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05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不知是谁先突破了那一层沉默的屏障,到了吃饭时我们又跟没事一样了。

我用调羹敲着饭碗说:“给你说个好笑的故事想不想听?”她马上抬头问:“哪个电影明星的故事?”我说:“古时候人的故事。”她低头去吃饭,说:“那你说。”我说:“古时候有a和b两个人──”她马上打断我说:“一听就是在造谣。”我说:“古时候有甲和乙两个人吵起来了,甲说四七二十四,乙说四七二十八。争不清楚争到县太爷那里。县太爷扔下签来叫差人打乙三十板。乙叫屈说,我对了怎么打我?县太爷说,他说四七二十四,你还和他争,不打你就打谁?”思文听了直乐,又说:“你就是那个四七二十四。”我说:“那县太爷要打你三十板。要不我代替县太爷打算了。”她一撇嘴说:“四七二十四还想打别人。”饭后我催思文打电话问工作的事,她问我先问哪一个,我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医院。”她说:“上通晚的班你可想好。”我说:“通晚的班更好,我一个人把事做完就算了,不要看见谁。”电话打过去,那边说要男的,思文说是自己丈夫找工作,他现在出去了。放下电话思文说:“要你去看看,去不去?”我说:“就我一个人去?”她说:“那个人讲话飞快,你听不懂的。只好我陪你去。”我坐着不动。她说:“怕什么呢,你怕?了不起了白跑一趟。”我说:“白跑一趟倒没事,不知道别人心里会怎么想,话都说不清楚听不明白,找工作!那不是不要脸吗?”她说:“你要想这是寻官不到秀才在的事,又不挖你一块肉。”我说:“去了去了!死就死活就活,人到了加拿大还要脸干什么。”

快走到医院了思文说:“话没听懂你别回答,由我来说。”我说:“那不一下就露底了?”她说:“有什么办法,要你练好口语,你又不听我的。”我说;“这几个月写论文,哪有时间。到北京去火车上我还带个小录音机听九百句呢。这里人讲话都那么奇怪,跟外国人似的。”她在我胳膊上用力一捏说:“还说别人奇怪,不说自己只会说abc,又有道理!”站在医院门口她又教了我几句口语,我跟她念了几遍,说:“记着了。”

进了医院的办公室,桌边一个红头发的中年女人跟个高大的年轻人说什么。思文碰碰我的手说:“找工作的,要他回去听消息。”我说:“是不是我那份工作?”她说:“不知道。”我拉了拉她的手指指门说:“算了,没戏的。”说着想退出去。她一把攥紧了我的手,站着不动,眼睛看着那个女人微笑。那年轻人离开的时候,女人站起来送了几步,很热情地握手,说“see you later。”然后坐回到电脑旁,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问我们有什么事。我说:“i want to find a job in the laundry。”她一指桌上一迭表格说:“fill in this table。”又抵头去打字。我在桌子下摊一摊手,思文手轻轻摇一摇,朝桌上的表格微微一努嘴。我拿一份表退到门边沙发上去填,几个看不懂的地方,思文背对着桌子,挡住了那女人的视线给我指点。交了表女人要我们回去听消息,我转身就想走,思文对我一使眼色,又跟她描述我怎么能干,工作认真,力气大,随时可加班等等。那人把电脑打得飞快,不时抬头说一两句。后来有点不耐烦了,停下来对思文说:“i hate to tell you……”下面的话我听得有点模糊,意思却还明白。她在说很多加拿大人都没有工作,这份工作是不可能给你的。最后拉长声调说了一声“ok?”

思文道一声谢和我出来。我阴沉着脸,心里反复念着“i hate to tell you ”这句话。思文说:“这有什么呢,想一下就找到工作怎么可能?”我说:“没有就算了,放那些狗屁干什么!就因为我不是白人?”思文说:“要想得通,人家自己的国家嘛。”我说:“那这不是种族歧视吗?怎么加拿大也有种族歧视?”她说:“白人心里都有那么一点意思,表面看是看不出来的。其实这也不奇怪,你自己看黑人看白人心里的味道就不同是不?我来了一年,也很少碰到今天这样的事。她是不耐烦说漏了嘴。”我说:“照这么说我找工作更是一片黑暗见不着曙光了。”她说:“你急什么急,你!昨天才来的。两个月找到了你福大命大。”我说:“两个月不又等于丢掉几千万把块钱了。”她跺着脚说:“又拿中国钱算,什么时候把你脑筋中的那根筋抽掉才好。”我说:“两个人出国钱都用得光光的了,我只想捞点回来。走投无路找中国餐馆算了,洋人他总不会用中国的菜刀。老板再厉害,我反正只用两只手跟他做事,第三只手暂时还没长出来。”她说:“找中国餐馆算了!好轻松哟!起码你要作碰壁三十次的准备。”我说:“那加拿大对我就太残酷了。昨天早上我想着这里还跟天堂一样呢。”她说:“放宽了心你只管放宽了心,加拿大怕只怕来不了,来了不怕没有活路。”

思文牵了我的手在街上一路指指点点看过去。我说:“怎么你现在变成牵手了,以前你都是挽着我胳膊走的,那样我感觉自然一些。”她说:“加拿大没有挽胳膊的,你看哪里有挽男人胳膊的?”我四下张望了说:“倒也是,这里男女平等,手牵手最公平,谁也不依附着谁,你这倒学会了,别的又不学会。”她把我的手一捏说:“流氓分子。”

