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67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思文以我们俩人的名义,又申请到了多大原来那幢楼的一套房子。发派房单的那天她打电话叫了我去。工作人员验了我们的护照,社会保险号和结婚证,发下了派房单。半年来结婚证一直还在思文手中压着。办完了我说:“这下寄回去办了吧,都拖有半年了。”她说:“你真的就那样着急,我还会赖在你身上吗?”我笑了说:“办了是件事,谁知道哪天我就回去了呢?”她说:“你五万块钱就差不多啦?这么快!”我说:“你再抓在手上也没有用,就寄给你朋友办了去,你要找什么人也自由些。”她说:“现在你出名了,是个宝贝,我抓着你不放!我是个懂道理的人呢。”我又问她搬家要不要帮忙,她说:“我叫了赵文斌帮我开车。”我说:“还有古博士吧?”她不做声。我说:“赵文斌我半年没见到他了。”她说:“他现在发了,开了个装修公司,请了几个人做事呢。”我问她要了赵文斌的电话号码。分手的时候她说:“下次到唐人街帮我买袋米,单车后面放了米我骑不稳。”我应了,又说:“古博士也不帮你买。”她说:“暂时不去麻烦别人好些。”

我回到家里,思文又打来电话说:“刚才忘记跟你说了,我妈妈前几天来信,问我们是不是一定要分开。”我说:“你看呢?”她说:“你看呢?”我说:“都半年了,她老人家还问这个?”她说:“老人是老人的想法,中国的老人你也可以理解,你别怪她。”我说:“老人的想法就算了,她又不是当事人,里面的事情她也是一头雾水。”她马上说:“算了算了,我也没说不算了,我只是把她的信告诉你一下。”

过几天我买了袋米给她送去。她说:“这袋米我可以吃两个月了。”我说:“再有个博士来就只能吃一个月了。”她给我钱。我说:“还要你这几块钱?”她塞到我手里说:“你拿了,别回去心里又别别扭扭丢了魂似的。”我说:“我就那么钱迷!”我看见门口一双男人的拖鞋,指了说:“你把这个放在这里!把人都吓跑了!”她笑了说:“经常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跑来,我说有男朋友了他也不信。我在楼下的free store捡了这双拖鞋放在这里,让他们看。”我说:“你好聪明,正经是个人也被你吓跑了。”她只管笑。我从冰箱里拿了可口可乐喝,打量房子说:“你倒是把日子过起来了,床也买了,沙发桌子也买了,一套新。”她说:“床和桌子都是趁降价买的,沙发是古博士买来的,要他不要买他也要买。”我趁机问:“你和古博士怎么样,也有两三个月了。那天去湖边玩,看了还可以嘛。”其实那天我看了有点失望,知道思文心性高,难得接受。我怕她东张西望把时间耽误了,鼓动她往前走。她“哼”一声说:“你别安慰我,你我还不知道?尾巴一翘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只想我早点那个了,把我推出去了,你就安心了,就不顾我的死活。”我说:“是可以嘛!多伦多女的虽然紧俏,你也别太挑。年龄小一点,有什么呢?矮一点,又有什么呢?外国人还要找矮的男人呢。”她说:“你哄鬼去吧,哄我?照你说什么都算了,只要是个男人就算了,我林思文还不至于吧。”我说:“人家还是个博士呢,被你这么一说!”她低了头不做声,忽然就哭了起来,一只手捂了眼睛,又掏出手绢擦泪。我慌了说:“怎么啦又怎么啦?我又哪句话说错了?我这嘴满嘴都是胡说,对一个喜欢胡说的人你可别认真,不值得嘛!你只当他的胡说是胡说就是的了。归根到底,你还是按自己的心愿去找。”我蹲到她面前,把她的手从眼睛上拿开。她把手用力一甩,我吓一跳,弹起来一闪,后退一步。她嚷道:“就是你,就是你!害得我三十岁还来找对象,到这种地步。你知道你害了多少人?我妈妈为了这件事都哭过好多次了!没良心的东西!”我坐回到椅子上,由她去骂。她嚷着:“男人都不是东西,归根到底都不是东西!”我说:“要骂就骂我一个人,那么多好人陪我挨了骂,可不冤得慌?”她说:“都不是东西!”我说:“都不是,都不是。”她说:“早就知道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的,就是没想到自己会碰到。”我想笑又不敢笑,说:“要天下的女人都不理他们,他们就没戏了。”她说:“女人又有这点贱,要去找个男人,往火坑里跳,一个又一个的跳,前仆后继的跳,好勇敢哦!”我说:“又不是我一个人要离婚的。”她跳起来,抓着我的肩一推,椅子往后一翻,我仰面倒在地板上。她指了我说:“还不是你,还不是你!你还跑来气我!”我爬起来说:“好好说嘛,好好说嘛。”她指着门说:“你走,走!”我勉强笑着,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跑来气你,惹你生这么大的气,我太不是东西了,归根到底不是东西。”退到门口,开了门出去。

到了家才走到楼梯上,张小禾站在厨房门口说:“快接电话,铃都响半天了,还在响。”电话是思文打来的。她说:“这么久你才到家?”我说:“四处玩玩看看去了。”她说:“刚才对不起了,是我不对,你还是跟我送米才来的。再说我现在有什么权利对你发态度?”我说:“没关系,我这个人骂一骂也是可以的,人不给人骂骂做人还有什么意义呢?让别人消了气也是一种贡献,对不?”她笑着说:“你那嘴越来越油了。说真的,你生我的气了吧。”我说:“生什么气,你当我的心胸窄成了一条缝吧。我觉得你骂得也有点对。”刚才的事我真的没生气,倒是有些替她难过。她骂我几句我倒觉得挨了骂对她是一种补偿。她说:“你我还不知道?别跟我装男子汉,到别的姑娘那里去装也许还骗得了人。你肚里真撑得下一条船,也不到今天。”我说:“对别人我不那么计较。”她说:“只对我计较,我连别人都不如。”我说:“正因为是你我才计较。以前计较,现在也不计较了。”她说:“别说得那么漂亮,你又是个不计较的人不呢?碰也碰不得一下!”我忽然感到那么真诚地表白不计较有点不合时宜,有点蠢,考虑怎么表示自己其实很计较,又要别让她领会着没有别的意思。正想着她说:“下次你该来还来吧?”我说:“那当然,下次要买米了,打个电话来,我给你驼去。不过你情绪不好想骂人把人推到地上,我就不来了。”她笑着说:“知道你不是不计较的人。”我马上又说:“现在到底又不比以前了。”又说了一回闲话,议论几个熟人,才把电话放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