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61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第二天上午,我在厨房里煮方便面吃,听见张小禾走到楼道里来了。我以为她要出去了,谁知脚步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似乎比平时沉重些,象是在提醒着什么。奇怪!平时我在厨房里时,她从不进来,一定等我走了她才来做吃的。有时我就故意慢慢的做,慢慢的吃,慢慢的洗碗,让她久等。谁叫她那么傲着呢!感觉到她离我近了,我忍不住偏了头望了一下,她从冰箱边侧过头来,似乎是微笑了一下。这更奇怪!我怀疑是自己看花了眼,又望了一下,她正往一只杯子里倒牛奶,又侧脸望着我微笑一下,头也几乎难以察觉地点了一点。这一次我看得分明,也回报了一个微笑,把头轻轻一点。她端了牛奶回屋子里去了。我知道刚才这一幕已经消除了我和她之间的那一层潜在的敌意,她那一笑一定有一笑含意。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怎么就会有了这种转机呢?

以后我们碰了面就点点头,有时也“嗨”地招呼一声。有几次我觉得她脚步放慢神色迟疑着想说什么,又怕自己领会错了自作多情,就一直走过去并不停下来,心里又不踏实象失去了点什么。她在厨房里哼着什么歌儿,我就吹着口哨接上去,她也并不停下,继续哼着。她最喜欢哼的一首歌是“我们在回忆,回忆那过去……”,我吹着口哨应和着,心想:“回忆什么,又挂念着那个人吧。”有天上午我坐在厨房里吃饭,她进来了,我“哈罗”一声招呼她。她说:“吃饭呢!”她居然开口说话,奇迹!我说:“吃饭,你呢?”筷子敲一敲碗。她说:“我吃了早饭没吃中饭,你这时候算早饭算中饭呢?”我说:“按时间呢,可以算中饭了,但这是我今天的第一餐饭。我晚饭吃得晚,餐馆里做事都是这样。”把自己的身分交待出去了我有点紧张,也有点羞愧,看她并没有感到意外我放了心,想着可能房东已经告诉过她了。她倒了一杯牛奶,在我对面坐下慢慢的喝。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没话找话说,问道:“你喝冷牛奶?会生病的!”她说:“都习惯了。”我试探着说:“听房东说你在多大读书?”她“嗯”一声,似乎不愿多说。我还想找些话来说,问她从哪里来,读什么专业,来加拿大多久,又怕犯了她的忌讳,都不敢问,好象动一动脚就会踩响地雷,只好站着不动。沉默一会,我想找个借口离开了,她忽然“喂”了一声。我眼睛直望了她,她又“喂”地一声,脸刷地一下红了。我想:“会脸红的人总是老实人。”我又轻轻哼起“我们在回忆……”来掩饰那种紧张的气氛。她再“喂”一声,说:“问你。”我说:“问什么,你只管问,我这个人问什么都可以。”她笑一笑又有点羞涩地说:“前几天有人喊孟浪孟浪,是喊你吗?”我说:“是的。”她说:“房东又说你姓高。”我说:“有时候写点什么就叫孟浪,朋友也这样叫了。”我不好意思说“笔名”这两个字,觉得那是有身分的人才那么说,我算什么呢。她说:“是在报纸上写文章的那个孟浪吗?”我说:“也不知道还有人用孟浪这个名字在写不?如果没有呢,那就是我。”她说:“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孟浪啊!”她这样一说,我身上都燥热起来,说:“可不敢这样说!说得我心里一冲一冲的,说不定心就冲出口来了。我是活得无聊了,写着玩,顺便也骗几个稿费。”她说:“你的文章我看过,有一篇是《消极思想的意义》,我喜欢,不是谁想往前冲就冲得上去的,人要有点消极思想才能在这世上活着。还一篇评那些画的,我也喜欢。”我说:“那都是哄老百姓的。”她说:“别谦虚,过分的谦虚等于骄傲。”我说:“过分的谦虚等于虚伪。”她笑了说:“说了你懂吧!我不懂,信口乱说,可别在心里笑我。”我说:“到了这里,别人不笑我呢,我在心里就向他致敬了,我还敢笑别人?”

