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31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葛老板的餐馆在一个叫greenwood的小镇,小镇有几千人,就这一家中国餐馆,斜对面是一家肯塔基炸鸡店。这儿是一个海湾,海湾的浅水中泊了许多私人游艇,冬天都湾在那里。沿着公路两侧各有一线房子,这就是镇了。镇上除了葛老板,还有一家中国人是医生。葛老板和镇上的人没有什么来往,没事了就开车去城里找人打麻将,赌钱。他说:“做个人吃了睡,睡了做,做了吃,有什么意思?”原来做个人的意思就在打麻将、赌钱。

老板娘叫丽莎。葛老板给我介绍的时候丽莎正在油炉边炸鸡球。她用英语告诉我,她只能说粤语,不会说国语。丽莎这个名字使我想起屠格涅夫笔下那个穿着长裙、沉静轻盈的俄罗斯少女和这个矮瘦的形象怎么也联系不起来。餐馆只有几个人,有个应侍小姐是从澳门来的,葛老板叫她珍妮,她瞟我一眼我就看出了眼神中的轻蔑,想着这也是个势利鬼,后来果然就是那样。一个烤pizza的叫丹尼,是希腊人,四十来岁。还有一个收钱的白人妇女叫安吉拉,胖得象只桶,她在这个小镇上出生,快四十岁了居然从来没离开过纽芬兰,叫人难以相信。

我的工作是洗碗、剖鸡、包蛋卷、切菜。每天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二点,甚至更晚。中间吃两餐饭,也不扣除时间。我算着收入比在wendy”s多一倍了,这真使我暗自兴奋。葛老板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精细到一分一毫、一箱苹果一箱桔子,就搁在那里,谁想吃了自己拿。每天晚上收了工,自己就把工作时间写在电话机边一个小本子上,他也不检查。

(以下略去700字……)。

第一个星期被老板训了两次。有一次是晚上收工,我把洗碗机的水放了,却忘了关机器。我拖着地板,葛老板发现了问题,把我叫过去看。我探头一看,里面的电阻丝都烧红了。葛老板说:“告诉你要先关机器后放水,你又不记得。烧坏了叫你赔,你赔得起?七千块钱,你赔得起?”我缩了脖子耸着肩陪着笑脸,很老实似的听着,一声不吭。珍妮在外面餐厅里搞卫生,听见葛老板训我,拖着吸尘器站在门口看,脸上挂着笑。我挨了骂心中难受,倒不恨老板,换了自己当老板也要训人的。珍妮的笑却使我恨之入骨,心里骂着:“长又长得不漂亮,这副嘴脸我瞧也没有瞧一眼的兴趣,倒轮到你来幸灾乐祸了!”又想,天下人都这么势利,人类真的没什么希望。干脆地球爆炸了算了,那样大家都公平了。

(以下略去1500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