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15、巨额富翁遭绑架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傅德用在乡下时就是个好赌之徒,到了香港,他算是“瞌睡遇着枕头,口渴遇见清泉了”。他总是混迹于赌摊赌棚,还有那些露天赌场,穷碰运气,小试牛刀。傅德用那时虽然地位低下,也仍然和周围人打得火热,大家都叫他“老用”,于是傅德用干脆为自己更名为“傅老榕”。

还没等傅老榕开始去赌人生,生活先捉弄他了,因打架斗殴,他被投进了监狱。在狱中关押了10个月,出来后傅老榕立即离开香港,开始在两广一带做生意,趁军阀割据的混乱时机,他乘机大发其财。当他再次到香港时,已是衣冠楚楚,可以随意出入高档娱乐场所了。

30年代初期,傅老榕第一次闯入澳门赌业,显得格外势单力薄。那时,商家卢九联合范洁明、何士等人,组成“豪兴公司”,在当时广东银行行长霍芝庭和香港康年银行创办人李声炬的全力支持下,再次获得澳门赌场的经营权。面对这些财雄势大的强手,傅老榕铩羽而归,只得去到深圳,几经转折,和霍芝庭办起了一间赌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傅老榕迅速将深圳的赌博公司转手出卖,带着巨额财富来到澳门,并于同年以180万两白银的赌税,取得了澳门赌业的专营权。

卢九等商人的“豪兴公司”招牌被摘下,取而代之的是傅老榕和高可宁合作开办的“泰兴公司”。自那以后,傅老榕便是“泰兴娱乐公司”的老总,也是德记船务贸易公司、大来轮船、十六号码头的老板,他经营的企业和商业机构遍布港澳。

何贤来澳之初,曾得到傅老榕的赏识和重用,也由于马万祺的推荐,而成了傅老榕的得力助手,被任命为大丰银号司理,当时傅老榕是该银号最大的股东。

何贤在澳门能够立足、起飞,是与傅老榕的关心支持分不开的,可以说,傅老榕有恩于何贤。这样的富翁傅老榕,自然是绑匪们觊觎的对象。傅老榕个子高高的,爱穿长衫,是个典型的江湖人物。他平时喜欢吞云吐雾,且常到普济禅院的“观音堂”过烟瘾,不料被一帮匪徒摸透了生活习性。1946年2月10日晚上8点30分,以梁锦为首的七八名歹徒,突然闯入普济禅院祖师堂内,把正躺在烟床上的傅老榕绑走……

那晚,正当傅老榕云里雾里之际,禅房门突然“哗啦”一下被撞开,七八条彪形大汉闯进来,傅老榕不愧为老江湖,他看情势不对,马上将烟枪扔向冲在最前头的绑匪,并迅即伸手去摸放在枕头边的手枪……冲在前头的那个绑匪侧身闪过飞来的烟枪,一个猛扑,压住傅老榕伸到枕头边的手。

傅老榕见武的不成,只得换了一种种斯文,强撑笑脸说:“大佬,有话慢慢讲,我这里有些钱,各位先拿去饮茶,日后老榕我还有孝敬。”

他一边说,一边用另一只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绑匪对这点钱显然不屑一顾,斜着眼并不搭腔。一名绑匪还把傅老榕手中的钱打落,将他反手绑上,并将床上的枕巾扯起,揉作一团,塞到傅老榕嘴中,架起傅老榕就向外疾走。出了普济禅院,傅老榕被强行塞进自己的轿车。为首的绑匪坐在驾驶座上,“呜”的一声,汽车旋风般逃离禅院……

晚上9点左右,傅家的电话铃骤响,傅老榕的大公子傅荫权接了电话。电话是普济禅院的竟真大师打来的,荫权从语气中可以听出,这位深悟佛理,一向从容不迫、淡定自如的高僧师傅,今日却很有些把持不住了,他用急促颤抖的语气说:“傅施主可能遭绑架了!请小施主马上与警方联系吧,我们这里也已向警方报警了!”

傅荫权听到这个消息,惊得目瞪口呆,浑身冰凉……傅府大乱,慌作一团,由于平时傅老榕在家里说一不二,家中大事小事全由他做主,现在他遭绑架,傅家便失去了主心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不久,家人便接到匪徒电话,索要赎票900万元。这个大数目弄得傅老榕家人六神无主,正忙乱中,傅荫权想起该找何贤呀!“对呀,找何贤!找何贤!”主意一出,家人一致赞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