走在异国八月的阳光下我感到了舒适,风从大西洋那边吹来,皮肤爽爽的。我抖擞着精神去看街景,觉得一切都有些怪怪的不那么自然。象走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上。我把这种感觉对思文讲了,她说:“刚来都这样,过几天就好了。”我指着来往的小车说:“说不定哪天我们也就买了一辆。”她说:“什么说不定,这还说不定?肯定的!还有房子,也是肯定的。”我说:“你这么大的野心我压力就大了。”她笑了说:“先不跟你讲这些,现在你胆就虚着,再一吓非破裂了不可。”

走着我忽然注意到一家小小的书店,橱窗里陈列的杂志色彩艳丽,富于刺激。我停下来指着对思文神秘地说:“看,看。”这时我又注意到书店门口挂着纸牌,写着“adult only”思文说:“想看就进去看一下,故意问什么。”我说:“既然到加拿大来了,什么都见识见识,也算增长知识。”她说:“你们男人!想什么我不知道?增长知识!”我说:“走,走。”她说:“下次又一个人来看是吧?想见识就见识一下,我可没拦着你。”我说:“我一个人不敢进去,你带我进去。你自己一个人参观过没有?”她说:“到书店我没看过,我一个女的怎么好意思,里面都是男的。”我说:“你还狡辩,没进去过怎么知道都是男的。”她说:“有人告诉我。杂志别人拿给我看过,这我承认。”我说:“一起进去。”就一起进去了。里面一个女人懒洋洋守在柜台边,几个男人慢吞吞地翻着杂志。没想到里面的杂志还放浪得多,一切人间存在着的都用彩色大特写镜头拍下来,男男女女堆在一起的。一些封面特别刺激而放浪的用塑料袋袋了,在画面关键之处贴上一枚价格标签。这些画面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一些可以翻阅的我没勇气去翻。我看着那些杂志对思文努嘴,使眼色,她也不理我。浏览一圈我浑身开始燥热,头皮也一刺一刺的发炸,周身热血涌流。我一看思文不见了,就走到外面。她说:“看就看饱一次,我心里不会说你,有什么呢?”我说:“你怎么不看?”她说:“没意思。”我牵了她的手说“走。”她说:“门口那些东西你看见没有呢?”我说:“要有的都有了,还能有什么呢?”她说:“进门柜台对面的橱柜里,我都吓了一跳”。她这一说,我又好奇着推了门进去,先望着柜台,再把脸慢慢转过去,瞟一眼看见一些塑料的模拟器官,头发“刷”地一下几乎要立起来,心里恶心着马上转过脸去,不敢再看一眼,推了门出去。我对思文说:“加拿大怎么这么流氓呢?我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会流氓到这种地步。”她说:“自己看了又说别人流氓。这还不算,还是照片,真人都有。”我问:“脱衣舞?”她说:“下次要他们带你去看,一根纱都不带的。”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说:“听他们讲的。”我警觉起来问:“他们到底是男是女?男的跟你讲这些,没安好心!”她说:“上次一起包饺子,他们说我听到了。”我追问说:“上次拿杂志给你看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她说:“又多心了,女的!”我站着不走,指了她说:“说真的!”她说:“是赵洁不信你去问她。”我说:“是男的呢肯定别有用心,拿本杂志跑来说见识见识,试探着就打开一个缺口。你没上过他们的当吧?”她说:“你怎么会这样想,傻瓜瓜!”我嘿嘿笑了说:“不这样想才真傻瓜瓜呢!这样的世道谁放心谁。第一个不放心的就是我,我得去考证考证。”她说:“你还不放心我,谁放心你,你们这些男人,什么好东西呢?”我说:“人到了地球这一面,什么都翻了个跟头。这里一个男人跟几个女人有感情上的来往,是人性允许的。”她说:“那你想跟几个?”我说:“九个就算了,相信不?”她说:“相信。那以后对我来说你就是第一个。”我乐得拍腿笑说:“你是女的!”她说:“刚才还说男女平等呢。”又说:“感情上的来往,这说法倒妙得紧,还带了几根纱。看看你舌头也还就是原来那一条,不知不觉着倒越耍越滑溜了。”

我忙换了话题说:“那些人一根纱都不带,怎么好意思呢?她们出去总会碰到熟人。”她说:“问我我问谁去?下次你进去了问她们自己。你想长你那个见识,要他们带你去看。里面的姑娘个个年轻漂亮,身材好得很呢。”我说:“那她们怎么不嫁个有钱的人,要干这个?”她说:“下次你进去了你问她们自己。她们也是工作,自食其力,政府批准了要收税的。”我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去看。”她说:“看不看随便你。跟别人你别说我不要你去。”我说:“思想很解放啊!”她说:“别故意奉承我,奉承也没有用。你想找女朋友我可绝对不答应。”我夸张地笑起来说:“我,找女朋友?我一个穷光蛋,跟个落水狗也差不多了,找女朋友!”她说:“谁跟你笑。在这里我知道你没什么戏,我说在中国。我一年不在,谁知道你干了些什么。”我心里一跳,偷眼去看她的脸色,倒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她说:“还调查我呢,我经得起调查你经得起不?”我笑了说:“要不要组成一个调查委员会。开赴大陆?”她撇一撇嘴说:“别跟我打哈哈,你有什么事迟早我会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