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19、平生力挽五大险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何贤在澳门被誉为“华人澳督”或“影子内阁”,决不是虚言妄语。因为澳门历史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澳门政府无法解决时,往往“点将”求助何贤。每一次,何贤都是积极参与并把事情办妥。

何贤平生,曾经力挽五次对澳门社会民生影响很大的风险。何贤晚年曾对采访他的人说,澳门有过四次大风险,用他的话说:“抗战时两次,之后又有过两次。”

所谓“抗战时代”那两次是指1943年春节前夕,日本特务机关林立的澳门,因其陆、海军特务机关内哄而趁机封锁澳门的事件。日本侵略军原本没有得到最高当局封锁澳门的命令,而只是想将事件嫁祸于澳门“西洋政府”;而那个特务头子又听何贤说他们一行仅代表澳门居民,为了便于下台,免致自己打自己嘴巴,便推出一个特殊人物———在日特机关工作的汉姦黄公杰作为代表,或者叫“替罪羊”,让黄某与何贤等人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协议,不久日本陆军就解除了对澳门的封锁。偏偏第二次,又是同这个黄公杰有关,这次他不是充当替罪羊,却成了惹事的“狼”。

原来,在这之后,这个日特机关代表黄公杰,在东亚酒店长期包房办公,作为日军统治澳门的代理人。黄某虽是澳门人,但以何贤的推断“大概是为日本人当密探”,所以狂放无羁,甚至连葡警也不放在眼中。有一次,他的手下为了争先坐三轮车,殴打了澳门葡警,又掀起一场争斗风波。“西洋警察”不甘心受日本汉姦的欺侮,立即召集葡警队,把黄某长住的东亚酒店团团包围了。

黄公杰忙调动他的那帮特务,持械对葡警进行反包围,并立即去电日本陆军队,于是日本人又运来了几车手榴弹。双方枪口对着枪口,大眼瞪着小眼,一场火并迫在眉睫,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当时澳门政府派经济局长罗保博士受命火速解决此事。可是罗保乃葡国人,包围在最外层的日本特务们,一见是西洋人士,也不管你是谁,坚决挡住不许进入东亚酒店,所以罗保再有影响力,也是无济于事。于是罗保只好找到何贤,劳烦“贤哥”出马!何贤为了澳门的安全,不顾个人安危,马上赶到了东亚。双方人马见是何贤,便都让他进入酒店,何贤对双方申明利害后,再拍拍这边,哄哄那边,好生劝说了一阵……

双方无话可辩,就都给何贤面子,也趁机赶忙下台,撤走了武装人员,平息了这场小题大作的“恶霸”风波,是“贤哥”出面调停,澳门居民才又免了一场枪祸。

除了这两次外,何贤所说“之后又有过两次”的历险,是指1952年发生的拱北关闸事件,和1966年发生的“12·3事件”。这后两次历险情形,因发生在新中国成立后,故这两个事件在后面再详述。

现在,说一说何贤未强调的那“第五次”历险。这一次按时间顺序,应在“四大风险”事件的中间,时间是1949年冬天。

1949年冬,蒋家王朝彻底崩溃,新中国建立,蒋介石逃到台湾。与此同时,国民党军李及兰部队向万山群岛大撤退时,有的官兵不愿随队伍南逃,便逃到澳门,在公海抢劫来往商船和渔船。此外,他们还经常在澳门抢劫、杀人,丢放炸弹,扰乱民生,危及百姓。

结果形势愈来愈不妙。有一次,一天之内,他们竟在不同街道爆响了四枚炸弹,其中有一枚就在何贤寓所附近爆炸!当时何贤的一个老朋友也遭到歹徒袭击,但上天保佑,侥幸大难不死。何贤心急如焚,长此以往,那还了得!

尽管澳门小岛上有七十多个天主教堂,上帝恐也保佑不了澳门。说不定,教堂也遭爆炸和袭击,求上帝,求观音,没用。人呀,还得自己想法子保护自己,救自己。何贤为了安全,除却加强保安员的队伍外,他想出一个法子,就是以高价暗中收购流入市面的私藏武器,以免不法之徒利用这些枪械破坏社会治安。何贤把重金收购的一批批武器弹葯,送交澳门警方。此举果然奏效,深得有关人士赞许,澳门的治安也渐渐稳定了许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