我想起那天草坪上的事,忍不住把目光往她胸前一溜,她今天多穿了件夹克,又是坐着,看不出那么明显的曲线。说了一阵子话,她变得神态自若起来,问:“怎么你不去读书呢?”我说:“读过,在纽芬兰,读了半年就不读了,赚钱去了。”她摇头叹息一声,又记起什么似的说:“有个人也去过纽芬兰,林思文,你认识不认识?”我说:“是个女的吧?”她说:“她现在在多大读档案专业。”我说:“是吗?这专业听起来不错,毕业了找得到工作。”她说:“她先生你见过没有?”我说:“那当然见过,我们还是朋友呢。”我忍不住要笑,用手挡了脸,低了头装着咳嗽,偷笑了一回。她说:“林思文很能干的。”我说:“能干有什么好呢,能干的女人幸福的少。”她说:“我不能干,也没见怎么就幸福了。反正女人幸福的就少,还不如能干点,不受人欺负。”我几乎就要问:“谁欺负过你呢?”话到嘴边没说出来。我说:“能干有能干的幸福,不能干有不能干的幸福,上帝造人的时候都安排好了,他老人家没打算给人完整的幸福,所以人永远也得不到完整的幸福。”她要我再说一遍,我又说了,她说:“有点道理。”我心里想:“索性再镇她一镇。”于是说:“世界上的事,你仔细去体会,都是相反相成,好事的反面是坏事,长处的延伸是短处,一定是这样的。”她点头说:“有时候我也这样想,就是口里说不出来。”又说:“跟你说话还有意思。”我右手敬个军礼说:“谢谢你的表扬,帮你解解寂寞吧。问你,怎么不见有人找你玩?姑娘长得那个点,总有人找她,何况你呢!”她堆起一脸的笑说:“我不想跟人打交道,见了人就烦。”我双手蒙了脸说:“以后我戴个面罩在楼道里走。”她笑得拍了桌子说:“不包括你!”我说:“给我好大的面子,那我这张脸也有资格露在外面了,我这就写封感谢信给你。”她笑弯了腰指着我说:“看你这个人说话!”笑完了又说:“你应该去读书,你怎么不去读书?你只有去读书。你到餐馆里打工太可惜了,也不是长久之计。”我说:“能赚钱就好。再说我的发音有问题,你听我说连普通话也不准。”她说:“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可惜了你自己。”我想说“在加拿大我没有长久之计”,心里转了一下没说出来。她又问我在哪里读的大学,学什么专业,来加拿大有多久了,餐馆工作辛苦不辛苦,现在在写什么东西等等。这样我也不客气,问:“你什么时候到加拿大?”她说:“有一年多了,在多大读教育学硕士。”我说:“毕业了工作好找吗?”她说:“根本没希望。”我说:“没希望读它干什么?”她说:“家里人知道你在念书了,就放心了,不然天天来信催你,觉得你在北美打流不务正业。不读书家里人跟亲戚朋友也不好说话。”我说:“那你读个能找到工作的专业。”她说:“谁不想呢,可申请不上,好难的哟!”我说:“你女孩子一个人在这里一年多,也挺寂寞的啊!”说了去观察她的脸色。她有点不自然地笑笑,不做声。我马上把话岔开说:“说说就到中午了,你不做饭?”她站起来说:“啊呀,我下午还有课呢!”说着去做饭。我洗着碗问:“你一个人吃这么多?不相信!”她说:“还有晚上的,一次煮了带到学校去。今晚要上机呢,不回来吃饭了。”我说:“你挺会算计,他们有的人就在图书馆前面买快餐。”她说:“他们学理科的有钱些。”我说:“再睡一觉上班去,我没有事吃了就睡,睡了就吃,跟头什么东西一样。”

她嗤嗤地笑。我走到门口她叫住我,说:“说真的,你还是应该去读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