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74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大嫂打来电话,告诉我星期天她搬家,要我去帮一天忙。我含含糊糊地答应了。放下电话又生起自己的气来,谁搬家了也来找我,这好人真的是做不完了。气了一会又想个主意,等明天打个电话回去,就说星期天要上班,原来是记错了。又一想上班是下午三点,这她知道,她要我去半天又怎么办?

这天上午我骑车去大唐人街买菜,顺便买了一袋米给思文送去。偶尔对她说起了搬家的事,她说:“你别蠢,做这个好人毫无含义,你还以为什么时候会有回报吧。你这么大个人了,做一件事总要想想有什么用没有。你这个人耳朵太软了,别人就利用了这一点。你还以为做了多大的人情呢。”她这话正撞在我心上,我顿足说:“我又蠢了,我真的太蠢了,我怎么就这么蠢呢?搬家又是一件好做的事情么?我恨不得甩自己几个耳光。她搬新房子怎么不叫搬家公司,要我出力给她省钱?”她笑了说:“你会去的,你到时候还是会去的。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她说着用手点了我,“好人啊,好人啊,如今这世界好人有什么含义?”我说:“你口里说着好人好人,心里叫着傻瓜傻瓜瓜。”她笑着不说话。我又说:“今天我又送米来,你没有心里笑我傻吧?”她说:“那也要看人来,我们是什么关系!”我说了几句要走,她说:“星期天你还是会去的,我掐准了你。”我跺脚说:“孙子才去,我跟你打个赌,你赌不赌?”她笑笑说:“不跟你赌,赌了你会输的,去了出一身臭汗还不敢说去了。”走到门口我看见那双大拖鞋还放在门边,就指了说:“这个收进去,放在这里不好。”她说:“我有我的意思,你别管。”我说:“我管是管不着,还是不好,总而言之是不好,一言以蔽之是不好。”

回到家里,张小禾正在厨房搞卫生,小松鼠拖着大尾巴满地窜。我说:“它的病好了,放它走。”她说:“养着也挺好玩的,多乖啊!”我说:“把你天天关在房子里你过得不?”她说:“怕它找不着吃的,外面雪还没化呢。”我说:“外面几千几万只,谁饿死了?”她一笑说:“那也是。”伸了双手去抓松鼠,松鼠一窜就滑开了去。我把窗推开一页,对着松鼠指一指窗。松鼠跳到椅子上,又窜上餐桌,在窗框上停了,回头望一眼,张小禾摇手说:“拜拜。”松鼠跳到窗外的树枝上去了,她抓把花生放在窗台上。张小禾问我:“大嫂给你打了电话是吗?”我说:“电话她也打了,我应也应了,我还是不想去。她搬家怎么不找搬家公司,要别人去替她省这几百块钱。她再怎么样也是个买了房子的人,反过来算我们这些人,好精明啊。”她说:“她也叫我了,我不好意思不去。”我更加气起来说:“口开似如哈一口气,偏偏人家就敢!我是个做工的倒也算了,闲一天也是闲一天,你是上学的人,她也向你哈这口气,一个学期才几天呢,又去掉一天。你也是个耳朵软的。如今这世界好人有什么含义?”她说:“我已经答应了。她也帮过我,那天下雪还是她丈夫开车送我回来的。再说我也想去看看她新买的房子。到那天你也去吧,去看看。”我说:“真不想去,我最怕搬家这种事,也只好陪你去了。”她笑了说:“搞半天你是给我好大一个面子。”

