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46、组织演出到内地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粤剧艺人中,与何贤交情最深、最为知己的,当然要数新马师曾。新马与何贤在抗战爆发前,已在广州认识了。那时他们年轻气盛,风华正茂,常常在一起打乒乓球,一起玩乐,是情同手足的兄弟。

年轻的新马师曾那会儿染上赌瘾,天天离不开赌场。何贤以一个大哥的身份劝他,叫他不要沉湎于赌博,否则误了自己的学业和前程,新马听不进去。

何贤气了,干脆把他的钱全部缴收,锁进抽屉里,为的是防止他再赌。就这么捱了一阵子。可终于有一天,新马师曾赌瘾又上来了,他东翻西搜地把钥匙搜出,偷偷开了锁,把钱拿出来又到赌场去搏杀,结果输个精光。

何贤得知却没有厉言疾色地骂他,也没有讽刺挖苦他,只是启发他:“往回想想,你赌了这多年,是赢了还是输了?就算给你赢过一两次,最后还不是又输光!还是正经做人实惠又安全。”

日后,新马师曾每每谈及这些往事,都感慨:“没有贤哥,也就没有今天的新马仔!”那次听了何贤的苦口婆心的相劝,新马再也不好意思去赌了,从此戒了赌瘾。

新马师曾每到澳门,都住在何贤家,两位老友常常谈心到黎明,而何贤每到香港,也必去看新马。何贤在澳门常常为筹款办善事而发动义演之举,每每邀请到新马,他必定慨然允诺,从不会摆架子,更不会计较报酬:“贤哥叫到,有什么好说的,去!”

而新马的夫人祥嫂,对“贤哥”确也是非常尊敬。何贤过港时,每到新马家做客,祥嫂便要将一盒盒人参送给贤哥补身提气……

80年代初,当何贤听到新马可能与红线女再度合作出演时非常兴奋,曾说过一定要在电视荧屏上看他们的演出……

可惜,何贤没能等到那一天。而今,新马师曾也已成了故人。

往事如烟。内地解放后,由于历史的原因,相当长一段时期同港澳隔断开来。也因此,三地间艺人们绝少交往,自然,更谈不到什么文化艺术交流了。

何贤觉得这不是正常现象,可以说太不正常了。何贤十分清楚,省港澳的粤剧艺人们,关系是异常密切的,或师徒,或亲属,或姻亲。往日组班搭台演戏,亦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如今大家“老死不相往来”,既不合人情,更妨碍粤剧艺术的发展,艺人之间也难以互相学习、促进和共同提高、发展。

为打破这个不合理的僵局,1958年新春,何贤率先行动,他特地邀请了广东粤剧院第一团来澳门演出。有了这次突破性的“开门红”后,紧接着1960年春节期间,何贤又邀请这个团再来澳门访问演出。这第二回的出场阵容非常整齐,著名的粤剧大老倌白驹荣、罗品超、楚岫云、罗家宝、少昆仑等都来了!何贤兴奋地亲自驱车到拱北海关迎接,在盛大的招待会上致欢迎词,而后安排他们在澳门最大的戏院“清平戏院”演出。

何贤与马万祺、傅德荫等社会名流们到场观看,热情捧场。此次演员由于名伶云集,轰动了港澳。许多香港戏迷每天下午特地坐船过澳门来看戏,结果演出慾罢不能,只得加演,一连演了10天,场场爆棚。那是令今日艺人们无限感慨的繁荣场景……演出结束,打道回府之日,何贤又设宴饯别,依依不舍。

他对广东粤剧院这一次访问演出的成功感到由衷高兴,他说这是一次“大突破、大交流,大胜利”。从此以后,三地的艺术交流便逐渐频繁起来了。交流都是双向的,理应有来有往,相互观摹呀。为此,才有了陈琼首次到广州海珠大戏院登台献艺之事。那次是1961年10月初,何贤特地组织了一个业余音乐曲艺团赴广州公演,称之“濠镜音乐会”,何贤自任团长。由于那是建国后港澳到内地的第一支文艺演出团,因此他们抵达广州后,受到了广东省、广州市文化局和文联,以及粤剧界曲艺界人士的热烈欢迎。“濠镜音乐会”被安排在海珠等戏院巡回公演,也是那时起,陈琼登上了粤剧大舞台。

广东省众多文化人、艺人,都盛赞何贤的这种努力,称之为“爱国爱乡有长远眼光、有胆识的壮举”。实为可惜———那种渐入佳境、大有起色的艺术交流,好景不长,便被“文革”的腥风血雨腰斩,被一股粗暴的逆流冲断摧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