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62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那天晚上我干活回来正在水房洗澡,听见有电话铃声传来。我想着是张小禾的,从没有人这么晚给我打电话。电话铃响了一阵,楼道里传来张小禾的声音:“孟浪,你的电话。”我想着她已经进去了,穿着短裤,赤膊着就跑了出去。张小禾正从门缝中探出头来,我赶紧用毛巾挡在胸前。她见了我,马上把头一缩,头在门边碰了一下。我笑着进屋去了。接了电话,竟是周毅龙打来的。我说:“今天你舍得打个长途给我,有什么事?”他说:“我在多伦多,给你打电话有十次了,你总不在家。”我说:“你来多久了?”他说:“你现在睡了没有?没睡我们见个面。”我说:“我正好精神着呢。”我们约好二十分钟以后在央街和布禄街街口见面,他在帝国商业银行大厦门口等我。

我下楼跳上单车去了。(以下略去500字)

我想他这么晚约我出来总有点什么话说,可现在又懒洋洋的不打算说什么。我看他也并不掩饰自己的颓丧,想着干脆推他一推。我说:“老周,有点不高兴?”他说:“从哪里去高兴起?”我说:“天下的事再大也是个屁事,大不过要了这条命去。站在高山上一望,什么也都小了,你是历史博士,这个话其实不要我来讲。”他顺着我的话说过来:“话也是这么说,可望来望去,你眼前的那些事情还在那里。老高,我陷在这里了!”我说:“哪里至于就到了这个份上,脚踏着北美的大地,多少人都想不到的事!”他说:“不能说这个话了。在这里混下去呢,实在看不到前途。总得有条云缝里透点曙光下来吧?看不见!我不想争口气?我没有努力?我好歹也算是个人呢。三十多年的距离,我这一辈子也弥补不了,来晚了。语言不行,专业也不行,凭什么我能在这里活这条命?打一辈子工吗?回去呢,国内什么也丢了,口袋里也没有厚厚的一叠,有什么脸?来都快两年了,这个样子,我它妈的都不怎么象个人啦!想进呢,又进不动,退呢,又退不得。咬紧了牙看那张寡妇脸子把日子挺下去,有什么含义?我每天在心里把这些话问自己,转来转去还是这几句话,就是转不出一条路来!”我说:“说真的,你还是应该去读书。打工你没有一点优势。人家那些人,一天做十几个小时,十年二十年这么做着,你行吗?”他吸着烟叹息说:“读书?读个老娘。不瞒你老高,托福我也考了有两次,没信心了,托了什么福,托了罪来受是真的。再退一步说,学我这行的,读了四五年读个博士,还不是一场空?人家的社会,就这么让你打进去了?争不到生存空间啊!”我说:“有人劝过我改专业重新学起,你想过没有?”他哧地一笑,说:“早个十来年呢,还可以想想,我三四十岁的人了,和二十来岁的人去竞争?不说我没这个信心,有这个信心也没这个能力。”我说:“总得找个方向,还有一辈子要活呢。一犹豫,晃一晃几年过去,完了!”他说:“还说呢,我心里每天急得下油锅似的,我好象都看见自己的心剜出来浮在热油里煎得滋滋的冒白气,就靠一支烟镇静镇静。”说着他把手上的烟一举,“你在多伦多日子长了,倒是帮我个主意。”我说:“做点小生意呢?”他说:“想过,针挑土似的挑起两三万块钱,开个小杂货店什么的,慢慢再多积下点钱,做个象样的小生意。可是到什么地方去找这一条缝让我这根针插进去?密密麻麻遍地都是。再说我哪里又象个做生意的人?我替别人站过柜台,才站了两三个小时,心里就发毛,没那份耐性。”我说:“你跟我一样,文人的毛病都全了。”他说:“能比你就好,你口袋里还有那么一小叠。跟你说,你当个笑话听。前几年我可看不起钱呢,别人说起钱我听也不要听,赤条条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嘛,好潇洒似的!我还在报纸上写了篇文章,《不要给我一百万》,我有了一百万我就会没进取心了,会坐享其成了,会堕落了,真好象谁给我一百万就是要陷害我是要揪我下地狱,一片真心!到今天一万块钱也要拿命去搏,才知道那原来是鬼话。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我给骗了,我是个骗子!”我说:“钱原来这么厉害,到加拿大我才知道,没有钱你的自尊心都没处搁,老板的脸你乖乖看着,你有志气不看?才知道原来钱还不只是钱。别人赚钞票容易,那是他的命,我的可一张张都是血泪斑斑。没来还以为北美遍地黄金,馅饼都掉到口里。跟那年动员我哥哥下乡一样,说去的地方顶上柚子碰着头,下面花生绊脚,早上去塘边洗脸,不小心舀上来几条大鱼。”他说:“人活这一辈子呢,也就这一辈子。活着为来为去还不是为了活得更好点,还有什么呢?不然世上的人忙来忙去都在忙什么呢?你说,从总统到乞丐都在忙什么?活着的意义在活着之中而不在活着之外,看得透亮!想不俗也不行。想活得更好就得有钱,人又不能穿空气喝西北风过日子。可赚钱又是这么难的事。钱这魔鬼,叫人又爱又恨的!”他又掏出烟来抽,丢过来一支,我一捞没捞着,掉在地上,我弯腰捡起来叼在口里。一个巡夜的警察走过来,伸着脑袋往里面望了望,去了。周毅龙说:“把我们当流浪汉了。”我看看表已经两点多钟,说:“你明天上班?”他说“你要去睡了吧?我也走了。我明天休息。我倒想天天有事做,偏叫你休息。”我说:“我没事。”他说:“再坐一会,都一年多不见了。”

