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17、镇定自若巧周旋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阿汉从此知恩图报,对何贤感恩不尽。何贤讲完傅老榕被绑架的经过后,对阿汉说:“你去给我查一查,看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是老手还是新出道的?这对以后讲数很有帮助。”

从阿汉家出来,何贤又去找了几个熟人,让他们也去探听情况。奔波了一夜的何贤,回到家时,天已蒙蒙亮了……

何贤迷糊着睡下没多久,阿汉就来了。他告诉何贤,去找了好几帮黑道上的朋友问过,看来这是新出道的人干的。

何贤叫阿汉继续追查,然后就去南楼俱乐部。傅荫权心急,早已等候在南楼俱乐部。

中午12点刚过,绑匪就来电话了。何贤告知对方,900万数目太大,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给30万。原来,何贤听阿汉说对方是新手时,就定下赎金最高不超过这数目。绑匪见还价压得这么低,当然不肯答应,双方你来我往,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未谈妥。

何贤忽然道:“细佬,新出来捞,胃口太大,要留条后路。”

对方显然没料到何贤会出此言,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新出来捞?”

何贤在这边却偷偷地一笑。本来,阿汉虽然禀报说绑票者不是老手,但何贤对此并无十分把握,所以他突然试一试对方,不料这一试对方竟露了馅。

何贤道:“傅老板何等人,白道黑道都给他面子,不是初出道的,谁会跟他过不去?”

对方犹犹豫豫地说:“我们并不敢为难傅老板,只不过想找几个本钱。如果傅家有困难,给100万也行。”

何贤听出绑匪有点松口了。他不动声色,继续坚持着:“这样吧,傅家只应允出30万,既然你们新出道要本钱,我自作主张,加20万,50万!一口价。”

对方听了,很久没有出声,沉默许久才最后道:“我们要商量一下,过几天再打电话。”说完,“啪”地放下电话。

何贤与傅荫权天天中午到南楼俱乐部等绑匪的电话,与他们讲数,进行讨价还价的谈判。

不管匪徒如何漫天要价,何贤坚持只给50万元,但匪徒也不示弱,声言要对傅老榕行凶。傅荫权为急于救出父亲,冲动起来,想向匪徒动武。

何贤说服了荫权,因为绑匪如果发现风吹草动,将危及傅老榕生命。于是继续坚持着与匪徒磨牙,赎金从900万元磨到600万元,匪徒喜怒无常,一会儿要这样转眼间又改变主张,何贤忍着心头怒气,与之相持。

讲价艰难,几乎陷入僵局……何贤与澳门黑道白道的人素有交情,很快查到了匪徒藏“参”的地点、匪徒人数和匪首是何许人。

澳门警厅也查出藏匿傅老榕的地点在“荷兰园”一带,便打算在月黑风高之夜,武力救人。但何贤认为,如果用武力“踢窦”(进攻匪穴),绑匪有枪在手,一旦狗急跳墙乱咬人,傅老榕必死无疑。

所以,何贤立即通知澳督,讲明利害,请澳督制止警厅行动,继续与绑匪进行周旋。就这样,断断续续讲了一个多月,绑匪终于同意交50万元放人。

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交付赎金。一天,何贤与傅荫权照例在南楼俱乐部等电话。阿汉匆匆来找何贤,悄悄禀告他探到的新消息。这个阿汉本事也真不小,他不但查出绑匪一伙的身份,连绑匪藏“参”的新地址也给他挖了出来。原来,这宗绑案是来自香山县的一伙歹徒,勾结在傅老榕中央酒店的李秉枢、梁锦、甘明等人干的,他们把傅老榕囚在贾伯乐街76号2楼……

傅荫权听到此消息,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年轻莽撞,没有与何贤商量,当晚就通知警方,并带上父亲的一班马仔前去救人。但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藏“参”处已人去楼空。何贤第二天早上才得知此事,连拍大腿叫着,说傅荫权把事情搞上火头了!怕是要坏事,要坏大事了……

再说傅老榕这边,也遭受了一番折磨,但他也真是个“守财奴”,宁可死也不愿意财产拱手交给这伙强盗。所以匪徒们没少折腾他,许多时候把他绑在船上,有时又把他藏在隐蔽的屋内,警方闻风而动的时候,他更是连连跟着不断“转移”,慾活不得,慾死更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