星期天一早张小禾敲门叫醒我,一块坐地铁去了。在最北边的芬治站下了地铁,又转公共汽车到了位于士嘉堡的大嫂家。她正在门口清东西,说:“你们来得早,我先生租车去了。”进了房子又说:“怎么你们俩认识?”我说:“就在前面那个转弯的地方,看见她在找门牌号,一问果然也是来搬家的。”又朝着张小禾说:“你姓什么,看着怪面熟的,是约克大学的学生吧?”张小禾笑笑不回答。大嫂端出一盘鸡让我们吃,(以下略去300字)到中午的时候运了五车,我跟着车两边装卸,累得腿也抬不起来。看另外那些人一个个都叫得欢,没有一两个真下力的。张小禾从房子里跑出来,悄悄说:“别人都在慢慢做,你悠着点。”我说:“都慢慢的慢慢的,东西它又不会自己跳上跳下跳进跳出,天黑了也不能完。”大嫂叫我进去吃东西,我说:“正好饿了,也看看房子,搬了这几趟也不知房子什么样子。”张小禾领着我上上下下看了一圈,说:“五室两厅呢,五室两厅呢。”又到后院去看了,有一个小游泳池。家庭游泳池原来就是这么回事,一个圆圆的坑垫了塑料膜,我看了倒有点失望。游泳池里结了冰,可以看见片片树叶冻在里面。我坐到客厅地毯上,拿了面包涂了果酱来吃。我旁边有个姑娘问我在哪里读书,我说:“ho-lee-chow大学,快毕业了,还有几个月吧。”她嘻嘻直笑说:“没听说过,在多伦多吗?”我吃惊说:“ho-lee -chow大学都没听说过?”她似乎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惭愧,不再问下去。大嫂说:“他就是孟浪。”姑娘迟疑地问:“是不是经常在《星岛日报》写文章那个?”大嫂说:“就是他。”姑娘说:“你就是孟浪啊,你写的东西我看过,够水平的。”我怪不好意思,拿些话岔开去。张小禾在旁边微微点头含笑,似深有感叹。有个年轻人递给我一张名片说:“以后多指教,多联系,多关照。”我看了名片,是中加文化交流公司总经理。这世界总经理太多,我知趣不去盘根究底。他又说:“我那里有些照片,什么时候你去看看。”等我追问那些照片。我偏不问,反复把名片看了,点头赞叹,小心地收到口袋里去,又在里面捏成一团,准备等会扔掉。我对大嫂说:“这下可了你的心了,住自己的房子。中国人到了加拿大,这差不多就是最高理想了,中国一个部长还不如你呢。”她笑得合不拢嘴,说:“高兴得太早!向银行借了十六万,每个月利息差不多就是两千,二十五年还清,到头来要六十万才还得完,还完了我快七十岁了,也差不多了。”张小禾说:“这辈子你到底圆了这个梦。”(以下略去470字)

下午人陆续走了,只剩下几个人。我对张小禾说:“你赶快走,就说学校里有事,我今天是逃不脱了。”她说:“还是等了你一块走。我帮大嫂收拾东西,不累。”到天黑的时候才搬完了,东西堆在房子里乱七八糟。大嫂要去做饭,我说:“回去吃算了,现在也吃不下。”我走到门口张小禾似乎想起什么说:“我也不吃饭了,晚上还要到学校上机,差点忘记了。”我们一起出了门。坐在地铁上,张小禾问:“大嫂的房子怎样?”我说:“二十多万,那还能差了。看了我心里也一冲一冲的,别人做得到的事,我怎么做不到?只是代价太大了,这一辈子就为房子活了。二十多年,提心吊胆过日子。”她说:“想也不敢想,怎么做得到?我心里也怪,平常比这好的房子也看得多,也没怎么动,今天可有点激动了。”又说:“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房子,只能比这好,不能比这差。”我觉得她说自己的愿望与我也有点关系,不敢接她的话,只说:“你志向倒挺大的。”又扭了脸去看窗外。这时上来一对中学生模样的白人少年男女,在对面坐了,书包放在一边,旁若无人地接吻。张小禾把脸扭到一边去。我努着嘴发出模糊的“嗯嗯”声,示意她看,她固执地把脸看着窗外不转过来。

下了地铁她忽然不高兴起来,和她说话也不理我。我莫名其妙,说:“你不爱看就不看,谁扭了你的头逼你看了吗?”她不做声。我又说到房子的事,她还是不做声。我说:“我知道是自己又犯错误了,只不知错误犯在哪里。”她冷冷说:“你没错,你全部都是对的。”我左哄右哄,试探了半天还是不知道她怎么就生了气。到家上楼的时候,她忽然说:“还不快去打电话。”我摸不着这话的边,说:“打电话给谁呢。”她说:“你今天又多了一个崇拜者,她还能没告诉你电话号码?”我这才记起中午那个姑娘的事,心里好笑,口里说:“这又是哪个他呢,是男他还是女她?”她说:“你又装了,中午的事你会忘了!”我恍然说:“你说的是那个人!你忽然又记起来了,这么认真的生了气,叫我笑痛肠子。”她说:“有人崇拜你,你还能不笑?肠子笑断了才好。”我说:“又长得不漂亮,你担什么心?”她说:“我担心什么?又不关我一点事,我担什么心!”我说:“又长得不漂亮,别噎在心里。”我知道这话她听着入耳,可有点太缺德了,那姑娘也没惹着我什么。她说:“还不漂亮,那么漂亮!”我不愿再说“不漂亮”的话,虽然这也是事实。我说:“你别叫我笑痛了肠子。”她说:“你笑,你还笑!”我说:“我应该哭才好,可还是忍不住要笑。我心里得意!”她说:“那你还能不得意!”我说:“我得意有人心里酸溜溜的,我还有点值钱。”她跺着双脚笑了说:“这么坏,你这么坏,你看见谁心里酸溜溜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