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22、共产党人识何贤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柯麟诊所成了何贤每天必去的地方。每天,他都要找一个时间约柯麟聊聊天儿,喝喝茶。

晚年何贤曾回忆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柯麟,但他从来未向我讲过半句宣传共产党的话,我是从他做人的态度上,看出他的“进步”的!他为人的态度,实在令人敬佩。

柯麟自己开诊所,免不了要与医院打交道。重病人要住院,病逝者要停柩,诊所都无法解决,只能与医院联系。当时,澳门只有一个镜湖医院。

镜湖医院始建于1871年。它是澳门富商巨贾合办的一个慈善机构,以赠医施葯、安置病残、寄棺停柩为主,兼管赈济救灾、修桥补路、排解纠纷等。

柯麟在与镜湖医院打交道的过程中,曾一度动过加入镜湖的念头,因为诊所经济能力等诸多因素限制,接纳的穷苦病人毕竟有限。

有一天,廖承志来到澳门。柯麟便与廖承志谈起加入镜湖医院的事,廖承志鼓励柯麟说道:“医院小不要紧,那里缺乏人才,正好给你施展身手的机会啊。”

与廖承志的这次谈话,使柯麟最后下决心,成了镜湖医院的兼职医生。镜湖医院的工作对于柯麟来说,纯粹是义务工作性质,柯麟没有在“镜湖”收取过分文报酬。每天一大早,柯麟便从家中动身去镜湖医院上班,从他的住处到镜湖医院所在的连胜街,这整段路的车马费还都得柯麟自己掏腰包。柯麟上午去镜湖上班,在那里忙碌上半天,下午再返回自己的诊所应诊。由于在诊所应诊的时间减少,柯麟的收入也相应减少了,生活明显地露出尴尬的窘困。

这一天天蒙蒙亮,柯麟又要起床准备去镜湖医院。妻子一边给他准备早餐,一边唠叨着:“少去一天也不行?昨天马经理来了电话,今天要来诊所看病呢!”

“让他改时间吧。他患的也不是什么急病,我心里有数。”柯麟一边匆匆吃早餐,一面回答妻子。

“澳门又不是只有你一家诊所,成天这样推人家,人家就非求你不可吗?人家就不会另找高明?”

妻子的话明显带着不悦和怨气:“看看这两个月的收入,都快应付不了日常开支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自己来当家好了!”

柯麟竭力压下心中的不快,心平气和地对妻子说:“正是因为马经理这样的病人,不在我这里看病也可以到别的地方去看,误不了治病,我才推他的。你不知道,到医院应诊的大多是穷苦百姓,他们没有钱上私人诊所,我不去应诊,他们无处投医,耽误了治病,还会有性命危险呢!”

正说着,何贤来访了。这“不速之客”虽说一脸忠厚,可目光还是犀利的,一看柯麟夫妻俩的神色,何贤就知道他们又为义务应诊的事吵嘴了。

何贤立刻装出紧张的样子对柯麟说:“我妻子昨晚感风寒,想请麟哥去看看,我怕来早了打扰你们,拜托拜托!快走快走!”

说罢,何贤又转身对柯麟妻子道:“对不起了阿嫂,我拉走麟哥,改日再请你饮茶!”

说完,不等柯麟妻子答话,拉着柯麟,匆忙而出。柯麟跟着何贤出了家门,突然想起没带出诊箱,便要折回家取。何贤笑道:“我哪里是要你去看病,不过是拉你出来,免得在家和阿嫂吵嘴么!”

柯麟感动地看着这位善解人意的朋友,叹了一口气。

沉默了一会儿,何贤忍不住问道:“柯先生,我真不明白,你到镜湖义务为大众服务,不但每月少了一大笔收入,而且搞得家里也不安宁,何苦呢?病人永远看不完的,你准备这样吃亏吃到什么时候呢?”

听何贤如此问,显然他是思索过一番,也疑惑过一阵了,何贤真是个有心之人。

柯麟感到很高兴,其实,他早就想和何贤谈谈,潘汉年不是交给自己一个任务,要团结澳门工商界进步人士吗!平时想展开“地下工作”,可柯麟总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切入,今天可是何贤自己开口发问了,做做他的“工作”正好顺理成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