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64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天渐渐凉起来,又到了枫叶红的时候。多大联谊会主席黄宪打电话来,告诉我联谊会周末组织出去玩一天,每人交十加元,交通和中餐都在里面了。我开始还不想去,他劝我,我就应了。我要阿来这个星期六别排我的工,说是朋友从国内来了,要去机场接人。(以下略去460字)。

我向张小禾说:“这个星期六你们出去玩吧?”她说:“交十加元你也可以去。”我说:“你去不去,你去我就去。”她说:“本来不想去,太多事了。朋友一定要拉我去。”我一笑,她马上说:“是女朋友。”我说:“是男朋友也没什么奇怪,太不奇怪了。”她说:“是个女朋友嘛,人家骗你干什么?”我说:“那我就把心放下来了。”马上又说:“别生气啊,逗你玩的呢。”她笑了说:“你逗我玩,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说:“比我小的我看去都是小孩子。”她说:“你才大了几岁!”我说:“你今年二十岁吧,我三十岁,你都该叫我叔叔了。”她说:“我都二十四了呢。”我说:“我正好三十四,还是你叔叔。”她用手指在脸上刮着:“羞,好不要脸,占我的便宜,叫你哥哥还差不多。”我说:“那你叫一声。”她说:“叫一声你敢应?”我“嘿”地一笑:“那我不敢,你叫吧,我真的不敢。”她狡黠地一笑说:“你竖起耳朵听了,我开始叫了。”我侧了头对了她。她说:“靠近一点,我不好意思叫很大一声。”我把头靠过去一点。她突然把双手在我耳边用力一鼓掌,我就装着吓了一跳,她直乐说:“逗你玩的呢。你还想我上你的当真的就叫了?我又不是幼儿园的。”我说:“跟你说真的,星期六我也去。”我把球踢给她,看她会不会说一起去的话,可她说:“你真的也去,那太好了。”

我自己也搞不清跟张小禾到底是怎么回事。开始一场真正的恋爱,除了互相可以接受对方这个人之外,其它方面太缺乏现实基础。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没有勇气她也没有勇气捅穿那透明的一层纸。若是朋友呢,这游戏玩得有点过分了。好在我已经不是热血青年,自信还不至于越陷越深不可自拔。我对这件事不抱真正的希望,可又情不自禁地想去触一触,似乎后面有一种很神秘的东西在吸引我。有时候我想解放了自己,人生何必那么认真,这天涯海角的,谁又管着了谁呢?来一次不负责任的爱情游戏,也许并没有真的就伤害了谁。而且,张小禾在这方面也并不是没有过经历,也不至于就把事情看得那么神圣。这样想着我几乎就要来一次大胆的突破,成功了至少可以缓解自己内心的饥渴,碰了钉子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总不至于到处去说。既使别人知道了也就那么回事,在这里谁会把这当一回事呢?又想到多伦多属于我们这个圈子里的漂亮姑娘就那么几个,那么多博士什么的还轮不到呢,还轮得到我?碰了壁可就难堪了。这几个月来我的自信慢慢恢复了点,这使我有勇气从容不迫地和别人交往,可这种勇气还没有大到有把握对张小禾采取进攻姿态的程度。

星期六清早我听见外面有响动,挣扎着爬起来。张小禾在厨房里弄早餐,我匆匆洗了一把脸,也走到厨房里。她见我来了,一边和我说话,一边加快了动作。我心想:“谁追你呢!”却故意用很快的动作去煮牛奶,又脚步匆匆地到房里去整理东西,再到厨房里来。她在烤好的面包上涂了草霉酱正准备吃,却又收起来,说:“我先去了好吗,有朋友等我!”我说:“你去,你去,我还要好一会呢,刚起来。昨晚看书到两三点钟才睡。”她背着一个包下楼。我站在厨房门口,她经过我身边说:“也要快点,晚了车就跑了。”我“嗯”一声转脸去望窗外,听脚步她到楼下了,我突然一转头,看见她站在楼下回过头张望。碰到我的目光,微微一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却马上掉过头去,开门走了。她的举动我能理解,她怕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议论纷纷,毕竟我们没有那么回事。但我心里还是受了一点伤害,又庆幸自己没有因大胆妄为而丢脸。我朝楼下虚踢一脚,心想:“以为谁真的想跟你一起去吧!”到多大图书馆门口,那里已经站了一大片人。我看见林思文和几个男的站在那里说话,她看见我,眼神招呼了一下。我也不过去打招呼,退到一边去判断哪个是古博士,又去搜寻张小禾来了没有。不一会来了两辆大客车,大家一窝蜂涌上去占位子。我觉得自己不是学生,资格似乎差一等,不好意思去挤,站在边上等着。人都上完了,最后一排还有空位,我过去坐了。刚坐好张小禾就上来了,就她一个人。她看见了我,眼睛眨一眨,我动动嘴chún算是答复。我稍稍移动一点身子,准备她会过来。前面有个男的马上把身边的提包移开,要张小禾坐,她很自然地坐了。一路上那个男的总是找机会和张小禾说话,张小禾只是敷衍几句,马上又偏过头去和通道那边的一个姑娘说话,两个人头凑在一起,亲热得不行。我在后面冷眼看去,觉得这种冷漠和亲热都有点夸张,在心里猜测是不是做给我看的。

客车在高速公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以下略去2800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