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59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思文打电话来,问:“最近还好吧?”我说:“老样子。她又问我,休息那几天都干什么,我说:“看汽车。”她没听明白却也不再问,又告诉我,她房间的抽水马桶堵塞了,请人疏通要几十块钱,问我有没有办法。我说:“来看看吧。”就骑车去了。我在工具店买了一个吸筒。去了她望我笑笑,我也望她笑笑。我到厕所里去看,她说:“有气味呢,脏。”我要她走开,把门关了,揭开盖子,一只手捂了鼻子,用吸筒去吸。吸了几下还是不通,也顾不得臭,双手握了吸筒去吸。吸通了秽物都下去了,可水还是流得不畅,一放水就快溢出来,再慢慢渗下去。思文推开门说:“可以了。”我说:“可以了我一走你又要打电话给我。堵东西了。”我要她找个东西来钩,她问:“筷子行不行?”我说:“拿个衣架来折了。”折了一个铁丝衣架钩了一会,软软的不得力。思文说:“还是请人来算了。”我手执了铁丝伸到水下面去,她说:“太脏了太脏了,还是去叫人。”我说:“反正已经脏了。”又把衣袖推得更高些,再伸下去,钩上来一个塑料袋。她说:“这是谁丢到里面的!”我用肥皂洗手说:“反正你这里来的人也多。”

她从冰箱里拿葡萄给我吃,说:“黑加仑呢,出国的时候看报上登了,广州卖七毛钱一粒,现在怕都要一块了。”我用左手拣了几颗吃说:“到这里才敢吃这玩艺,才几毛钱一磅。”她又告诉我,约克大学有个学政治学的博士对她有那个意思,来过几次了。我说:“那好啊。”她说:“我还没说高矮胖瘦呢,你就说好。生怕我找不到要你负责吧。”几个月前分手以后,我很担忧她那样悬着。在我看来,她应该对现实作出妥协,而不能死抱着一种理想不放。她并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我也不好明说出来。我说:“那当然好,至少下次掏马桶就不要我打湿手了。”她笑了说:“跟你说真的。”我说:“至少是个博士,还是洋的呢。”她说:“博士有什么用,我还当过洋博士呢。学政治的,将来饭碗都没有,还来靠我?我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我说:“人人都有缺点,到哪里去找那么好的人?真有个那么好的人,眼睛又望着空中飞过天鹅,说不定心也是黑的。”她说:“起码有你在前面做个榜样。”我说:“我算老几,黑角落里随便揪出一个都压在我上面。”她说:“你回国就威风了。”

她又详细告诉我和那个人认识的经过,要我判断这人怎样。又说:“专业实在不好呢,也就算了。也离过婚呢,也算了,我也不能那样去要求别人。只是个子又不太高,可能一米七还差点,年龄还比我小一岁。我有点难接受。”我说:“个子呢年龄呢,差不多就算了,别讲究那么细。”她生气说:“跟你说就这也算了,那也算了,什么才不算了呢?是个男人就算了!”我说:“固执就不算了,固执的人将来麻烦大!只要不象我的人我看去都是合格的人。”她笑了说:“那个人倒还不固执。”我说:“老是那个人那个人的,把他的名字吐出来算了。”她说:“那你不能出去说,你作保证。”我说:“什么军事秘密,要作保证!你不愿说就算了,我跟谁说去!我真要知道那还不容易?”她说:“你保证了啊。那个人叫古博学,这个名字我就不喜欢,跟出土文物一样。”我说:“名字是稍微太旧社会了点,不过你挑也挑得怪,名字也要挑,那挑起来还有个完?要是我喜欢一个人,她叫做狗屎也可以,叫王八也可以,我当她是王七的妹妹就是。”她笑得顿足说:“你好好玩的。”又说:“我不是挑呢,我有这样的感觉。”我不明白她是指对那人的感觉还是对名字的感觉,心里只想她快点安顿下来,就竭力劝她接触试一试,说:“又表白自己相信原罪说。成功的男人只多了犯罪的机会,有什么好,可怕。真的事到临头你还是不相信,只愿对方门门优秀。”她笑了说:“那倒也是,人就有这么怪,想的做的不一样。”我说:“反正先只是试一试。”她说:“就听了你的,试一试就试一试。试了好就好,试了不好就不好,反正是试一试。”我也说:“反正是试一试。”她又笑一笑说:“我们好奇怪啊,婚都离了,还商量这些事!别人知道了会笑脱牙齿的。”我说:“这有什么呢,有什么呢,又没有犯了法的哪一条。”

