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红尘》

第094节

作者:海外百感集

我把注意力转移到回国的事情上去了。如果我愿意呢,明天就可以走。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没有完成了:钱。不知什么时候我为自己订下了五万块钱的目标,这目标一旦确定,就变得那样神圣,赚满了四万九千块钱我也不会死心。好几次我想说服自己,少几千块钱也就算了,就这样等着,拿完失业金就走人。可是不行,每次这样想了以后又给了自己一个坚决的否定。我心里觉得可笑,五万块不是自己定下来的吗,怎么今天连自己改变也不行呢?人真的有这么奇怪,虚设的目标竟可以变得如此神秘不可移易。前一段张小禾在这里,我不敢说找工作的事,怕找不到或者找到很差的她会看不起我。现在,我自由了。

领着失业金我只能去打黑工,黑工只能到唐人街去找。打黑工工资低,工作也累,人人都可以挤着你,欺负你。但再怎么样,总比呆在家好,时间已经非常紧迫。我到几个唐人街挨门挨户问了三天,看了多少轻蔑的眼色,还是没人要我,打黑工的人太多了。对这些眼色我麻木不仁,我的苦就要熬到头了。有一家超级市场老板似乎有意思要我去杀鱼,指着池中十来斤一条的鱼问我能不能干?我说:“除了杀人,没有不能干的事。”他说:“一份工呢,那是很难的,现在是什么时候!来帮帮忙怎么样?”我奇怪地望着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帮忙?加拿大也有这么一说?!我差点笑出来,他马上解释说:“也不是全部帮忙,吃我的,另外还有点意思意思。”我说:“这点意思意思是个什么意思呢?”他说:“两块钱一个钟意思意思怎么样?”我说:“不好意思,老板!这个忙就难帮了。”他说:“你觉得多少意思才够意思呢?”我说:“意思意思总要够意思才有意思,不然没意思了还意思什么呢?十几块钱一个钟我也赚了几年,两块钱一个钟!”他眼睛鼓出来,像听天方夜谭一般,忽又轻蔑地一笑说:“十几块钱一个钟,这些人都拿十几块钱一个钟我短裤都要输给你。你去找你的十几块钱一个钟,找我干什么!我求着了你吗?”我也轻蔑地一笑说:“两块钱,你好意思说,我不好意思听。我出三块钱一个钟意思意思,你帮我去搞家里的卫生你愿意不?三块钱,愿意这就跟我走!”趁他一怔,我说声“拜拜”转身就走,到了门外,听见他在高声骂什么。

看来要找工作非借工作许可证不可。我打电话给思文,她说:“违法的事,我不敢做。电脑里查出来不得了。你倒是赚钱走了,我还得呆一辈子呢。”我再三说查不出,她只是不肯,说:“你一定要我有个违法记录才称了你的愿吧!”我说:“你保护自己保护得滴水不漏。”她说:“那讲明的,我不保护自己谁还来保护我?”我只好算了,心想,最后这几千块钱看样子是赚不到了。过几天思文打电话来说:“马正飞要回国去几个月,你去借他的工作证。”我说:“你都不肯借,他会肯借?”她说:“你做满二十个星期,再想办法要老板炒了你,让他拿失业金,他会肯的。”我说:“这失业金你拿不好些?你正没钱!”她说:“我又没回国,我在这里读书,电脑一按就出来了。”我照她说的打电话过去,果然一说就成。

把马正飞的社会保险号和工作证拿了,我疯了似地满城跑着去找工作。(以下略去1500字)

我明白这样下去我将找不到工作,便给纪先生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让我先一天下午去看报纸清样上的广告,在时间上抢个先手。他说:“你没事来玩嘛,有什么顺便看也看了。”这样我还是碰了几次钉子。有次看到多伦多西北角一家塑料厂招人的广告,第二天清早就赶去,下地铁转了公共汽车,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已经有一大群黑人、阿拉伯人、印度人挤在那个小窗口。我心想又完了,站在边上犹豫了一会,又不断有人到来往里面挤。这些人的勇气鼓励了我,便不再犹豫,也侧了身子往里面挤。有人领了表出来填,又有人填了表挤去交。几乎挤出油来,我总算领到一张表。我不再出去,让到一边贴着玻璃把表填了。靠着墙直直地站了一个多小时,里面白人女秘书叫马正飞的名字,我没反应过来,又叫一声,就叫了下一个名字。我突然醒悟了,拍着玻璃指了自己和鼻子,就让我进去了。秘书小姐只跟我说了几句话,把社会保险号和工作许可证复印了,告诉我晚上十一点钟来上班,今天第一天,提前十五分钟来。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一份工作,谢过了她,从后门出来,再转过去看前面,来了一大群中国人,有几个女孩子挤在中间“哇哇”的叫,却不肯出来。我想着要是今天看了报纸再来,又没有戏了,暗自庆幸。(以下略去400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雪红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