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24、真心倾向共产党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柯麟当上镜湖医院的首任院长后,有人担心柯麟难以获得澳督的通过。虽然说谁也不确定柯麟真实的共产党人身份,但他平时待人处事的态度,人们也都看得出他与共产党“让劳苦大众翻身做主”的主张有相似之处。

林炳炎说:“如果澳督不同意,这主席我也不当了,让他们来管镜湖好了!”

何贤主动请缨,与林炳炎一同去见澳督。果然不出所料,澳督拿了董事会名单反反复复地看。过了很久,他突然抬眼狡猾地冒出一句:“听说柯是共产党员?”

林炳炎说:“柯医生我们认识已久,他热心医道,从不过问政治,怎么会是共产党员?”

澳督说:“我听说他常常在自己的诊所,替那些苦力、渔民看病不收钱,不是共产党,谁会帮助那些穷苦人?”

何贤听到此处,不等澳督说完就忍不住插嘴道:“咦?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也常常帮助那些穷苦人家,还捐钱捐物呢,难道我们也是共产党?”

澳督没有正面回答何贤的质问,只是换了一副商量的口吻说:“镜湖已非同往昔了,现在人才济济,有几十位贤达,换一个人不行吗?”

澳督在澳门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林炳炎、何贤等人平常见到澳督,从来都是彬彬有礼、毕恭毕敬的。可这次为了镜湖,不得不得罪他了。

林炳炎一字一句地说:“董事会几十人谁都可以换,惟独柯麟不能换。”

澳督听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他无言以对,在下意识的一种感觉中,发觉时代变了,看看这一个个中国人,一个个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东亚病夫”,怎么头上开始长出反骨来,连说出的话也硬气许多,还带着点刺儿?……

当然是1947年以前,共产党员自然不便“表态”,都在“地下”埋着,像火种,有一分光,就发出燎原之亮儿……

何贤佩服柯麟,佩服得五体投地,受他的影响,值!“贤哥”曾道:“这个人,做事非常认真,好重视他在镜湖医院的工作。他义务去医院,都不知得损失多少自己诊所的收入!”

柯麟1951年由澳门回到大陆,完成他的“地下党”使命,在广州中山医学院当院长,后来到北京工作。

何贤还说:“他没对我讲过什么什么主义,也没对我讲过共产党如何如何,不过他的为人态度,实在令我敬重。同时,我亦觉得,要搞好澳门人的生活,要令澳门生意繁荣,无论如何都要同共产党交往的。”

何贤亲近共产党人,倾向中国的领导核心,是从心里产生自觉的认同的。于是,由柯麟的介绍,何贤来到大陆,并和共产党开始建立起长久的关系和交往。七八十年代,何贤许多次来到北京,还会晤过柯麟。

镜湖医院每年支出五千万元,透支部分大都由何贤及澳门各界人士支持解决,这真是一个不小的“包袱”。1968年,何贤还把他拥有的三处房地产及三十五间屋宇捐赠给镜湖医院。由于何贤和澳门各界人士对镜湖的关心支持,该院后来不断得到扩展,先后增加了一千张床,增购了大批先进的医疗设备,使一些复杂的手术如大脑搭桥、断掌再植等都可在这里完成。

镜湖医院还进一步完善了妇产科,负担了澳门七成新生婴儿的接生工作,并附设了护士助产学校,培养了一批批医护人员。

何贤在镜湖医院慈善会任职期间,经常关心病人们,有的人无钱住院,何贤就写条子让他住进去;有的住院病人无钱付医葯费,何贤就给他们先垫上。

珠海吉大一个乡民在镜湖留医不幸死去,家属无钱交住院医葯费,焦急万分。后来托一个叫徐东少的人,向何贤求助,何贤立即写了一张“请记弟数”的条子给了医院,如此简单,就让这位死者的家属把尸体领回去埋葬了……

许多受到何贤恩惠的人,至今还念念不忘他的功德。

几十年来何贤兢兢业业,乐此不疲,他无疑是镜湖医院历史上贡献最大的实业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