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40、投资加盟为民众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1968年6月28日,澳门各大报章均登出一条新闻———港兴船务公司属下的八艘汽垫船和三艘客轮停航。澳门三面环海,可没有自己的机场和深水港。因此,对外交通几乎全凭香港这个中转站“舒筋活血”,而港兴船务公司的客轮和飞翔船,则是往返香港与澳门之间的重要交通工具,停船便意味着澳门对外客运交通大部分中断停滞。

客轮宣布停航后,新码头附近港兴船务公司客运售票处门口,每天都挤着一大堆急于离开澳门的人。在这群人当中,有个姓冯的客商,他此行去香港,是和一个客户谈笔大买卖。因为近来一段时日,他的公司老是不景气,现在好不容易拉到一笔生意,对方约去香港面谈,一旦去不成,对他的公司可就是一个沉重打击。又过了几天,冯先生和几位商界朋友在茶楼饮茶,谈到港兴的停航,大家都感到了无望,忽然有人说:“只有一个人可以挽救这个局面,那就是贤哥。”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对呀!救危解困之事,贤哥是能出血出力的。”

可是派谁去当说客呢?有人说,冯先生去最好,冯先生一听连连摆手道:“那次我有难,托人求到贤哥,贤哥够仁义,二话没说就帮了我。那救命之恩,我还没报呢!”

众人中有一位说:“冯先生可不该这么想,港兴停航受影响的人又不只是你冯先生一人,澳门百姓都因停航影响生计呢!你是代表澳门百姓去请贤哥帮忙。”

冯先生来到何贤的办公室,何贤正在打电话。冯先生听见是讲筹一笔钱的事,心想生意场上的事旁人不便听,便想退出去等。何贤见状,用手势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

何贤接完电话,站起来说:“很久没见到你了,生意好吧?”

冯先生赶忙站起说:“托贤哥的恩德,生意还不错!我这次来是应朋友的嘱托,请贤哥再过问一下港兴的事。”

何贤笑笑说:“港兴停航,使澳门大众有诸多不便,我也正想帮他们一下。我刚才打电话筹钱,也就是为了港兴。”

何贤当日下午就约见了港兴的老板。何贤说:“我手头刚好有笔钱,虽然不多,但可以解燃眉之急。这笔钱你先拿去买燃料和雇人工,把船开起来再说。船耗在码头不动窝,你怎么能找到钱呢?”

港兴老板于心不安地说:“贤哥肯借资,那是再好不过了!只是我们原来借的那笔钱还没还,现在再借,债台高筑,恐怕光是利息都难以负担……”

何贤豪爽地说:“这笔钱是我借助你,就不计息了。什么时候还,待你的公司周转过来再说。你要答应我的是,让港兴尽快复航。”

第二天,澳门各报纸及港兴公司售票处的布告栏,都刊出一条消息,说港兴各条船都将于三天后复航。哪知三天后,手持船票的乘客们到了码头,竟“当头一棒”地又看到继续停航的通告。冯先生很快就得知了这个消息,马上拨电话禀告“贤哥”。何贤知道情况后,又赶去见港兴老板。这港兴老板觉得何贤借的款,最终解决不了实质问题。他深知港兴公司很需要有新的投资者加盟注血,而不单是借几笔钱就可解决问题。于是,他耍个小小的花招儿,到了原定要复航的日子,却又借故拖延复航日期,他是希望彻底将靠山拉上“贼船”,干脆让何贤加入港兴,与他们一道“同船共渡”。

港兴老板对“贤哥”道:“贤哥,虽然你大方,不用我付息,但我总要还本啊!如果有你加盟港兴,公司就解决生死问题了。贤哥,帮帮忙,我情愿让出一部分股给你!”

这么一说,何贤反倒犹豫起来:“我回去想想,才能给你准确答复。”

从港兴老板那里一出来,便经过港兴售票处,一见到那些急于离澳又万般无奈的人们,何贤就决心帮人帮到底,帮港兴就等于帮大众。回到办公室,何贤立即给港兴老板挂电话,宣布购入大来等三艘客轮。8月2日,港兴复航,港澳间水上交通恢复,“贤哥”为澳门百姓又立一大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