我说要走,她说:“再坐一会。”又想起什么似的说:“上个星期作业我出了三十块钱请个加拿大人帮我润色,我想得下期的奖学金呢。教授看出来了,给我一个c,下期的奖学金肯定是没有了。如果我实在没有钱了,你借点钱给我可以不?”我心里一愣说:“可以是可以,借多少呢?”她说:“到时候再看。我不找你借又去找谁借?实在没办法,谁喜欢跟人借钱呢?这个忙你一定会帮我,是吧?”我说:“好厉害的口!一定先把一定说了,我就一定不好意思把你堵回去了。可我还是要想一想。到时候再说好不好,说不定你又得了奖学金呢?”她说:“真的你想想这件事。我保证会还给你还有利息。到时候连以前那两千一起还给你。你实在不肯借也算了,我也能理解你。我这个书还是要读完的,天也不见得就会那样狠心把人的路都绝了。”我说:“我这几个钱,你知道的,来得容易?看我的手!”我的左手食指前几天不小心碰在烧热的锅耳上,烫起一个很大的泡。我把指尖朝下,泡里面的水就流到指尖那一头,又把指尖朝上,里面的水就流到指跟那一头,反复几次,让水在里面晃荡。她抓了我的手说:“让我看看。”又摸一摸那水泡。我说:“痛得我直弹起来,把手帕打湿了不时敷一敷,照样要做事。现在倒不痛了,有几晚都没睡好呢。”又指了手上几处刀伤烫伤的疤痕给她看,说:“看了你知道钱是什么东西了吧。”又搂起裤脚让她看腿上爆起的青筋。她松开我的手说:“你的钱也真的是血汗钱,你不想借我也不怪你。”我说:“我也没说不借,说不定你奖学金又得了。”她说:“那肯定是没有的,我银行里只剩两三千块钱了。”我想起孙老板的话,心要狠,要狠!想丢句过硬的话让她绝了这个念头,可就是说不出口。我敷衍着说:“再说啦再说啦。”她说:“你心里还是掂一掂这件事啊。”

停一停我说:“你周末也不出去玩玩。”她说:“哪里去玩呢,别人都忙呢。”我说:“找古博士、张小禾他们去玩玩。”她说:“张小禾,人都不知到哪里去了,鬼影子都不见一个,电话也不打一个来。”我说:“你碰了她问她就是。”她说:“上次倒碰到一次,告诉我搬到东区去了,电话还没装好。”忽然想起什么很兴奋地说:“她跟那个男的分手了,她知道那个男的底细了,赌气搬走了。有人写信都告诉了她,也不知谁写的,肯定是那个男的仇人。”我说:“谁叫她自己那样轻飘飘的,随随便便把自己献出去了,吃到苦果子了吧。”她说:“别拿那一套来看人,这里是加拿大!她还算是个有气性的,知道了就走开,要轮到别人,那还不将错就错含含糊糊过了下去,再唆使那男的离婚。仔细一想,天下男人都令人心寒,不能怎么让人抱希望。我真的很可怜那些少女,一个个都在梦里沉着。”我说:“少女可怜,这是什么话?听不懂。最好天下女人谁也不抱希望,团结起来把男人一概批倒,就出了口恶气。”她说:“可女人还是要去抱希望,不抱又怎么办?她们总要走到男人跟前去,今天不去明天还是要去,说她们贱那是委屈她们了。人间有些悲剧简直就是上帝安排的,女人其实没有选择。”我说:“那她张小禾也挺倒霉的。”她说:“她也挺倒霉,我也挺倒霉。倒霉的女人多,她一个,我一个,还不知多少,普天下都是。”我指了自己说:“倒霉的人这里还有一个。”她指了我说:“你?你还不算,不够资格。你有一条现成的路走,赚得不想赚了就往国内一溜,什么都有了。”我说:“这条路人人都可以走,可没人愿意走,都舍不得北美的锦绣前程。”她说:“别阴一句阳一句说风凉话。”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古博士打来的。在她打电话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开了门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