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28、突破封锁运禁品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从建国初期起,何贤便为祖国为人民办了许多有口皆碑的好事。1949年10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广州。消息传到澳门后,以何贤为首的澳门中华总商会及各界进步人士,就在11月20日,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大会。在1950年10月1日,澳门各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周年的大会上,何贤向三千澳门民众发表演说。大会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理,表示祝贺;并表示衷心地拥护新中国,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央人民政府。那时中国并未与葡国建立外交关系,可一周年国庆日里,全澳门五星红旗猎猎飘动,恐怕那也是葡国统治澳门近四百年中少有的“中国风景”吧!

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员工在香港起义的重大历史事件中,何贤也曾鼎力相助过。那是1949年8、9月间,两航起义正在秘密进行,设在澳门的中航“通讯课”员工积极准备行动。原来该课因受港英法令所限,无法进入香港,于是便从上海辗转迁至广东汕头、台南,后来又迁往澳门。“通讯课”在澳门的员工共有六十多人,起义之事已然筹备就绪,只是通讯设备器材,需要中共地下党组织协助运出澳门。时间紧迫,中共有关部门于是派地下党员柯麟通过何贤,把设备器材转到何贤的仓库寄存再等候运回祖国大陆。

1950年1月,美方向澳门法院提出诉讼,妄图冻结中航公司在澳门的财产。形势急不可待,我中央政府再派任泊生专程赴澳门,通过柯麟找到何贤,请他协助将放在仓库的全部器材,总计2477箱,用四艘木船及时抢运回广州,避免了重大损失。对于刚刚诞生的新中国来说,那些设备器材是能解燃眉之急的宝物啊。

50年代初,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辽阔的珠江口外水面,夜幕低垂。在朦胧的月影中,一艘木制的小机动货船,正神不知、鬼不觉地向珠江内的伶仃洋水域驶去……船舱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船老大,约摸五十来岁;一个商人模样的,也是中年人了。他们两个都心弦紧绷,神色紧张地瞪着眼睛环视四周,注目着随时可能出现的“麻烦”。他们两人都清楚,这艘机动货船已开到极限速度,只不过因为这船货装的是“违禁”物品,所以两人心里都十分焦灼,那船货随时可能有“生命”之危呀!这艘木船上装的,就是“两航起义”后留在香港的那部分物资。

“老大,灯光!”商人模样的男人惊慌地叫起来。

“不好,水警巡逻艇!”船老大咬咬牙说。

水警巡逻艇马力大、速度快,一旦追踪起来,水面上的船只没有逃脱得掉的。

“看样子,没法,只好改变方向,先去澳门再说!”船老大的经验颇丰,且还沉稳不慌。

商人男子却在犹豫:“到了澳门还是要想办法运出,那不多一层危险?”

很快,水警船发现了木船,探照灯强烈的光柱刺得船舱里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不过他们暗自庆幸的是,幸好货船改变了航向。因为这会儿他们马上要驶入澳门附近的中方水域,而港英水警船则是不敢擅入的。不远处,也有了探照灯光和发动机的马达声,中方的一艘巡逻艇也向这边直开过来。而此时,香港当局已得到确切情报,即那木船上装的是“两航起义”留在香港的器材。同时,国民党驻澳门的特务机关也得到风声,派出特工人员寻找这艘装有仪器的木船。

见港英水警船没再追过来,船老大赶紧抓住时机,绕着澳门转悠了一圈儿,然后在新码头附近停泊。船刚抵岸,商人男子便立即跳上一只小艇,朝岸边划去。上岸后,他发现有许多渔民打扮的人在岸边走动,从这些人紧张的举动中可以看出,他们显然不是水上居住的渔民。

情急之中,这商人突然想到工委负责人对他说过,一旦有紧急情况在澳门需要求助,可以找何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