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25、拒为蒋介石喝彩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谈到澳门镜湖医院,不得不提一下这个华人的慈善机构,何贤从1946年当副主席,1950年任主席,直到去世———整整37年!在任何慈善机构当主席,且一当37年之久,这纪录大概世间少有吧?

“澳门商会也是!”何贤回忆说,“我是1943年在商会任义职,然后做理事,做副会长,做主席,一样是三十几年。我看全世界都没哪个商会主席,做得我这么长。”

澳门商会与镜湖慈善会一样,是与何贤一生关系极其密切的社会团体之一。何贤在他的后半辈生涯中,一直成为声名远播的港澳地区社会活动家———很大程度上,就是凭借着澳门商会这个大舞台,来上演那一幕幕精彩夺目、令人惊叹的人生活剧的……

澳门商会的全称为:澳门中华总商会。1911年以前,澳门工商界并无自己的社团,每遇商界之间,或商界与各界之间有纠纷矛盾,需要协调时,就借助镜湖医院,并请澳门各界共同议决。

随着商业的发展,华商日益增多,这种议事方式愈来愈不方便。于是1911年华商萧瀛洲,被推举为首届会长,以同善堂为临时会所。澳门商会从成立之日起,便与内地建立了联系,以“旅澳华商总会”的名义,得到国民政府工商部批准,1916年正式定名为“澳门中华总商会”。内地政治经济风云变幻,都会在商会的一些会议上反映出来,比如值得忆述的历史中,对蒋介石当选所谓“总统”的立场,就是商会的一场风波,一段话题。

1948年5月的一天,澳门中华总商会理事会会议已足足开了一个上午。偌大的会议厅里烟雾弥漫,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头。人们不耐烦地频频拿眼睛望着壁钟,大挂钟的指针已指着下午一时,争论仍未结束,会议还不能收场。当时,蒋介石导演的所谓“国民代表大会”的闹剧正在南京上演,选举“总统”的一幕已经演过,当选人自然也就是这出闹剧的“导演”了。就是在这当儿,澳门中华总商会召开了理事会,会议的议题本来是商会本身的日常工作问题,可将近散会时,有两个名叫陈立民和邓成龙的理事突然站起来高声提议:“蒋委员长在国民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总统,这是件大事,我们澳门一方,应该开个庆祝大会,表示祝贺!各位以为如何?”

出席会议的人谁都没有思想准备,更没料到有人还会提此“建议”,都不约而同地一时语塞瞠目,愣在了场上……沉默,好一阵子,会场上都是沉默,其实沉默本身已基本表明了人们的态度。以何贤为代表的一群商会理事,当时也还都不了解共产党,但是凭直觉观局势,他们深深知道蒋介石政权不行,快瓦解了,显然不代表社会进步的一方。因此,他们的内心是反对开什么庆祝会的。然而直截了当提出反对,那就会授人以柄,所以何贤拐了个弯儿,第一个打破沉默说:“开一个大规模的庆祝会,要花费许多时间筹备呢,草草从事又没大效果,要开就要花大力气!可现在商会工作这么多,忙不过来呀!”

“是呀,我看免了吧。”许多理事纷纷附和何贤的意见,会场上一片赞同声。

那时何贤虽然还不是总商会的第一把手,但由于他办了许许多多切实有效的工作,成绩出色,所以威信与日俱增,他的意见,在商会中有很大影响力。而眼下对蒋介石当选所谓总统之态度,澳门与内地无异,其实也是两派政治力量的较量、抗衡与斗争。

何贤的主张很快占了上风,左右了会场的情绪。那两个亲国民党的商会理事,眼见开庆祝会的提议难以通过,便改变了策略。陈立民发言说,庆祝会不开,可以给蒋总统发一封贺电。这一煽动,立即又使许多原先持反对意见的理事,也觉得言之有理,一时间,谁都不再出声,会议再度出现沉默的局面。

何贤只好转向一直没有表态的会议主席、商会会长刘柏莹。刘柏莹只得含糊其辞地说了句:“我看没什么问题。”说罢,宣布散会。

随后不久,何贤在柯麟等人的帮助下,商会理事会进行了改选,何贤当选为理事长和会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