两人又抽烟,他先抽完了,丢了烟头,望着我。我说:“你说。”他说:“说什么也只是说说。”我说:“老周,要我给你出个主意呢,你又不会听,你舍不得口袋里那张绿卡。象我们这样的人,最现实的一条路,赚一把回去算了。在这里不是有出息的材料!我也跟你说句老实话,我的目标,”我伸出五指晃一晃,“有了这个数我就开拔了,大概还有一年吧。再多呆一天也是多余。你还敢抽烟,我是舍不得的。回去了小小风光一下,也算个小理想。”他说:“老高,真的羡慕你,还有条退路。”我“嘿嘿”笑了说:“我倒还有人羡慕,听着挺新鲜的,也挺滑稽的,不是什么好话!他说:“哄你呢。我想回去也回不成。我的儿子,你见过的,小磊,我带来的,读三年级了。中国话呢,还能说,中国字呢,爸爸妈妈都不会写了,骂他他还笑呢。带他回去读一年级?把他丢在这里老婆带着,自己跑回去,我做得出?我好歹也算是一个父亲呢。没办法了,钱啊名啊,想通了都放下,放得下儿子?老高,我真的心里天天挨刀子呢,捅进去拔出来,又捅进去拔出来,杀,杀!血淋淋的滴,嘿嘿!”他说着“杀”的时候手中象虚执着一把刀,一捅一捅地伸缩。我说:“你那赵洁呢?”他说:“还在圣约翰斯,带着儿子。我真的都不怎么看得起她的,可她都读博士了!不是什么好事。到了地球这一面,什么都翻转过来了。”我说:“那她苦啊,要读书又要带孩子。”他不做声。我想他一个人来多伦多,和赵洁之间恐怕有点问题,说:“我跟林思文的事你知道了吧?”他说:“怎么不知道,这不奇怪,太不奇怪了。女人你还能想她怎么样?”我说:“老周,你别骂倒了天下的女人,你家小赵还是挺好的。”他自嘲的笑一声:“好,好,好得很!你怎么会这样想?真的好呢,太阳也从西边跳出来一回。说起来也真没脸说,如今连个女人也镇不住了。她这博士才读了一年呢。毕业找份工作,我在家里就别做什么人了!想当年她追我,捧我跟个什么人似的。男人啊,就不能倒了霉!她在家里颐指气使,气焰万丈,我是赌气跑出来的。我也真想混出点名堂争口气呢,可又到哪里去混?这么大个世界就没有我站的那个位子!你说人到了这一步,惨不惨?你还可以捞一瓢稠的往回跑,我回也回不得。你没有儿子,又捞了一瓢,你要知道你好幸运。我比不得你。没有办法!”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那一种得意的神气,好象这个社会是为他特别安排的。这才一年多呢,就这样了。居然还有人处境比我还差这么多,我心里有了一种阴暗的安慰。我想,这家伙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把我当个真朋友说话。我说:“要是个姑娘长得也有个模样,嫁个人也是一条路,爱情不爱情也顾不上了,这个社会爱情姓钱,现实得很。这样呢也算有个着落。要是个男人呢就只有靠自己,可自己又没有什么可靠的!要我说,你只有赚点钱回去,五万没有,三万也行。这里没有我们的位置,五年十年也不一定找得到自己的位置,干什么呢,人这一辈子!为本加拿大护照活这一辈子?骗了父母亲戚朋友可骗不了自己的心!”他说:“这我也看到了,没看到我不那么悲观。那本护照呢,就算我想得开,可我的儿子呢?搞得不好一辈子也见不到了。老婆我放得下由她去,回去了我闭着眼也要抓摸个好的,就是儿子的事想不通。你没儿子,你不会知道这种心情。没有办法!”我说:“怪来怪去也不能怪加拿大,只能怪自己。”他说:“没有办法!”我感到有了点压力,好象自己有了给他想个办法的义务。可我哪又能跟他想出什么办法来?有办法我自己也不至于这样。我说:“要不你到报社去试试。”他说:“你怎么不去试试?”我说:“我又不是博士。”又说:“慢慢混着,天无绝人之路。好在这个社会还养人,有了绿卡社会救济也可以领几百块钱一个月,活这条命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老周哪里就至于到了那一步?”他说:“那也别这么说,那一步说到也就到了。”

