我也得去了。

这个星期威廉安排我做早班,六点半上班。早班只有一个人做,在九点钟其它人来上班之前要做完十七件事,这些事都按顺序写在一张纸条上在墙上贴着。威廉指了那纸条问我看不看得懂,我说看得懂,心里想着明天早上带本词典来。我很高兴,不必在别人的目光下工作,这使我有一种自由的兴奋。威廉把钥匙交给我,我捏了钥匙想,这老头倒挺相信人,这么大个餐馆他也放心。第二天凌晨五点半我被闹钟闹醒,挣扎了爬起来,迷迷糊糊煮一杯牛奶冲蛋喝了,推着单车出了门。风象刀子一样刮过来,渗到衣服里面去,把身上的热气都卷走。熹微的星光下伸展着一条白色的路,在一片寂静中单车擦着雪地发出均匀的沙沙轻响。骑到半路我的手冻僵了,握不稳龙头也捏不紧刹机。我怕迟到想坚持一下,遇到一个下坡直冲下去,手想捏刹机怎么也捏不拢去。越冲越快,风在耳边嗡嗡地鸣响。我想今天要摔个大跟头了,心里有一种想跳车的冲动。快到坡底我看见路边有个大雪堆,就对着雪堆冲去。单车插进雪堆,我往前一冲,身子从龙头前飞出去,扑在雪堆上,头埋在雪堆中。我一滚,滚下雪堆,伸伸胳膊跺跺脚还没有摔断,我放了心。脸上湿湿的有什么流下来,我脸已经冻麻木了感觉不出什么,以为是血,脱了手套在脸上抚一把,只是一些雪水。我把另一只手套也脱下来,都扔在雪地上,撮了两只手在嘴边哈气,气在冷空气中泛着白色。还是不行,我解开羽绒衣,把双手交叉了从腰部贴了肉插到腋下,冷得身子一抖一抖的。我夹紧了双手,蹲下来缩成一团。风从衣服的缝隙中灌进来,我又蹲着转过去背对了风,把身子缩得更紧。一辆小车开到我前面不远的地方猛地刹车,后车门打开,一个年轻女人抱了一条狗下来,生着气往回走,一个男人从前门下来,追上那个女人想拖她回车上去。俩人推搡着,大声争吵。男人把女人摔到地上,女人还是抱紧了那条狗。我蹲在那里喊:“you can”t treat her likethat!”男人四下张望,看不出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我又喊了一句,他才发现雪堆边那儿原来蹲着一个人。他对着这边叫道:“none of your business!”把女人拖上车开走了。

我心里估计着时间已经来不及,怕威廉第一天会来检查,又想起他也不用来,只看我打的卡就知道我迟到了没有。把贴肉的手指活动一下,能够弯曲了,抽出来,把羽绒衣拉上,套上手套,把单车从雪里拔出,心想,这堆雪今天救我命了,对着那堆雪把头点了几点,骑上又走。到了餐馆威廉并没有来,我把灯开了,打开冷藏室的门把生菜西红柿搬出来。忽然想到老板剥削我太厉害了,捞回一点也是应该的,就摸了一个大西红柿吃了,想着现在西红柿三块钱一磅,这一下吃掉老板一块多钱。又把纸盒装的小盒牛奶喝了一盒,把盒子丢到垃圾桶里用菜叶盖了。两样东西吃下去,肚子里冰冷冰冷的。我按了规定的程序尽快地做事,用机器切了两箱西红柿,又配了三十多份生菜……等我把事情做完,上班的人就来了。

这天思文告诉我,葛老板今天又来拿的豆芽,我的事也讲了,他还有兴趣。思文说:“他问我你能不能做,我说豆芽都是你发的。约好明天接你去看看。”我说:“钱怎么付?”她说:“跟他讲好了付现钱,还是四块二毛五一小时。”我说:“好,想提醒你又忘记了,亏你还想到了这一点。”第二天葛老板开车来了,他四十来岁,瘦瘦小小。我心想:“开餐馆的人还营养不良吗?”想到自己要去他手下讨生活,有点别扭。很奇怪去威廉那儿做事却没有这样的感觉。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二十多分钟,我还想每天骑车回来呢,看来不可能了。在车上葛老板告诉我,他来十多年了,刚开始也打工,也发过豆芽,后来自己租一家餐馆做了,生意很好却太辛苦,又把餐馆生意卖了去做灯具生意,一年亏了十几万,还是回过头来搞老本行,上个月才开张的,餐馆取了个名叫龙─88。又说,要找加拿大人做工两百个都有,但他们不会用中国的刀和菜勺。

到餐馆看了,我说:“我明天来。”葛老板告诉我在哪里搭车,又告诉我在这里吃住全包,就住在楼上一人一间,人工每星期付一次。回来后我按思文的主意给威廉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搭朋友的便车去多伦多玩几天,请一星期的假。他问我回来还去不去上班,我说还去,只请几天假。他说等我的电话。不知道葛老板那儿会怎样,我不能不留条后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