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32、为民请命解忧难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被称为大企业家、银行家的何贤,50年代初被澳督委任为咨询会的华人委员。据《澳门组织章程》和《咨询会章程》之规定,咨询会是澳督的咨询机构,其工作附属于澳督,协助澳督执行立法及实施任务。与立法会一样,咨询会席位的分配,按澳门人的习惯说法,大体上是“三三制”:即三分之一是葡人,三分之一是华人,三分之一是官方人士。这些人代表着不同的利益,他们互相制约,保持基本稳定与平衡。

何贤作为咨询会中的华人委员,时刻不忘为自己的同胞,特别是为那些无权无势的下层同胞争取利益,维护他们的权益。何贤出任咨询委员不久,便有一家葡人开的公司发生了劳资纠纷。

事情的起因是,葡人老板见生意不好,于是决定压减工人的工资。消息一传出,公司大乱,在工人中引起强烈反响。工人们经商议,决定派七名工人去和葡人老板谈判。当时澳门并无劳工法,工人们敢对老板的决定表示异议,在这个葡人开的公司里,可算是破天荒头一遭。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的葡人老板,对站在他面前的七名工人代表注视了很久,还像做梦一般,不相信这是事实。工人代表们明确正告老板,如果他一意孤行要减压工资,那么他们也有办法使老板遭受同样的损失。

没过几天,葡人老板找了个借口,把那七名工人代表解雇了。工人们反复找老板申辩都不见效,只好去向澳葡市政当局反映。何贤得知此事内幕,便在一次澳督召开的咨询会上发言,但澳葡当局施加的影响,并不能使那个公司的葡人老板收敛,只是迫于舆论的压力,他只是答应如果再录用工人,一定优先考虑录用这七个工人。过了一些时日,工人们发现新来了几个工人,而被解雇的七名工人代表无一人被招回,这个骗子老板!可怎样才能说服他重新雇用那七名工人代表呢?大家说了不少点子,可没有一个点子是人人都觉可行的。最后有人说:“去请商会的贤哥吧。”

此人一倡议,大家齐声叫好。

何贤在商会办公室里,接见了工人代表。听罢大家的诉说,何贤道:“原先我在咨询会发的一通议论,都不顶事?这次看来我要去找他谈一谈。”

工人代表见何贤慨然应允,非常高兴地走了。过了几天,何贤当真去找那葡人老板“算账”了。葡人老板知道何贤是澳门华人商界首脑人物,又是澳督委任的咨询委员,态度不敢怠慢。于是,他连忙客气地请何贤到会客厅里就坐,并问何贤有何贵干?何贤将来意直言不讳地告诉葡人老板,葡人老板没料到,何贤竟是为工人们的事而来的,他有些尴尬,脑子里不住地思前想后,急谋对策。

何贤说:“我们是同道做老板的。照我的经验,你对工人好,他们肯认真负责地干活,我们做老板的才有钱赚。对工人好呢,不但是体现在工钱方面,最重要还得赢得人心。否则,他们耍些小花招儿,吃亏的还是老板。”

葡人老板根本听不进何贤这番劝说,插话说:“何先生所言极是,我一定认真考虑。”

何贤见状,只好告辞出门。葡人老板一直没让七名工人代表复工,结果工人们横下一条心罢工,以示最强烈的抗议。

何贤闻讯,又再次上门调解。葡人老板这次见到何贤,不禁流露出求助的神色。何贤佯装毫不察觉,对老板说:“我愿意去和工人谈谈,让他们恢复工作。生意好了,自然有添人手的必要嘛,是不是?”

葡人老板十分感激何贤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何贤没说一定要收回七名被解雇的工人,却只道生意好了要添人手,颇给葡人老板面子了。葡人老板心里自是十分感激:“多谢何先生相助,本公司是准备再增加人手,只是这段时间事情多,一下照顾不过来。”

何贤笑笑点头:“好说。我们中国有句古训,叫‘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你身为老板,做事决策有时向下属们妥协,并不一定会折损威严。可是一旦食言无信,说话不算数,三番两次出尔反尔,那就在下属面前失威了。”

葡人老板脑门儿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希望老板你下次不要食言了。”何贤握握葡人老板的手说。

葡人老板只得“鸡啄米”式地连连点头应允:“一定!一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