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厚铧家族传》

48、垫支巨资拍电影

作者:中国现代人物传记

倘若说,“文革”以前,何贤组织省港澳的艺术活动和演出交流还带有冒险尝试的意味,那么,到1978年中国大陆实行开放政策之后,何贤就更可以大胆地组织内地和港澳间的艺术交流活动,也更能敞开心扉地和艺人们频繁交往了。

1978年冬,中国艺术团访澳,1979年春,东方歌舞团访澳,1980年春,中央乐团独唱奏乐组访澳,何贤都曾热情地接待过他们。而1980年6月,广东粤剧团一行59人赴澳门演出,更是轰动一时,此次活动从始至终,演出、宴会、游览,所有的节目何贤都亲自过问,安排妥帖。

如此看来,何若“贤哥”活至今日,可谓一个出色的“演出经纪人”角色。更令艺人们不能忘怀的是,1983年7月,何贤又邀请了罗家宝、卢秋萍等到香港演出。可那时他已确诊患了肺癌,决定要到美国治疗了。

人们劝何贤:“你抱病在身,又不在家,谁来接待他们呢?不如取消这次邀请吧!”

何贤执意不肯:“不可这样做,既然邀请信已发出,就不要改变计划。我不在家,由厚铧代我接待。”

临上飞机前,何贤仍放心不下,还反复叮嘱儿子厚铧和联艺公司经理霍强要做好接待工作,不要出岔子,尤其不可冷落怠慢了人家。何贤啊何贤,对待工作竟是如此细腻;对待朋友,对待艺人竟是这般恩深似海,情重如山!

何贤不但对粤剧界的“老字号”们怀有深情厚意,对待年轻的“小字辈”艺员,也是关怀备至。他对龙剑笙像对弟弟一样地呵护,对麦炳荣、凤凰女、谭倩、林家声、吴君丽、黄炎等,也都给予过得力支持,卢秋萍,更是在何贤的葬礼上哭得死去活来……

何贤的义举,还体现在体育界和电影界。“贤哥”历任澳门乒乓球总会、篮球总会、排球联会、泳联总会及港澳各大体育会的名誉会长。50年代,澳门举办的各种体育活动所需经费、奖品,多由何贤赞助,尤以乒乓球赛项最多。1954年,澳门举办以工人为主的澳门游泳竞赛,何贤不仅赞助了全部费用,而且答应主持开幕式。可开幕前夕,却发现国民党特务有意对此次活动进行破坏,气氛十分紧张,大家都估计“贤哥”不会在运动会上露面了。出乎人们所料,“贤哥”不仅准时到会主持开幕式,还声色俱厉地发表了别具一格的开幕辞:“这次游泳竞赛,澳门各界都踊跃参加,有人却要搞破坏,我们不怕!有胆的就放马过来,我何某奉陪到底……”

他的举动,深得澳门各界人士的敬佩。老球迷应该记得,“贤哥”也是搞过足球队的。多年以后,何贤与人开玩笑中,无意间泄露了他鼎力参与文体事业的辛苦与艰难。他对人开玩笑说:“若是你同哪个人有仇,想致他内伤,就叫他搞球队兼拍戏啦!最好搞上两只球队,再拍上两套戏,这样你就什么仇都报啦!”

这番话,怎么有点像前几年国内流行的一个电视剧开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这同类的话语,“贤哥”在80年代初就倾吐出来了!他边说此话边笑着摇头,颇有个中复杂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之神态。然而,我们能体悟一个真实的何贤———他深爱着文体事业,又付出了相当的代价,然而他无怨无悔。

已故著名电影小生十三哥张瑛,在香港开创华侨电影公司时,由何贤投资支持,拍了不少健康的影片。改革开放以后,为密切港澳和内地的联系,何贤对电影业也倍加关注。有一次,赴北京开会的何贤碰到了赴北京旅游的香港大导演李翰祥。问及电影方面的信息,两人谈得热火朝天,非常投机。

何贤觉得李翰祥应当拍几部规模宏大的能反映中国气派的影片,便建议李导演说:“你为何不到故宫拍片呢?”

“噢?到故宫拍片……”李翰祥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你如果愿意同内地合作拍片,我可以帮助你,尽我的力量支持你。”回香港不久,李翰祥就自己成立了一间“新昆仑公司”,与大陆合拍摄《垂帘听政》和《火烧圆明园》。

李翰祥拍片的大部分钱,都是先由何贤垫支的。据说何贤特地开了个帐户,借给李翰祥使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何厚铧家族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