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60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张小禾不理我,我也不理她。有时迎面走过我头也不抬一下,象眼中没见到有个人。我最不喜欢姑娘们那种用冷漠装饰起来的傲慢。我在心里说:“以为是个男人就想打你的主意吧,别来这套!”我一点也不想打主意,我觉得那种主意在这个地方离我很遥远,这使我有志气做出高傲冷淡的样子。但有机会了,我又偷眼望她一望,身肢婀娜,脸色白润,小嘴微微撮着,水溜水秀的挺惹人。她下楼的时候,我站在厨房门口看去,她衣服腰部那细微的折皱传达出的那点什么也是刺激想象的。有几次她从我身边掠过,我似乎闻到了一丝淡淡的体香,侧了头嗅嗅,却又什么也闻不到了。那一丝异香总使我老半天心神不宁。

在心里我承认这个姑娘算是个不错的,搬来这么久了,也没见她和什么男人缠到一起。在多伦多,大陆来的姑娘漂亮的不多,有个差不多的模样,就老有人找她去玩。我从来没见有人来找过张小禾,有几次我注意到她整天一个人呆在家里,也难为她耐得住这份寂寞。有一次她在厨房里轻轻地哼着歌儿,我下意识地吹着口哨接上去,她马上就停了下来。我好惭愧,在心里揍自己几老拳,停一停又把调子吹下去,证明着是自己吹自己的,与她没有关系。

有天晚上我洗澡的时候,躺在浴池里突然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又开始泡在浴池里洗了。意识到这点我吃了一惊,忽地从水里跳起来,双脚站在水中想跨出去。犹豫了一会,又觉得没什么,慢慢躺了下去。我竭力去回想自己是从哪天开始这样做了的,但已经想不起来。我觉得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不知不觉就这样放松了戒备,连浴池也不洗一下。前面那个女人在这里的时候,我也泡着洗过几次,但一定不会忘了洗刷浴池。洗完澡我并没有那种不安全的感觉。

这天我休息,叫了孙则虎一家和几个朋友来玩,做晚饭吃。我买了一箱啤酒,两只龙虾,几斤螃蟹等,大家都拥在厨房里。我说:“孙则虎,今天你动手,我休息一天。天天我就是炒菜炒菜,站到锅边上我心里就发慌。”几个朋友嚷起来:“老孟出钱,老孙出力,我们大家出嘴!”朋友们都不叫我高力伟,都叫老孟,有的干脆叫孟浪。孙则虎说:“我出力可以,都是我指挥。”他吩咐这个那个摘菜切菜,自己在椅子上坐了开瓶啤酒喝说:“都做完了我来上锅,不许有人插手捣乱。”他没分配事给我做,说:“你上午去买了菜,没你的事了。”我说:“老孙你好厉害,跑到这里喧宾夺主,还放一个人情给我。”他指了张小禾那间房说:“隔壁住了什么人,可别是个姑娘!”我说:“好象是个女的,刚搬来我也没怎么见过。”他说:“老孟你别打幌子,你我还不知道?她漂亮吗?”我说:“没看清楚,也不至于晚上想起来做恶梦。”他说:“有艳福的人就是有艳福,送都要送一个到他床前来。”袁小圆听了直笑,说:“狐狸尾巴露出来一截了。”他对我说:“有股酸气热腾腾从哪里冒出来闻到没有?”又说:“她哪里来的?”我说:北京南京天津地津谁知道呢,想知道你自己去问,她暂时还没到我这里申报户口。”他指了我对别人说:“大家看孟浪好正经个人,让我们这些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惭愧。呸!别跟我来这一套!说不定今晚我们一走,你就溜到她房里上了床。以后我经常晚上两点钟打电话来查。”我笑了说:“有老孙魅力的一半就好了!再冷淡的女人也扇得起火来,扑都扑不灭。”袁小圆听了直笑。我说:“看小袁笑了吧,她在这方面是最有体会的。”又转向她说:“你要多一个心眼呀,对他行动的掌握要落实到每一分钟,他会犯错误的,会调皮的。”旁边人说:“我知道老孙老实,他不会调皮。”袁小圆说:“不会调皮,让他自己说这句话!”又转向孙则虎说:“给大家说说你的经历,都是朋友。”有人说:“他想调皮呢,也只敢在心里调,他太太是什么人!他吃了豹子胆吗?”袁小圆说:“打趣起我来了!他调皮我正巴不得呢,还减轻我的负担。只别找太丑的,让别人说袁小圆的丈夫没本领。”大家都哄笑起来,说:“孙太太心襟这么开阔,下次我家里的从国内来了,先到这里上一课!”孙则虎说:“你们那么天真就信了她的!她那个铺子,柴米油盐酱茶都不卖,只卖一样东西!我今天喝了酒在这里开几句玩笑,回去还不得写小字!”袁小圆红了脸说:“你再胡说!”孙则虎装着没听见,喝口啤酒对我说:“跟你说真的,隔壁那个,上了她吧,组成一个临时内阁,有什么呢?她寂寞你也寂寞,她需要你也需要,一个要卤锅,一个锅卤嘛。说真的一个你单身一人旷久了对身体可不好。”袁小圆说:“孟浪别听他的,女人别拿她们开玩笑,她们心里挺苦。”我说:“嫂子别替姑娘们担忧,我老孟还不是那样的人!”孙则虎说:“好高尚的人,这么高尚的人我都被感动,马上就要热泪盈眶了。”又说:“我们老爷们到房里去说话。”我跟他到了房里,他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可是够朋友提醒了你。只当她是小菜一碟,找机会把她给推了。傻瓜,现在的姑娘谁认真呢,她要你负责?只可惜了我没这份运道!”我说:“老孙你开玩笑呢,又变成了说真的!我一个打工的,谁会用眼角朝这边扫一扫,漂亮的当然不扫,丑的也不扫!我用命拼来几个钱,拿去跟她敷衍吧!汽车也没一部,谁会跟你。”他摸出一包烟,往底下一弹,跳出来一支,让我抽去了,又弹出来一支,用两根指头捏起,点燃了深吸一口,过瘾似的抬头吐着烟圈,说:“下个月准备买部车,没钱也要买,二手货吧。到北美来一趟车也不开一辆,起码有一半是白来了。老孟你也买部破车玩玩,别死守几个钱守上甘岭似的,发不了财的!钱来得辛苦,更要用它那辛苦才没白辛苦。到那天吃也吃不动了,做爱也做不动了,钱有了也没有用了。”我说:“你看我房里三件东西,床、桌子、椅子,买了车不相配嘛。”他说:“有了车,找女朋友就方便了。起码的面子都没有,谁跟你呢!女人的虚荣心是她的衣服,你要理解理解。”我说:“有人说没吃洋肉白来一趟,你又说没车白来一趟,任务这么艰巨!”他吸着烟说:“当然最终还是房子,这是最大的目标。到这里失去的太多了,最大的弥补就是哪一天圆了房子的梦。一幢别墅式的洋楼,前后草坪,人生也只能如此了,还要怎么样呢,活这几十年的!”我说:“失去的东西房子车子也弥补不了。”他说:“老孟,咱们哥们,来点现实的,你是文人,我也算个文人,文人心里那酸点东西我知道!有什么用?在这样的世界上都发臭了。几千几万年我也想过,关你什么事呢?就算关了你的事,你又能怎样?还是一个无可奈何!这么大的天下!自己这几十年是真的。自己这几十年,古往今来一切真理都在这句话里面了,老实人说老实话,谁也别哄着谁。是不是这么回事?你说!”我说:“你都说了还容得我说什么!你真要我说呢,我就说。”他把凑近一点说:“你说。”我说:“闪开点,好大烟气,也不知袁小圆怎么就让你亲她的嘴。真要我说呢,我说你都是胡说,放屁!”他说:“怎么就是放屁了,你说!”这时厨房里的人叫:“孟浪,菜都备好了,叫老孙过来。”孙则虎说:“下次再教育你。”

