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34、宽宏海量释前嫌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何贤被震倒在地上,但还算命大,只伤了右脚。夫人陈琼在他身后,幸未受伤。而其他三位太太,以及一位赛狗场葡籍稽查约瑟·马尾喇,一位香港来客陈家中,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何贤遇刺”顷刻成为港澳的特大新闻。此事件发生后,澳门街头巷尾,所有居民都表现出焦灼与关注,人们对歹徒公然在公众场所抛掷爆炸品,企图伤害人身安全之非法行为表示极大的震惊和愤慨,并对歹徒暴行的动机纷纷推测,莫衷一是。

事发当夜,除何贤被送镜湖医院急救外,其余五名伤者均被送上山顶医院救治。何贤的伤势以右脚较重,入院后送入x光室,在透视镜后观测,发现有三块手榴弹碎片藏在肌肉中,遂施手术,将碎片取出,包扎伤口。医生将何贤额头上被玻璃碎片擦伤的伤口敷葯后,他即于当夜凌晨4点,返回得胜马路二十八号的别墅休息。

何贤险遭暗算,澳门政府认为是个重大事件,连夜展开了侦查暴徒的工作。那些日子的港澳报纸,都用一整版一整版的消息连日追踪报道何贤病情的恢复、各方人士对他的关心慰问,以及警方破案的进展。

何贤说:“我自问一向没有对不起人的地方,且与人无仇怨,这次事件显然是有政治目的的。我是不怕任何人恐吓的,虽然用炸弹炸我,但我不怕,我今年58岁了,人总是要死的,能为同胞服务,为爱国事业尽力是值得的。”

商会理事长何贤被匪徒暗杀未遂,已影响到澳门工商业的稳定及每个人之安危。商会便于5月9日下午两点,召开理、监事联席会议,大家一致指出何氏在澳十多年,为澳门工商界与各界同胞解决了不少困难,对社会福利亦贡献甚大,这次匪徒目无法纪,在大庭广众之下施行暗杀的卑鄙手段,澳门政府当局应负责任。

澳督答复,当局极为重视此案,已令警察厅长尽一切力量缉凶。

在本案未发生之前,澳门警方已于那年复活节接到香港警方消息,说有人将在复活节之夜在狗场内行刺一个人,但此人是谁,却未获悉。

澳警截获了这个惊人消息后,当晚曾下令全体警员候以待命,并于当晚加派警员到赛狗场守卫,严密监视场内可疑人物的活动,并保护赛狗场之主人及观众安全。但是经过三晚的森严戒备,跑狗场秩序井然,并无任何事件发生,因此,警方经过三晚戒备后,对此消息之可信度发生了怀疑。于是,每晚再赛狗时,不再下令加派警员到场工作了。

然而,距复活节整整一个月(复活节第一晚跑狗是4月8日),竟有人在狗场使用手榴弹企图暗杀何贤!这证实了香港警方传送的消息无讹,只不过,日期推后了一个月而已。

自何贤出事后第二天,有人在现场附近拾得美式手榴弹的破碎弹壳,上有英文字母,刻着美国制造的字样。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社会上传闻,说是何贤的私人情报组已经查出作案的歹徒。这歹徒是受一个国民党海外行动组收买指使,才干出这勾当的。据说这个歹徒抓起来后,还被押去见过何贤。

何贤问他“你跟我无仇无怨,为什么要害我?”

“我没办法,混不下去了,他们给了我一笔钱。”

“你只是为了钱?”何贤问。

那家伙耷拉着脑袋,等待大难临头。

可出乎意料,何贤没有骂他,更没有打他,只是说:“细佬(小弟),此事不关你的事,你也是受人指使,以后不要再染手。”

何贤说罢,从袋中掏出几千元港币递给这个歹徒,并用斩钉截铁的口吻说道:“你即刻离开澳门,到别的地方去做些小生意,以后也千万不要再做这种害人的事!”

传闻还说,何贤宽大为怀的举动,把那个歹徒感动得痛哭流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