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街上的灯光黯淡了些似的。远处帝国商业银行大厦通明透亮的在夜中矗立。几个夜游的白人黑人幽灵似的走着。偶尔有一辆车放着音乐驶过,夹着几声男女的浪笑。周毅龙指了远去的车说:“人家活得好滋润的。”我找不出话来说,就问:“刘晓冬现在怎么样?早几个月来多伦多找他的女人,快疯了似的,含着泪回去了。”他说:“这事你也知道?”我说:“在我这里住了一夜。”他说:“他现在好!他回去了请我们吃了一顿,喝了几瓶啤酒,醉了,在地毯上打滚,说酒话,唱歌,醒了酒就想通了,见人有说有笑的,找了一个白人姑娘同居了二个来月,现在又是第二个了。”我说:“那他倒是吃着洋肉了。”他说:“这小子因祸得福,命啊。这份福他自己也没想过,可就得了!”

又说了一些话,准备走了,忽然下起雨来,雨点打在亭顶上“扑扑”的一片响。我说:“天留客我们再聊聊。”他说:“也好。”我说:“在这异国它乡,凌晨三点,听这一片雨声,你细想一下此时此景此身,挺奇怪的,都象是幻觉,不象真的。”他说:“老高,有时我差不多已经悟了,纷纷攘攘一个大千世界,转眼灰飞烟灭,什么不是过眼烟云?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什么可心焦的?冷眼看世界人生,任它涛生云灭。把这几十年一过,谁知道有个周毅龙这么个人在这世界上溜了一遭?这样想了,我马上就要把自己解放掉了。睡一觉醒来,还是不行!那么多麻烦事它要来找你,你躲不开它!儿子放不下,钱放不下,心里面里面还有个名也不怎么放得下!人到这个地步还说这个,不好意思!文人呀!有了这几个放不下,一连串的都放不下了。本是个吃肉的人,说不得做和尚。知足常乐这样的话,都说不出口了,那不是让人笑话吗?俗人啊!”我说:“悟的人心里要有个拙字,你太巧了,哪里是悟的人!”他说:“看着人家一天到晚蝇营狗苟,居然都有所斩获。自己也只得回过头来,杀到这个世界里去拼。我倒是想悟啊,可悟得了吗?”我说:“悟的人要六根清静,你是一根也不清静,说什么悟!也是得不到了,暂时哄一哄自己的心。”他说:“老高,你知道我。”

他沉默着不做声。靠在玻璃一动不动,雕像似的显出黑色的轮廓。这时阵雨过去了,他说:“走吧。”我说:“走吧。”我们默默分了手,各自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