一溜就去了。我站在门口,看见隔壁门缝透出灯光,有人影子在晃动,心想:“她在家里,这么久也不出来,也不要解个手吗?”

孙则虎用清水去煮螃蟹,又抱怨说:“孟浪还是在餐馆里捞饭吃的人,螃蟹出也不会买,都是公的,没有蟹黄。”又说起在国内时,有次招待一个香港朋友吃螃蟹,买了两斤怕不够吃,爸爸妈妈装作有人请客出去了。袁小圆说:“还好意思说!”老孙说:“几十百把块钱一斤,没有办法啦!我不想做个孝子?可囊中好羞涩,讲不得志气。这是辛酸史,别提它了。”

吃了喝了,把东西收了打扑克。孙则虎说:“来点刺激。”我说:“打十三张,谁会?”他们都不会。有人说:“还是来三打一。”说好了七十分起叫,七角钱一次,每叫高五分加两角钱。一个博士没怎么打过,出牌的时候手只发抖,大家都笑。玩到十二点多钟,我赢了几块钱。孙则虎输了想翻本,牌不好也敢叫高分抢了庄打,输得最多。袁小圆带了孩子睡在房里,这时出来叫孙则虎回去。孙则虎说:“刚开始打又要回去。”袁小圆说:“再不走地铁就收了。”又问谁输了。我们一起说:“老孙赢了我们三个。”孙则虎说:“再打两盘。”叫得更猛,两盘都抢庄打,可都输了。袁小圆在一旁看了脸色不好看。孙则虎不情愿地站起来说:“下次到我家去玩,大家都骑车来,打到天亮再回去。”走到门口他说:“你们单身汉好自由,你们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呢。”一时都去了。

我躺在床上想睡,忽然听见隔壁的门一声轻响,楼道里有了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听得分明,又转到水房里去了,门闩一响。一会脚步声又转到厨房去了。我想起张小禾还没吃晚饭呢,她被我们封在屋子里有七八个小时。我想起觉得好笑。其实她做她的吃的,谁又碍着她呢?就那么羞答答的怕见人!又不是个真没见过世面的。我熄了灯,抱了毯子想睡,耳朵却特别灵,象全身神经都集中到耳朵上来了,厨房里的声响听得清清楚楚。随着声音,我想象着她的一举一动,怎么切菜,怎么淘米,活灵活现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关你个屁的事呢,要你竖起耳朵听。”直到她做好饭,端到房子里去。我又细听了一会,没有动静。似乎放了心,只觉得夜沉沉地压了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